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天啟之門 > 第五百六十七章 實戰?

第五百六十七章 實戰?

    第五百六十七章【實戰?】

    鳳凰一字一字,聲音里盡顯怨毒。而陳小練在一旁聽著,心中卻只有嘆息。

    說實話,陳小練并不太認同鳳凰的話語。

    什么叫做搶了名額呢?

    副本里本來就是你死我活,互相廝殺,誰贏了誰活命,輸了就要死。

    哪里有什么公平可言?原本在那次懲罰副本里,名額就是靠殺人而獲得的。

    無非就是你殺我,我殺你。說怪獸的名額被人搶了,覺得不公平,那豈不是可笑的說法?

    怪獸為了活命為了積分,那么那些死在怪獸手里的人,又倒哪里去喊冤?

    鳳凰如此情緒,如此憤怒和悲傷,無非是因為,怪獸是她的隊友。

    人都是講究遠近親疏的,這種時候,自然是幫親不幫理。

    只是此刻聽著鳳凰的語氣,看著她情緒激動,陳小練卻也不好直說什么,只是聽了鳳凰的話,沉默不語。

    忽然,一旁秀秀用清冷的聲音淡淡道:“別人殺了你的隊友就是有罪,你的隊友殺了別人,就是公平么?”

    這話出來,鳳凰忽然一怔,豁然扭頭看著秀秀!

    陳小練頭皮有些發麻。

    秀秀卻平靜的迎著鳳凰的目光,女孩子臉上平平淡淡,毫無半點表情,就用那清澈卻冰冷的目光看著鳳凰。

    “……這是你的隊友?”鳳凰冷笑。

    陳小練嘆了口氣,拍了拍秀秀的腦袋:“秀秀,不要說話。”

    “哦。”秀秀垂下頭去。

    鳳凰也不追究,而是深呼吸了一下,仿佛壓抑著情緒:“好了,說正題吧陳小練,你跑來找我,有什么事情?”

    陳小練苦笑,吐了口氣,摸了摸鼻子:“其實,也沒什么特別的事情。”

    鳳凰冷笑:“找到我并不容易,我記得我沒有對你透露過我現實中的身份。所以,你既然能走到這里來,想來也花了不少功夫。我可不信你花了這么多功夫找到我,難道就只是找我喝杯茶敘敘舊。”

    陳小練微微一皺眉。

    他明顯的感覺到,此時此刻,站在自己面前的鳳凰,和當初兩次相遇的時候,已經發生了一些改變。

    那個笑起來很溫和,睿智而冷靜的美麗女子,那個和自己站在天臺上聊天,贈送自己靈力手槍的鳳凰團長,似乎已經漸漸模糊。

    眼前的這個女孩,還沉浸在痛失隊友的憤怒和悲傷之中,她的情緒之中,多少帶著一種壓抑著的戾氣。

    陳小練嘆道:“先不說別的,既然我來都來了,那么你至少也該給杯子茶喝吧。”

    “……好。”鳳凰深吸了口氣后,臉上恢復了平靜,指著桌子:“請坐吧。”

    時間不大,一套功夫茶的用具已經擺在了桌上,看著鳳凰煞有介事的擺弄著茶具,然后泡好了一壺茶后,給陳小練斟了一杯,推到他的面前。

    陳小練看著鳳凰一臉矜持的樣子,忽然笑了笑,抓了抓頭發,低聲道:“你學過茶道?”

    鳳凰臉上露出一絲驕傲:“我還需要學么?這種事情看幾遍就會了。”

    “那個……我記得,按照茶道,第一泡茶水是要倒掉不喝的。”

    “……”

    陳小練清楚的看見鳳凰蒼白的臉龐上浮現出一絲紅暈,眼神里閃過一絲尷尬。

    他只好笑笑,端起面前的茶杯要喝,卻被鳳凰一把抓了回去。

    鳳凰瞪了陳小練一眼,咬牙道:“你故意等著我給你杯子倒好茶水之后才說的對吧?”

