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貧道了春 > 第十三章 夢里尋緣

第十三章 夢里尋緣

    不料小孩這一起身,頑疾突發,整個人晃了晃之后就撲倒在了舞臺上。

    眾人大驚,劉宇連忙一個箭步沖了上去。

    不過有人比他更快,只見一道纖瘦的倩影快速地沖到舞臺上,小心翼翼地扶起了癱倒在地的孩子。

    李輝輝定睛一看,這道倩影的主人是一個年輕小姑娘,身材嬌小瘦弱,上身套著白色襯衣黑色馬甲,柳腰上圍著半截式圍裙。

    看裝束應該是舞會的服務生,只見她把那個孩子輕輕地攬入懷里,口中軟語安慰著。

    小孩清醒了過來,看著自己面前那個溫柔的小姐姐,虛弱地擠出絲微笑,說道:“我沒事,謝謝姐姐!”

    “沒事就好。”女孩關切地摸了摸小孩的頭,然后展顏一笑。

    這一笑,傾城傾國,猶如含苞待放的牡丹,不沾染一絲塵土。

    女孩抬起的小臉讓李輝輝跟劉宇都為之一怔,像是天地都失去了顏色,黑白的畫面當中只留那一抹嫣紅。

    都是閱人無數的老江湖,但是這小姑娘的容顏還是讓他們心中蕩起了巨大波瀾。

    青澀的五官之中完全找不出絲毫歲月的痕跡,撲閃的大眼睛清澈見底,左眉間一顆美人痣若隱若現,粉黛微施的小臉上兩顆淺淺的酒窩仿佛陳釀美酒讓人心醉......

    李輝輝回過神來,感嘆道:“天吶,原來世界上最美好的笑容就是充滿愛心的笑容......”

    劉宇愣在了當場,直到女孩子下了舞臺,主持人連連催促,他才清醒了過來,草草地說了幾句之后,便急忙下臺追著女孩的背影而去。

    李輝輝笑了起來,沒有意中人?鬼特么信你!

    隨后在大廳外的走廊里,劉宇追上了正準備離去的女孩。

    這里沒有喧囂,沒有煙酒的臭味,少女特有的體香傳到了他的鼻子里,劉宇老臉一紅,跟木頭一樣杵在原地。

    女孩詫異道:“劉先生您好!我叫夏雪,請問有什么事嗎?”

    劉宇更加尷尬了,訥訥幾聲,手都不知道往哪放,生怕自己過激的行為會褻瀆眼前這位下凡的夏雪仙子。

    “額,你怎么知道我姓劉?”

    夏雪笑了笑,“您是出了名的大善人,我怎么會不知道?說真的,很感激您為那些不幸孩子們所做的一切!”

    劉宇連忙擺了擺雙手,“應該的應該的......”

    這種初次見面的談話氣氛,不得不說,真是有夠尷尬的。

    一旁的李輝輝冷眼旁觀,暗暗對劉宇豎起了中指......

    正在這時,走廊的另一頭突然出現了一個英俊的年輕小伙子。

    說是英俊,但是這油頭粉面的小白臉卻給人一種很不舒服的感覺,不過夏雪卻展顏一笑,款款走過去牽住了他的手......

    看她們倆的親昵舉動,不難看出是情侶關系。

    一旁的吃瓜群眾李輝輝突然感到了一陣強烈的痛苦跟心酸,他吃驚地回頭看了一眼劉宇。

    只見他無力地靠在墻上,眼神變得死灰,像是得了場大病。

    夏雪注意到他的異狀,關切道:“劉先生,您怎么了?”

    劉宇輕輕說道:“我沒事,你......”

    你什么?沒有了下文,因為夏雪已經被那個小白臉給拉著走遠了。

    李輝輝嘆了口氣,不死心地追了上去,在走廊的盡頭聽到了她們的談話。

    “我不讓你來,你非要來,服務員能賺幾個錢?還不夠我唱一場卡拉ok呢。”

    “賺的少總比你不上班強吧?”

    “唉,完了我給你找個賺錢多的工作吧。”

    “......”

    我去,居然還有意外收獲!聽到這里,李輝輝眼前一亮,似乎是發現了什么很有趣的東西。

    正在這時,突然出現一股巨大的力將他往外拉扯......

