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貧道了春 > 第三十章 ‘二進宮’的劉宇

第三十章 ‘二進宮’的劉宇

    跟葉青青‘沒羞沒臊’的在破廟相處了三天之后,此刻的李輝輝只覺得愁上加愁。

    俗話說的好啊,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一文錢憋死英雄漢。

    他既不是巧婦,當然也算不上英雄,但胯下的‘巨無霸’可以證明:好歹他也是條響當當的漢子。

    只不過這會他這條漢子可是想硬都硬不起來,只能雙手插在袖子里,貓著腰蹲坐在廟門口,活像個留守村頭的孤寡老人。

    以前的日子雖然也清苦,但也是一人吃飽全家不餓,湊活湊活就過去了,現在可不一樣了,突然多了個死皮賴臉的‘討債鬼’,還是一介女流之輩,打不得罵不得,還得好吃好喝伺候著,這特么找誰說理去?

    而且雖然現在自己兼職接了財神的活,但第一對這個財神爺的套路還不夠熟悉,第二也是最重要的,居然不能改變自己的財運......這算哪門子財神接班人?

    本來還奢望青青來了能讓自己曲折的財運路子有所好轉,無奈這貨的財運更加撲朔迷離,兩個人加在一起簡直就是慘上加慘,慘慘慘!

    正發愁著,廟門支呀一聲被推開,青青頂著雞窩頭,瞪著熊貓眼走了出來,她將手中一桶泡面往李輝輝面前一遞,“這是什么?”

    李輝輝正在氣頭上,語氣極不客氣,“康帥傅紅騷牛人面,怎么你不識字啊?”

    青青怒道:“這是人吃的東西?”

    哎呀我去,李輝輝壓抑了好久的暴脾氣立馬就上來了,他站起身雙手叉腰,“老子就是吃這個長大的,你罵誰不是人呢?你是哪家的大小姐啊?有的吃就不錯了好吧!”

    青青被他一罵,立馬委屈的跟個剛過門的小媳婦一樣,小嘴微微一嘟,眼睛里瞬間起了一層霧,似乎下一刻就要有大把的淚珠滴落下來。

    不得不說,這招‘欲哭無淚’果真是天下女子都會使的最強絕招之一,李輝輝嘆了口氣,軟語安慰道:“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勞其筋骨餓其體膚,不吃苦怎么能夠成功?你之前在那個所謂的高端婚姻介紹會所就是因為日子過得太好了,所以才淪落到這種地步,既然你來這里是為了跟本大師我學東西的,就要先學會吃苦才行!”

    青青白眼一翻,擺出一副‘我信你個鬼’的表情,轉身氣鼓鼓地回去了,居然還沒忘記把‘康帥傅牛人面’給搶了過去。

    李輝輝哭笑不得,感嘆著世風日下人不敬老,但同時也感受到了一種從未有過的幸福。

    或許是孤單的日子過得太久了吧......

    他自嘲一笑,然后又抓耳撓腮想了半天,最后想起了劉宇這只大肥羊,這就跟缺愛要找媽的道理是一樣的,上次他居然敢撂我電話,這次怎么著也要薅些羊毛下來。

    于是他果斷拿出手機再次撥通了劉宇的電話。

    “有事!速來!墨跡?夏雪!”

    如果是別人來聽,當然不會明白是什么意思,但李輝輝知道劉宇知道......

    果真,大概只過了一盞茶的功夫,劉宇就風馳電掣一路火花帶閃電驅車急奔而來。

    只不過這座駕就有點慘不忍睹了......

    李輝輝訝異道:“你好歹一個大老板,怎么這次開著五菱宏光過來了?體驗生活?”

    劉宇長嘆了一口氣,“我的車都賣掉了!這還是借的拆遷隊隊長的。”

    李輝輝蹭蹭蹭往后退了兩步,大驚失色,“這是什么操作?短短幾天時間,一個身家過億的大老板就慘成這樣了?”

    劉宇再嘆一口氣,擺了擺手無奈道:“這事說來話長,一會我再給你細說,話說你著急叫我過來是要干嗎?還有我警告你,不許拿我跟夏雪開玩笑!”

    “額,”李輝輝猶豫了下,“我們月神廟有個規矩,幫有緣人牽了姻緣之后,得過來還愿,算算日子,今天是最后一天了......”

    一語點醒夢中人,劉宇一拍自己額頭,抱歉道:“哎呀,最近太忙了,我居然把這個事給忘了,真是罪過罪過,得虧你提醒我!”

    李輝輝擺了擺手,“咱們兄弟之間不說這個,先還愿吧!”

    劉宇點了點頭,剛準備推門入廟,沒想到不經意間抬頭看了看,立馬像發現新大陸一樣叫喚道:“月神財神廟?你這什么時候把牌匾也給換了?”

    李輝輝愣了愣,趕緊抬頭張望,果然,在陽光的照射之下,之前簡簡單單的三個‘月神廟’古樸大字現在居然變成了‘月神財神廟’......

    而且看起來這‘財神’倆字沒有一丁點后來加上去的痕跡,倒有種渾然天成的感覺。

    這......是特涼什么操作?自己雖然接了財神的衣缽,但是也還沒完全答應了好吧,沒想到直接粗暴地把牌匾給改了!

    神仙都喜歡這么簡單粗暴霸王硬上弓的嗎?

