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天啟之門 > 第六百二十二章 【戰斗吧,少年!】

第六百二十二章 【戰斗吧,少年!】

    就在suv剛剛拐出街角,露了個頭時,雷暴戰車也開火了。

    方形的炮口驟然亮起,一道光束向著陳小練一行射來。

    陳小練不慌不忙,左手把著方向盤,右手已經從背后抽出了刀來。刀身一振,一道金光已經罩住了整輛車。

    光束射在金光屏障上,微微一閃爍,就消失于無形。

    “你開。一直往前,不要停。”

    陳小練只簡短地交待了一句話,就一拳打碎了前方的擋風玻璃,人已經自破口處鉆了出去。

    藍海沒有片刻猶豫,一個翻身就換到了駕駛位上,飛快地接手了操作。車只是略微歪斜了一下,幾乎沒有減速,繼續向前飛速行駛著。

    直到此刻,身后的格蕾絲才突然發出了一聲尖叫。

    陳小練此刻根本懶得管車里的事情,已經翻身到了車頂上,半蹲著身體,右手握著的刀鋒斜斜橫在腰間。

    雷暴戰車又接連開火了三炮,但卻沒有一發能夠穿透陳小練布下的屏障。在這短短片刻間,suv已經沖過了半條街道。

    雷暴戰車雖然體積龐大,但也沒法擋住整個雙向四車道的大橋入口。藍海此刻行車的路徑,正對著雷暴戰車側面的一條車道。

    只要一路開下去,suv就將會與雷暴戰車擦肩而過,駛上大橋。

    當然,前提是,suv不會被炮火擊中!

    不知道為什么,藍海在第一眼見到陳小練時,心中就隱隱有一絲親近感。在陳小練在地下停車場斬殺了那三頭怪獸之后,藍海更是開始無條件信任起了這少年。

    雖然從來沒有明說過,但藍海心里,已經將陳小練視為了自己這一行人的領袖。

    當陳小練下達指令時,身為軍人,藍海第一時間的本能反應,就是服從!

    盡管身后的格蕾絲尖叫個不停,藍海卻絲毫不理,眼里只盯著前方的道路。哪怕雷暴戰車一炮接一炮地轟來,他也只視若無睹,油門踩到了最深,全速向著大橋的入口開去。

    陳小練雙眼死死盯著前方的雷暴戰車,將天刀的力量籠罩在了身周幾米方圓之內,看著彼此之間的距離飛快地拉近。

    在又開了兩炮,卻始終無法穿透屏障之后,那雷暴戰車里的駕駛員也似乎意識到了這么做的徒勞,停下了開火。

    戰車在原地轉了半圈,竟然——退了!

    履帶飛快轉動中,雷暴戰車向后退上了大橋,只是炮口仍舊平平指著前方。

    陳小練的瞳孔一縮,心中冒出了不妙的預兆。

    “藍海!踩死油門往橋上繼續開!不要管發生了什么!相信我!”

    陳小練低吼了一聲,雙腳一蹬車頂,向前一縱身落下了地面,竟然以比suv更快的速度奔跑了起來,沖向了前方的大橋。

    而與此同時,那輛雷暴戰車也已經退到了橋后二百多米的距離。

    陳小練已經確定了,那輛雷暴戰車的駕駛員想要做什么了。

    但此刻他的位置,距離橋頭還有一百多米的距離!

    雷暴戰車開到了第一個橋墩的位置,停下了履帶,炮管向上微微抬了幾厘米,對準了前方左側的主鋼索。

    然后,開火!

    光束猛地射出,路徑上的主鋼索在電光下瞬間被切斷,上面掛著的一根根延伸索失去了依托,從原本繃緊的狀態一下松弛,帶著凄厲的尖嘯彈開,抽在下方的橋面上。

    這種時候,如果在延伸索一旁有人站著,將會被那巨大無匹的彈性勢能生生劈成兩半!

    鋼索斷裂,左側的橋身頓時向下重重一沉。

    這是曼哈頓區最南端,跨越東河,連接布魯克林區的大橋,是一條懸掛鋼索橋。兩個橋墩上橫掛著兩條粗大的鋼索,將沉重的橋身拉在半空中。

    只要切斷兩條鋼索的前端部分,那么橋墩到岸邊這一段距離的橋身失去了拉力,瞬間就會被自重壓垮,沉入河底。

    而在橋墩這一段橋面上的雷暴戰車,卻可以安然無恙!

