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天啟之門 > 第一百五十八章 【木有小丁丁】(上)

第一百五十八章 【木有小丁丁】(上)

    第一百五十八章 【木有小丁丁】(上)

    杭安市火車站,陳小練走出車站來到外面。天氣很不好,陰沉之中還飄著些雨點。

    陳小練知道韓必是在杭安市的一所中學里上學,地址就在東湖區。

    這個地方倒是并不難找。隨便攔了一輛出租車來到了學校之后,看著學校緊閉的校門,陳小練皺眉。

    距離開學還有幾天時間,學校里還沒有多少學生。

    陳小練的年紀,使得他溜進校園的時候沒有受到任何阻攔,門衛把他當成了本校的學生。

    他隨意在操場上走了會兒,看見球場上有一群年輕的小子正在冒著的雨踢球,一個個摔得猶如泥猴一般,卻樂此不疲。

    陳小練沒有撐雨傘,就站在操場邊看了會兒。

    看臺的主席臺上有雨棚,還有一些同校的學生在那兒觀看,其中大部分以女生居多,還有幾個青春可人的女孩子歡呼雀躍。這樣的舉動,似的球場上的那些小子們越發的瘋狂賣力。

    他走到了雨棚下,假意看了一會兒球賽——中學生的比賽本身沒有什么技術含量,而且顯然這幫孩子技術粗糙,都是在拼身體,在一片泥濘的操場上你撞我我撞你,幾乎把足球玩成了橄欖球了。

    裁判顯然也不在乎這種舉動,雙方的動作尺度都很大。

    倒是那些雨棚下觀戰的女孩子明顯都是本校的,陳小練很快就從她們歡呼喝彩的時機上判斷出了哪一方是主隊。

    他故意等了會兒,然后坐在了一個看上去臉蛋微胖,很和氣的女生旁邊。

    在比賽的賽程漸漸平緩的時候,陳小練假意湊過去,和那個微胖的女孩寒暄了兩句,無非就是一些對比賽的看法。他對于客隊的一次犯規進行的抨擊,很快就引起了這個本校女孩的同仇敵愾之情。

    趁著大家聊得還不錯,大概因為陳小練的相貌還算清秀,這個微胖的女孩多看了他兩眼,忽然道:“你不是我們學校的吧?”

    “嗯,我來找一個朋友。”陳小練的手插在褲兜里:“韓必,你認識么?”

    “韓必?就是那個玩航模的家伙?”

    陳小練笑了,看來韓必在學校里還挺有名——能代表學校去參加國際航模比賽,在學校顯然不是無名之輩了。

    微胖女孩看了陳小練一眼:“你是來找韓必的啊,我還以為你是來看余佳佳的。”

    “誰?”

    “余佳佳。”微胖女孩指著主席臺左下角的一群學生,大概有七八個女孩,而在這一伙人當中,坐著一個穿著白色羽絨衫的姑娘,梳著馬尾辮,遠遠看去模樣似乎很清純,其他的學生都坐在她周圍,就如同眾星拱月一般。她在當中坐著,就好像一朵小白花。

    “我們學校的校花。”微胖女孩撇撇嘴:“拍過兩個廣告。喜歡足球,每逢我們校隊比賽她必到,好多外面的男孩都接機在這個時候來偷偷看她,還有好多人假裝喜歡足球接近他。我還以為你也是她的粉絲呢。”

    陳小練笑了笑,他又看了一眼那個叫余佳佳的女孩,遠看模樣的確不錯,尤其是生了一雙很勾人的眼睛,眸子很靈動。除此之外,因為距離太遠,就看不太仔細了。

    “我來找韓必的,你知道他在哪兒么?”

    “現在還沒開學呢。應該不在學校里。”微胖女孩想了想:“你不是他朋友么?怎么跑學校里找他了?你沒他電話?”

    “呃,我是他初中同學。”陳小練隨意編了個故事:“我是外地的,來杭安玩,就想和他見一面,可是我沒他電話……”

    微胖女孩似乎很熱心,她笑道:“這個容易,你等等,我幫你打聽打聽。這里好像有韓必他們班的人在。”

    微胖女孩讓陳小練在這里等著,她則朝著主席臺下面那一群學生那兒走了過去。

    這時候恰好中場休息,比賽暫停,場上的雙方隊員紛紛離開。比賽踢得很火爆,大家的脾氣都不太好,所以連握手的環節都省略了。有幾個小子更是一路罵罵咧咧的,嘴巴里明顯還有些不干凈,如果不是有裁判和教練在一旁,恐怕當場就要上演真人PK了。