    正納悶間,劉宇還在邊上絮絮叨叨,“想不到你除了幫人牽紅線以外,居然打起了財神的主意,這叫什么?用我們商人的話來說,就是所謂的多種經營、資金分流嗎?”

    李輝輝兀自盯著那牌匾滿臉癡呆模樣,喃喃道:“這應該叫兼職好吧......”

    劉宇呵呵一笑,不由分說拉起他就進到了廟里,不過卻有個更大的‘驚喜’在等著他。

    “葉小姐!?你怎么在這里?”

    他震驚地看著坐在桌旁狼吞虎咽往嘴里扒拉泡面的青青,臉上的表情瞬間失控。

    青青也是被嚇得跳起,趕緊用袖子胡亂抹了抹嘴上的油膩,瞪了一眼邊上尷尬的李輝輝,飛速逃回自己臥室去了。

    李輝輝咽了口唾沫,仿佛一個被捉奸在床的隔壁老王,“那個,你聽我解釋......”

    劉宇擺出一副過來人的表情,拍了拍他的肩膀,語重心長地說道:“甭解釋了,孤男寡女共處一廟,她穿著睡衣住在你臥室......這就是一副活生生的春宮圖啊!”

    李輝輝頓時哭笑不得,生怕自己越描越黑,索性來了個佛系應對,不解釋、不張揚、不肯定也不否定。

    他拉著劉宇走到月老神像面前,“別廢話了,快點還愿吧!”

    劉宇嘿嘿一笑,收起了戲謔的態度,看著那破敗不堪的月老神像,表情漸漸嚴肅了起來。

    嚴肅中帶著虔誠,虔誠中帶著感動。

    回想上一次來這座廟里,他徹頭徹尾是一個無神論者,覺得這姻緣一說完全是瞎扯淡。

    但自從李輝輝神乎其技地幫他追到夏雪之后,讓他的想法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觀,雖然他潛意識里還是堅信所謂的神仙并不存在,但最起碼對拜神沒那么抗拒了。

    所以,他整了整自己的衣領,拍了拍身上的塵土,對著月老神像恭恭敬敬地跪了下去......

    然后上香過后,他閉上眼睛禱告著:“無論怎樣,謝謝你成全我跟夏雪,沒什么說的,愿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吧!”

    接著他轉過頭,對著李輝輝,“當然也謝謝三八大師,如果沒有你的話,我估計就要孤獨終老了。”

    李輝輝笑了,這是發自肺腑的笑,所以笑的很燦爛。

    只不過......他當然不會忘記還愿最重要的那個環節,于是迫不及待地朝功德箱努了努嘴。

    劉宇哈哈一笑,從口袋里摸出錢包掏出一張十萬塊錢的支票。

    “大師,最近手頭拮據,只能先拿個十萬意思意思。”

    然后看也不看的就投到了功德箱里。

    (十萬塊錢只是意思意思,有錢人的世界實在不是我們這種苦逼碼字的作者能想象的!)

    這一掏一投的動作很簡單,很隨意,不過在李輝輝這個‘財迷大師’的眼里,簡直就特涼是人世間最美妙的姿勢......要什么感恩?要什么禱告?掏錢才是硬道理!

    不過劉宇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心事一般,“唉,說起來也是慚愧,如果沒出那檔子事的話,我怎么可能捐這么點?就是幫你重新修座新廟又有何難?”

    李輝輝聽他語氣中滿是惆悵,連忙追問道:“剛來那會你就唉聲嘆氣像是被人強上了一樣......到底是發生什么事了?”

    劉宇嘆一口氣,在桌旁坐定,給兩人各倒了一杯茶,然后開始訴苦起來。

    隨后,他把金少如何對付自己的手段簡明扼要的告訴了李輝輝。

    聽完了劉宇的遭遇,李輝輝皺了皺眉,“雖然我對商業競爭不是很了解,但是他這樣做很明顯是兩敗俱傷,之前就算你們有點小矛盾,但也不至于這樣吧?”

    劉宇嘆了口氣,“誰說不是呢?所以我第一時間就給他去了個電話詢問緣由,沒想到這貨給出的理由竟然是......想糾正我的三觀!”

    聽到這里,李輝輝喝到嘴里的茶差點沒一口噴出來,“納尼?三觀?你做了什么傷天害理的事了?”

    劉宇大怒道:“老子行得正站得直,哪里會做什么傷天害理的事?這貨居然說我在感情方面三觀不正!他特涼的出了名的花花公子一個,一天換一個女人,竟然還有臉說我!?”

    這下李輝輝真的是快笑噴了,他捂住胸口上氣不接下氣地贊美道:“哈哈哈哈,這個金少簡直是......太有意思了!”

    劉宇的臉色突然變得鐵青,咬牙恨恨道:“如果光是這個也就算了,他竟然威脅說要我跟小雪分手才肯罷休......老子當然要跟他決裂了!”

    李輝輝明白了過來,點了點頭,“夏雪跟你的感情再沒有人比我更清楚了,說是牛郎跟織女也不為過,難怪你準備跟他死磕到底了......”

    話是這么說,可是現實總是殘酷的,劉宇嘆息一聲,“可惜啊,金家底蘊實在是太強大了,看來我大限將至,破產在所難免了。”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公开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