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天啟之門 > 第五百六十五章 規矩就是規矩

第五百六十五章 規矩就是規矩

    第五百六十五章【規矩就是規矩】

    就在酒吧街對面的巷子里,女服務員裹著一件大衣站在黑暗之中。天籟小說ww

    她看著陳小練和秀秀先后從酒吧里沖了出來。

    陳小練在酒吧門口左右看了看,然后朝著南邊的路口跑去,而秀秀緊跟其后。兩人一起消失在了路口。

    女服務員在黑暗中不屑的一笑。

    她從大衣口袋里掏出手機來,從通訊錄里找到了第一個電話撥通。

    很快電話接通了。

    “老板,有人找麻煩……對方看到了店里的畫。嗯……對方是亞裔,年輕,男性,還帶著一個未成年的小女孩,也是亞裔。對,兩個都是。”

    頓了頓,也不知道電話那頭的人說了什么,女服務員表情肅然:“是!我會小心的。”似乎猶豫了一下,女服務員試探道:“要不要我找人和他們接觸一下?您放心,我會讓人溫柔一點,也許能問出點什么來。呃……是!我明白了!我不會輕舉妄動的。呃……您說什么?現在?好,我立刻過去!明白!我……”

    說到這里,女服務員看了一眼手表:“我十五分鐘后就到。”

    掛掉電話后,她擦了擦額頭的冷汗,然后重新播了一個號碼,這次她的語氣矜持傲慢多了:“喂?我在酒吧對面,來接我,現在。”

    再次掛掉電話后,女服務眼從大衣里摸出一盒女士香煙來,點燃了一根,背靠在墻壁上,吞云吐霧。

    不到兩分鐘,她手指間的香煙都還沒吸完,一輛黑色的加長豪華轎車就從路口拐過來,靜靜的停在了她的面前。

    一個五大三粗的白人漢子從駕駛艙里走出來,穿著西裝,但是看上去滿臉的草莽氣息,脖子上還露出了火焰紋身。

    這個漢子走到女人身邊,默默的將車門拉開,女服務員如同一只驕傲的孔雀,將煙頭扔在了地上,鉆進了豪華轎車里。

    而所有的這一切……

    女服務員并不知道,就在她的頭頂,這座四層建筑的樓頂天臺上,陳小練一只腳踏在樓沿上,身子往前傾著,靜靜的看著下面生的一切。

    他的嘴角帶著一絲冷笑,從剛才這個女人打電話開始,他一直都在豎著耳朵傾聽。

    秀秀就站在他的身后,嘟囔道:“我早說了,剛才在酒吧里,她是撒謊。”

    陳小練看著下面那輛加長的豪華轎車開走,他立刻從儲物腕表里取出一個東西,用力朝著下面扔了出去。

    咻的一聲,一個東西破空而至,輕輕的點在了豪華轎車的車尾上,這看似是一個小金屬片,但是很快,金屬片就自動變形,化成了一只電子沖,緩緩的爬到了車底,消失不見了。

    ……

    加長的豪華轎車在布加勒斯特市里穿街走巷,一路上,它根本無視任何交通燈,直接行駛而過。

    十分鐘后,停在了一條看上去顯得很偏僻的街道上。

    然而這條街道,行人道上雖然沒有人,可道路兩邊,卻停滿了各種豪華汽車。

    那個五大三粗的白人壯漢司機下車來拉開后面的車門,女服務員從里面走出來的時候,已經換了一身裝束。

    她身上的大衣不見了,原本大衣里面的酒吧工作服也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件酒紅色的緊身裙子,看上去火辣之極,裙擺緊縮,剛好在膝蓋上三寸。而低胸的設計,將女人胸前宏偉的輪廓盡顯無疑,兩片白花花的東西……

