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貧道了春 > 第一百二十五章 蒸汽泄露

第一百二十五章 蒸汽泄露

    而此時離他最近的青青,整個一上午就窩在神廟里沒有出來。

    之前神廟裝修的時候,萌萌特別有心給她的‘粉色公主系‘臥室加裝了個迷你陽臺,有花有草有鳥籠,還有個造型很可愛的吊籃藤椅。

    恰逢春去秋來,微風中都透著股涼意,青青微閉著雙眼,慵懶地靠在藤椅上發呆,腦子里面想著自己的心事。

    話說少女的心事總是讓人琢磨不透,青青也是如此,甚至于連她都搞不清楚自己的心思。

    想想當初,她稀里糊涂的就來到了這座廟里,稀里糊涂的就跟了李輝輝,然后稀里糊涂的過到了現在......

    一切都是那么的毫無征兆,一切都是那么的順理成章,但是她總感覺不踏實,因為嚴格來講,李輝輝現在應該算是‘非人類’,而她卻是一名普通少女。

    仿佛有一條看不見的鴻溝橫亙在她們倆面前,這也就是她為什么遲遲不肯邁出‘那一步’的原因......

    想到這里,愁思更濃,青青秀眉輕皺,宛如一江化不開的秋水。

    “啊!!!!!”

    一聲凄厲的慘叫聲突然響徹天地,清晰的傳遞到她耳朵里,青青被嚇得一哆嗦,懷中的詩集啪唧一聲掉到了地板上。

    這叫聲滿含著痛苦,而且聽起來十分的熟悉。

    “媽呀,這聽起來怎么有點像是輝輝的聲音?”

    來不及多想,她跳了起來,胡亂套上鞋子就循著喊聲響起的方向跑了過去。

    一路上跌跌撞撞,不知道踩倒了多少小草,撞折了多少樹枝,最后終于是來到了李輝輝身旁。

    眼前的畫面讓她的心瞬間提到了嗓子眼,只見李輝輝躺在地上人事不知,身上的衣服包括四周的地面上全是大片大片的水漬,看起來就像是溺水了一樣。

    她趕緊沖過去抓住李輝輝的肩膀可勁地搖。

    “醒醒!醒醒啊!親愛的你不要嚇我!”

    可惜呼喚了半天,李輝輝兀自跟個死人一樣一點動靜都沒有,青青這下可是被嚇得不輕,手指哆嗦著探向李輝輝的鼻息。

    一股時而溫熱時而冰冷的氣息微弱地拂過她的指尖,讓她大大松了口氣。

    青青撫了撫自己的胸口,“還好還好,呼吸還在......”

    不過接下來就有點難辦了,青青腦子還算清醒,沒有花過多的時間去糾結意外發生的原因,反正等李輝輝醒了問一問就清楚了,眼下最主要的是先把他弄回廟里去,然后再想辦法救治。

    可是這里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劉宇等人又離得比較遠,等他們過來李輝輝說不定都‘涼透’了......

    沒有辦法,焦急的青青沒有多想,先給劉宇等人去了個電話,然后用她自己嬌小柔弱的身體費力地把李輝輝扛起來一步一步往神廟挪去。

    可畢竟體重相差太過懸殊,走幾步青青就得歇一歇,到最后不得不把李輝輝平放在地上拖著走......

    好不容易捱到神廟了,青青香汗淋漓再也支撐不住,骨碌骨碌滾在地上跟李輝輝躺在了一起。

    等劉宇他們幾個人著急忙慌趕來的時候,院子里人事不知的兩人讓他們大驚失色,急忙四手八腳給抬了進去。

    幸好楊東梁算是個貨真價實的修煉者,一番探查過后,臉上的表情舒緩了很多。

    “沒什么大礙,休息休息等醒過來就沒事了。”

    劉宇等人松了口氣,然后紛紛搬了把凳子圍坐在李輝輝床邊,都死盯著他不放,不得不說,場面看起來那是相當的詭異......

    不知道過了多久,等李輝輝悠悠醒轉過后,睜開眼便看到一雙雙瞪得比銅鈴還大的眼睛。

    他驚恐道:“我去,你們干什么?守靈嗎?”

    眾人立馬喜出望外,楊東梁撲過去就是一通鬼哭狼嚎。

    “師父啊,可嚇死我們了,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們也不活了呀......”

    李輝輝氣極,抬起一腳就把踢了個倒栽蔥,“你給誰嚎喪呢?老子活得好好的,干什么要咒我?”

    看著楊東梁的窘迫,眾人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劉宇過來拍了拍李輝輝的肩膀,“沒事就好,你這到底是什么情況?剛青青給我打電話的時候,我都有點不太相信!”

    李輝輝怔了怔,回想起剛才的場景,忍不住一陣后怕,“額,此事說來話長,慢慢再跟你們細說,話說我是怎么回到廟里來的?青青哪去了?”

    劉宇解釋道:“我們都不在,當然是青青一個人把你拖回來的,可憐她一個瘦弱的小姑娘......現在已經累得渾身虛脫了,不過沒什么大礙,我們已經把她安置到臥室休息了。”

    “哦!”李輝輝恍然大悟,摸了摸自己的后腦勺,“難怪我身體其他地方沒什么毛病,就是后腦勺全是包......難為她了!”

