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天啟之門 > 第一百七十一章 【變故】(下)

第一百七十一章 【變故】(下)

    第一百七十一章 【變故】(下)

    對方這么一說,陳小練倒也不好再說什么了。他想了想,不過就是去一趟火車站,也沒多少時間。

    “上車吧。”

    余佳佳起身坐到了后排去。

    羅迪一笑,拉著大剛鉆進商務車,卻故意兩人坐在了第二排。陳小練上車的時候,就只好鉆到后面去,和余佳佳并肩坐在了一排。

    狹小的車廂里,陳小練和余佳佳并肩坐在一起,就聞到了余佳佳身上淡淡的香氣,不由得心中有些尷尬,不動聲色往旁邊挪了一些。

    這細微的動作,卻被細心的女孩察覺到了,余佳佳心中不禁又是一陣委屈,扭過頭去看著窗外,心中卻是酸楚氣苦。

    商務車平穩的行駛在道路上,往火車站開去。

    車廂里幾個人都是很安靜,沒有說什么話。大剛有些局促,羅迪則假裝看手機,卻悄悄的通過手機的反光看后排的兩個人。

    陳小練和余佳佳則是各懷心事,假意看著窗外,卻其實都在出神。

    過了會兒,余佳佳抿嘴,低聲道:“羅迪,你們是回金陵么?”

    “呃……”

    羅迪一個不留神,差點就主動回答了,猛然想起,這小妞是在和陳小練說話。

    陳小練也是一愣,然后才期期艾艾回到道:“嗯,是的。”

    “那,你們以后還來杭安么?”

    “有機會的,有機會的。”陳小練苦笑。

    “我有空的時候,可以去金陵找你們玩。我還沒去過金陵呢。聽說有很多好玩的地方和好看的風景。”

    陳小練含糊道:“其實也差不多。”

    余佳佳心中越發酸楚,眼睛一紅,險些就落下淚來,用力咬了咬嘴唇。

    羅迪在前面坐著,聽著清清楚楚,心中不禁微微一嘆,又有些好笑。

    剛打算開口說兩句緩和氣氛的話……

    忽然,砰的一聲!

    車身震了一下,然后司機猛然剎車。

    幾個年輕人往外看去,就看見汽車已經停在了路邊,前面一輛小轎車停了下來,原來是商務車追尾了。

    小轎車上走下兩個人來,滿臉氣憤,嘴巴里罵罵咧咧過來。

    司機搖下窗戶,和對方爭辯了幾句。

    “好像有點不對。”

    一直安靜的大剛忽然開口。

    “嗯?”羅迪看了大剛一眼。

    “前面的車忽然急停,我們才撞上去的。”大剛指著前面。

    陳小練心中一動,他看了看前面,又轉身看了看后面。

    他忽然發現,街道上,在商務車的車后不遠,也有一輛汽車不知道什么時候停了下來,走下來兩個人。這兩人仿佛是不動聲色的,緩緩朝著這里靠了過來。

    “不對勁!”陳小練臉色一變,猛然想起了之前那天晚上喬逸峰遇刺的事情。

    就在這個時候,前面的司機忽然一聲驚呼,就看見一只手從外面伸了進來,直接把這司機從駕駛座位上拽了出去!

    力氣之大,連安全帶都被拉斷了!

    “羅迪!”陳小練斷喝一聲,羅迪已經拉開車門沖了出去。

    陳小練隨即緊跟其后,他才出車門就聽見羅迪“嘿”了一聲!

    羅迪已經和其中一個男人打在了一起,而那個司機已經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你們在車里別出來!”陳小練反手把車門關上!

    另外一個人已經上去圍攻羅迪,陳小練過去就對著這人腦后揮拳。

    這人居然身子一閃就躲開了,手里明晃晃的分明是一把匕首,弓身就朝著陳小練懷里撲了過來!

