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天啟之門 > 第四百八十二章 【可能么?】

第四百八十二章 【可能么?】

    第四百八十二章可能么?

    漫長的黑暗。

    陳小練仿佛是在做夢。

    他夢到了自己坐在一棟大廈的樓頂,坐在邊沿的地方,雙腳懸空著晃啊晃啊,腳下,街道上車輛川流不息,但是卻因為太遠,聽不見什么聲音。

    晚風吹著自己的頭發。

    夢中他仿佛覺得應該發生點什么事情。

    隨后,身邊一只手探了過來,遞來一支酒瓶。

    陳小練回頭,就看見了那張如月光般皎潔的眸子和那張明‘艷’的笑臉。

    “在這條路走下去吧,我會……一直陪著你的。”

    我會……一直陪著你的。

    我會……一直……陪著……

    陳小練接過酒瓶,然后看著那張臉一點點的消失。

    他低頭看了一眼手里的酒,喝了一口,眼角有淚水滑落。

    騙……騙人的!

    都是騙人的!

    “喂,你為什么要,說這樣的話來騙我呢……只是,為了安慰么?”

    夢中,陳小練呆呆的看著遠方。

    ……

    ‘潮’汐戰機在云端平穩的飛行著。

    機艙內,氣氛安靜得近乎壓抑。

    安靜得幾乎連針尖落地都能聽見。

    沒有人說話,一個字都沒有。

    羅迪身上纏繞著繃帶,坐在駕駛座上,他的眼睛死死的盯著儀表盤,手里用力捏著‘操’控柄。

    輪胎站在他的身邊,臉上還有戰斗后烏青的痕跡,肩膀上裹了繃帶,一直胳膊吊在身前。他的眼睛盯著窗外的云端。

    夏小雷坐在機艙里,雙手抓著頭發,垂著頭,眼睛看著自己的腳尖。

    秀秀蜷縮在角落里,臉朝著里面,無聲的流淚。

    旗木西有些惶恐的看著眾人,卻不敢說一個字,只是用力捏緊自己的手指,指節發白。

    陳小練躺在一個治療艙內。

    這是‘潮’汐戰機自帶的治療艙,他就泡在治療營養液內,在淡綠‘色’的液體里,陳小練的嘴巴里‘插’著呼吸器,氣息勻稱,閉著眼睛,身體在液體里漂浮著,他的身上,傷勢在一點一點的恢復著。

    終于,他睜開了眼睛。

    在液體里睜開眼睛的陳小練,掙扎了一下后,在他的視角,視線模糊,被綠‘色’的液體攔住了。

    他努力掙扎了幾下后,治療艙有所感應,上面的蓋子自動升起,陳小練讓自己坐了起來,抬手將‘插’在嘴巴里的呼氣器的管子拔了出來,用力咳嗽了幾下。

    他環顧四周。

    羅迪,輪胎,秀秀,夏小雷,旗木西……

    然后,沒有了。

    陳小練深深吸了口氣,再看過去。

    再數一遍:羅迪,輪胎,秀秀,夏小雷,旗木西……

    沒有了。

    加上自己在內,一共六個人。

    嗯,六個。

    不是七個。

    “團,團長醒了。”

    旗木西第一個看見了陳小練,立刻起身走了過來,機艙里其他人都轉過了頭來。羅迪立刻從駕駛座上跳起來,大步跑了過去,甚至撞開了在前面的輪胎。

    陳小練的面‘色’似乎有些呆滯的樣子,他微微皺著眉頭,眼神有些松散。

    “小臉!”

    “小臉!!”羅迪呼喊了兩聲,還伸手在陳小練的眼前晃了晃。

    陳小練抬起頭來看了羅迪一眼。

    “你沒事吧?你怎么樣了?”輪胎站在羅迪身后,沉聲問道。

    “……”陳小練看了輪胎一眼,然后忽然起身,從治療艙里爬了出來。

    全身濕漉漉的,陳小練卻絲毫沒在意,只是抬手從架子上拉下一條‘毛’巾,擦了擦臉,才看向大家:“副本結束了?”

    “……結束了。”輪胎低聲道:“我們……”

    “我們現在在返程的路上么?”陳小練深深吸了口氣:“副團長,匯報情況吧。”

    輪胎一愣,他萬萬沒想到陳小練居然會提出這樣的要求,猶豫了一下,輪胎才斟酌道:“副本計時結束后,我們的任務成功,惡魔之王成功復活,副本結束,所有戰斗被強行中止,我們被‘抽’離了副本。離開副本后,我們被傳送到了距離特拉維夫市區大約幾公里的郊外,周圍沒有其他團隊的人,然后……我做的決定,立刻取出‘潮’汐戰機,全員返回,現在我們已經位于……”

    “好了!!”羅迪忽然怒氣沖沖的打斷了輪胎,然后上去抓住陳小練的肩膀:“你……你到底怎么了?!!現在是什么時候,還問這些?!!喬喬,喬喬死了!!喬喬死了!!!”

