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天啟之門 > 第一百三十六章 【矛盾爆發】(二合一章節,七千字)

第一百三十六章 【矛盾爆發】(二合一章節,七千字)

    (我就是這么個性……二合一章節~注意,這是兩章的分量!!

    別再說什么“為什么今天只有一章啊”這種話了。

    前天發的一個一萬一千字的章節,居然還有人罵我偷懶少更,我就徹底無言了……有些朋友,該配眼鏡了吧。

    大章節看起來比較爽對吧?~)

    第一百三十六章 【矛盾爆發】

    黑氣繚繞!

    濃如墨汁般的黑氣之中,白起一襲白衣如雪,邁步走出!

    蒼白的臉龐上依舊毫無半點表情!

    白起已經沖了出去!

    白衣如雪,在空中化作一條白虹!白起矮小的身子人在半空,右手飛快從左袖里抽出了那柄半透明的短劍!

    薄如蟬翼般的劍刃上,隱隱的流通著一絲血色!

    白起以一種義無反顧的姿態,凌空撲向了那只怪物!

    ……

    鏗!!

    當白起如一道白光般沖到怪物的身前,他小小的身子就直接撞向了怪物的頭部,白起舉起了劍!

    劍落!

    劍鋒斬在怪物的腦袋上,頓時就發出了一聲驚天動地的清脆之聲!

    隨即,就如同是電切割機的聲音一般,滋滋滋滋的火花在怪物的腦袋上冒了出來!那連榴彈都無法打破的怪物的身軀,卻被白起手中這柄短劍……

    切了進去!

    切!了!進!去!!

    陳小練看呆了!

    ……

    劍鋒直接將怪物的腦袋,從那圓形的口器之上直接切入!然后滋滋的火星四射,怪物的口器被直接切成了兩個半圓,然后是怪物的腦袋!

    白起就仿佛一把鋒利無雙的電切割機,直接從怪物的頭部就這么斬了進去,鉆了進去!

    怪物從口器開始一分為二,然后是腦袋,然后是身軀……

    白起長驅直入,劍鋒所向,就這么一直往前!

    原本怪物就在瘋狂前進,白起也在沖刺,兩邊同時進行,強大的勢頭之下,白起這一劍之威,居然一口氣就切進了怪物的身軀里,足足有二十多米!!!

    他幾乎是一頭就鉆進了怪物的身軀之中!

    眼看著怪物的腦袋已經從中間一分為二,白起的身影消失在了怪物的身軀之中再也看不見,下一個瞬間,就看見怪物的身軀之中,距離腦袋有二十多米的地方,身軀忽然膨脹了起來!

    然后……

    砰的一聲,一道人影破體而出,沖天飛了起來!

    白起身子騰空約在半空,原本他的頭發上和衣衫上都沾滿了怪物的血肉,那淡淡的有些淺紅色的粘液和血肉,布滿了白起的全身。

    可白起的身上很快就幻化出一團黑色的氣焰來熊熊燃燒,瞬間就將這一切都燃燒殆盡,重新恢復成了那一塵不染的模樣!

    白起凌空翻了一個跟頭,然后雙足落在了怪物的身體上!

    這一下,怪物那強悍得連榴彈都無法打穿的身軀,居然被白起的雙足直接就踏得凹了進去!

    怪物的后半截身體直接彈了起來!長蟲生命力頑強,縱然腦袋被廢了,但是后半截身體還依然會在神經的作用下扭動,猛然彈了起來,就如同一把巨大的鞭子狠狠抽打過來!

    白起小小的身軀再次躍起,這一次,他凌空就穿透了怪物的身軀,從另外一邊破體而出!

    ……

    陳小練已經徹底震驚了!!

    白起,強悍如斯!!

    這把一車人追逐得上天無路入地無門的怪物,在白起的面前,連一劍都抵擋不住!!

    陳小練心中一松,頓時就坐在了地上,呼哧呼哧的喘息。

    然后,下一個瞬間,一個更為詭異的情景發生了。

    白起站在怪物的身軀上,忽然高高舉起了短劍,然后刺進怪物的身體上……

    怪物那原本龐大如火車般的身軀,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飛快的干癟了下去!!

    仿佛有某種力量在瘋狂的抽取怪物那堅硬外殼下的血肉!

    白起站在怪物的身體上,他已經改為了雙手握住劍柄,那張原本毫無表情冷漠的臉龐上,漸漸的出現了一絲隱隱的痛楚!

