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天啟之門 > 第七十三章 【五德】

第七十三章 【五德】

    (今天第二更送到~

    我的微信號是8182,微信名就叫跳舞,歡迎加我,歡迎騷擾~)

    第七十三章【五德】

    妙嫣這句話說出來,神色和語氣都是冷淡之極,輕描淡寫一般,但是卻包含著極度的自信!

    仿佛在她看來,殺光眼前這幾個人,根本不是什么困難的事情,不過是舉手之勞而已。

    這話自然很不好聽,南宮身邊兩個同伴都是臉色一變,眼神里露出憤恨的意味。

    倒是南宮這人,卻忽然打了個哈哈,緩緩道:“既然合作,當然要坦誠第一,我南宮以名譽做保,若是我有所隱瞞的話,叫我不能活著離開這副本!”

    說著,他沉聲道:“大家坐在一條船上,同舟共濟的道理,我還是明白的,請幾位放心吧。”

    看他說得誠懇,妙嫣的神色才不那么冷淡了。

    只是陳小練心中卻一凜,臉上不動聲色,心中卻暗想:聽秋隕說,這南宮團長在覺醒者圈子也算是一號人物,妙嫣那話的確不客氣,這南宮團長卻能忍氣吞聲。嗯,這人能屈能伸,是個厲害角色!

    “為了表示誠意,我先帶路吧。我們對這宮殿里的一些情況也算是有了些初步的了解,我們兄弟三人走在最前面開路,咱們找一個安全的地方先坐下來說話,如何?”

    南宮的提議,陳小練和妙嫣都沒有異議。

    隨即南宮就帶著他的兩個同伴當先而走,他居然還親自攙扶著那個受傷的名字叫走輪胎的家伙。

    幾人走過拱橋,來到了宮殿的另外一側,在一條寬闊的走廊里走了大約兩分鐘。南宮忽然低聲道:“這里有一個!”

    走廊盡頭,有一處偏殿的門,南宮站在門口抬頭看了一眼,只見這偏殿的門側上掛了一個石牌,上面有銘文篆書,就笑著推開了殿門走了進去。

    陳小練也注意到了這旁邊掛著的石牌,盯著多看了兩眼,把那兩個銘文篆字記在心中,微微一笑,走進了大殿里。

    等人都進來了,南宮立刻將大門合攏關上,才長長出了口氣。

    “這里安全了。”南宮嘆息,然后笑道:“在這個房間里,是不會有怪物進來的,就算有那些巡邏的兵馬俑,也絕不會踏足這種房間一步的。”

    陳小練進門之后就四處打量。

    這偏殿的面積并不小,足足有一個教室那么大,方方正正。

    房間里有榻,有案,有香爐,還有一些其他的器皿。

    唯一有些不同的是,這里所有的東西,都涂抹成了玄黑之色。整個房間里,除了黑色之外,就再也沒有其他的顏色了。

    南宮已經不知道從哪里拿出來了兩根蠟燭點燃,偏殿里的光線頓時明亮了許多。

    陳小練注意到,在這偏殿的正前方,上面還有一個石頭牌匾,上面橫著寫了兩個篆文大字——和門外的那個石牌上的字是一模一樣的。

    “為什么在這個房間里,就不會受到怪物的攻擊?”妙嫣皺眉道:“難道這個副本里也設了安全區?”

    “我也不知道,反正怪物進不來這里。”南宮微微一笑:“我們之前有遭遇過怪物,明明被追趕得到處亂竄,可只要一跑進這門口掛著石牌的房間,怪物就立刻放棄了追趕,哪怕我們明明就在眼皮底下,那些兵俑也視而不見,掉頭離開。總之……這種掛著石牌的房間,就是安全的。”

    妙嫣想了想,扭頭看向陳小練:“你認得這石牌上的字么?”

    陳小練還沒說話。

    南宮的另外那個沒受傷的同伴,卻微微有些得意之色:“這有什么難的,這兩個字是篆文,是‘德水’二字。”

    頓了頓,這同伴搖頭晃腦道:“德水的意思,我倒也知道,是佛教之中的功德之水。想必這種房間,是受到佛法慈悲之力的庇護,所以那些怪物進不來。”

    聽了這人的話,陳小練實在沒忍耐出,撲哧一下就笑了出來。

    這人皺眉,不滿道:“我的話很好笑嗎?”

    陳小練本不想說,妙嫣卻有些不樂意了,冷冷道:“若是說得對,別人當然不會笑。若是自己說錯了話,難道旁人還笑不得嗎?”

    南宮卻看向了陳小練:“這位老弟有什么高見?也別藏著掖著了,大家還是坦誠相見吧。”

    陳小練猶豫了一下,卻又聽妙嫣道:“小臉,不用怕,說就是了!”