    “……你真的冤枉我了,我可沒那么壞。”

    鳳凰的呼吸頓了一下,將面前的茶水全部倒掉:“既然你懂,那么你來泡吧。”

    “其實我也不懂茶道,我只是無意之中從書里看到這種說法的。而且……我在家很少喝茶,我都是喝白開水。”

    鳳凰的臉上越發的漲紅,然后按了一下桌子旁的一個按鈕,對著身邊的一個對講器喝道:“給我送一壺水過來!白開水,不放東西!還有……送兩瓶酒來!”

    對講器那頭傳來恭敬的聲音:“老板,要什么酒?”

    “……烈酒!越烈越好!”鳳凰咬牙說道。

    說完后,鳳凰盯著陳小練:“酒送來最多還有兩三分鐘,現在,你最好趁著這個時間告訴我,你來這里找我,是為了什么。”

    陳小練心中斟酌了一下,才很謹慎的低聲道:“你知道不知道最近,發生了什么?”

    鳳凰看了陳小練一眼:“不知道,懲罰副本后,我的團隊元氣大傷,等級一下降得很厲害,不過帶來的一個有利的結果就是,我已經兩三個月沒有被副本抽取到了。”

    “所以你就一直很安心的在布加勒斯特當一個黑社會老大?”陳小練苦笑道。

    “你以為做黑道老大很容易么?”鳳凰橫了陳小練一眼:“痛痛快快說吧,到底發生什么事情了。”

    “……好吧,反正這個消息現在知道的人雖然不多,但很快應該就會傳揚開來。”陳小練搖頭,看著鳳凰,收斂了臉上的表情,語氣也變得很鄭重:“荊棘花團分裂了,他們的團長失蹤,如今荊棘花團出現了內亂……”

    鳳凰臉上微微動容,目光閃動之后,還能保持鎮定:“算是個大消息,可這和我有什么關系?”

    “……我還沒說完。”陳小練緩緩道:“同時還發生了另外一件大事:零城,已經淪陷!”

    砰!

    鳳凰猛的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因為用力過猛,將桌子角撞歪了,桌上的茶盤一歪,茶水也灑了出來。

    “你說的是真的?零城?淪陷了?!”

    ……

    “大人,我們又收到了緊急情況的特殊聯系代碼。”

    關山站在阿德里克的面前,表情很凝重:“這是第四次了!也就是說,我們留在這個世界的緊急聯絡人,已經有四個地方被激活,我們滯留在這個世界的人員,還有一些外圍組織的成員,都在通過緊急狀況下的聯絡人,試圖和我們取得聯系。”

    阿德里克默默的站在窗戶前,看著窗外。

    窗外是冰天雪地,萬里銀白。

    過了足足一分鐘后,阿德里克才回頭:“我們在外界的緊急聯絡據點一共有多少?”

    “一共有十一個。”關山緩緩道:“我統計過數據了,七大團隊各自有一個,天使軍團有三個,此外元老會在五年前又設置了一個。一共十一個緊急聯絡點。”

    “所以呢?零城淪陷已經這么多天過去了,原本的十一個聯絡點,被激活的緊急聯絡點,只有四個?”阿德里克的臉色陰沉,他盯著關山:“你知道這意味著什么嗎?”

    “我不知道。”關山臉色鐵青。

    “意味著可能存在反叛,意味著可能存在暴露。”阿德里克冷冷道:“既然有十一個聯絡點,那么其他七個怎么沒有消息?”

    “可能……可能……”關山喃喃道,可是說了幾聲,卻說不出來。

    “沒有聯系我們的緊急聯絡點,可能是遇到意外的,這個意外,可能存在很多種情況,但是,其中就包括了:背叛,或者暴露后,被我們的敵人清除了!”

    “可是……我們的敵人?我們在這個世界上的敵人,恐怕只有那些玩家,比如說荊棘花團。可是他們恐怕也做不到吧?我不認為荊棘花團的覺醒者成員有能力一下清除掉我們的七個據點。”

    “誰說我們現在的敵人只有玩家陣營的。”阿德里克冷笑道:“原來,我們是零城,是強大的零城!可如今零城淪陷,我們變成了喪家犬!我們的常駐團隊,我們的天使軍團,綜合戰斗力,十成里丟掉了九成!可同時我們還帶出來了大量的零城的物資,裝備……可我們的武力卻損失慘重。

    這種情況下我們變成了什么?變成了一個手里拿著億萬財富,招搖過市,卻沒有自保能力的三歲小孩子。

    我們不再是一只人人敬服的老虎,而是變成了一塊大肥肉!

