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天啟之門 > 第六百二十三章 【我拒絕】

第六百二十三章 【我拒絕】

    沒有絲毫的猶豫,陳小練一刀就斬向了雷暴戰車!

    手起刀落!

    在之前那一次兀牙與卡拉獸的對轟中被波及,雷暴戰車的護盾發生器能量殘余所剩無幾,需要充能時間來恢復。剛才又被陳小練打出的那一塊水泥塊突破,現在已經徹底消失。

    而特種合金的車身,根本沒有辦法攔住陳小練那鋒利的天刀。如同豆腐一般被切入。

    盡管刀身不過一米多長,但上面泛起的淡淡金光,卻延伸出了數米,將整個雷暴戰車都橫括在其中。

    結束了。

    陳小練在刀鋒剛剛切入雷暴戰車之時,心中已經泛起了這個念頭。

    這個世界里的漏洞者,明顯要知道得更多。就比如之前的那個瘦子,如果不是怪獸突然出現,陳小練一定可以獲取更多的訊息!

    雖然不知道這輛雷暴戰車里究竟坐著的是那個瘦子,還是某個其他漏洞者,陳小練仍舊很想能夠抓到個活口,慢慢拷問。

    但——現在的情況卻容不得他這么做。

    就算心里有些惋惜,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但就在刀身切入到了一半時,卻猛地停滯住了!

    如果說原本切入的感覺,是豆腐的話,那么現在陳小練手中長刀上傳來的感覺,就是切中了豆腐中藏著的一塊石頭!

    一聲碰撞的悶響從雷暴戰車內傳來,雖然被車體阻隔,但仍舊被陳小練聽得清清楚楚。

    心下一凜中,陳小練已經感覺到了手中長刀上傳來了一股大力!

    “萬流,疾!”

    無數水箭從車體內射出,瞬間便將雷暴戰車的裝甲鉆出了無數小洞,像一個巨大的馬蜂窩。

    但在那之前,陳小練已經抽回了長刀,插在了身前的橋面之上。一道金光擋在了身前,沒有一根水箭能夠穿透。

    ……

    此時,身后的suv也正好開到了橋面之上。

    盡管橋面已經傾斜,失去了大半吊索的支撐,搖搖欲墜,不住地發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吱呀聲,仿佛隨時有可能崩塌。但藍海卻仿佛完全視而不見般,踩死了油門,一路向前疾馳。

    “停下!停下!我們過不去的!”

    格蕾絲用力抓著前排座椅的頭枕,瘋狂大叫著。

    一旁的丹尼爾和楊林兩人也有些緊張。

    丹尼爾小聲道:“藍海,我們……先退回去吧!從其他地方繞行,總……也能回去的。”

    “不可能。他們不會給我們機會。”

    藍海沒有回頭,沉聲道,腳下的油門絲毫不放松。

    距離雷暴戰車還有不到一百米時,藍海看到前面那被斬開了一半的雷暴戰車,上方炮塔猛地被掀開,高高飛起了十幾米。

    一個身影站在車身上方,居高臨下,臉上帶著冷酷的寒意,望著身下的陳小練。

    陳小練手握著長刀,與他對峙著。

    沒有人動。

    suv此刻已經開到了橋身之上,整個車體都傾斜了十幾度,但速度卻絲毫不減。

    仍舊沒有人動。

    suv風馳電掣地從雷暴戰車旁開過,帶起的勁風吹動了陳小練的衣角。

    始終沒有人動。

    直到雷暴戰車從兩人的身旁駛過,陳小練才輕輕松了一口氣。

    后面那段橋面上方的鋼索還是完好的,至少暫時,藍海四人算是脫離了危險。

    “在橋那頭等我。”

    在suv飛快地從自己身旁擦身而過時,陳小練淡淡開口道。雖然聲音不大,但卻清晰地壓過了引擎的轟鳴聲,一字一句,讓車里的每個人都聽得清清楚楚。

    “你很有自信嘛,小子。你叫什么?”

