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天啟之門 > 第兩百五十一章 【只能幫你到這里】

第兩百五十一章 【只能幫你到這里】

    第兩百五十一章 【只能幫你到這里】

    “天,天烈?!”

    諾蘭的臉色變了。

    他死死的盯著面前的這個陌生的家伙——雖然他的模樣和記憶之中的天烈沒有任何地方相似。

    但是熟知天烈技能的諾蘭,當然明白,天烈的技能可以讓他千變萬化,隨意更改自己的形容相貌!

    而偏偏,眼前這個家伙,說話的語氣——不,不僅僅是說話的語氣,就連他那副欠扁的神態,眉梢微微上挑的樣子,都像足了那個曾經給自己留下噩夢般記憶的混蛋!

    是的,在諾蘭的記憶之中,天烈,對他而言就是一個混蛋!!

    一個該死的土著覺醒者,卻偏偏被團長那般賞識,目中無人,囂張跋扈的混蛋!!

    “真讓人失望啊。”天烈微笑著,緩緩邁步走向了諾蘭,他臉上的笑容仿佛帶著一絲嘲弄:“諾蘭,要知道,在團里,我最討厭的幾個家伙里,就有你一個。我可是對你印象深刻呢。而你現在卻既然都認不出我來了——這實在是叫人傷心呢。啊對了,你吃東西的時候,牙齒還好么?”

    咯吱!

    諾蘭死死的咬著自己的牙關,從牙縫里迸出了幾個字來:“天烈!果然……是你!”

    “當然是我了。”天烈笑著。

    “你不是已經死了么!天烈大人!”

    阿佳妮的神色有些激動,但是更多的則是無法相信的表情:“不,怎么會這樣!你已經死掉了!你死在了日本!團長已經確認了消息,系統是不會出現這種錯誤的!你……你怎么可能還活著?!你……”

    “唉,親愛的小阿佳妮。”天烈撇撇嘴角:“這個世界上什么事情都可能發生的嘛。”

    天烈居然走到了阿佳妮的面前,就這么伸出了手來,輕輕捏住了阿佳妮的下巴。

    阿佳妮仿佛眼神已經駭極,似乎露出一絲掙扎的眼神,卻終于沒有敢抗拒,就這么充滿了畏懼的看著天烈。

    “這就對了嘛。還像從前那樣的害怕我?”天烈嘻嘻一笑:“很好,你知道么?親愛的阿佳妮,我最喜歡的就是你這樣的表情,這樣的眼神。看著我……你內心畏懼我。你在驚恐,但是卻偏偏不敢反抗。哈哈哈哈……”

    “您,您怎么會出現在這里?”阿佳妮的肌膚上出現了一絲淡淡的紅暈——這當然不是害羞,而是恐慌。顫聲道:“您,您這是沒死么?您是要回歸團隊了么?”

    “嗯。讓我想想……”天烈收回了手,輕撫額頭:“啊是了,我可是團隊的巡視者呢。這么說……我應該是有權力接管這里的指揮權的,對吧?”

    阿佳妮沒說話。

    一旁的諾蘭忽然爆發了!

    “不!!!”

    諾蘭滿臉漲紅,鼓著腮幫子,仿佛胸中充滿了怒氣,惡狠狠的盯著天烈:“不對!!你別想騙我!你已經死了!天烈!辰團長是不會弄錯的!系統也判定了你死亡!!你已經從荊棘花團除名了!!什么巡視者!!你根本就不是我們的人了!天烈!不,你根本就不是天烈!天烈已經死了!!”

    天烈臉上的笑容忽然盡數收斂,他用怪異的眼神審視著諾蘭:“哦?你不承認我是天烈,卻為什么好一聲聲對著我喊著我的名字?諾蘭!你果然沒變。還是我討厭的那個膽小鬼!哈哈哈哈……”

    “你不是天烈!!你已經死了!你已經被團隊除名了!!你已經不在我們的團隊里了!!你……你沒有權力在這里命令我!!”諾蘭大聲咆哮。

    天烈的眼神冷了下來。

    “這么說……你的意思是,我不是你們的團員了?”

    “你當然不是!你已經死了!死亡之后自然會被團隊系統除名!!”

    “哦,我明白了。”

    天烈的笑容漸漸變得冷酷了起來:“那么,我是不是可以這么理解你的意思呢?”

    他冰冷的眼神掃過阿佳妮,再回到諾蘭的臉上。

    “你認為我不是你們的團員了,所以……這一戰,你們的立場和我不一致,也就是說……你們……”

    他指著兩個人,嘴角露出冷酷的笑容。

    “要和我為敵了,是這樣吧?”

    ……

    要和我為敵!

    這句話從天烈的嘴巴里說出來的時候。諾蘭還沒有什么反應,阿佳妮卻已經身子顫抖了一下,她吃驚的回頭看著諾蘭:“諾蘭!”

    “閉嘴!!這里我負責指揮!這是團長制定的制度!這個副本,我是指揮!”

    阿佳妮深深的吸了口氣。然后再長長的吐了出來。

    “那就……沒什么好說的了吧。”天烈故意嘆了口氣:“真有意思啊,膽小鬼諾蘭,居然當面對我提出要和我為敵了。不錯,你也算是有了點長進呢。”

    說到這里,天烈緩緩的后退,他退出了十步的距離。深深的看著諾蘭:“不過……倒也很有意思呢?我之前殺過那么多的人,有覺醒者,也有玩家……不夠現在仔細想一想,我還從來沒殺過……荊棘花的人呢。

    我……很期待這種新鮮的滋味哦。”

    說完,天烈的身影忽然在原地化作了一團液體,消失在了地面上!