    說著,羅迪的眼睛已經紅了。

    陳小練用冷漠得近乎冷酷的眼神看著羅迪,眼神如尖針,一點一點的把羅迪‘逼’退,然后掰開羅迪抓住自己肩膀的手,用力掰開,然后甩掉。

    “我知道。”陳小練的語氣很冰冷:“我親眼看著她消失的。”

    羅迪愣住了,他仿佛不認識陳小練一樣,仔細的盯著陳小練看了幾秒鐘,然后叫道:“你到底怎么了!陳小練!!你怎么可以這么冷漠!!這么冷靜!!喬喬!那是喬喬!喬喬她死了!!那是喬喬,喬喬啊!!!”

    羅迪說著,眼睛里落下淚水來。

    說著,羅迪似乎還要去抓陳小練,卻被輪胎死死的抱住,輪胎按住羅迪后,也疑‘惑’的看向陳小練,然后皺眉,在羅迪耳邊低聲道:“你別‘激’動……團長,他好像……好像有點不對勁。”

    不對勁?

    羅迪看著陳小練冷漠的走到了一個機艙里,關上了‘門’,隨后里面傳來了水流的聲音。

    再過了幾分鐘,已經沖洗過,將身上的營養治療液沖洗干凈后,換上了一身干凈衣服走出來的陳小練,看了看機艙里的眾人。

    秀秀有些猶豫的站在‘門’口,陳小練對她伸出了手。

    秀秀立刻一頭撲了上去,扎進了陳小練的懷里。

    “姐姐!!姐姐不在啦!不在啦!!!不在啦!!!”秀秀放聲痛哭。

    陳小練皺眉,他的手輕輕撫‘摸’秀秀的頭發,手指卻穩定異常。

    “團長,你沒事吧?”夏小雷忍不住低聲道:“你……你想哭就哭出來吧……沒事的……其實,我們每個人都大哭過了一場,你,你……這個時候你不用忍著,想哭就哭吧……”

    說著,夏小雷的聲音已經開始哽咽。

    陳小練的眼神漠然而艱難的看了看大家,他皺眉,抱著懷里的秀秀,卻伸出一根手指敲了敲自己的太陽‘穴’。

    “我……是很難受,但是……不知道為什么,我現在沒有想哭的沖動。”陳小練深深吸了口氣:“很奇怪……喬喬死了,就消失在我的眼前……可是,為什么,我現在這里……空空的,一點感覺都沒有……一點……一點都沒有。”

    說著,他深深吸了口氣,眼神越發的古怪起來。

    “你……你說什么?!!”羅迪忽然就火了,用力掙脫了輪胎,撲到陳小練面前,用力抓住陳小練的脖子:“那是喬喬!!!是喬喬啊!!那是你的‘女’人!!她死了!你說你沒感覺?!一點感覺都沒有?!!陳小練!你這個‘混’蛋!‘混’蛋!!!”

    陳小練任憑羅迪抓著自己的脖子死命晃動,他卻仿佛呆住了。

    是……那是我的‘女’人。

    可是……為什么,我心里,卻沒有那種悲傷的沖動呢?

    我愛她么?

    陳小練立刻心中給出了一個答案:肯定!

    那么……她死了,我悲傷么?

    陳小練心中茫然了。

    心里,空‘蕩’‘蕩’的,一絲一毫的情緒都沒有。

    真的完全沒有。

    一丁點都沒有。

    就這么空空的,空空的,空空的……

    悲傷什么的,痛哭什么的,流淚么?

    可是為什么自己,卻哭不出來呢?

    我……失去了那么重要的人,那么重要的,那么珍貴的……

    我……為什么沒有悲傷?

    為什么?

    輪胎再次上前把羅迪強行拽了回去,這一次輪胎死死的抱住了羅迪,壓住了他的雙臂:“羅迪!羅迪!!你冷靜!團長……好像不對勁!他有點不對勁。”

    羅迪沖動的喘了幾口粗氣,看著陳小練。

    陳小練伸出手來,看著自己的手指,皺眉。

    他……果然不對勁?