    兀牙站在高高的雷暴戰車上,俯視著前方橋面上的陳小練,表情似笑非笑。

    “我不該有?”陳小練挑了挑眉毛:“陳小練。”

    兀牙聳了聳肩:“自信是一種美德,但前提是——當你的實力配得上這種自信的時候。”

    “你覺得我配不上?”陳小練冷笑。

    “嗯……”兀牙突然笑了起來:“到目前為止的表現,還算不錯。除了實力之外,反應和頭腦都很讓我贊賞。雖然你毀了我的雷暴戰車,但我決定暫時原諒你。所以,我稍稍改變了一下自己的主意。”

    “說吧。”陳小練點了點頭。

    如果不是必要,他也不想莫名其妙地就動手開戰。

    從剛進入世界盡頭開始直到現在,陳小練也沒有主動對任何人出手過。之前的瘦子,還有現在這個開著雷暴戰車的男人,都是不分青紅皂白,就突然開始動手,連說上一句話的機會都沒有給他。

    現在,既然面前這男人沒有進一步動手的打算,陳小練自然樂意聽他想說些什么。

    “我叫兀牙,和你之前所見過的德爾哈同屬一個盟約之中。不過那個廢物現在已經死了。盟約需要人手,尤其是你這樣實力夠強的人手。所以,如果你愿意加入的話,我可以為你在盟約中做出擔保。”

    “說清楚點。你們的盟約要和什么人為敵?”

    兀牙哈哈笑起來:“為敵?在這個世界的盡頭里,哪有什么敵人?我們只不過是在做一些不得不為之的清理工作而已。”

    “清理?”陳小練敏銳地捕捉到了兀牙話里最重要的信息,看了看大橋另一邊,已經快抵達盡頭的suv:“你是說,他們?”

    兀牙點頭:“對。聽德爾哈說,你只是個新人,剛剛抵達世界盡頭不久。那么……只要你能夠主動出手,殺了那四個覺醒者,你就算是證明了自己的清白。”

    陳小練沒有立刻拒絕,腦子里飛快轉動著:“那么,我有兩個問題。”

    “說吧。”兀牙伸出手做了個請的手勢。

    “第一,你是說,他們都是覺醒者,你怎么知道這一點?第二,你所說的清理工作,目的是什么?對了,還有第三,既然你知道我是漏洞者,那么我應該不屬于你所謂的清理對象。我又為什么要自證清白?”

    “這是三個問題。你好像不怎么識數啊。”兀牙譏諷了陳小練一句,才繼續道:“關于第一個問題,很簡單,會在死后進入世界盡頭的,只有兩種人——漏洞者,以及曾經死過一次,被刷新為普通人的覺醒者。”

    “沒有普通人?”

    “沒有。”兀牙搖頭。

    陳小練點了點頭,這下,他心中一直藏著的疑問終于得到了解釋。

    全世界有六十多億人,每天的死亡人數都在十五萬以上!

    如果所有死去的人,都會進入回收站的話,那么世界的盡頭里,絕不應該是現在這么空曠的模樣!

    在這偌大的曼哈頓島副本里,陳小練自始至終見到的,都只有六個人而已——德爾哈,藍海一行四人,還有現在面前的兀牙。

    而根據藍海的說法,他們在這里過去了那么久,村子里聚集的也不過幾十號人。

    如果兀牙說的是真的的話,那么一切就可以解釋了。

    陳小練認識藍海,自然知道他曾經是一名覺醒者。而余下的楊林三人,想來也同樣曾經擁有覺醒者的身份。

    只不過這四人,都死過了兩次而已。

    第一次,是以覺醒者的身份死去,被刷新成為了普通人,失去了一切記憶。

    第二次,是以普通人的身份死去,進入了世界的盡頭。

    雖然在世界盡頭里,他們沒有任何能力,也沒有任何記憶,但是在這里的漏洞者卻有!

