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天啟之門 > 第五百九十五章 【無邊無際】

第五百九十五章 【無邊無際】

    第五百九十五章【無邊無際】

    秀秀并不知道在羅迪的心中,已經把自己列為了最為擔憂的對象之一。

    小女孩靜靜的坐在地上,盤著膝蓋,看著天空。

    準確的說,其實這里已經沒有什么所謂的“天空”了,放眼看去,目光所能觸及的,都是一片白茫茫。

    “所以,這里就是本來的樣子么?”秀秀仿佛輕輕嘆了口氣。

    天烈在一旁東張西望,而妮可則靜靜的擦拭著手里的一柄戰刀。

    這個地方說大,也許是無限大。說小……也許就是一個幻境。

    三人走進那道光幕后,就似乎墜入了這么一個虛無的空間之中。

    “不是說好了,可以見你嗎?人呢??喂!!”天烈大聲喝道。

    秀秀被天烈的聲音驚動,扭頭來看了天烈一眼,然后似乎撇了撇嘴角,繼續看著上方。

    “好看么?”

    忽然,在秀秀的耳畔,傳來了這么一句話。

    嗓音很好聽,語氣也似乎帶著一絲暖意,很溫和的感覺。

    秀秀的眼角挑了挑,她并沒有回頭看,也沒有東張西望,而是輕輕笑了笑笑容很冷冽:“所以你是在戲弄我們嗎?”

    “為什么說是戲弄?”

    “你說的,我們進入光幕,就能見你。”

    “我沒說謊啊。”那個聲音似乎帶著一絲嘲弄:“你們的確已經看到我了我的一部分。”

    秀秀低頭想了想:“所以,這里……一切都是‘你’?這個虛無的空間?”

    “一部分吧。”那個聲音笑道:“很失望么?”

    “我以為會看到一個‘人’。”

    “我沒說我應該是一個‘人’的形狀啊。”那個聲音繼續:“你真讓我很好奇,小姑娘。原本我以為你們三個人里,那個光頭是最有趣的。但你們進來后,我越來越發現,你才是最有趣的一個。”

    “哦。”秀秀并沒有問“哪里有趣”,只是神色平靜的應了一聲。

    “喂,沒有人告訴你,你這樣的說法方式,會讓人接不下去么?”

    “你又不是人。”小女孩很犀利的回擊了一句。

    “……好吧。”那個聲音仿佛笑了笑:“能告訴我,你的這個軀殼里,為什么會有兩個人格?”

    “你沒見過人格分裂么?我以為在這個世界上,這并不是很罕見的。”

    “人格分裂我當然明白。但是,我從來沒看見過分裂出的,兩個人格都這么;‘完美’的。”那個聲音笑道:“黑暗和光明并存……真是太有意思了。”

    秀秀哼了一聲,卻忽然從口袋里摸出了手機來,打開之后,橫在手里就噼噼啪啪的按了起來。

    “你這是在做什么?”

    “打游戲啊,雖然沒有網絡,但是可以單機模式。”秀秀淡淡道:“你的話題太無聊了,我沒有興趣說下去。”

    “…………”

    那個聲音沉默了好久,才終于再一次笑了起來:“小孩子真的太有意思了。我以為你會有很多問題問我,比如,我是誰,這里是什么地方,我想干什么……”

    “你愿意說么?”

    “當然沒這么容易說出來。”

    “那就是了,既然你不會回答,我為什么要問?”

    “……哈哈哈哈哈哈。”

    那個聲音再次笑了起來,很快,秀秀的耳畔再次聽到了一句話。

    “想見我么?站起來,筆直往前走,一百步,你就能看到我真正的樣子你一個人來吧。另外兩個家伙,我暫時沒興趣見。”

    天烈大呼小叫了一會兒,罵罵咧咧道:“我以為這里的主人應該是絕頂的高手,怎么高手也可以說話不算話嘛?”

    “好了,你鬧得夠久了。”妮可冷冷道:“不如靜下來商量一下,我們怎么從這個地方出去。”

    天烈摸了摸下巴:“這里應該是一個單獨的空間,要出去其實很簡單,只要我們有足夠的力量打破這個空間就可以……”

    兩人說了幾句后,天烈一回頭,臉色頓時變了。

    “秀秀呢?”

    妮可也豁回頭,發現原本秀秀坐的地方,空空如也。

    秀秀,不見了。

    ……

    秀秀在往前走。

    她心里默默的數著,走到了九十九步的時候,小女孩忽然就停下了腳步。

    “喂,說好了一百步的,現在才九十九步啊。”耳畔的聲音響起。

    秀秀抿嘴笑了笑:“我只是想試試,你是不是還在盯著我。”

    “嗯,現在你試過了。再往前走一步,你就能看到我了。”

    “……可是我忽然有些猶豫了。”秀秀哼了一聲:“萬一你長的不好看怎么辦?”

    “……呃?”

