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天啟之門 > 第四百二十一章 【蛻變!】(二合一章節)

第四百二十一章 【蛻變!】(二合一章節)

    【說過今天會有兩更!說到做到!

    這一章是二合一章節,長章節,六千字!

    所以大家不要以為我偷懶了啊!

    求推薦票!】

    ……

    第四百二十一章【蛻變!】

    陳小練站在空蕩蕩的地宮大廳里,看著周圍那幾個通道,心中忍不住生出一絲感慨來。

    這是自己第一次經歷的副本了,那個荒島,那些人……

    孤島上,自己和秀秀,嗯,還有那個日本空姐。

    這也是這個神秘的世界,第一次對自己撩開面紗的時候。

    “還真有些讓人懷念啊。”陳小練手里提著石中劍,緩緩的朝著一個甬道之中邁步走進。

    ……

    偌大的地宮之中,那些高聳的破敗的石柱,周圍都是黑漆漆的,充滿了陰暗潮濕的氣味。

    陳小練不得不承認,這個場景被基地系統幾乎完美的模擬了出來。

    “就是不知道……那些怪物的模擬程度夠不夠真實……”陳小練自言自語,左手從腰間抽出一個戰術手電打開,強光的光柱掃了出去,陳小練邁步朝著地宮的伸出而行。

    走了大約幾十米,陳小練才忽然站住,聳了聳鼻子,忽然微微一笑:“還真是叫人懷念呢……”

    忽然之間,陳小練雙足往地上一點,身子就朝著上方彈射起來!

    他一下跳起了有七八米高,手里的石中劍凌空斬了過去!

    一道雪亮的劍光之下,將旁邊的一根石柱照亮,頓時將隱藏在石柱上的一個身影顯露了出來!

    一個如同惡魔兵一般的腦袋,卻狹長如同蜥蜴一般的軀體,尖銳的爪子緊緊扣在了石柱上,口中卻吐出一條長長的舌頭來!

    捕獵魔!

    這是當初陳小練在這個副本里遇到的第一個比較高級的怪物。

    當初這個怪物,可是讓一群新人老人混雜的隊伍吃了不少苦頭。

    此刻,陳小練忽然一劍劈了過去,捕獵魔的身子卻敏銳的順著石柱滑開。同時身子一縮,再一彈!

    狹長如蜥蜴一般的身子,那強健的肌肉爆發力徹底展開,這東西瞬間就從石柱的另外一側閃過。然后半空之中還強行扭轉了一個方向!

    陳小練一劍過去,石柱已經被直接斬開,但是捕獵魔卻堪堪躲避開來,爪子朝著陳小練的側面撲擊而來!

    很敏銳的動作!

    陳小練嘴角露出了一絲冷笑來。

    當初在自己眼里快如閃電般的攻擊,如今卻……遠遠不夠看!

    刷!

    石中劍做了一個橫切的動作。頓時半空之中有一團綠色的粘液灑落!

    陳小練落在地上,為了緩沖,膝蓋微微彎曲了一下,等他站直的時候……啪嗒!

    已經被切成了兩塊的捕獵魔的身體,就落在了他的面前。

    雖然身體已經被切成了兩塊,但是這怪物卻仿佛也擁有冷血動物強大的生命力,上半身尤其是那個腦袋,依然齜牙咧嘴的對著陳小練發出尖叫。

    陳小練冷冷看了它一眼,石中劍舉起來,就插進了捕獵魔的嘴巴里。將它的腦袋刺穿!

    捕獵魔的尖叫聲戛然而止,但是很快,陳小練聽見了黑暗之中,遠處傳來了一片嘩啦啦的聲音。

    他舉起戰術手電照了過去,就看見大片大片的惡魔兵,如同潮水一般的涌來……

    陳小練挑了挑眉,提起石中劍,深深吸了口氣,就迎面大步沖了上去!

    咔!!