    這么久的時間過去,這些漏洞者總會見到一些自己曾經見過的,失去了記憶的覺醒者!

    再加上人數上的巨大差異,很容易就可以推斷出現在這個結論。

    “第二個問題呢?”

    “首先,你要明白,世界的盡頭是什么。”

    “回收站。收容所有系統打算刪除的數據的地方。”

    “沒錯。”兀牙笑笑:“那么你就應該知道,回收站是需要清空的。就好像你的電腦一樣,世界盡頭里的數據,也會定期被清空一次。包括了廢棄的副本,也包括了死去的覺醒者。”

    “只剩下你們這些漏洞者。”陳小練點點頭,關于這點,他之前就已經猜測到了,只是現在才被兀牙證實而已。

    “是‘我們’這些漏洞者。”兀牙刻意加重了那兩個字的發音:“但現在,回收站的刷新出了問題。”

    “回收站不刷新了?”陳小練想起德爾哈之前就曾說過這句話。

    “是的。”兀牙點頭:“原本回收站的機制,是每三個月左右刷新一次,將所有除漏洞者以外的東西全部清空。但現在,距離上一次刷新,已經過去五個月了。”

    “所以呢?”陳小練皺眉:“我不明白這對你們為什么會成為困擾。難不成,你們更喜歡光溜溜什么都沒有的世界?”

    “當然不是。”兀牙冷笑:“誰會覺得那樣的日子過得有滋味?如果不是被打通的副本一直在不停地進入世界盡頭,我們這些人連活都不可能活得下來。我們雖然死過了一次,才會進入這里,但我們不是死人。我們也要吃飯,也要穿衣,也要睡覺。”

    “聽起來,你們活得并不容易。”陳小練笑笑:“城市副本并不算太多,難得刷出來一個,里面的資源一定會被你們瘋搶。”

    “最近倒是不錯。”兀牙伸出手,指著身下已經毀掉的雷暴戰車:“會進入世界盡頭的,除了人和副本之外,還有在戰斗中被摧毀的裝備。只不過視摧毀的程度不同,進入世界盡頭的完好程度也不同。前段時間不久,也不知道外面的世界發生了什么,突然刷新了一大批高等級裝備,甚至包括了雷暴戰車與哨兵機甲這些玩意,而且還都完好無損。這也就意味著……它們之前被完全摧毀了。對了……”

    他突然盯著陳小練:“你既然是剛剛進入世界盡頭的,你應該知道外面發生了什么事吧?”

    陳小練搖了搖頭,目光迎上了兀牙,臉上沒有露出半分破綻:“副本里發生的事情,我沒有被選中,怎么會知道?”

    兀牙一直盯著陳小練,絲毫沒有挪開,陳小練的目光也沒有絲毫閃爍,平靜地與他對視著。

    “好吧。反正不管發生了什么,也不用我去操心了。”良久,兀牙才笑了笑:“進入了世界盡頭,就再也不要想著有離開的一天。哪怕外面打出腦漿子來,也跟我們沒有任何關系。”

    陳小練不置可否地笑了笑:“你還沒回答完我的問題。回收站停止刷新,難道不是一件好事么?”

    “表面上看起來似乎是這樣。”兀牙悶哼一聲:“但你難道沒有想過這件事的后果?”

    “后果?”

    “回收站的定時刷新,原本是一個自動機制。但現在,這個自動機制停止了。如果只是短期內,可能還沒有人會注意到。但隨著時間逐漸推移,總有人會發現這個bug。”

    陳小練心中一跳,明白了兀牙說的究竟是誰:“你是說,開發組?”

    “當自動機制失效之后,正常的合理反應,當然是轉換成人工操作。而你認為開發組發現了世界盡頭里的我們之后,他們會怎么做?”