    “顏值即正義啊。”秀秀理直氣壯道:“我這種年紀的小孩子,當然只看外貌的。萬一你長的很難看,我可不想看。你先告訴我,你長什么樣子吧。我考慮一下,如果不符合我的預期的話,還是不見算了。”

    “……那么你希望我長的什么樣子?”

    “嗯……”秀秀皺眉想了想,緩緩道:“不要太高,瘦一點,不用太帥,但是一定要看上去很干凈,有書卷氣,秀氣一點。還有……手指甲要剪過的,穿的很干凈。嗯……笑起來很溫暖,說話的嗓音要好聽。對了,最好……”

    “最好我還會寫小說,是吧?”那個聲音帶著嘲弄:“你直接說你想見陳小練不就行了?”

    “唉。”秀秀嘆了口氣,語氣卻十分認真:“你還真說對了。我對見你一點興趣都沒有。我現在最想見到的人,就是小臉歐巴。”

    “是么?那么你繼續往前走一步吧。我滿足你的要求。”

    秀秀深深吸了口氣,低頭看著自己的腳下,緩緩的伸出左腳,邁了一步。

    最后的,第一百步。

    ……

    那寶座之上,瘦高的男人站了起來,他站起來之后,就看出這個家伙的身高非常驚人,幾乎是俯視著陳小練,桀桀笑了幾聲后:“哦?殺了我么?我不是第一次聽到這樣的話了,我很好奇,希望你的本領和你的嘴巴一樣夠硬才行。”

    陳小練將地上的那個擔架拆開,兩根樹棍握在手里,毫不猶豫的大步走向了寶座上的男人。

    然而就在他剛邁步兩步后,高高在上的那個瘦高的家伙,忽然揮起右手來。

    刷的一下,在他的面前,就出現了三扇大門!

    “沒這么容易的。你們可是我難得的娛樂工具。”瘦高男人桀桀笑了笑:“三道關卡,突破三道關卡,你才可以真正的面對我。”

    “哼,故弄玄虛么。”

    “當然不是。”瘦高男人的語氣里帶著一絲嘲諷,只是這一絲嘲諷,卻仿佛并不是僅僅只針對陳小練的。

    他低聲道:“因為,這本來就是一個游戲啊。按照游戲的規則,不都是這樣么?先闖過前面的關卡,贏下了,最后才能打boss啊。”

    說著,這個人指著自己的鼻子:“我就是boss了,你想面對我,先闖過前面的關卡吧。”

    陳小練皺眉,欲邁步繞開面前的門,卻聽對方冷冷道:“繞不開的。這是這個空間的規則,你完成前面的步驟,你見不到我的本體站在你面前的我,只是一個分身而已。”

    陳小練哼了一聲,忽然舉起手來,手里的樹棍如標槍一般投了出去,射向了臺子上的這個家伙。

    然而,樹棍穿透了對方的身體,直接落在了地上。

    “果然是一個幻相分身而已么?”陳小練皺眉。

    “三扇門,三道關卡,從你的左手邊開始。你一共只有一個小時的時間,現在開始計時。一個小時后,你完成不了三道關卡,你們將會被彈出我的城堡,掉入外面的森林里……相信我,這一次進入森林,你們就絕對走不出來了。”

    說完,面前的這個男人的身體消失了。

    陳小練深吸了口氣。

    強行壓下心中的怒氣和浮躁,他回頭看了一眼侯賽因等人。

    “好了,反正是要戰斗的,一步步走下去吧。”侯賽因板著臉,走過來打量了一下面前的三扇門。

    三個門框看上去平平無奇,櫻桃木的門板,雕花陰刻,金屬的門把手。侯賽因伸手摸了一下,手感冰冷。

    陳小練看了看兩個女人,林樂顏不說話,只是看著陳小練。

    陳小練深吸了口氣:“走吧。戰斗就沒有什么討巧的地方了。不管如何,殺死那個家伙,都是我們的目標。”

    ……

    第一扇門,打開。

    擰開門把手的是侯賽因。

    這個騎士走在最前面,兩個女人在中間,陳小練落在最末位。

    這顯然是一個類似于空間轉換的門,進門之后,四個人很快發現置身在了一個空曠的所在。

    周圍看上去仿佛如同是一個巨大的圓形角斗場足足有一個足球場那么大。

    四周的碗狀的看臺空空蕩蕩。所有的建筑看上去甚至有些破敗。

    唯一讓四人印象深刻的是……空氣里充斥了一股難以揮去的腥臭的味道!

    是的,腥臭!