    下一刻,又回到了破廟里,月老神像前,空中靜止的蒼蠅撲棱著翅膀一眨眼不見了,外面雜亂的鳥叫又重新鼓噪了起來。

    客人眨了眨眼,不由自主地打了個激靈,他看著面前的李輝輝好奇道:“大師?你怎么哭了?”

    這聲大師把李輝輝的靈魂給叫了回來,他趕緊偷偷抹去自己眼角的淚水,“沒事,眼睛里進磚頭了......”

    客人皺了皺眉,“我現在已經按你說的戴上紅繩了,然后呢?”

    李輝輝深吸了一口氣,然后語不驚人死不休,“你叫劉宇,今年32歲,是一個開發商大老板,從小父母雙亡......”

    破廟很安靜,李輝輝說的越來越興奮,而劉宇則是越來越震驚,到最后他的震驚已經變得麻木了。

    直到李輝輝提到一個名字,他再也按捺不住了,震驚道:“夏雪!?”

    李輝輝點了點頭,意味深長地說道:“這個名字你應該沒忘記吧?”

    劉宇的眼神黯淡了下來,他喃喃道:“忘不掉又能怎樣?她已經名花有主了......”

    李輝輝整了整自己身上破舊的道袍,滿臉得意,“如果說,我有辦法幫你呢?”

    劉宇愣了愣,表情變得很激動,不過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又冷靜了下來,“算了,只要她過的幸福就好,我不想破壞別人的姻緣。”

    李輝輝嘴角彎起一抹弧度,再次誘惑道:“那如果她不幸福呢?”

    額......這確實是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于是劉宇沉默了下來。

    沉默久了就要爆發,不過這次卻是李輝輝先爆發了,他突然把臉色一變,指著劉宇恨恨道:“沒想到啊沒想到,原來你就是那個要拆我廟的開發商老板!”

    劉宇眉頭大皺,死盯著李輝輝,冷冷道:“為什么你會知道我的一切?你調查我?不過,關于夏雪這件事我從沒有對任何人說起過,你是怎么知道的?”

    李輝輝翻了翻白眼,“舉頭三尺有神明......”

    這句話從劉宇進廟之后就被翻來覆去說了很多次,剛開始只會讓他這個無神論者嗤之以鼻,不過現在再聽......

    劉宇迷茫了,他陷入了沉思之中,好半天都沒有言語。

    李輝輝也沒有說話,自顧自叉著腰跟個老太爺一樣在廟里走來走去。

    最后,劉宇像是下了個很大的決心,咬牙道:“如果你能幫我......我就不拆你的廟!”

    李輝輝冷哼一聲,“幫你牽姻緣只是我個人的興趣愛好,本住持再不濟也不至于拿這個要挾你!”

    這句話讓劉宇的眼睛亮了起來,他點了點頭,嘆道:“說實話,你這第三十八代住持可比了秋那老頭要強的多了。”

    頓了頓之后,他的態度變得極為陳懇,“這件事結束之后,無論成功與否,我劉宇交定你這個朋友!”

    李輝輝笑了笑,“我三八住持親自出馬,還有搞不定的姻緣?你四不四傻?”

    隨后兩人相視一笑,前嫌盡釋,破廟里的氣氛一下子變得溫馨起來。

    當劉宇走出月神廟的時候,他還有些恍惚的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李輝輝的話至今都還在耳畔縈繞,讓他感慨不已。

    術業有專功啊,這月神廟的住持在牽紅線這方面果然有兩把刷子!

    這次也算是不虛此行,一想到住持嘴里蹦出的那個女孩名字,他的心又忍不住隨波蕩漾起來。

    想到這,他伸手摸出手機,準備給葉顧問打個電話過去。

    自己既然已經知道了自己的有緣人,還有必要繼續呆在俱樂部,同那些胭脂俗粉糾纏不清么?

    電話很快被接通,一個柔柔的聲音傳出。

    “喂?劉總?”

    “你好,葉顧問,我是想告訴你一件事,往后就不勞煩你為我安排相親了。”

    另一頭,接到電話的葉青青滿臉錯愕,連忙追問道。

    “劉總,是不是我那些地方做的不夠好?還是說您對我們佳合公司的能力有所懷疑?這點您放心,在整個行業,我們公司的業務水平都是頂尖的,我們的服務宗旨便是‘情定前世,緣在佳合’,只要你再給我一點時間,我一定會給你找到一個滿意的相親對象!”