    陳小練點了點頭:“我明白了。我們是漏洞者,是系統的bug,進入回收站之后,自動清理機制才會沒有將我們清除。但如果是開發組的人發現了這里的異狀,他們會發現我們的存在。而到了那時……”

    兀牙冷笑:“到了那時,我們會和那些覺醒者一樣,被徹底清空。我想,應該不會有人愿意看到這種結果。”

    “那么說,你口中的這個盟約,就是為了讓回收站的刷新功能重新啟動而結成的。不過我還是不明白,你憑什么推斷出殺掉其他覺醒者,就能夠重啟回收站的刷新功能?”陳小練搖了搖頭:“而且,我是一個漏洞者,不屬于回收站自動清理的對象。既然如此,你和那個德爾哈為什么會在剛一見面就對我發動攻擊?”

    “這兩個問題其實是一體的,很簡單。”兀牙攤了攤手:“你可以想象,每一個存在于回收站內的物體,無論是人也好,副本也好,道具也好,都有一個‘編號’。當然,除了我們漏洞者之外。而清理機制在執行時,也是按照這個編號來次序執行的。然而這個自動清理機制并不是人,它沒有智能,只能按部就班地一個個按照編號來清理。而現在……當某個編號所對應的物體,無法被清除時,這個機制就失靈了。換句話說,它卡住了。

    要想將清理機制重新啟動,就必須靠我們‘手動’清理掉那個卡住的物體。

    而在世界盡頭的覺醒者,都已經失去了自己的記憶和能力,變成了普通人。他們完全不明白這個世界如何運轉,什么是系統,什么是開發組,什么是回收站。能夠做到這一點的,只可能是一個漏洞者。一個——漏洞者中的叛徒!”

    陳小練皺眉:“為什么?”

    “誰知道?”兀牙冷笑:“漏洞者自身不會被系統清理,也沒有編號。那么合理的推測只剩下一條,那就是——有一個漏洞者,用某種能力,或是某種道具,保護了某個覺醒者,讓他逃脫了回收站的清理。至于這么做會導致的后果,他或許沒想到,或許——是壓根不在乎。”

    陳小練嘆了口氣,沒有說話。

    他聽得出來,兀牙沒有說謊。既然是想要將他捆綁上同一輛戰車,兀牙也沒有必要對自己說謊。

    雖然聽起來確實很殘酷,但陳小練也沒有辦法去指責兀牙,以及這個盟約內的所有人做得不對。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大家都坐在一條船上,現在有一個人想把船鑿沉,拖著所有人一起去死,那么剩下的其他人打算干死他,也是很合理的事情。

    “但你們要殺的人只有一個而已,其他人是無辜的。”

    “那又怎樣?”兀牙聽了陳小練的話,冷笑一聲:“我們只是推測出了這個結論,又不知道那個人究竟是誰,只能無差別地全部殺掉。你忘了么,如果不是因為回收站刷新機制出了問題,他們本來就早該被清空了。能活到現在,已經是賺了。”

    陳小練皺眉:“可你和那個德爾哈,之前都想殺我。而我是漏洞者。”

    “德爾哈在動手之前并不知道你是漏洞者。”兀牙搖了搖頭:“而且,你和那四個人是一伙的。我說過,那個躲過了系統清理的覺醒者,背后一定有一個漏洞者。”

    “那你現在怎么知道我不是那個人?”

    兀牙笑了起來:“因為你不認識我。而整個世界的盡頭里,除了剛剛抵達這個世界的漏洞者之外,沒有人……不認識我兀牙!”

    “而且,我也說過了,要證明你的清白,你還需要殺掉那四個人。”兀牙沖著大橋另一端,停下的suv抬了抬下巴:“殺了他們,你就干凈了。我會作為你的保證人,讓你加入盟約。”

    “謝謝你。”陳小練點了點頭:“謝謝你愿意賞臉,也謝謝你告訴了我這么多事情。不過——”

    他抬起頭,目光堅定地望著兀牙:“抱歉,我拒絕。”

    【小長假結束,繼續干活兒!】

    ……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公开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