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我老婆是花木蘭 > 第578章 爵封遼東王

第578章 爵封遼東王

    肅殺的氣氛籠罩著國內城,城外連綿不絕的幽州軍軍營把整個國內城圍得水泄不通。

    城內人心惶惶,居民們把貴重物品和糧食都干凈藏起來,而城內的糧油店早就被居民們搶掠一空,一些為非作歹的地痞混子們則四處趁火打劫,高句麗兵將們都被調去守城了,沒有人維持城內的治安,讓這些歹人們肆無忌憚。

    城墻上的高句麗兵將們一個個氣氛緊張,如臨大敵,絲毫不敢懈怠。

    城外幽州軍營地牙帳,趙俊生抱著胳膊在沙盤前走來走去,沙盤上插滿了旗幟,原來被高句麗侵占的玄菟郡、遼東郡目前已經全部插上了幽州軍的旗幟。

    郭毅走進來稟報:“將軍,已經攻破安平的高旭將軍和攻破高顯尉遲將軍分別派人報告,高旭將軍一路上攻城略地,已經俘獲一萬一千高句麗兵將;尉遲將軍也俘獲七千多高句麗兵將,他們詢問將軍,這些俘虜如何處置?”

    趙俊生想了想,下令道:“讓高旭派人把俘虜全部集中在安平,本將這就派人過去把俘虜押到國內城來!至于尉遲延東那邊的俘虜,讓他就地處決吧,距離太遠了,押送過來耗時耗力,途中還容易出現變故,不值得大費周章!”

    “是!”

    趙俊生隨后派李元德帶兵五千去安平押送俘虜。

    數日后,重型攻城器械的零部件全部補運抵過來,李元德也把一萬多俘虜從安平押運過來。

    降兵降將之中,一個高句麗大將被幾個甲士帶到了牙帳之中。

    “跪下!”身后一個甲士按住高句麗大將的肩膀。

    高句麗大將正猶豫著要不要跪下,趙俊生抬手:“不必,溫闔將軍是降將,不是俘虜!爾等退下!”

    甲士們抱了抱拳,退了出去。

    溫闔扭頭看了看推出去的甲士們,又掃了一眼帳內的幽州軍大將和官員們。

    “溫闔拜見將軍!”

    趙俊生抬了抬手,笑著說:“溫闔將軍不必多禮,聽聞你是高句麗王高璉的女婿?”

    “是的!”

    趙俊生問:“你既然身為高句麗的駙馬,為何要率軍投降呢?”

    溫闔說:“中原天朝有句話說識時務者為俊杰,末將以為這句話說得很有道理,與天朝大軍繼續對抗下去只能是送死而已,這是很不明智的行為!”

    趙俊生點頭:“溫闔將軍能這么想,本將軍很高興!如今國內城的守軍不肯投降,據說城內還有近五千守軍,本將想讓溫闔將軍帶領這些投降的兵將攻城,不知可否?”

    溫闔眼皮子直跳,“將軍,末將當然愿意,只是這些將士們士氣低落,短時間之內只怕還無法承擔戰事!”

    “士氣低落嗎?這好辦,溫闔將軍跟我來!”趙俊生說完起身走出牙帳。

    溫闔不得不跟了出去,不久跟著趙俊生來到一件大營帳內,只見營帳內堆著二十多個木箱子。

    “溫闔將軍,這些財物發下去,能不能提升那些高句麗籍將士們的士氣?”趙俊生指著帳內的財物問道。

    就算溫闔身為高句麗駙馬也沒有見過這么多財物,他不由吞了吞口水,木然的點頭:“能,一定能!”

    趙俊生當即說:“那就好,這些財物就交給你來賞賜給那些高句麗籍的兵將們,本將軍要你明日就帶著他們攻打國內城!”

    “······將士們的兵器呢?”

    趙俊生說:“明日一早帶著你的人去軍需庫房那邊領兵器!溫闔將軍,本將很看好你,希望你不要讓本將失望!”

    “是,將軍!”

    有這些財物,溫闔很成功了收服了所有的降兵和俘虜,讓他們聽命。

    次日一早,溫闔和他的高句麗軍領到了兵器,但是沒有弓弩箭矢。

    附近的高句麗百姓都逃到城內去了,幽州軍抓不到人打磨投石機所用的石彈,所以投石機只能是一個擺設,還能用的只有攻城云梯、井欄、攻城錘、弩車。

    一萬多降兵降將在城外列陣準備攻城,城頭上的高句麗守軍看見后都一個個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

    一個高句麗將軍氣憤道:“他們怎么可以這樣?”

    “將軍,他們叛變投敵了!”

    “該死,他們都該死!”