    ……

    呼!

    諾蘭滿頭都是冷汗,當天烈消失之后,他身子晃了晃,仿佛全部的勇氣都已經耗盡!

    而一旁的阿佳妮,冷冷的看著諾蘭,深深的看了一眼后,阿佳妮忽然走了過去,走到了諾蘭的身邊:“這是你的決定么?諾蘭大人,你決定和天烈大人為敵?在這個副本之中?”

    “……是的!他不是天烈!我說過了!天烈已經死了!!團長親自確認過!系統也不會出錯!!你很清楚這一點的!該死的!!”

    “那么,好吧。”阿佳妮深色很冷漠。

    她忽然邁步離開,朝著山崗后的遠處大步遠去。

    “你干什么!”

    諾蘭眼神里冒出火焰來:“阿佳妮!!你去哪里?”

    阿佳妮轉過身來,看著諾蘭的眼神,帶著一絲憐憫:“我?我當然是離開了。”

    “離開?!”諾蘭握緊了拳頭:“你別忘記了,這個副本,我負責指揮!我的級別比你要高!你必須聽命于我!”

    “不用你對我重復團隊的制度。”阿佳妮冷笑:“我當然清楚這些制度。但是……我更清楚一個事實。”

    “……什么?”

    “那個人,就是天烈大人!”

    “…………”

    “諾蘭,其實你自己很清楚。雖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這其中一定是出了什么問題!你很清楚,他就是天烈!而我不但清楚這個事實,我更明白另外一個簡單的事實!”

    阿佳妮看著諾蘭。淡淡道:“我不是天烈大人的對手!你諾蘭也不是天烈大人的對手——不,準確的說,我們兩人加在一起,也遠不是他的對手!

    那么,面對一個我們根本不可能戰勝。而且也沒有必要去死拼的對手!我認為,現在擺在我們面前的最關鍵的事情是,將天烈大人還活著這個消息,回去匯報給團長!我認為,這個消息的重要程度,已經遠遠超過了這個副本的完成與否!

    天烈大人存在的重要性,對荊棘花團來說,遠遠高于一個副本的重要性!

    所以,根據辰團長親自制定的戰時特殊條例,我拒絕你的指揮。我將退出這個副本任務,然后回去把這一切向團長匯報!

    至于最后的裁決,當然由團長來決定!如果他認為我的做法是錯誤的,按照戰時特殊條例,我愿意接受不遵守指揮官命令的懲罰!

    但是……”

    阿佳妮苦笑道:“團長的懲罰至少不會要我的命。而留在這里和天烈大人為敵……呵呵,我阿佳妮還不想這么快就死掉!”

    “你……阿佳妮!!混蛋!膽小鬼!!!”

    “哼,諾蘭,你這一次倒是膽子大了!沒錯,這次我是膽小鬼!!但是,至少我可以確保自己活著走出這個副本!而你……諾蘭。我不知道……也許這是我們最后一次見面了,祝你好運!”

    說完這些,阿佳妮頭也不回的立刻離開!

    和天烈大人為敵?

    別開玩笑了!

    辰團長不在這里!另外幾位巡視者大人都不在這里!

    阿佳妮心中冷冷的念著諾蘭的名字——就仿佛他是一個死人!

    ……

    “呃?老板?”

    薩沙在中軍之后,忽然看見出現在了身邊的天烈:“老板。你剛才不是跟著軍隊殺上去了么?”

    薩沙站在傭兵隊的最后。

    天烈撇撇嘴角:“沒事,我只是去順道見兩了兩個老朋友而已。”

    他往地上一坐,雙手抱著頭,輕輕的嘆了口氣:“還……玩這種空城計,還真實不符合我的風格啊。”

    “什么意思?老板,我不明白你在說什么。”

    “意思是。你老板我現在,在面對一些老朋友的時候,就是一個紙老虎,一戳就破。只不過,他們礙于本大爺當年的威風,不敢伸出手指來戳我罷了。”

    天烈苦笑了一聲。

    然后他低聲道:“還真是危險呢。諾蘭果然是個膽小鬼,剛才若是你和阿佳妮那個小妞,有膽子對我出手的話,恐怕我就真的會被他們留下呢。哼……膽小鬼!”

    看著天烈嘟囔自語,薩沙猶豫了一下:“大人……前面打得正激烈呢?您……不上去幫忙么?”

    “幫忙?”天烈哈哈大笑起來:“我發揮的作用已經完成了。你明白么?你老板我現在的能力已經退化了,若是當初,我早就過去一手一個捏死那兩個東西了。但是現在……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他們面前露個面,然后讓他們有所忌憚。

    我只能作為威懾的存在,最好不要動手。

    一旦動手,暴露了我的虛實,紙老虎被戳破了,還有什么搞頭?

    放心吧……他們知道了我的存在,那么就必定心里顧忌我……動手的時候,總會分心,并且要保留一部分實力來留住的對付我。

    陳小練啊陳小練,這一次……我就只能幫你到這里了。”

    ……

    【需要推薦票呢!

    沒有月票的書友,也別站著看戲啊,幫忙砸點推薦票給我吧~~

    拜托拜托!

    我牙疼腮幫子腫得像個桃子一樣在堅持更新,我容易嘛我……

    淚奔~……】

    ……

    …………(未完待續。)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公开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