    玩家們看到了固然要咬我們一口!

    可難道你以為那些外面世界的覺醒者們,就不會把我們當成肥肉嗎?”

    “您的意思是……”

    阿德里克嘆了口氣:“其實,在最早的時候,我一直都是不贊同零城在外面的世界發展太多的外圍成員的。零城之前是覺醒者們的領袖,是圣地,可這個地位是建立在我們擁有一個永遠不會被攻克的堅固城堡,我們擁有可以橫掃覺醒者的強大武力的基礎上。可如今,這兩樣我們都沒有了……

    覺醒者的世界是什么?

    沒有什么所謂的情感,忠誠。

    副本里,只有規則,你死我活,弱肉強食!

    其他的覺醒者,并不會因為我們也是覺醒者,就會在我們虛弱的時候幫我們一把……有的是人,會把我們當成一個虛弱的卻握有龐大財富的老人,想打我們的主意。

    人心,我從來都信不過!

    普通人尚且如此,何況是已經習慣了你死我活,弱肉強食的覺醒者?”

    關山咬著嘴唇。

    “雖然我沒有證據,但是我敢斷定,失去聯系的那七個緊急聯系據點里,其中,肯定有一些,是被我們的‘自己人’,也就是原本臣服于我們,投靠我們的那些外圍勢力,給干掉活著吞掉了!也許他們已經試圖打我們的主意,想通過這種緊急聯系方式找到我們……

    而已經聯系我們的四個消息代碼,我也不確定,在聯系代碼背后,到底是急于和我們匯合的自己人,還是……已經磨刀霍霍的敵人!”

    關山嘆了口氣:“那您的意思?”

    “繼續保持緘默,我的命令很明確:不得對外傳送任何消息,不論收到任何消息,不得作出回應,目前我的命令必須得到堅決執行,不折不扣的執行,那就是:緘默!”

    “緘默到什么時候?”關山嘆了口氣:“我們刀山火海在外界也有成員,我不能放任他們不管。你知道的,如今我已經是刀山火海的領導者了。”

    “再忍耐一下吧,關山。”阿德里克看著眼前的這個年輕人,嘆了口氣:“如果是你的老師藍海在這里,他會明白我的苦心的。至于緘默到什么時候,我現在沒有辦法給你準確的回答,我只能說:我也希望不會太久。”

    關山嘆了口氣,沉默了幾秒種后,他開始匯報其他的事情:“目前基地已經大體建設完畢,我們的巡邏人員也設置好了防御圈和警戒圈。”

    “嗯,人員武裝化進行的怎么樣?”

    “……你知道的,不太樂觀。”關山苦笑:“撤離出來的大部分人,都不是一線戰斗成員,尤其是天使軍團……幾乎沒出來幾個,作為零城的整體而言,我們的戰斗力損失得太厲害!在零城的那場大戰里,犧牲掉的都是我們最出色的戰士,而撤離出來的……有很多之前都是技術人員和文職人員,現在匆忙的武裝化,他們需要得到訓練和鍛煉才行。

    雖然他們都是覺醒者,但常年不在一線戰斗,很多人甚至幾年都沒有出過外勤。驟然的武裝他們,恐怕效果也不太好,沒有實戰的情況下……”

    阿德里克嘆了口氣,他的眼神很復雜:“實戰……實戰的機會,恐怕很快就會有了。”

    “……”

    “別忘了,我們現在已經不在零城的保護和屏蔽之下,我們……每一個人,隨時都會被副本抽取到!”

    ……

    【發送過年的福利了!!

    我寫了一個《天啟之門外傳》,天烈的個人番外篇,發布在我的薇信上了,想看的請加我偉信吧!直接搜索“跳舞”就能找到我。今天已經在上面發布第一章了,現在加的話,加了之后,查看歷史消息就能看到。明天會繼續發天烈番外篇的第二章。】

    ……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公开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