    一劍下去,陳小練將一個跑在最前面的惡魔兵。連武器帶鎧甲直接劈成了兩片……

    ……

    “劍開雙刃,身直頭尖。”輪胎手里拿著一把長劍,正在給面前的幾個人做著示范。

    “劍術的招式可以千變萬化,但是無論怎么變化。都逃不脫幾個基本的動作:劈,刺,點,撩,崩,截。抹……”

    輪胎口中一邊說,手里的劍一下一下的做出各種示范動作。

    他的動作因為是做示范,所以出手速度并不快,但是每一下卻充滿了力度,干凈有利!

    看著輪胎的示范,坐在那兒的旗木西還有喬喬都瞇起了眼睛來仔細的心中記錄,而在遠處擺弄槍械的備胎和小雷也干脆放下了手里的東西,扭過頭來看輪胎展示劍術動作。

    “而劍之中也有長劍重劍,可以雙手握,而基本的動作,則更偏重于斬,擋,磕……”

    輪胎改為雙手握住一把西式的騎士長劍來:“這種雙手握的劍,在劈砍之中,并不純粹是用手臂的力量,斬,撩,之中,可以借助腰部的力量,簡單的來說,類似于將劍掄起來,借助慣性,借助身體的力量……”

    ……

    碰!!

    陳小練手里的石中劍如同風車一般旋轉,將一個在藏在惡魔兵潮水之中的捕獵魔直接劈飛了出去,重重摔在遠處的石柱上,已經砸得血肉模糊稀爛!

    ……

    “刺,要狠,要準!而且主意力量的使用,不要過分的前傾……”

    輪胎將手里的劍狠狠的刺了出去,卻快速的收回:“尤其是在戰斗之中,一刺即回,否則的話,萬一對方夾住你的劍,你恐怕就保不住手里的武器了!”

    ……

    陳小練手里的石中劍刺穿了一個惡魔兵,幾乎是瞬間,陳小練就已經一腳踢在了對方的身上,然后借勢閃電般的將石中劍抽了回來,就勢一個揮手,橫著斬了出去……

    ……

    咔!

    陳小練面前最后一個惡魔兵的尸體摔在了地上,陳小練才收回長劍,石中劍的劍尖點在地上,他深深的吸了口氣。

    周圍的地上已經橫豎倒下了滿地的惡魔兵的尸體。

    幾乎已經鋪滿了周圍十多米的地面,甚至都沒有插腳的地方。

    陳小練也不知道自己剛才廝殺了多久,只覺得身子已經發熱,呼吸也有些急促起來。

    他深深的吸了口氣,卻看見了遠處,在戰術手電的光芒之中,又有一群黑壓壓的密密麻麻的惡魔兵如潮水般涌了上來……

    他嘿嘿一笑。重新把石中劍提了起來,然后邁步迎著那潮水般的惡魔兵沖了上去……

    ……

    “好了!現在休息一會兒。”

    輪胎收起了長劍來,然后扭頭看了一眼在一旁觀望的小雷和備胎:“你們過來一下。”

    備胎推了一下小雷。

    小雷一呆,就聽見輪胎道:“小雷。你過來,給女士們做一下示范,我們兩人拆招,你攻我守,三招之后。我攻你守,這算一個來回。看看你能在我手里堅持幾個來回。”

    小雷哀嘆一聲,只好走了過來,在地上的那些武器里挑了一把雙手握的長劍,無奈的站到了輪胎的面前:“輪胎老大,你手下留情啊。”

    “別廢話,來吧!”

    ……

    陳小練已經飛身跳了起來,人在半空,石中劍刷的斬落!

    轟的一聲,劍當頭劈砍下來。將一個惡魔兵的身體直接砍得碎裂開來!余力不止,頓時轟然的一團沖擊波爆裂開來,將周圍的三五米之內的惡魔兵全部震得飛了出去!

    ……

    小雷雙手握劍劈砍出去,連續三招,他出手已經非常猛烈,但是卻被輪胎隨意單手握劍擋開。

    等到三招一過,輪胎大喝一聲:“該我反攻了!”

    輪胎瞬間將手里的劍改為雙手握,然后當面就朝著小雷劈了過去!

    鏗!!

    一聲響,就看見小雷身子連連后退,手里的劍也脫手掉在了地上。他雙手兀自微微顫抖不已……

    輪胎收起了劍,看了一眼小雷:“知道你錯在哪里了么?”

