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貧道了春 > 第九十九章 狼來了

第九十九章 狼來了

    三天后,王家莊園。

    王家這種古武世家每年都會有大量的人來上門求教,有些是有真材實料的,但絕大部分都是在為求一戰來博得名聲,畢竟以王老爺子在古武界的地位,只要能和他老人家交上手,那也是夠吹一輩子的事情。

    不過想要進王家的門那可不容易,因為王家光是看門的弟子,那也是弟子中的佼佼者,別看著他們三人一副懶懶散散的樣子,尋常武者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要是三人聯手,連小宗師都難免吃虧。

    “師兄,你說咱們守門怎么就那么背呢?”

    一個弟子抱怨:“就拿上個月來說,洪克師兄他們可是接連和兩個小宗師境界的高手過招,那說出來多威風,可是咱們都三天了,上門的就兩個臭道士,而且看他們瘦不拉幾的樣子,哪里像習武之人?”

    “是啊,最關鍵的是那個滿臉刀疤的年輕道士,你看到了當時說讓他們回去等三天的時候那表情了么?就像要受到了天大的侮辱一樣,真可笑,他不知道我們師父是什么人么,愿意見他們就已經是給面子了。”

    “估摸著是哪里來的野道士吧,也是聽說最近師父見了那個了春大師,似乎對那些神神叨叨的事情感興趣了,要是以前直接就說不知道什么時候回來了事。”

    三人越說越大聲,反正這王家莊園建在郊區,他們完全沒有顧及的必要,沒錯,他們說的話確實有幾分狂意,但作為王家的弟子,他們那個不是百里挑一的習武奇才,外加是本身修為就不錯,完全有驕傲的資格。

    遠遠看到一輛黑色轎車開過來,弟子停下交流,攔在門口。

    “停車!”

    略帶有些傲慢地喊了一聲,可是黑色轎車的速度不減反增,直接就這么沖了上來。

    “靠!”

    一聲叫罵,弟子趕緊向側面撲去,可是剛剛動身,就聽到刺耳的剎車聲,最后轎車精準地在他方才站的地方一厘米處穩穩停下。

    一老一少兩個道士從車上走下來。

    “三日已到,王老頭回來了么?”年輕道士板著臉走下來,滿臉不屑。

    王家弟子現在也是一肚子火,自從被王家收為弟子,還沒見過有人敢這么闖門的:“就你們這態度也想見我師父?想得美!”

    三人話音剛落就直接沖上去,可是年輕道士臉上就寫滿了輕蔑,信步上前,任由對方的拳腳打在身上。

    王家弟子一開始還覺得對方是故弄玄虛,可是三五招下來,無論是拳腳都好像打在棉花身上,內力更是如同石沉大海沒有半點回應,而對方氣定神閑,就仿佛一點事情都沒有,心中驚詫更是比剛才深了數倍。

    這家伙年紀看上去不到二十五,比小師弟還要稚嫩幾分,可是接連挨了我們這么多下一點反應都沒有?不可能啊,就算是小宗師也沒有這功夫。

    沒等他們想出個所以然,年輕道士眼睛微瞇,隨手就掐住一人的脖子,將他高高舉起。

    “讓我們師徒白白等三天,還說我們是野道士?你們王家的待客之道可真有意思。”他臉上掛著笑意,可是被他舉起來的人已經面色鐵青。

    “師兄!”兩個王家弟子想上去救人,可是年輕道士直接轉過頭:“滾!”

    一聲低吼,兩人立刻站在原地,再也邁不動步子,不一會,都噴出一口血來,明擺著是受了內傷。

    小宗師境,而且絕不是一般的小宗師!

    兩人眼睛都瞪大了,畢竟自己的師父跨過小宗師的門檻也是三十歲以后的事情了,難道年輕道士比自己師父的天賦還要好?

    他們不敢去想,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師兄在對方手上掙扎逐漸微弱……

    “徒兒,修行者不要妄造殺孽。”

    老道士枯柴一樣的聲音在三人耳中如同天籟,年輕道士啐了一口,將王家弟子狠狠砸在大門上,然后大搖大擺地往前走去。

    直到兩個道士的走遠,看門的弟子才驚魂未定地對著掛在衣襟上的對講機說:“有人闖們,快拉警報!”

    “砰!”他話音剛落,一塊小石子飛來,直接他手中的對講機打爆。

    ……

    此時李輝輝和王老爺子正在客廳閑聊,雖然家里已經被裝修得煥然一新,但是真正比較一下人家這土豪的生活,感覺自己還是和劉姥姥進大觀園沒啥兩樣。

    看看這家里的女傭,看看這家里的管家,看看這家里的家具,連茶幾都是金絲楠木的,還有那大魚缸,里面還養著兩條鯊魚……

    怎么又是鯊魚?

    李輝輝內心吐槽,這兩條鯊魚看著確實是眼熟,一問才知道就是上次準備要殺給自己的吃的,王老爺子看著它們還算眉清目秀,就直接養著玩了。

    “大師,您今天又有胃口了?”王老爺子身邊的王二看李輝輝貌似挺關注鯊魚,趕緊問:“要不我讓廚房準備一下?”