    陳小練目光驟然收縮,他連續后退,飛快的后退,身子已經貼在了車廂上,就看見這人匕首捅來,陳小練側身,噗的一聲,匕首直接扎進了車廂上!

    這匕首鋒利之際,居然直接沒柄!

    “啊!”

    坐在車里的余佳佳一身尖叫,那刺進來的匕首,刀頭就已經在車廂里凸了出來!

    陳小練立刻做出了判斷!

    這絕不是普通的匕首!多半是系統出產的裝備!

    羅迪已經和對方扭打成一團——羅迪雖然沒有學過格斗術,但是必經強化過身體,有B級的身體素質。

    一時半會兒也不落下風。

    這時候,后面那輛車的兩個人已經直接放棄了偽裝,一路小跑的沖了過來!兩人手里都還拿著槍!

    陳小練咬牙,左手掏出了一把槍來,右手卻直接毫不猶豫的從系統里拿出了“無畏戰斧”!

    一記劈腦袋,就砍向面前這人,這人駭然,連續倒退,手里的匕首擋了一下!

    咔嚓一聲,匕首就直接被砍成了兩截!陳小練立刻抬手一槍,子彈打在了對方的胸腹之上!

    這人悶哼了一聲,不甘心的看了陳小練一眼,軟軟的跪在了地上。

    眼看一個人撲了過來,扣動扳機,陳小練目光收縮,抬起戰斧來擋在面前,雙刃的戰斧面積開闊,子彈打在上面叮的一聲就被彈開了!

    對方已經認出了陳小練手里的戰斧模樣,獰笑一聲,也飛快的取出了一把長長的戰刀來迎面砍下!

    陳小練舉斧一檔,鏗的一聲!兩人的身體都是一晃,互相看了一眼。

    陳小練是B+級的力量,對方顯然也不弱于他!

    連續兩記混世魔王三板斧,陳小練發現都被對方抵擋,沒占到便宜,他立刻步伐一變,施出了槍刺術來。

    對方明顯應變不急,陳小練一旦施展出槍刺術,頓時敏捷大幅提升,嗤的一聲,斧槍的槍頭就撕扯開的對方的外衣,對方一個閃身,外衣直接被扯爛,卻露出了穿在里面的防護衣來。

    陳小練只看了一眼,心中就一沉!

    那防護衣的顏色……如果陳小練沒有記錯的話,在系統里,這應該是一件A級防護衣!

    這時候另外一個持槍的家伙也趕了上來,他卻并沒有圍攻陳小練,而是抬手就對著羅迪……

    羅迪已經把對手壓在了地上,一手扼住對方的脖子,一手按住對方的手,兩人正在相持。

    陳小練臉色一變,立刻閃身,同時手里的戰斧脫手而出射了過去!

    砰的一聲,那個拿槍的家伙腦袋一歪,戰斧直接劈在了他的肩膀上,頓時半個身子都被血染紅了!那人慘叫一聲,當場跪了下去,手里的槍自然也落在地上。

    陳小練大步撲過去,那個拿著長刀的家伙卻一刀刀砍來,砍在陳小練的身側,陳小練手里沒了武器,下意識的退后了兩步,直接就召喚出了加菲貓!

    這大白天的,街邊忽然出現了一只雄壯如豹子般的大型貓科動物來,幸好這條街道僻靜,沒有什么行人和車輛——顯然對方下手也是特意挑選了這么一個地點。

    加菲貓直接一聲吼撲了過去。

    這個拿著戰刀的人冷笑一聲:“找死!用A級力量!”

    他卻反而連續后退,然后就看見他手里的戰刀脫手而出,朝著羅迪的后背射了過去!

    陳小練大驚,趕緊飛身撲過去,用力把羅迪張開,這刀直接擦著羅迪的臉龐斬在地上!濺起一串火星!