    小雷苦著臉說不出話。

    輪胎吐了口氣,又看了看周圍的喬喬等人:“我算是力量型的戰士,小雷和我對敵。卻偏偏選了一把雙手劍,雙手劍更講究力量,而在靈敏上就欠缺了一些。

    小雷的力量原本就遠不如我,若是聰明一些的話,他應該選擇一把單手劍,這樣的話和我對敵。還可以從敏捷上想想辦法,可是用了雙手劍,首先就放棄了他唯一可能有優勢的一點,這就是舍長取短,以他的短處來攻擊我的長處,在戰術上就已經錯誤了。

    他的力量攻擊我,不能對我形成壓制,而我反擊的時候,他的力量上的弱勢就更加暴露無遺。

    小雷!以你之前的訓練成果,你不該是這么弱的,你若使用單手劍的話,雖然勝不過我,但是依仗敏捷,至少可以和我多周旋一些時間的,現在你明白了么?”

    夏小雷哀嘆一身:“老大,我知道了。”

    “好,去換一把單手劍來。”輪胎看了一眼小雷,又看了看旗木西:“你!上來。”

    旗木西一愣,卻趕緊跳了起來:“輪,輪胎先生,我……”

    “選一把劍,現在你和小雷來拆招。”

    旗木西怯生生的拿了一把中式的劍站了上來,和小雷拆招,可同樣的,她連續攻擊的三次,被小雷擋開后,小雷一招過去,旗木西的劍就被小雷磕飛了。

    “啊!”女孩尖叫了一聲,退后幾步。

    輪胎嘆了口氣:“小雷這一次就聰明了一些,旗木西的力量顯然是弱勢,他在攻擊的時候故意在謀求力量的碰撞,所以占據了優勢。

    嗯,旗木西,你過來。”

    旗木西愣了一下,走了過去。

    輪胎看著旗木西:“告訴我,你為什么選了你手里的這把劍?”

    “呃……我……”

    “你是女孩子,體力,力量,都明顯要弱于小雷,而你選的雖然是中式的劍,但依然是長劍。以你的情況,你是女孩子,那么在面對這個對手的時候,你顯然唯一可以拿得出手的,就只有你的速度和靈巧。所以,用這種長劍,對你來說依然不合適……”

    說著,輪胎從那堆武器里,挑了一把短了一些的劍出來,這把劍更輕更薄,塞給了旗木西。

    “我們每個人在選擇武器的時候,首先要懂得揚長避短。知道哪一種武器最適合自己才行。”

    輪胎說著,看了一下眾人:“現在我來分配。旗木西,接下來你的對手是秀秀。小雷……你的對手是喬喬。你們兩隊,各自選擇武器。然后接下來的時間,你們就互相拆招。我希望你們做到兩點:第一是學會選擇最適合自己的武器,第二是盡快的熟悉一些基本的動作!”

    ……

    第一天。

    “啊!”

    喬喬飛速的閃開小雷的一刺,反手一撩,劍差點刺在小雷的腰間。小雷嚇了一跳。

    而另外一邊,旗木西和秀秀兩個女孩子手里拿著劍,互相磕磕打打的幾下之后,旗木西卻忽然一聲尖叫猛的往后退了開。

    ……

    第二天。

    喬喬一劍把小雷手里的劍撩飛,順勢上去,劍鋒已經逼在了小雷的胸口。

    可接下來連續三個回合,小雷仿佛發了狠一般,連續將喬喬的劍打飛了兩次,第三次則是在自己手里的劍飛掉之后,反而上去一把抓住了喬喬的手臂。

    喬喬沒想到小雷忽然發狠。一愣的功夫,劍居然就被小雷搶了走。

    ……

    第三天。

    秀秀在一次對練之中,一下沒控制住自己,劍鋒上陡然爆發出了火焰來……這丫頭情急之下居然施展出了技能來,火焰閃現之后,旗木西嚇得一聲尖叫,丟開手里的劍掉頭就跑。

    第四天。

    旗木西終于一劍把秀秀的劍磕飛,但是隨即就愣在了當場,被輪胎狠狠的罵了一頓。

    ……

    陳小練呼哧呼哧的喘著粗氣。

    劍拄在地上,勉強支撐著自己的身體。

    他已經開始流血!