    而那個壯漢司機卻仿佛根本不敢看,只是低著頭。

    女人一路走上人行道,扭著腰肢,背影看上去風情萬種,尤其是腳上已經換了一雙細高跟的鞋子。

    臉上也畫了個妝,尤其是嘴唇,涂了火紅色的唇膏。

    她走到了一個鐵門前,輕輕按了一下門鈴,鐵門上的一個小窗戶拉開,露出一張滿是疤痕兇狠臉。

    不過這張臉看到了站在門外的女人,立刻就擠出了巴結的笑容,很快大鐵門被拉開。

    一個穿著西裝的刀疤臉漢子點頭哈腰,他彎腰的時候,西裝里腰帶上明顯露出了一把槍。

    女人卻一副冷傲的態度走了進去。

    大鐵門很快關上,而女人在里面走了幾步后,第二道門被打開,迎面而來的,就是嘈雜得幾乎叫人震耳欲聾的重金屬音樂!

    這是一個地下酒吧。

    空氣混濁得幾乎叫人窒息,濃烈的煙草氣,酒精器,女人的脂粉氣,香水味,以及各種說不出來的氣味混雜在一起,撲面而來。

    女人下意識的掩了掩鼻子。

    進門的地方是一個平臺,金屬的鐵欄桿兩邊,是往下的樓梯,樓梯下則是一個巨大的舞池!

    各種射燈,led燈到處閃爍,前面的舞臺上,一個臉上畫的幾乎認不出人樣的年輕人正拿著話筒聲嘶力竭的吼叫著,唱著某種死亡搖滾,而臺下,幾乎就是一個群魔亂舞的場面,各種男男女女,在舞池里瘋狂的扭動——這里幾乎看上去找不到一個正常人,大部分人不分男女,都是重金屬朋克裝束,黑色的眼影,黑色的唇膏,簡直就如同吸血鬼家族聚會一樣。

    舞池兩旁,兩個小臺子上,則豎個鋼管,兩個全身**,但是身上滿是紋身的女郎在鋼管上各種展現美妙火爆的身姿。

    女人扭著腰肢穿過舞池,凡是她走過的地方,兩旁的人都畏懼的退避三舍,雖然她穿著暴露,走的時候那小腰扭得極其風騷,卻沒有一個男人敢伸手揩油,而是遠遠的站開。

    她走到了舞池盡頭的左側,繞過舞臺,從一個小門走了進去。

    里面的通道是一道鐵門,鐵門后,是幾個穿著皮衣的漢子,臉上都有鼻環耳環唇環之類的,腰間都別著槍。

    幾個人看見女人進來,都打了招呼,然后將鐵門關上。

    女人沿著通道往里走,又是一個往下的樓梯,樓梯盡頭依然是鐵門,依然是四五個帶著槍的漢子。

    走過了第三道門后,終于,前面的盡頭是一扇木頭門。

    在這里,已經完全聽不到上面酒吧的半點嘈雜了。

    站在門前,一路走來臉上都帶著倨傲和冷漠的女人,深深吸了口氣,臉上如變魔術一樣,表情立刻變成了恭敬,謹慎,小心翼翼的神色,她才緩緩伸手推開了門。

    門開,迎面是一個中式的四扇屏風。

    屏風后的房間很大,兩旁的博古架上是各種中式的古玩文玩,中間的墻壁上還掛著中式的寶劍,案子上則是幾架古琴。

    而在中間的一張四方桌上,卻赫然是四個人正在打麻將。

    除了桌上正在打麻將的四個人之外,麻將桌的兩旁還站著幾個漢字,左側的是幾個打扮的很朋克的年輕人,滿臉囂張和傲慢,腰間都別著槍。

    右側的,則是幾個穿著西裝的家伙,看上去冷漠而滿是煞氣——槍都插在西裝里。

    麻將桌上,下背對大門的位置,是一個穿著唐裝的老頭子。左側坐著一個朋克男子,濃重的眼影和煙熏妝,敲著二郎腿,一手在理牌,手邊還放著一把手槍。

    在他的對面,也就是房間的右側,則是一個穿著很騷包的純綠色西裝的家伙,一個白人,臉皮很干凈,小胡子修剪得很整潔,正看著面前的麻將牌,手里拿著一條絲巾正在擦手。

    而坐在上最中間位置的,則是……

    一個年輕的女孩!