    他仿佛在竭力的控制,或者是竭力的抵抗著什么……

    終于,那龐大如火車般的身軀徹底干癟了下來,最后終于,就仿佛是被壓路機碾壓過的鐵皮一樣,耷拉在高速公路之上。

    而白起,卻已經單膝跪在了怪物的身軀上,他緩緩抬起頭來,看向陳小練。

    陳小練本能的感覺到白起似乎有些不同。

    那雙如點墨般的眼睛里,黑漆漆的眼珠之中,似乎就多了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

    白起站了起來……陳小練注意到,白起的身高似乎又增長了一些。

    在零城里,吞噬了三十片惡魔兵碎片的白起,大約有一百四十公分。

    而此刻,白起似乎又增長了幾公分的樣子。

    白起走到了陳小練的身前,他右手的短劍緩緩的刺進了左手袖子里,然后雙手就這么攏在袖子里,來到陳小練的面前,跪坐在了陳小練的身前。

    “嗯?”陳小練一愣,就看見白起對自己伸出了右掌,掌心朝上攤開,看這意思,似乎是向自己索要什么?

    陳小練立刻會意,他從系統里拿出了一片黑色的惡魔兵碎片來,白起接過,很開惡魔兵碎片在他掌心溶解消失,白起依然保持著伸手的姿態。

    陳小練毫不猶豫,再掏出一片惡魔兵碎片。

    等陳小練掏出第十枚惡魔兵碎片的時候,白起卻縮回了手,不接了。

    “夠了。”

    白起的聲音依然很艱澀,就如同初學說話的嬰兒一般。

    “你……比我預想得強多了。”陳小練苦笑:“我記得你初始級別是A級——你剛才展現出的力量,何止是A級?”

    白起的眼神似乎很空洞,不過他仿佛歪著頭想了想,回頭看了一眼那只怪物干癟的身軀:“它,比我,強。它,口……弱點。”

    弱點?

    陳小練心中一動。

    等等!

    可白起怎么會知道這個弱點?!

    一個秦朝的名將,卻怎么會知道一個日本怪物的弱點?!

    看著怪物干癟的身軀,陳小練忍不住問道:“你……是吸取了它的血肉?”

    “生靈。”白起搖搖頭,看了看陳小練手里的惡魔兵碎片,伸手一指:“死靈……平衡。”

    “你的意思是,要交叉著讓你吸收,你就會成長?吸一點死靈,再吸一點生靈,換著來?”

    大概是陳小練的話語太復雜了,白起卻無法聽明白,只是靜靜的看著陳小練。

    陳小練感覺到一陣頭暈目眩,身子晃了晃,很快疲憊的感覺如潮水般涌了上來!

    很顯然,白起作為自己召喚的寵物,發揮出了強大的實力之后,也過度的消耗了自己的力量。

    陳小練這兩天就戰斗不止,幾乎沒有得到什么補充和恢復的機會,此刻已經是竭盡全力,終于晃了晃,在倒在地上之前,對白起招了招手,把白起收進了虎符之中。

    陳小練感覺到自己意識越來越模糊,他勉強爬了幾下,爬到了高速公路的邊上,就撲通一下趴在了地上,昏迷之前,看見了道路遠處一輛SUV已經疾馳而來。

    飛馳到面前,車還沒停穩,喬喬已經從車上沖了下來狂奔而來……

    ……

    …………

    陳小練醒來的時候,睜開眼睛就看見外面一片漆黑。

    周圍的環境明顯不像是什么汽車里,而是一個房間。

    身體下是干燥而溫暖的床。

    他稍微動了動腦袋,然后坐了起來。

    房間不大,是一個標準的旅館房間的裝飾。

    不過陳小練坐起來的時候,房門就被推開,喬喬從外面走了進來,坐到了陳小練的床邊:“你醒了?”

    “你們跑回來了?”陳小練苦笑:“不是讓你們先跑么?”

    “還說呢!我要是不掉頭往回開的話,喬喬真的就要拔刀劈我了。”羅迪從門外走了進來。

    “你閉嘴!”喬喬的眼睛有些紅,她憤怒的盯著羅迪:“羅迪你魂淡!那個時候小臉讓你往前開,你就真的往前開不管他了嗎!!你算什么朋友!!”