    手臂上的傷口。鮮血順著手腕流淌到劍柄上,手里就感覺到滑膩膩的。

    在他的周圍,方言看去,幾乎是密密麻麻的地上全是各種惡魔兵和捕獵魔的尸體!

    陳小練的身上外衣也早已經破破爛爛。紅一塊綠一塊,有自己的傷口流出的鮮血,還有捕獵魔的粘液。

    他已經忘記了自己在這個地宮里戰斗了多久。

    系統不停的模擬出如潮水般的惡魔兵的攻擊,其中夾雜著一些捕獵魔的偷襲。

    陳小練面對著無窮無盡的攻擊,苦戰不休,幾乎將自己身體的每一分潛力全部榨取了出來!

    面對無窮無盡的攻擊。在這戰場之中,陳小練幾乎忘記了一切,到了最后,幾乎將手里石中劍的每一個動作,每一個攻擊,每一次抵擋,都變成自己本能的動作!

    他越來越覺得疲憊,身體幾乎發出發出了不支的哀鳴,但是同時卻也越來越覺得手里的石中劍,施展起來,越發的得心應手!

    仿佛每一次劍刺出去,都如同心中的意念一般。

    也不知道自己劈砍出了幾千下還是幾萬下,仿佛心中,有一層膜越來越薄,越來越薄……幾乎就在眼前,仿佛只要輕輕一戳,就能被捅破……

    終于,在看著眼前再次沖上來的那無邊無際的惡魔兵潮水……

    陳小練忽然心中福至心靈,也不知道是腦子里忽然哪個地方忽然一下就被點亮了……

    他緩緩的站直了身體,然后忽然抬起手里的石中劍,輕飄飄的刺了出去……

    劍在空氣之中,卻忽然隨意的點出了十多下……

    空氣之中,頓時出現了一團密密麻麻的金色光點……

    嗡!!!

    在黑暗的地宮之中,一團金光陡然就爆了起來……然后朝著四周擴散出去……

    那奔跑沖上來的惡魔兵,在這光爆之中,就如同被沖擊波正面卷過,頓時粉碎,七零八落……

    陳小練噗通一下跪在了地上,喘著粗氣,看著手里的石中劍。

    他的臉上滿是痛苦,身體的每一根肌肉都在痛苦!

    但是眼睛卻越來越亮,越來越亮!

    “我終于……終于自己施展出來了!這……這就是力量!這就是力量!!”

    他能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身體里,有某種東西,在一點一點的……

    蛻變!

    ……

    “再來再來!再來!!”

    輪胎手里的劍上下翻飛,面前的小雷和喬喬兩人并肩,合力抵擋著輪胎的攻擊。

    三人都沒有使用任何技能,純粹的用自己身體的力量和劍術在拼斗。

    輪胎依然占據了壓倒性的優勢,一把長劍逼得小雷和喬喬兩人不住后退。

    終于,鏗的一聲。輪胎的劍將小雷的劍打飛,但是同時,輪胎卻忽然身子頓住了!

    一截劍尖已經頂在了輪胎的腋下!

    輪胎看著站在自己側面,已經滿頭汗水。卻眼神倔強的喬喬,看著喬喬手里的劍,忽然臉上露出了一絲滿意的笑容:“做得不錯,喬喬!”

    喬喬松了口氣,收回了劍。苦笑道:“我和小雷商量好的,他負責吸引你,我負責偷襲。”

    “漂亮的戰術,再來!”

    輪胎哈哈一笑!

    ……

    山谷之中,陳小練忽然從高空之中落下!

    手里的石中劍如同夜空之中閃過了一道閃電!!

    他的身體在半空之中翻滾了幾下之后,落在了地上,然后飛速的轉身,劍指著身后的……

    一只體型龐大的黑寡婦蜘蛛,身體忽然就四分五裂開來!!

    陳小練呼哧呼出的傳奇,臉上露出看開懷的笑容來。

    他的身上。腿上,手臂上,到處都是可怕的傷痕!!

    “哈哈哈哈!力量!力量!我感受到了!力量!!”