    陳小練嘆了口氣,指著墻壁上的那塊石牌,苦笑道:“字是沒錯,可是順序卻錯的。若是從左往右念,自然是‘德水’二字。可古人閱讀的順序,卻是以右為始。所以,這個詞正確的說法應該是‘水德’。”

    那個家伙頓時面皮一紅。

    妙嫣好奇道:“水德?小臉,這是什么意思?”

    南宮也盯著陳小練。

    陳小練緩緩道:“古代的王朝都有五德之說,是符合了五行金木水火土之說。春秋時期就有陰陽家把歷代王朝算出五德來。上古黃帝為土德,到了夏代為木德,商代是金德,周代為火德。

    五行有相克的說法。

    所以夏代替了黃帝,是以木克土。商代替了夏,是以金克木。武王伐紂干掉了商朝,是以火克金。

    到了秦朝,雖然說是秦皇統一六國,但實際上是取代了周天子的天下,所以秦算是終結了周朝,算是以水克火。

    所以,秦代是以五行之中的水德而自稱的。水能克火,所以秦才滅了周。算是給皇朝有了一個名義上的法統,意思是我們坐天下,是符合天道輪回,是老天注定的,那自然就夠我們牛逼的了。”

    頓了頓,陳小練笑道:“《史記秦始皇本紀》里有記載:始皇推終始五德之傳,以為周得火德,秦代周德,從所不勝。方今水德之始。”

    陳小練指著這房間里的擺設:“秦代以水德自居,所以崇尚以黑為美,以黑為貴。黑色就代表著水德,所以尊貴的東西,都是會弄成黑色的。就連秦皇的衣服,也都是黑色的。”

    “龍袍不應該是黃色嗎?”那個被陳小練反駁的家伙忍不住道。

    “龍袍用黃色,是后代的做法。在秦代,皇帝穿的衣服是黑色的。”陳小練飛快道,不過隨后他皺了皺眉:“只是我卻也不明白,為什么掛上水德的牌子,那些怪物就不會進入這種房間。嗯,南宮團長,在這阿房宮里,這種掛水德牌的房間有多少?”

    南宮團長搖頭:“具體有多少不知道。我們也沒有能把這宮殿全部跑遍。不過路上遇到的,加上我們現在進來的這間,是第三間。”

    陳小練皺眉,凝神思索。

    南宮團長卻瞧著陳小練:“老弟你年紀輕輕,卻怎么懂得這么許多?看你的樣子,也不像是什么學者,難道你是學歷史的大學生?不對,這年紀也不想啊,你這歲數只怕還在上高中吧?”

    陳小練原本就生得臉嫩,雖然已經十八歲了,但是看上去卻還要更小一些。

    陳小練搖頭苦笑:“我當然不是什么學者。嗯,我是寫網絡小說的,所以平時看得雜七雜八的東西多了一些。也就是知道寫皮毛,若是再深一些的,我可就瞪眼啦。”

    說著,陳小練主動走到了那個受傷的家伙身邊,從口袋里拿出了一個急救包來,主動幫對方包扎。

    這個叫輪胎的家伙話不多,眼神有些感激,低聲道:“謝了!”

    陳小練幫他扯開衣服,就看見他肩膀上是一條切開的傷口,皮肉綻開,切口卻非常鋒利。

    “怎么弄的?”

    “被一個兵馬俑的劍砍得。”輪胎苦笑。

    陳小練死開急救包,給他上了點藥,然后用繃帶包了起來,算是把流血止住了。

    一旁另外一個家伙,看向陳小練的眼神就客氣多了,笑道:“你倒也有點好心腸。嗯,你剛才說你是寫網絡小說的?我平時也喜歡看一些的,你寫過什么?沒準我也看過。”

    陳小練笑了笑,淡淡道:“我是個仆街寫手,你肯定沒聽說過。”

    “嗯,看你年紀有也不大,應該不是什么大神。我平時喜歡看一個叫胖五的家伙寫的東西,可恨那個家伙總會斷更,叫人看得不爽啊。這次進副本前,我看他的書又幾天沒更新了。”

    陳小練心中暗笑。

    哥就站在你面前啊,只是回國后就一直忙著,當然沒時間碼字更新了,又誤打誤撞跑來了西北,進了這個副本。

    不過得知了這個家伙居然也是自己的讀者,陳小練看他也就順眼多了,就多問了一句:“敢問兄弟怎么稱呼啊?”

    “好說!”這人指著輪胎:“這是我親兄弟,他是老大,我是老二。我們倆本來是開汽車修理廠的,專門給人補胎啊什么的。我們成了覺醒者后,給自己起外號,我哥他叫輪胎。”

    “那你呢?”陳小練瞪眼,忽然有了一個很妙的感覺……

    果然……

    “我叫備胎!”

    陳小練憋著笑,豎起大拇指:“好名字!”

    ……

    (有推薦票嘛?可以投給我嗎?)

    ……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公开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