    羅迪一窘,陳小練卻嘆了口氣:“好了,那個時候如果不往前開的話,一車人都活不了。是我讓羅迪繼續往前開的,要怪也是怪我,羅迪也是為了一車人的命,你和秀秀也都在車上……我相信羅迪不是貪生怕死的人。”

    羅迪也有些眼睛泛紅,苦笑道:“就憑你這句話,我都覺得對不起你。”

    “陳小練,你也是個魂淡!”喬喬忽然雙手抓住了陳小練的衣服領口,狠狠道:“為什么!為什么你每一次都要做這種事情!!難道你就這么喜歡充英雄?就這么喜歡把所有的事情扛在你一個人的肩膀上?!

    秦皇陵副本里你主動留下當誘餌!這次你又跳下車自己去斷后!!

    陳小練!你到底在想什么?”

    “我……就是想讓大家都活下去……尤其是你和羅迪秀秀。”

    “可我們要的不是這樣!”喬喬忽然哭了出來,她一把抱住了陳小練的脖子,流著眼淚:“我們根本不想要這樣!我從來就沒想過什么游戲副本任務之類的事情!能完成就完成,完不成就去他媽的!我要的只是大家在一起!在一起活著你明白嗎?

    如果你死了,那么就算我們跑掉了,你覺得我們還能做什么?我們還能繼續去完成副本任務?然后繼續維持這個團隊?沒有你的話,我和秀秀根本就不會管什么副本任務,更不會管什么團隊!你如果死了的話,你覺得我們還會繼續下去?”

    “……”陳小練說不出話來,他看向了羅迪,忽然發現羅迪的右邊眼眶有些青腫,忍不住問道:“羅迪,你眼睛怎么了?”

    羅迪表情有些訕訕的:“呃,被,被人打的……”

    “不會是喬喬教訓你的吧?”

    “不是我!”喬喬冷冷道:“是他的那個心上人做的。”

    妮可?

    妮可揍了羅迪?

    喬喬的語氣很是憤怒:“你跳下車后,汽車一直向前,我讓羅迪停車掉頭回去,然后……那個妮可忽然就沖上來和羅迪扭打,她還揍了羅迪一拳,試圖阻止羅迪掉頭,她想強行搶奪汽車的操控權,讓汽車繼續往前……那個女人根本就打算丟下你不管!”

    陳小練沒說話,看了看羅迪,羅迪苦笑道:“別看我,其實我和喬喬的心思是一樣的。我承認我當時是有些慌張,但是……唉,我也不知道怎么說才好。”

    陳小練嘆了口氣:“不說這些了。”

    他下了床,站在地上,看了看窗外黑漆漆的夜色:“說說現在的情況,我們現在在哪里?”

    ……

    兩分鐘后,陳小練了解了如今的處境。

    現在大家是在高速公路旁的一家汽車旅館里。

    時間大約是晚上六點左右。距離自己昏迷已經過了接近四個小時。

    之所以隊伍會停留在這個汽車旅館,而沒有繼續前進,完全是因為陳小練昏迷,所以喬喬和羅迪才決定暫時停止前進,找地方做休整——按照喬喬的意思,如果陳小練不醒來的話,她反正是絕對不會繼續往前走了。

    喬喬的意思代表了羅迪和秀秀,夏小雷也站在她們一邊。輪胎和備胎態度也傾向于她們。

    唯一只有妮可對這個決定表示了不滿。

    “這么說,我們已經在這里滯留了三個小時?”

    “準確的說是三個小時四十二分。”

    陳小練心中微微一沉——這等于把之前第二階段開始的時候,自己團隊的領先優勢浪費了許多。說不定現在已經有其他的參與者找到了保護目標,正在從東京趕來。

    ……

    陳小練從房間里走出來的時候,大家都在客廳里休息。

    秀秀和夏小雷坐在一起,輪胎備胎坐在一起,而妮可則獨自一個人站在窗戶旁看著外面。

    看著這涇渭分明的樣子,陳小練就忍不住有些無奈。

    輪胎看見陳小練走出來,他立刻站了起來走到陳小練面前,和他擁抱了一下:“團長,謝謝你!你留下斷后的舉動,讓我真的很敬佩。”

    陳小練看著輪胎,看出了輪胎欲言又止的樣子,他拍了拍輪胎的肩膀:“好了,我明白你想說什么。那是我自己的選擇和決定。你不用感覺到內疚,何況我不是為了你一個人這么做的。”

    輪胎的臉色稍微輕松了一些。

    秀秀已經跑了過來,抓住了陳小練的手,揚起小臉來,認真的豎起一根手指:“又一次!”

    “呃?”