    羅迪迅速冷靜了下來。

    看了看其他人,其他每個人都是用異樣的眼神看向陳小練。

    幾秒種后,陳小練抬頭看了看大家,又看了看懷里的秀秀,深深吸了口氣:“我……好像有點頭暈,我需要睡一下,我現在腦子有點‘亂’,輪胎,你接續指揮,我……我需要……”

    說著,陳小練晃了晃,忽然就坐了下去,幸好懷里的秀秀反應快,一把反手抱住了陳小練,卻發現陳小練已經歪著腦袋暈了過去。

    “他怎么了?”

    “快!把他扶起來!”

    “快!!”

    幾個人七手八腳將陳小練放在了休息艙里的一張‘床’上,固定好了他,然后大家莫名的看著躺在‘床’上昏睡的陳小練。

    輪胎拿過了簡單的治療箱,檢查了一番陳小練的身體。

    “他……他的傷沒什么了,治療‘藥’劑已經恢復了他的傷勢,只是身體還很虛弱。”

    “大概是……屬‘性’燃燒后的副作用吧。”對陳小練了解最深的羅迪開口了:“他最后使用的那一招,所以接下來一段時間,他會很虛弱,需要,慢慢的恢復。這是正常的。”

    “我……我覺得團長好像有點不對。”旗木西小聲開口道:“喬喬姐犧牲了,但是他,好像……”

    “你閉嘴!!!”秀秀忽然尖叫了一聲,對著旗木西惡狠狠大聲道:“你閉嘴!!小臉歐巴很傷心!!他一定很傷心的!!他一定是在努力的壓抑心中的悲痛!!你們怎么可以這么說他!!姐姐不再了,最傷心的人肯定就是小臉歐巴了!!”

    旗木西后退了一步,低聲道:“我,我不是那個意思,我的意思是,也許團長他傷心過度,所以現在情況不正常,我們……”

    “好了。”輪胎按住了旗木西的肩膀,沉聲道:“大家沒有誤會,我明白旗木西的意思。”

    說著,他看了看眾人:“我對這方面不太了解,不過我也聽說過,人在傷心過度的時候,有很少數的情況,表現是和普通人不同的,有些人會心里有應‘激’反應,會表現得和別人不同,看上去很平靜,其實是悲傷過度的反應,就反而不表現出來,自己的內心封閉了起來……也許,小臉現在是這種情況吧。”

    頓了頓,輪胎低聲道:“先讓他休息吧。等他醒來后,我們不要再刺‘激’他了,他現在的情況誰也說不好,回到基地里看情況再說。”

    ……

    耶路撒冷的機場。

    妮可戴著大大的墨鏡,將半張臉都遮擋住了,坐在候機大廳里。

    墨鏡之下,依然可以隱約的看見她臉上還沒有完全恢復的傷勢,嘴角還有青腫和破掉的痕跡。

    看了一眼時間,妮可皺起眉頭來。

    那個家伙……沒來。

    他不會真的死掉了吧?被梅內殺了?

    那個家伙就真的這么死掉了?

    妮可心中有些彷徨。

    就在這個時候,身后傳來了輪子在地面上滾動的聲音。

    妮可扭頭,就看見一架輪椅不知道什么時候到了身后。

    輪椅上坐著的那個家伙,那張熟悉的臉,掛著欠揍的微笑,只是腦袋上還纏繞著繃帶。一只手吊在‘胸’前。

    “等我等著急了?”天烈笑了笑:“還是希望我干脆死掉算了?”

    妮可仿佛松了口氣,可隨后臉上卻故意‘露’出冷笑來:“你若是死了,我也許就更高興一點啊。”

    “‘女’人啊……都是口是心非的。”天烈故意嘆了口氣,然后搖頭道:“好了好了,這一次經歷,咱們也算是建立了戰斗的友誼,就別這么互相抬杠了。”

    說著,他活動了一下脖子,卻疼得一咧嘴。

    “你真的被那個梅內打得這么慘啊。”妮可搖頭。

    “哼。”天烈扯了扯嘴角:“你應該去看看他現在的樣子,比我慘十倍。”

    “這么說,你們誰都沒有能殺死對方?”妮可好奇道:“梅內有這么強?”

    天烈放棄了嬉笑的樣子,表情嚴肅了起來:“他……很強,不愧是騎士團的首領。只不過……我應該是比他更強的,但是……”

    “好了,別吹大氣了。”妮可搖頭:“被打得都坐輪椅了,還這么給臉上貼金。”

    天烈也無所謂的笑了笑。

    心里卻補充了一句:但是……我的實力還沒有恢復啊。

    “你進入魔法陣里,情況最后怎么樣?我得到系統消息,我們贏得了副本任務,過程怎么樣?和我說說吧。”天烈坐在輪椅上伸了個懶腰。

    但是伸到一般,天烈愣住了。

    因為他聽見妮可說了一句話。

    “副本贏了,但是……隕石戰隊有人員傷亡,喬喬戰死了。”

    “……”

    天烈立刻瞇起了眼睛看著妮可:“你是說……喬喬,死了?”