    酒吧女人很快走到了上女孩的身后,彎腰湊到她的耳邊:“老板,我來了。”

    鳳凰抬起頭來,仿佛笑了笑。

    此時此刻,陳小練一定認不出這個女人居然就是曾經和自己并肩作戰的那個鳳凰。

    鳳凰穿著一件對襟開的唐裝,一頭黑長直的頭。纖細靈巧的手指正在漫不經心的整理面前的牌。

    “剛才向您匯報的事情……”

    女人似乎要說什么,鳳凰卻淡淡一笑,截斷了她的話:“打哪張?”

    “呃?”女人一愣。

    鳳凰淡淡道:“我問你打哪張。”

    女人迅調整了一下情緒,認真的看了一眼鳳凰面前的牌,伸手一指——這是一張東風。從鳳凰的牌看來,這張牌最沒用。

    鳳凰笑了:“所以我從來不叫你打牌。”

    鳳凰沒有選擇打女人指的那張牌,而是飛快的打出了另外一張。鳳凰的下家,那個西裝男撇了撇嘴,隨手打出了一張牌來,居然正好是一張東風!

    而就在他打出這張牌的時候,對面的那個朋克男哈哈一笑,將面前的牌一堆:“我好像贏了!”

    站在鳳凰后的女人,臉色頓時有些難看——剛才如果老板聽自己的指點打東風的話,就點炮了。

    西裝男臉色更不好看,哼了一聲,手在絲巾上擦了擦,然后飛快的把牌一推:“不過是贏了一把而已。”

    “愿賭服輸。”朋克男冷笑:“西區的那條街,天亮之后就不再姓蓋爾了!”

    “你說什么!!”西裝男身后,一個穿西裝的手下立刻唱紅臉大吼了一聲。

    隨著這一聲大吼,兩邊頓時劍拔弩張,雙方的手下都拔出槍來指著對方!

    坐在下的唐裝老頭咳嗽一聲,有些緊張的往后縮了縮,抬起頭來,一雙小眼睛眨巴著,看著這個火爆的場面。

    鳳凰仿佛視若無睹,而是輕松的在桌上繼續抓牌來看,似乎渾然沒看到眼前的火爆場面,直在“長城”上又抓了第五張牌后,鳳凰才惋惜的嘆了口氣:“就差一點啊,不然就自摸了。”

    這個時候,她仿佛才抬起頭來,似乎剛看到眼前的場面一樣,好看的眉毛蹙了蹙,淡淡道:“雖然我教你們打麻將沒多久,但是我不記得我教過你們牌桌上可以亮槍這種規矩吧。”

    朋克男咬了咬牙:“鳳凰小姐,是有人輸了想賴賬。”

    西裝男哼了一聲:“我可沒想賴賬,是你的人太沒禮貌。”

    兩人斗雞一樣的瞪著對方,鳳凰卻忽然嘆了口氣:“真是掃興。”

    她平靜的看著所有人:“剛才是誰先拔槍的?”

    一片安靜,沒有人敢回答。

    鳳凰笑了:“原來我的話都有人敢不回答了?”

    “……是,是我的人。”朋克男身子一哆嗦,他身后,一個手下臉色蒼白的舉手,只是說出來的話已經結結巴巴:“是,是,是我,鳳凰小姐,對,對不起,我……”

    “規矩就是規矩。”鳳凰臉色很平和。

    很快,門外走進來兩個壯漢,看了這個家伙一眼:“請和我們出去一趟吧。”

    這個朋克男的馬仔求救的看向自己的老大,可朋克男卻死死咬著牙不敢說一個字。

    這個家伙被拖出去后,一分鐘后,一個漢子走進來,手里托著一個純銀的盤子。

    上面,赫然是一只剛剛砍下來的手!!

    ……

    【說起來真有點感慨,寫這章的時候,我居然產生了一絲當年寫《邪氣凜然》的感覺,寫這種黑道……唉……】

    ……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公开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