uc書盟 > 氪金開掛就是爽 > 第31章 用子彈打一個圓圈

第31章 用子彈打一個圓圈

    王艷兵確實調了瞄準具,他對射擊并不陌生,懂很多有關射擊的知識,否則當兵之前也不會去開打氣球的攤子。

    這是謀生,更是他的夢想使然。

    老黑見自己都還沒有開始夸,王艷兵的小尾巴就已經翹了起來,臉色一冷,留下了一句干巴巴的“不簡單”,走向了四劍客中僅剩下的“全能”何晨光。

    王艷兵一直都記著昨晚四人瞎扯時許下的豪言,并沒有急著趴下去繼續射擊,站在那等待老黑報出成績。

    邢小龍和李二牛的實彈成績,都不如王艷兵來的驚艷。

    對于自認為槍法最好的王艷兵而言,目前就只剩下最后一個挑戰者,來自軍人世家的何晨光。

    只要何晨光不如他,那么王艷兵就能堂堂正正的贏他們一次。

    這很重要!

    新兵入伍至今,最亮眼的不是邢小龍就是何晨光,王艷兵一直再努力追趕,可始終只能勉強跟得上腳步,從未獲得過一次真正的第一。

    盡管彼此間關系已經很好,王艷兵嘴上也沒有說什么,可他心里一直都在渴望。

    渴望拿一次第一!

    只可惜,事情總與愿違。

    終于遇到自己擅長的科目,自信可以拿到實彈射擊第一名的王艷兵,又一次受到了無情的打擊。

    來到何晨光身邊的老黑,保持著舉起望遠鏡的姿勢一動不動,仿佛已經被石化。

    “這……”

    老黑之前還只是被震驚,這一次卻是如遭雷擊大腦中轟的一聲,驚得根本無法用語言來形容眼前所見。

    “全體都有了,停止射擊,驗槍起立。”

    “怎么回事?”

    老黑突然間中斷訓練,新兵們全都搞不清狀況,老兵班長也都是帶著疑問,組織新兵收槍停止射擊。

    “難道是晨光訓練出了問題?可這也不應該呀,他們是軍人世家出身。”邢小龍沒搞明白。

    一直關注老黑表情的王艷兵,忽然心里有點發慌,眉毛都擠成了一團。

    “一班長,去把靶子扛回來!”

    何晨光的成績實在太過于詭異,老黑都不得不懷疑望遠鏡的真實性,迫切的想要通過靶子眼見為實。

    “是!”

    一班長大步奔向靶場!

    當一班長扛著靶子回來時,不管是新兵還是老兵,全都看傻了眼。

    揉了揉眼睛,還是看傻了。

    只見何晨光練習的胸靶中心,拳頭大小的10環區域內,一圈香煙大小的彈頭,均勻的組成了一個圓圈。

    老黑用手指在圈里量了量,每個彈孔之間的距離幾乎一致。

    這下……

    老黑眼珠子都快瞪了出來。

    王艷兵當場傻了。

    邢小龍不敢置信,滿腦子都是臥槽,終于明白了什么叫做神槍手。

    李二牛鐵憨憨神經反應慢,反而沒有被驚呆,只感覺非常牛逼,第一個反應過來帶頭鼓掌叫好。

    被李二牛喊回魂的新兵,隨后爆發出了雷動般的歡呼叫好。

    一直以來都很傲氣,看不起新兵蛋子的老兵們,對于何晨光的這個成績,也不得不福氣豎起大拇指。

    能在靶子上打一個圓圈,這確實是牛逼的有點過分。

    在這一刻,全場只有何晨光很淡定,嘴角帶著淡淡的微笑,似乎并沒有什么太過于激動。

    事實上,這槍法對于何晨光來說,確實只能算基本操作。

    畢竟,他爺爺是朝鮮戰場的狙擊手,他爸爸是特種部隊王牌狙擊手,骨子里就流淌著狙擊手的基因。

    再加上他從小開始,就接受最專業的狙擊知識熏陶,又便捷于爺爺的軍區總司令的身份,在部隊的靶場里拿著真槍,不知道打掉了多少的子彈。

    天賦加努力加合適條件,才造就了今天這嘆為觀止的一幕。

    ……

    傍晚時分!

    結束了刺激又損耗精神,足足打了一天的實彈射擊訓練,新兵們吃完晚飯,在網上上統一上政治課之前,終于有了兩個小時的自由休息時間。

    王艷兵孤獨的坐在營區后坡,望著遠處的實彈靶場,眼神中滿是失落。

    自認為最強的地方,被人無情的碾壓式擊潰,不管是擱在誰的身上,一時半會都會難以接受。

    “嘿,老王,你太不夠意思了吧,咋了來個這么悠閑的地方,竟然一個人吃獨食,不叫我們一起。”

    邢小龍笑著大步走了過來,他的身后還跟著李二牛和何晨光。

    自從上午何晨光一鳴驚人后,邢小龍就發現平時話最多,還喜歡毒舌李二牛的王艷兵,突然之間變得沉默了起來,尤其晚飯后更是一人獨自離開了。

    邢小龍想了想前因后果,大概猜出了其中的原因,覺得自己必須做點什么。

    于是,邢小龍叫上同樣擔心王艷兵的何晨光和李二牛,沿著營區逛了一圈,總算在后坡這里發現了他。

    王艷兵轉頭看了眼,向他過來的邢小龍三人,隨后又木訥的轉了回去。

    李二牛性格比較耿直,勸人也沒有那么多的花里胡哨,蹲下去大大咧咧說道:“哎呀,俺說你啊,至于嘛?”

    “我輸了!”

    王艷兵很落寞,垂頭喪氣。

    “什么輸不輸的。”

    邢小龍笑著捶了下王彥斌,開解道:“這才第一次實彈射擊,又不算成績,再說,你看我比二牛打得還差,我不一樣笑嘻嘻,你糾結個蛋啊。”

    “你不明白,我和你不同,我輸掉的是我這輩子的自信,我不可能再贏晨光了。”王艷兵陷入了死胡同,油鹽不進。

    “事情的起因在我,我來吧。”

    一直沒有說話的何晨光走了上來,席地坐在王彥斌旁邊,平靜的說道:“我們之間沒有誰是勝利者,也沒有誰是失敗者,你和我都是滿環,最多是打了個平手。”

    “可你用10發子彈,再把心打了一個圓出來,現在你告訴我,你沒贏?”

    王艷兵的話意思很明顯,何晨光可以在150米遠拳頭大的靶心中,如臂使喚的控制彈著點,那就證明還有很大余力,可能300米外都能用機械瞄準槍槍靶心。

    這,王艷兵做不到。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公开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