    說罷他對著眾人吩咐道:“我沒事了,一點小小的意外而已,你們快去忙自己的事吧,公司不是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么。”

    劉宇等人應了一聲,又關切了他幾句之后,然后紛紛離開了臥室,不過李輝輝卻把陳風留了下來。

    “上次你不是說《婦聯》要找我們合作嗎?談的怎么樣了?”

    陳風愣了愣,“你這倒是心大,現在還考慮公司的事情......”

    李輝輝搖了搖腦袋,活動了下筋骨,“屁大點事不至于,本大師可是要修仙的人,如果連這點考驗都經受不住,趁早卷起鋪蓋走人算了!”

    陳風知道他的性子,嘆了口氣,從隨身帶的公文包里翻出一本小冊子遞到他的手里。

    “他們先擬了個劇本,讓我交給你過目一下,說一切以你的意見為主,只要你有不滿意的地方,隨時可以改。我拿到的時候先大致看了看,還是原來的套路,還是熟悉的配方,幾乎沒什么大的變動,只不過就是把綠巨人變成了紅巨人,解釋說這樣比較符合大夏帝國民眾的審美......”

    李輝輝笑了笑,“他們這意思是鐵了心要登上我們這艘大船了,果真變臉比翻書還快。”

    他隨手翻了幾頁,然后就扔給了陳風,“我對這個沒多大興趣,你自己看著辦吧,覺得沒什么大問題就做準備工作吧。”

    “但是有一點,”頓了頓,他強調道:“在開拍之前,他們的負責人一定得來廟里走套程序,笑話,不搜刮點功德怎么行?”

    陳風點了點頭,示意自己明白,確認沒其他事情之后,裝上劇本就告辭離開了。

    他前腳剛走,李輝輝后腳就齜牙咧嘴起來......剛才水火雙靈根斗的那么厲害,哪那么容易就能好了?只不過為了在眾人面前保持自己了春大師的威嚴,拼命裝得沒事而已。

    現在他趕緊調動念力探查自己的身體狀況,沒曾想經過這一次意外之后,他體內的念力不增反降,之前最起碼還能把拳頭給覆蓋住,現在特喵的連逼出體外都做不到了。

    而那兩條‘坑爹’的水火靈根在念力的驅動下又是互相爭斗起來,只不過因為李輝輝的身體有了經驗,忽冷忽熱的感覺倒是不怎么明顯了,但還是冒出了濃濃的霧氣......

    煙霧繚繞之下,李輝輝一臉的生無可戀,感覺這是自己把自己給坑了,其實五行相生相克的道理他在神學院學習的時候可謂是倒背如流,但現在他急功近利只顧著完成任務居然把這茬給忘了。

    這特喵真是挖了個大坑,自己傻10到義無反顧地往里頭跳......

    正在這時,門吱呀一聲被推開了,青青滿臉憔悴走了進來,還沒等她開口就被滿屋子的霧氣嗆了個咳嗽連連。

    “咳咳咳,媽呀,又升仙了!奇怪......我為什么要說又?”

    “......”

    隨后的幾天里,李輝輝的詭異情況非但沒有好轉,反而變本加厲起來。

    現在的他,就算是不驅動念力,身體各處甚至是毛孔里都會往出冒氣,活脫脫一個‘蒸汽人’!

    而這些蒸汽的水分來源又是從他身體里往外排擠,逼的他得一直不停地喝水才能讓自己不至于‘脫水身亡’......

    于是乎,神廟里儲備的水源就遭了大難了,李輝輝僅僅只花了兩天的時間,就把所有能喝的水喝了個干干凈凈,最后沒辦法跑到湖邊趴下去跟頭老牛一樣‘咕咚咕咚’往自己肚子里灌水。

    而青青從剛開始的擔心,慢慢的發展為了嘲笑,最后直接開始了‘廢物利用’。

    洗完的衣服皺了吧唧的,她喊來李輝輝。

    “親,快來個‘人體熨燙機’,把這些衣服給我熨筆挺點......”

    米飯蒸的太慢,她喊來李輝輝。

    “親,快來個‘人體蒸籠’,把這鍋米飯給快速蒸熟......”

    甚至于她洗澡之前也要把李輝輝喊過來。

    “親,幫忙把這個浴室給我變成‘桑拿房’......”

    連續幾天下來,李輝輝欲哭無淚,自從他有了這個‘特異功能’之后,神廟里的各種電器算是完全歇下來了。

    只不過這中間還是有好消息的,隨著公司的日漸發展,他天地銀行卡上的余額不減反增,財神那條白線也終于快要成型了。

    但是自己本來就少到可憐的念力現在也弱到見底了......

    沒有了念力的壓制,水火雙靈根更加‘囂張’起來,蒸汽多到人影都快看不見了。

    他只得不停地安慰自己,“還好還好,至少學會了rb忍者的‘汽遁術’,起碼逃跑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公开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