    在大魚缸里游得正歡的鯊魚突然感到一陣惡寒,趕緊往水底的水草游去,李輝輝也連連罷手:“算了,上天有好生之德,無量天尊。”

    “這樣啊。”

    失去了給大師先殷勤的機會,王二和王三不禁有些失落,沒等他們想出別的法子,管家神色慌張地跑上來。

    “老爺,那家伙打進來了!”

    打進來?

    王老爺子有些吃驚,這王家可不是尋常地界,就算你是仙人也不能直接殺進來吧?

    趕緊帶著李輝輝和兩個弟弟出去查看。

    此時兩個道士站在庭院之中,王家弟子就像浪潮一樣前仆后繼地沖上去,然后就像拍打在墻面上一樣被年輕道士殺的人仰馬翻。

    “大宗師?”

    王二王三臉上寫滿了震驚,雖然自家子弟中的佼佼者恰巧不在家,但是剩下的人也不可能如此不濟,看看那個年輕道士,如入無人之境一樣在人群中自由穿梭,那些弟子甚至看不清他的動作,就被一擊打倒。

    “我還以為所謂的古武世家有多少本事呢,結果全是些蝦兵蟹將,就你們這種水平也敢讓我師父等三天?”

    最后一個王家弟子倒下,年輕道士滿臉不忿地站在人群中間,指著房門口的王家三兄弟和李輝輝,傲慢得勾勾手指。

    “欺人太甚!”王二王三直接忍不住沖上去,作為武術巔峰的高手,怎么可能被你這么戲弄?

    然后……

    就被人戲弄了。

    年輕道士甚至手都沒動,任由兩人圍攻自己,就靠著左右騰挪,直接讓王二王三的拳腳打在對方身上。

    “哈哈哈,這就是王家的老爺?”

    年輕道士發出杠鈴般的笑聲,每一個字都想一個大耳刮子狠狠扇在這兩人臉上。

    自己好歹也是大宗師啊,結果兩個人圍攻一個,還被打成這樣,要是這樣也就算了,可是這小子比自己兒子還小幾歲呢,竟然有這等修為,那不是意味著他們這幾十年都活在狗身上去了么?

    最要命的是這家伙背后還有個師父,想想看,連徒弟都強到這份上,師父得多么可怕?

    修仙之人,果然恐怖如斯!

    王老爺子看不下來去了,縱身一躍飛過去,配合著兩個兄弟噼里啪啦一陣開山掌就打下去,這時候那個年輕道士終于出手,倉促間不斷格擋,可是雙拳終究難敵六手,須臾之間就挨了七八掌,最后被王老爺子一拳帶退七八米遠。

    “這……算是贏了吧……”說這話的時候,王二感覺臉頰通紅,這算什么?三個大宗師級別的武者,還得先靠著一大幫弟子去消耗對方體力,然后三人拼命圍攻,才堪堪將別人擊退,而且對手還是個未滿三十的小年輕。

    這要是傳出去王家上百年積攢下來的顏面可就丟盡了!

    不過王二不這么想,這個小年輕的實力已經超出了正常的范疇,絕不可等閑視之,只要能贏就行,還好有大哥在,否則整個王家被一個人打穿,那才是真的丟臉丟大了。

    然而,他們真的贏了么?

    年輕道士拍了拍身上的灰塵,笑著望向那三個比自己父親年紀還大的人,那笑容,就像寒冬臘月的北風,狠狠得抽在三個古武泰斗的臉上。

    李輝輝在房子門口看著,心里也是急啊通過念力可以很清楚知道王家三大爺和那個年輕道士根本不是一個層面上的,趕緊讓影傀上身,來自內心深處的暴虐氣機充斥滿大腦。

    可是他并不準備完全靠影傀,因為影傀說到底也只是一個武林高手,而自己的敵人肯定是修真者,所以他用念力壓制住這份暴虐,然后緩緩上前。

    “無量天尊!”

    李輝輝一聲高呼:“兩位道友,何故如此欺人?”

    “你又是哪根蔥?”年輕道士一開始看他也是道士打扮,還有些忌憚,但細細打量一番之后就覺得不過如此,別說靈力,就連內力都沒有。

    可是老道士卻覺得有些不對勁,雖然看不出深淺,但內心終究覺得面前的人絕對不是等閑之輩。

    “小心……”

    他話還沒說完,年輕道士已經沖了上去:“放心吧師父,看我怎么教訓這個假道士。”

    腳踏七星,周身靈力運轉集中在拳頭上,這可是他的自創的絕招,不僅能讓拳頭凌厲百倍,而且能夠將靈氣打入別人體內,絕對不會傷人性命,可是至少十天半個月之內,全身經脈紊亂,如同千萬只螞蟻在體內撕咬,絕對比直接殺人要恐怖百倍。

    王二和王三看著眼前的一幕,也有些絕望,雖然不是李輝輝的對手,但交過手以后多少也有些了解,而年輕道士這一拳,他們連看都看不清,讓李輝輝怎么躲?

    王老爺子心里也是拔涼拔涼的,退一萬步說,就算李輝輝打過了這個年輕道士又如何?后面還有個老的呢,他終于明白了什么叫修仙之人恐怖如斯,在他眼中,李輝輝最多也就和這個年輕道士差不多水準,但比起老道士,恐怕差太遠太遠了。

    就在所有人都等待著李輝輝失敗的時候。

    “啪!”

    一個響亮的耳光,扇在年輕道士臉上,而他的拳頭,卻死死地停在了李輝輝面前三厘米處。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公开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