    “又一次!你又一次丟掉了我!”秀秀鼓著包子臉,分明很不滿的樣子:“你答應過我,不會再有下一次的!但是你又這么做了!”

    陳小練把小女孩抱了起來,然后放在沙發上,摸了摸她的腦袋:“我保證不會有下一次。”

    這時候,妮可轉過身來,走到了陳小練的面前。

    “我想,有些事情我們需要說清楚一下。”

    “嗯?”

    妮可的表情非常嚴肅:“我對這個臨時團隊的命運表示很擔憂。以這樣的團隊模式,我認為我們完成任務能活著離開這個副本的可能性,無限接近于零!”

    “你說什么?”喬喬站在陳小練的身后,瞇著眼睛看著妮可。

    妮可冷笑:“我說的很清楚,你也聽清楚了,有什么可問的?”

    陳小練不動聲色:“妮可,你想表達什么意思?”

    “這個團隊,大部分成員,實在太過業余。”妮可毫不留情面:“有些人還把這種副本當做過家家么?還是覺得這個游戲只不過是一個比較真是的電子游戲?或者是好萊塢大片電影?是抱著游玩的態度?還是抱著只顧自己小團體小集體的態度?

    無論是哪一種,我只想說,這種做法實在太業余了!會害死別的人!”

    “你!”喬喬怒火上來,就要往前,被陳小練一把抓住。

    “我說的就是你,還有你們!”妮可聲音很冷酷,她的手指指向了喬喬,然后是羅迪,秀秀,以及夏小雷!

    “自私自利,感情用事,不顧大局,至團隊利益于不顧!”妮可冷笑道:“如果不是迫不得已,我絕對不會讓自己留在這樣的團隊里,更不會把自己生存的希望寄托在這種團隊之中!”

    “你說誰自私自利!”喬喬徹底被激怒了,她指著妮可大聲道:“我們要掉頭去救陳小練!你卻反對!你只顧自己活下去,不顧陳小練的死活!你還打傷了羅迪!要說自私,你妮可才是自私!”

    “是么?”

    妮可挑了挑眉毛,她盯著喬喬,冷冷道:“看來你完全都沒搞清楚一件事情!那就是:團隊,到底是什么!”

    喬喬忽然一愣:“我怎么不明白?陳小練是團長!難道看見他死卻不去救嗎?”

    “他是團長,但他也只是一個人。他一個人的生命,難道比團隊其他所有人的命都重要么?”妮可毫不客氣的指責喬喬:“我知道他和你是一對兒!所以在你的心中,他的命當然很重要!不止是你,這個團隊里,羅迪,還有那個小姑娘秀秀,夏小雷……你們幾個人是一個小團體!別人都只是游離在你們這個團體之外的成員而已。你們幾個人之間的感情,我不去評價。

    但是喬喬小姐,你大概忘記了一件事情,就是我們現在在做的事情,是隨時都會有人死去,甚至團滅的危險!

    在那個時候,面對一個我們當時無法戰勝的對手,有一個成員主動留下承擔斷后的責任,那就是犧牲了他自己一個人,為團隊里其他所有成員爭取活下去的希望!

    可是你呢?你卻因為你和他之間的感情,要求把車停下,掉頭回去!

    是,也許在你的感情里,你覺得哪怕和陳小練死在一切,你也是愿意的……但是你問過沒有別人愿意不愿意?!

    你更沒有想過,這樣一來,陳小練主動留下斷后,犧牲自己的努力,豈不是全部都白費了?!

    這他媽的不是愛情電影!也不是你們展現恩愛的地方!!這是事關生死,事關所有人生死性命的事情!!

    這是一場戰爭!你還不明白嗎!

    這是戰爭!殘酷的戰爭!

    一定會有人死!一定會有人犧牲!!”

    “那是因為犧牲的不是你!”喬喬冷笑。

    “如果是我的話,我會完成自己的職責。”妮可冷冷道:“我經歷過的戰斗無數,也曾經擔任過斷后的工作,但是我斷后的時候,絕對不會希望我的隊友感情用事而跑回來!那會葬送我所有的努力!更會連累別人!”

    她盯著喬喬:“你們根本就不像是一個隨時準備面臨戰爭的戰斗團隊!你們更像是一家子人出來游山玩水!對!你們就是一家子人,你們講究感情,卻毫無戰斗紀律!毫無戰斗的經驗!

    我甚至無法想象,再有一次這樣的場面,你們的運氣還能不能有這么好!”