    地面上,看臺的墻角,到處都是暗紅色的痕跡,似乎是血漿噴灑后的樣子。還有不少地方已經殘破,似乎是被重力碾壓或者撞擊過。

    一些看臺上,甚至出現了洼陷和裂痕。

    “我不喜歡這個地方。”侯賽因拿出了一條手帕,飛快的抖開后,蒙住了自己的口鼻,同時又拿出一條來,給珍妮蒙住。

    天空上,忽然飄下了一張紙,緩緩的落在了四人的面前。

    陳小練彎腰撿起來,就看見上面赫然寫著一行字。

    “提示:游戲第一關開始。目標:殺死本場所里所有可見的怪物。計時20分鐘。時間結束后,未能殺死全部怪物,判定失敗。戰斗者戰死,判定失敗。特殊提示:關閉怪物刷新程序,須完成第二關。所以……可以選擇分兵前進,搶先完成第二關游戲。最后,死亡也許不是終點,但你們……死定了。”

    這一條充滿了惡作劇味道的紙條,讓陳小練看得心中狐疑。

    提示?

    這分明是在模仿“系統提示”的味道。

    只是提示的內容充滿了嘲弄的意思。

    殺死所有的怪物……

    什么怪物刷新程序?先完成第二關?

    沒等陳小練和侯賽因交談,忽然就聽見角斗場的遠處傳來了一陣喀喀喀的聲音,似乎是某種金屬絞盤被緩緩轉動。

    就在角斗場的遠處,一片看臺上的磚墻分開,里面露出了一扇木門,上面赫然寫著“第二關”!

    而與此同時,就在這木門的兩側,墻磚翻開……

    轟!!

    從兩邊打開了墻磚里,蜂擁沖出來無數的黑影!

    狼人,吸血鬼,食尸怪……甚至陳小練還看見了一些穿著破爛鎧甲的,自己曾經在其他副本里面過的那種惡魔兵!

    密密麻麻,如潮水一般蜂擁而來!放眼看去,至少有成百上千之多!!

    “來了!!”陳小練大喝一聲,先將已經臉色蒼白的林樂顏抓到了身后,正要拔劍,忽然就看見侯賽因已經搶先一步站了出去!

    這個曾經的騎士卻單膝跪了下去,他一手撫在地面上,一手撫在嘴角,親吻著自己的中指……而就在他的中指上,原本的手指上,忽然出現了一道深深的光圈,如同一個指環般,印刻在他的手指上!

    當侯賽因再次站起來的時候,他全身的氣勢,陡然狂暴起來!

    “一切的異端,都在主的光輝之下消散吧!!”

    侯賽因大吼一聲,他的右手忽然舉天,凌空一抓,一柄金色的長劍,就如同火炬一般出現在了他的手掌之中!!

    騎士昂首而立,看著如潮水般沖上來的各種怪物,然后忽然……他手里的劍落下!

    “凈化!”

    耀眼的金光落下!

    潮水般蜂擁而來的怪物浪潮,忽然在金光之下,如同炎陽下的白雪,轟然粉碎,消散!!

    無數的怪物在奔跑的過程之中,原地就在金光之中發出了凄厲的慘叫,然后崩潰,消散,化作一片片粉塵,轟然爆裂!

    只是數秒鐘的功夫,金光散去之后,整個角斗場重新恢復了平靜!

    一切,似乎仿佛從來沒有發生過一樣。

    陳小練愣住了,他看著侯賽因的背影。

    這個騎士的實力……實在是超出了他的想象!

    方才這一招“凈化”,陳小練分明感受到了其中的那種力量。

    這,隱約是……級?

    侯賽因長出了口氣,他回頭看了陳小練一眼,神色似乎很平靜,只是臉色略有些蒼白:“好久沒用這種力量了,好像……還能撐得住。”

    陳小練也深吸了口氣:“你比我預想的還要厲害。”

    “第一關似乎并不難,我們繼續往前走吧。”侯賽因哼了一聲。

    可就在下一個瞬間,兩個人同時變色了!

    喀喀喀的聲音再次傳來……

    圓形的角斗場上,四周的看臺下,磚墻,同時全部翻開!

    不僅僅是地面的磚墻,就連看臺上中間,頂端,所有的進出口,以及墻壁的地方,原本的磚墻都飛快的翻開,露出了一片空曠的通道!

    四面八方同時傳來了凄厲的吼叫聲音……

    轟!!

    整個角斗場就如同被打開的地獄之門,四面八方幾乎每一個角度,每一個角落,每一個地方,都有無數的怪物蜂擁沖了傳來!

    無數的浪潮前赴后繼,似乎要將角斗場中間的四個人淹沒!

    無邊!無盡!!

    “見,見鬼……這到底有多少……”

    ……

    【不出意外的話,接下來這些天應該會連更了。

    之前斷更是因為一直忙一件事情,嗯,關注了我微薄和微信公眾號的讀者,應該都知道了。

    如果沒看到這個消息的,我在這里公布一下吧。

    惡魔法則,要拍影視了。嗯,沒錯。這次不是說說的。

    我剛從上海回來,上海電視節,騰訊的企鵝影視的年度發布會,發布會上正式發布了惡魔法則影視化的項目。

    十年了,終于等到~

    我知道這些年大家一直都在等,很多人還經常問我惡魔什么時候能拍。

    終于,今天可以公布這個消息了。項目已經啟動。

    有生之年,終于沒辜負你們的等待。】

    跳舞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公开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