    聽到電話那頭開始長篇大論的敘述,劉宇耐著性子聽完后,這才和顏悅色的說道:“我不是對你不滿意,也不是不相信你們公司的業務水平。只是我......好像戀愛了。”

    說這句話的時候,盡管劉宇歷經了無數大風小浪,此刻老臉也不由的一紅。

    “誒?啊?啥?”葉青青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像王總這樣事業有成的,成熟儒雅男人,怎么可能會說出像正處于青春期,荷爾蒙找不到地方發泄的高中生才會說出的話?

    “咳咳。”劉宇輕咳兩聲,緩解了一下尷尬。“總之呢,情況就是這樣一個情況,所以我才打電話通知你,以后不用麻煩你為我找相親對象了。就這樣吧.....”

    眼看對方就要掛斷電話,葉青青大急。

    你不用麻煩我幫你找對象那才是真麻煩了呢。

    “劉總,稍等一下!”

    “葉顧問,還有什么事?”

    事情多了去!葉青青內心大罵。你倒是找到真愛就拍拍屁股走人,有沒有考慮過老娘的感受?估摸著往后只能站在街頭喝西北風了。

    呵,男人果然都是大豬蹄子!

    “劉總,您總該告訴我那個女孩的相關情況吧?不然我不好向上司交代啊!”

    劉宇一想也對,當下便把夏雪的事告訴了葉青青。

    當葉青青放下手機后,臉上的表情比苦瓜還苦。

    從自己手里溜走這么大一只土豪,不用想都知道等待自己的下場是什么!

    她咬了咬牙,決定還是要把這情況告訴路經理才行。

    懷著幾分忐忑來到經理辦公室門前,鼓起勇氣敲了敲門,很快,其內傳出一個冷淡的聲音。

    “請進。”

    經理同樣是個女人,年紀大概三十來歲,臉上畫著淡妝,遮掩了歲月留下的痕跡。一頭齊頜短發顯得干練精神。此刻正坐在寬大的辦公桌后面,在電腦上查看著幾份vip會員的資料。

    看見葉青青走進來,那雙刻薄的丹鳳眼微微瞇起,眼光像刀片般掃視了葉青青一眼。

    “青青啊,有什么事?”

    在經理眼光的掃視下,葉青青頓時感覺后背如針扎般難受。

    “經理,有個情況我想給你匯報一下。劉總他.....他不需要相親了。”

    “怎么回事!”經理皺起了眉頭,臉上本被淡妝遮掩的細紋,此刻盡顯無余。

    “他說他......好像戀愛了......”

    一聽這話,經理頓時冷笑著呵斥起來。

    “葉青青,你在公司難道還是個新人?現在拿這種理由來敷衍我?連一個客戶都維持不住,你還有什么用?”

    葉青青覺得很委屈,這明明就是劉總的原話,怎么到你這兒就成了敷衍?再說,腿長在人家身上,還不許人家出門遇見個野生真愛了?

    她耷拉著個頭,不敢去看經理那張扭曲的臉,嘴里低聲念叨著。“不聽不聽,王八念經!”

    “你說什么?”

    也不知道是不是所有到了更年期的女人都很敏感,經理雖然沒聽清葉青青念叨的內容,但肯定不是在夸贊自己!

    “啊?經理,我是說我一定會加倍努力,奮發圖強,將劉總這個客戶留下來!”

    說完,她吐了吐舌頭,轉身像逃一般離開了辦公室。

    “哼,辦事不力的家伙!除了空有兩分姿色外還有什么?”

    經理沖著葉青青仙仙的背影哼了一聲,眼底卻有一絲羨慕的神色一閃而過。

    隨后,她把視線重新轉移到自己的電腦屏幕上,鼠標輕點幾下,將劉宇的個人資料調了出來,盯著這份資料陷入沉思之中,左手手指有節奏的敲打著辦公桌面。

    半晌之后,她掏出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

    “喂?柳飄飄么?對,我是佳合公司的路經理,關于你上次的相親對象,這邊出了點狀況,我想還是需要告知你一下。”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公开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