    陳小練在遠處看著那個微胖女孩走到了主席臺的那群學生之中。

    那個叫余佳佳的女孩,仿佛果然是這里的一個明星人物,有主隊的隊員都跑過來和她搭話。

    女孩表現得很矜持,態度似乎略有些倨傲,可越是這樣,那些滿身泥水的小子卻反而越發的熱情。

    中場休息的時候,一伙替補隊員跑上場去熱身。

    這個時候發生了一個小插曲。

    幾個小子在場上熱身的時候,故意大聲說話,而且仿佛是故意為了吸引余佳佳的注意,在哪兒比劃了半天,然后擺出幾個足球在地上,指著看臺上的某一個位置,互相笑著大聲嚷嚷了幾句。

    他們指的那個方位,是看臺的側面拐角,哪里原本支撐著幾把太陽傘棚,有一個穿著灰色衣服的很瘦弱的年輕人正在笨手笨腳的把一個個傘棚收起來。干活兒的就只有一個人,他的動作顯得很慢很笨拙的樣子。

    一個主隊的替補隊員大聲說笑了幾句,比劃了一下,其他的幾個人一起笑了起來。

    然后他們做了一件事情。

    幾個小子挨個上去,在地上擺好的足球踢了一腳。

    他們的目標很明確,就是遠處的那一排太陽傘棚。

    那個正在干活兒的瘦弱年輕人并沒有察覺到這些,他正在努力的試圖把一個傘棚收起來,幾個足球就呼嘯著從天而降。

    這些孩子的技術很爛,但是幾個人一起踢過去,七八個足球,恰好就有一個命中了一個太陽傘棚,太陽傘棚被足球擊中之后歪了過來,上面積累的雨水嘩啦一下就全部傾瀉到了那個瘦弱的年輕人的身上,把他從頭到腳澆了一個透,整個人就如同落湯雞一樣。

    幾個踢球的小子在球場上笑得東倒西歪,還有人故意大聲鬼叫著。

    陳小練沒說什么。

    那個被澆成落湯雞的瘦弱年輕人也沒說什么,只是回頭朝著這里看了一會兒,然后慢吞吞的卷起一個太陽傘棚,默默的沿著操場邊離開。

    這人的懦弱仿佛反而激發的這些年輕小子的戾氣,他們叫嚷的聲音越來越大,然后還有一個家伙,故意大聲炫耀著什么……剛才擊中太陽傘的那一球就是他踢出來的。仿佛是為了吸引坐在主席臺上的那些女孩子的注意力,這個家伙顯然有些得意忘形了。

    他又擺出了一個足球,然后一個大腳踢出去,足球飛向了那個瘦弱的年輕人。

    這一次足球沒有擊中那人,但是砸在一旁地上的積水里,濺起一片水花,卻又有大半落在了那個瘦弱年輕人的身上了。

    那個瘦弱的年輕人扭過頭來,他的表情似乎有些惱火,但是卻不敢叫嚷,只是低聲嘟囔了幾句。

    陳小練注意到,那個年輕人的相貌很普通,而且表情……似乎有些麻木。

    他似乎很惱火,但同時也有畏懼。他的身材瘦弱而矮小,似乎不敢招惹這些身材粗壯的球員,只是小聲嘀咕的罵了幾句。

    而就在這個時候,大概是因為坐在主席臺上的那個余佳佳笑了一聲——那些球員就更來勁了。

    尤其是那個踢人的家伙,他忽然就如同打了雞血一樣的叫罵了起來。

    大概的意思是,對于那個愛笑瘦弱的年輕人的嘟囔很不滿。

    “你嘀嘀咕咕的罵誰呢!”

    這家伙越發的囂張,干脆就跑到了場邊,一把拽住了那個瘦小的身影,然后直接把他絆倒,扔在了一片積水里。

    這下陳小練看不過去了。

    欺負人也沒真么欺負的吧!

    倒在水泊之中的瘦小的身影爬起來,這次他仿佛終于被激怒了,大叫了一聲撲上來,一把抱住了那個球員的腰,可惜力氣太小,很快就被甩脫,然后再次扔在了地上。

    而這時候,其他幾個球員也跑了上來,把這人圍在當中推推搡搡,有人趁機還下了黑腳,打了幾記黑拳。

    眼看那個可憐的瘦小的家伙再次被放倒在了地上,而主席臺上的那些學生卻仿佛笑得東倒西歪,就如同看一個小丑表演一樣。

    陳小練的臉色有些難看,他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微胖的女孩已經走了回來,她看出了陳小練臉上的義憤,也看出了陳小練似乎打算下去插手的意圖。微胖女孩攔住了他:“你最好別過去,會挨揍的。”

    “你們學校的校風就是這樣的?”陳小練冷笑。

    微胖女孩似乎有些窘迫,她低聲道:“這些足球隊的家伙都是些體育特長生,平時就喜歡打架惹事,還總以為自己很英雄很了不起,以為女孩子就喜歡他們這樣,都是一群腦殘,何必和他們過不去?我們學校并不是所有人都這樣的。”

    頓了頓,這個微胖女孩低聲道:“他們欺負的那個家伙,在我們這里經常被人欺負的。沒有人會為他打抱不平。”

    “為什么?”陳小練皺眉。(未完待續。)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公开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