    不知道多少次的嘗試,他也忘記了自己這是第多少次殺死黑寡婦了!

    在單挑之中,不投機取巧,不用計謀。

    全憑手里的劍,正面擊殺一只A級的戰寵黑寡婦!!

    陳小練付出了慘重的代價,很多次!

    身上的那件B級的防護衣早就已經破爛不堪,陳小練干脆就將防護衣撕扯了下來隨手扔在了地上,然后四仰八叉躺在地上呼哧呼哧的喘氣。

    “天刀!老子……比你想象得更天才吧!哈哈哈哈……可惜。可惜啊……你看不到這些。”

    ……

    終于,陳小練走進了地宮里的最后一個洞穴,看著這空蕩蕩的地宮,卻皺起眉頭來。

    “什么都沒有?”

    很快。陳小練的個人系統之中收到了一條基地的GM發來的消息。

    “該副本最終任務目標,記憶不全,無法模擬。”

    陳小練嘆了口氣,放下了手里的劍,看了看自己的身體,苦笑一聲:“結束吧!”

    ……

    唰!

    周圍的黑暗陡然亮了起來。陳小練看清了周圍,已經回到了那個訓練室之中,他干脆的坐在了地上,拿出一瓶水來一口氣喝光。

    嗯,治療藥劑也幾乎耗盡了,陳小練看了一下自己的儲備,搖搖頭。

    看來也到極限了。

    他已經感覺到了自己的身體已經發臭了……這么多天在模擬的副本里廝殺,汗水,血水……

    “老子要洗澡啊。”陳小練回了會兒氣,勉強爬了起來。

    ……

    嗡!

    當訓練室的門打開的時候,喬喬小雷還有秀秀旗木西,正在四人合戰輪胎一個。

    五個人斗成一團,你來問我往,喬喬和小雷動作很有章法,進退有度,就連秀秀和旗木西,看上去也熟練了許多。

    而就在這個時候,陳小練從訓練室里走了出來,輪胎先看見了他,立刻就跳出了圈子,哈哈一笑:“團長出來了!”

    陳小練滿臉疲憊,看著在中央休息大廳的幾個人,還沒來得及說話,就看見喬喬和秀秀迎面撲了過來。

    小雷似乎也走上了幾步,但是還沒靠近就立刻站住了,忍不住掩住鼻子,大聲叫道:“我的天啊!團長!你身上好臭!你多少天沒洗澡了!”

    ……

    陳小練整個人泡在浴缸里,熱水浸透了身體的每一個毛孔,疲憊感覺才一點一點的被洗刷掉。

    他的皮膚都被搓紅了,那些傷口,傷疤,都在飛速的愈合之中。

    而與此同時,他卻還有一只手吊在浴缸外,手里……依然握著石中劍!!

    陳小練仿佛體驗到了一種奇怪的感覺。

    仿佛手里握著的不是一把劍,而是……這把劍已經變成了自己身體的一部分!

    陳小練瞇起眼睛,舉起石中劍,手指輕輕一用力,劍鋒上頓時閃過一道金光!

    這金光雖然微弱了一些,但是卻和自己當初站在競技場上,那天刀的光芒,很是相似!

    “我……現在算是什么級別了?”陳小練心中有些好奇。

    他忽然站了起來,也不顧身上的水,就邁步走出浴缸。

    他站在鏡子前,看著自己,看著身上的傷疤……

    “好像,總覺得自己哪里和之前不一樣了……”陳小練皺眉。

    他提起手里的石中劍看了又看,忽然,心中生出了一個古怪的感覺來。

    手掌一翻……

    刷!

    手心之中,石中劍消失了!!

    陳小練自己先是一愣,但很快就閉上了眼睛。

    他沉入了自己的精神意念之中,很快,就看見了在精神意識之中,石中劍漂浮在那兒!

    周圍,繚繞著一團團的金色的光芒。

    雖然暗淡,但是那金光,卻是真的存在的!

    陳小練睜開眼睛,看著鏡子里的自己,眼神漸漸篤定起來。

    “嗯,真的是不一樣了!”

    ……

    【求推薦票!!

    拜托大家幫忙吧!!!】

    ……(未完待續。)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公开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