    一側的鋼索被切斷,前方的橋面已經搖搖欲墜。就算是什么都不做,在時間的推移之下,也將會很快扯斷另一側的鋼索,墜落河底。

    而雷暴戰車卻很明顯并不會等到那個時候。

    第一炮射出,炮口飛快地轉向了另一側的鋼索。

    而此時陳小練的腳步,這才剛剛踏上橋面!

    兩者之間的距離,還有二百多米!

    陳小練眼看著炮口已經對準了另一側的鋼索,一咬牙,手中長刀揮動,卻斬向了身前的橋面!

    ……

    兀牙好整以暇地坐在雷暴戰車的駕駛艙內,看著前方陳小練還在腳下不停,飛快地向自己沖來,嘴角微微一彎,冷笑。

    你以為你,來得及么?

    瞄準框鎖定了第二根鋼索,顯示屏上的主炮充能正在飛快上漲,再有兩秒,就可以開火!

    而前方那個漏洞者,沖到車前至少還需要五秒!

    看他方才能夠擋住雷暴戰車的炮火,應該是有一件不錯的防御道具吧——不,所有漏洞者在死后抵達世界盡頭后,個人系統都無法打開,原本所擁有的任何系統物品也都無法被取出。這么說來,他應該是撞上了什么狗屎運,在這里撿到的吧。

    能夠抵擋雷暴戰車主炮的便攜護盾發生器,至少也應該是a級的道具了。

    不過——這已經不重要了。

    只要打斷這條大橋,就能把你們困在這個曼哈頓副本區域。

    借著雷暴戰車的觀瞄設備,盡管距離那么遠,兀牙也已經看清了那輛suv上的人數。

    一共五人,正和德爾哈之前說過的人數一樣。一個漏洞者,與四個前覺醒者。既然他們混到了一起,那反而更好。省得自己還得花時間分頭去找。

    跳下車向自己跑來的那個少年,很顯然就是那個唯一的漏洞者了。

    在世界的盡頭里,只有兩種人——漏洞者與曾經的覺醒者。而后者不但沒有任何能力,甚至也沒有自己曾經身為覺醒者時的記憶。

    準確說來,他們就是一群普通人!

    只要破壞了這座大橋,四個開著車的普通人,兀牙不信他們還能夠飛到天上去!

    至于那個漏洞者少年……

    他就是再強,也不可能是自己的對手!

    兀牙的手已經按在了發射鈕上。

    但他的眼中卻看見了不敢相信的一幕!

    一道飛火流星,正在向自己飛來!

    ……

    陳小練一刀斜斜向著身前斬出,看似威勢十足,但落下時卻變得輕巧無比,只將橋面削下了兩人大小的一塊。

    幾乎渾然天成的運勁,連削帶挑,那一塊水泥已經飛到了半空之中。

    然后——陳小練做出了一個標準的棒球擊打姿勢!

    身體彎成了一張弓,猛地彈出。長刀像棒球棍一樣揮出,在空中劃出一道完美的弧線,然而劈在水泥塊上的,卻不是刀刃,而是平直的刀身!

    水泥塊劃破了空氣,瞬間突破了音障,與周圍的空氣劇烈摩擦,帶著一道長長的火光尾跡,向著雷暴戰車飛去!

    在摩擦中,水泥塊的表層飛快地剝離,不過是數百米距離的飛行,在到達雷暴戰車之前時,水泥塊已經縮減了一半的體積。

    就在水泥塊離雷暴戰車只剩下不足一米時,一層藍光閃爍了一下。

    是雷暴戰車的護盾!

    水泥塊碰撞到了雷暴戰車的護盾,飛行的勢頭一滯,然而護盾僅僅閃爍了一瞬間,便被那水泥塊擊穿!

    水泥塊精準地撞到了炮口之上。于此同時,炮口也迸發出一道電光!

    原本已經精準鎖定了那根主索,但那水泥塊的轟擊,卻讓炮口被硬生生打歪。電光與粗大的主索擦身而過,只掃斷了主索下方的幾根延伸索。

    幾根延伸索噼里啪啦地斷裂,右側的橋身也微微向下一沉,但幸好大部分的鋼索還連著橋身,一時半會不至于崩塌。

    就在這延誤的片刻時間里,陳小練已經沖到了雷暴戰車之前!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公开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