    羅迪開口了,他的表情很復雜:“妮可……我承認你說的有些地方沒錯。我們的確不是一個真正的戰斗團隊。你是浮游天使,你們零城的安保隊,是軍事化團體。

    相對于你們而言,我們更像是‘平民’。

    所以我們不習慣于你所謂的‘犧牲’,我們更講究的是感情。作為朋友,我無法眼睜睜看著陳小練為了我們犧牲一個人去斷后,看著他死掉,而我們自己逃跑。

    我們做不到。”

    妮可冷冷道:“你所謂的‘我們’,是指誰?”

    羅迪忽然呆住了。

    “你所謂的‘我們’,包括了你和喬喬,嗯,還有那個小女孩秀秀。那么你問過夏小雷么?愿意不愿意也和你們一起死掉!你問過輪胎和備胎么?愿意不愿意也和你們一起死掉?

    你搞清楚!如果你們想做團隊,那就拿出點團隊的樣子來!

    否則的話,你們的團隊干脆就別擴大!就保持著你們這幾個‘自己人’就好了!反正你們這幾個人愿意同生共死,那是你們的自由!但是關鍵時刻,你們會害死別的人!就請你們別拖累旁人!”妮可憤怒道:“羅迪!你知道我在車上為什么揍你嗎?”

    妮可喘了口氣,壓抑著怒氣:“并不是我怕死!我妮可經歷過的戰斗,比你們這些人加起來都要多得多!我經歷過更危險的局面,更絕望的場面!我憤怒的是,當時車上還有別人!你和喬喬要掉頭去找陳小練!你們問過別人的意思沒有?你們有什么權力替代別人做出決定——尤其是這個決定關系到生死的時候?

    我自私?笑話!

    到底是誰自私?”

    不理會喬喬和羅迪,妮可盯著陳小練:“你是團長!”

    “……我是。”陳小練嘆了口氣。

    “你親口做出的決定,你親口發出的命令,全車的人都聽見了!”妮可面如寒霜:“你說,你去對付那個怪物,你有辦法脫身。你讓汽車繼續往前開,無論如何都不要停下來,不然的話全車人都活不了!——陳小練,這是不是你的原話!”

    “……是。”陳小練無奈點頭。

    “在一個團隊里,當危險發生的時候,大家必須無條件的聽從團隊領袖的命令!如果對領袖有質疑,平時可以提出!但是既然承認你是領袖,那么在危險的時候,你的命令,就是團隊的最高指示,是唯一的決定!必須執行的決定!”妮可冷冷道:“可是你才做出的決定,沒有幾秒鐘,就可以被推翻?然后就可以置車上其他人的性命于不顧?”

    陳小練說不出話來。

    妮可看著這幾個年輕人:“喬喬!我對你個人沒有什么偏見,你的愛情很偉大,你愿意為你的愛人去死,你愿意和你的愛人一起死……這是你的自由!但是你請記住,你只有權力決定你自己的命!你沒有權力決定別人的命!

    同樣的話,也適用于羅迪!

    你和陳小練的友誼,你原以為朋友去死,那也是你的自由!我不否認這是很偉大的情感。但是同樣的……你只有讓你自己去死的權力!沒有讓別人也陪著你們一起死的權力!

    最后,到底這個團隊,團長的命令還做不做數!?

    以后遇到這種危險的戰斗的時候,是不是無論是任何人,都可以腦子一熱,就推翻團長的決定,然后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我們在經歷的事情,時時刻刻都會遇到危險!如果就因為誰和誰關系好,誰和誰是愛人,因為這種事情,那么就可以無視戰斗紀律亂來的話……

    那么我想,大家干脆別往下走了!因為繼續往下走,你們也會全軍覆沒!”

    “你……只不過刀子沒落在你身上,你當然可以說的這么輕松。”喬喬盯著妮可:“如果是你的好朋友,或者是你深愛的人遇到這種情況,你……”

    “如果是我遇到這種情況,我深愛的人留下斷后,很可能會死掉的話。”妮可板著臉,冷冷道:“我如果想和他同生共死的話,我會自己一個人跳下車!而不是讓全車人都掉頭!”

    ……

    ……

    【我知道這章出來,或許會引起很多人的爭論,關于這種事情,我并不打算給出一個準確的答案來。

    我唯一想說的是,大家在爭論的時候請盡量保持理智一些。

    不要吵架就好。

    書評這種事情只是發表看法,不要上升到爭吵甚至是人生攻擊。】

    ……

    …………(未完待續。)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公开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