    不管城頭上的高句麗守軍如何氣憤,城外的降兵降將們還是在溫闔的指揮下發動了攻城,守城的高句麗人看見這些投敵的同胞很是憤怒,砍殺起來一點也不手軟。

    降兵降將們內心是不愿意攻打守城的高句麗同胞的,只是他們不得不打,實際上他們多少都有一些出工不出力的心思,但是守城的高句麗兵將們卻一點不留情面,這讓吃了大虧的降兵降將們也都打出了真火。

    打了兩天之后,攻城的降軍們損失慘重,他們也不再留手了,雙方竟然殺出了仇恨,廝殺越來越慘烈,雙方戰死者越來越多。

    攻城到第十天,降軍直接損失了一半,只剩下五千余人,其中還有一千多人受傷;而城內守軍也損失了一半多,五千人只剩下兩千多人。

    這一日,探子來報:“啟稟將軍,馬訾水(即今鴨綠江)以南的番汗縣來了大批高句麗兵馬,大約兩萬余人,其中騎兵三千,步兵一萬六千多人”。

    趙俊生走到沙盤前看了看,抓起一干小旗幟插在番汗,思索一會下令:“讓溫闔的降軍集中攻打西門;命常昆率軍攻打北門;把我幽州軍的主攻方向設在西門!”

    次日一早,大軍三面圍攻國內城,城內的守軍頓時頂不住了,面前守了一天,損失慘重。

    當天夜里,守軍抹黑從南門突圍沖向江邊,一個一個突圍出來的高句麗兵將一邊跑一邊脫掉盔甲,丟棄兵器,有些人為了減輕負重,甚至光著膀子狂奔,只為早一些沖到江邊游水渡過江去。

    “轟隆隆······”黑夜之中大量的馬蹄聲突然從江邊上游方向傳來。

    正在向江邊狂奔的高句麗兵將們聽到聲音都不由自主的停了下來,“哪里來的聲音?”

    高句麗兵將們一個個東張西望,突然,黑夜中大量的騎兵以高速撞過來,站在河灘上的高句麗兵將們毫無例外的被撞飛踩死,沒有人能擋得住這種沖撞力。

    這一輪沖撞足足好事了三分多鐘,等待這支騎兵遠去,一支幽州軍打著火把跑過來,河灘上到處躺著高句麗兵將的尸首,有些還沒有死透。

    天亮之后,趙俊生帶著一部分兵馬進城,大隊兵馬都留在城外。

    城內藏在房屋內的高句麗人都驅趕出來,甚至還有許多漢人,這些漢人在這里的地位不高,都只充當雜役。

    趙俊生對李元德吩咐:“元德啊,這國內城的政務就暫時交給你來署理!”

    “是,將軍!”

    趙俊生又想起一事,立即吩咐主記:“給朝廷報捷,就說我征東大軍已攻占了燕國全境,但燕國天王馮弘一行人逃亡高句麗,高句麗王為其提供庇護,還殺了本將派去交涉的別駕鄧通,將士們義憤填膺,本將軍不得不繼續揮師東進,如今已攻占馬訾水以北所有高句麗領地!據探子來報,高句麗王高璉從平壤派來兩萬大軍正趕來馬訾水,欲阻擋我軍南下!請朝廷和皇帝放心,高句麗若不交出馮弘一行人,絕不收兵!”

    主記把聽完趙俊生的話,把他的意思搞清楚了,當即開始奮筆疾書,很快就寫出了一道奏報交給趙俊生。

    趙俊生過目之后覺得很滿意,主記已經把他想要表達的意思說清楚了,交給函使:“速派八百里加急送往京城!”

    “是,將軍!”

    然而就在趙俊生和正在殺向馬訾水的兩萬高句麗大軍隔江對峙準備廝殺之際,在并州的山胡人白龍和他的幾個叔父率領族人們發動叛亂,一開始就聚集了并州一帶數萬胡人,這些胡人既有匈奴人、又有羯人、還有羌人,一時間聲勢浩大。

    不久,又有河東薛家薛永宗發動叛亂響應,河東也很快被薛永宗的人馬攻陷。

    平城朝廷大為震恐,宗愛此前正準備下旨把趙俊生調回朝廷,奪了他在幽州的兵權,但并州和河東的叛亂發生之后,他不得不暫時熄滅了這個想法,他很快又得到趙俊生的奏報說已經攻下燕國,又與高句麗杠上了。

    為了大局穩定,宗愛不得不先解決平亂的問題,同時又要穩定內部,他一方面派步六孤麗率軍三萬去平息叛亂,另一方面又不得不為了穩住趙俊生對其進行冊封。

    七月初五,趙俊生大軍全面掃清高句麗在鴨綠江以北的地盤,并聚集了包括降軍在內的五萬大軍與兩萬高句麗大軍隔江對峙。

    “將軍,朝廷派來了使者,此時已到了襄平城!”郭毅向趙俊生報告。

    “哦?”趙俊生在江北的軍營牙帳內聽到報告后顯得很平靜,問道:“知道詔書的內容嗎?”

    “沿途官員們進行過試探,應該不是壞事!”

    七月初九,朝廷使者抵達了國內城,向趙俊生宣讀了朝廷的旨意,這是一封冊封的詔書。

    “······趙俊生為征東大將軍、都督幽遼海諸軍事、封遼王,卿當盡快結束高句麗戰事回師幽州坐鎮,以防屑小作亂······”

    “謝主隆恩!”趙俊生接了詔書。

    將校官員們紛紛上前道喜:“恭喜王爺,賀喜王爺!”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公开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