    “是的,死了。”

    天烈皺眉:“和我仔細說說。”

    幾分鐘后,妮可講述完了戰斗的經過,天烈的眉宇之間憂慮更濃。

    “天使之翼,天使之翼啊……居然是天使之翼!”他嘿嘿冷笑了兩聲:“耶路撒冷的那幾個瘋子,居然得到了這件神器!哼……”

    “我也很奇怪,這件東西,據我所知,擁有者可不是梅內!而是其他人。”妮可故意看了看天烈:“如果我的消息來源沒錯的話,天使之翼,應該是在荊棘‘花’團的那位手里才對吧。”

    天烈沒說話,只是皺眉思索著什么。

    妮可搖搖頭,看來天烈沒有話說,她也不再追問什么,只是最后,忽然,妮可又說一句:“啊對了,還有一件事情……”

    “什么?”

    “嗯……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但總覺得有點奇怪。”妮可想了想:“在……喬喬戰死的時候,我感覺到了有一絲魔法的‘波’動。”

    “魔法的‘波’動?”天烈也‘露’出了好奇的表情。

    “是的,魔法的‘波’動。”妮可想了想:“我當時距離陳小練不算太遠,我明明感覺到了有一絲魔法的‘波’動,而且這個魔法‘波’動,直接作用在了陳小練的身上。”

    “等等,你的意思是……喬喬死的時候,有人對陳小練施了一個魔法?”

    “嗯。”

    “什么魔法?”

    “我不知道。”妮可苦笑搖頭:“那個時候,好像別人都沒有注意,只有我注意到了……或者說,隕石戰隊的那幾個家伙,對魔法系的力量都不擅長,所以沒有這方面的察覺,我察覺到了。但具體是什么魔法,我也吧知道……反正不像是惡意,因為陳小練沒有出現什么不好的變化。”

    “那施法的人是誰?”天烈問道。

    妮可的眼神立刻變得異常古怪起來:“我不知道……那個時候,地宮里,魔法系的人只有三個。娜塔莎是冰霜力量,但是我可以確定更不是娜塔莎。因為娜塔莎那個時候已經受傷昏‘迷’了,而且她很虛弱。

    其他的兩個人么……一個是那個光明系會放火的小‘女’孩秀秀。

    還有一個,就是……喬喬自己了。”

    “善意的魔法……那到底是什么?”

    “我看應該不是物理類的,因為陳小練被施法后,沒有什么身體上的改變,我想大概就是‘精’神類作用的魔法吧……但再多的,我就看不出來了,畢竟我不是魔法師。”妮可搖頭:“我只是以前和魔法師戰斗過,經受過魔法類的防御培訓,對魔法‘波’動比較敏感,我自己也不是魔法師。”

    天烈點了點頭:“然后呢?”

    “然后副本就結束了,地宮里所有人都被強行傳送出了地點,我被傳送到了耶路撒冷。就按照我們最初的約定,來機場等你了。如果等不到你,我會認定你也死掉了,我就自己一個人回去。”

    天烈點了點頭,又看了妮可一眼:“對了,你和他們在一起的時候,沒暴‘露’身份吧、”

    妮可聞言,皺眉,苦笑了一聲。

    暴‘露’么?

    也許……沒有吧……

    ……

    “笨蛋……浮游天使,不是這么使用的啊!”

    羅迪猛然睜開眼睛。

    他發現自己在駕駛座上睡著了,大概是大戰之后‘精’神太過疲憊吧。

    夢中,他仿佛又看見了那個奇怪的‘女’人。

    那個……‘操’控浮游的‘女’人!!

    啊對了!浮游!!

    羅迪忽然額頭冒出冷汗來!

    那個‘女’人‘操’控浮游最后戰斗,成功拖住了阿爾特天使……但是……

    副本結束后,浮游……被她帶走了!!

    羅迪忽然心中一震,猛然冒出了一個念頭來。

    她……她是……她……是……

    這……可能嗎?!

    ……

    我的(微)(信)號上正在連載《白河愁外傳》!免費連載哦!

    老白歸來!

    這是我在(微)(信)上給大家免費贈送的一個福利,想看《白河愁外傳》的,就請加我的(微)(信)吧。(微)(信)號t8182,或者直接搜索”跳舞“,就能找到我啦。

    快來加我吧,就可以每天免費看我推送的《白河愁外傳》的連載章節,每天更新哦。

    來拿這個福利吧~

    ……

    ……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公开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