    那人冷笑,手腕一抖,這刀就自動飛了回去重新落在了他的手里。

    他已經轉身拉開了車門,然后揮拳把里面正要往外撲的大剛大翻,一把將地上受傷的兩個同伴拽起來塞進了車里。

    陳小練撲了過去,這人轉身,忽然身前就出現了一團隱隱的流動的氣流……

    加菲貓已經撲到了他的面前,這人冷笑,長刀一震,蕩開加菲貓的一記撲擊,卻轉身刀鋒劃過一條光芒來

    一道半圓形的光弧飛快的射了出來!

    陳小練立刻身子一矮趴了下來,加菲貓的一個分身躲閃不及,被直接斬斷然后化作一條光消失了。

    剩下的兩個分身,正要凌空撲過去,空氣之中已經出現了兩條氣流鎖,將加菲牢牢固定住!

    雖然只是幾秒鐘的時間,這人卻已經從容的翻身過來,一個邁步進擊,和陳小練又拼了一拳,兩人身子一晃,陳小練后退,這人卻趁勢就鉆進了車里去。

    這時候,羅迪的那個對手也爬了起來,飛身一躍,就身子砸穿了玻璃,進入了車里。

    汽車已經啟動,然后瘋狂的一聲怒吼就沖了出去!

    羅迪正在車前,眼看汽車撞來,只好側身一躍撲到了一旁,然后眼看著商務車沖了出去!

    “見鬼!追!”陳小練咬牙,飛快的朝著被這幾個人丟下的一輛轎車撲了過去。

    羅迪隨后跟著跑來鉆進車里,陳小練發動汽車,飛快的在后面追了上去。

    “要不要我召喚機甲?”羅迪的眼睛放光。

    “先不要!”陳小練面色陰沉:“留著召喚時間,說不定后面有用!”

    加菲已經被陳小練收回了系統,轎車在商務車后面窮追不舍過去。

    ……

    “十三和老九不行了。”

    商務車里,那個羅迪的對手坐在車廂里,憤怒的抬起頭來:“魂淡!!”

    開車的那個家伙正是和陳小練對戰的那個,他的長刀已經被受了起來,聞言眼角一跳,冷冷道:“哼!先把人送到地方!他們還在追……把他們引過去,到地方一起干掉!這一次虧大了!沒想到這個小妞居然還有這么厲害的保鏢!看來喬逸峰可真疼她!”

    余佳佳已經嚇得魂不守舍,身體顫抖的在后排座位上。

    “老九!老九!!十三!”

    后排的那個家伙用力拽著兩個同伴,他已經給兩人都嘴巴里塞進了治療獸血,但是顯然,兩人都傷勢太重,尤其是被陳小練一斧劈中肩膀的那個,小半個身體都被砍開來。

    眼看著兩個同伴先后斷氣,這人怒吼一聲,將那把陳小練的無畏戰斧抓了起來,抬手就要朝著旁邊昏迷的大剛身上砍下去。

    “不要!!”

    余佳佳尖叫一聲撲了上來,雙手抱住了那人的胳膊,這人反手把余佳佳扔了出去,摔在了后排上。

    “先別動手。”開車的人顯然是首領,冷冷道:“老七,到了地方慢慢炮制這些家伙!”

    他從倒視鏡看了一眼:“無畏戰斧?A級貨!那兩個小子不簡單!”

    余佳佳躺在座位上呻吟了一聲,就感覺到有些頭暈,這時候,她卻看見,車廂里的那兩個死去的殺手,身體緩緩的化作了光芒消失……

    這場面讓余佳佳嚇呆了。

    然而,隨后她看見了一個更奇怪的現象。

    兩個滾圓的金屬球出現在了車廂的地上。然而那個叫“老七”的人卻仿佛并沒有看見……金屬球都滾到了他的腳下,他卻仿佛一點反應都沒有,而是隨著車身一晃,金屬球骨碌骨碌滾開,滾到了大剛的腳下。

    大剛昏了過去,但是鼻子被打出血了,有鮮血一滴一滴的落下,落在了一枚金屬球上……(未完待續。)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公开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