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天啟之門 > 第四百零五章 【燈芯】

第四百零五章 【燈芯】

    第四百零五章【燈芯】

    陳小練自稱不知道,而天刀自然是不太愿意相信這一點的。

    剛才的戰斗激烈而短暫,短暫到只花費了幾分鐘的時間。

    但是這幾分鐘時間內,帶給天刀的震撼卻并不小!

    他想這個陌生的小子展現了自己身為“天刀”的驕傲,真正的頂尖強者的驕傲!即便現在目不能視,身不能動,但那狂暴的刀光刀氣,如狂風驟雨辦的攻擊,依然展現了身為一個頂尖強者的實力。

    可是陳小練卻更加超出他的預料!

    只有天刀自己知道,他剛才的攻擊到底達到了什么程度。

    雖然這樣的攻擊的力度,遠遠達不到他巔峰時期真正的水準。但這樣的技能也不是隨隨便便什么人都能接下來的——哪怕在零城里!

    剛才短短的不到五分鐘的時間內,天刀一共出了一千零四十六刀!

    每分鐘兩百刀以上!

    每秒鐘超多三刀!

    可這些攻擊,除了再最初的時候讓陳小練有些狼狽之外,越到后來,陳小練的防御就越發的游刃有余,從絕對的劣勢,到漸漸的扳回局面,再到最后用了一個大招直接徹底粉碎了天刀的攻擊!

    天刀雖然沒有眼睛去看,但是他畢竟是決定的高手,對局面的掌控依然讓他有一個基本的判斷:這個小子表現的古怪!

    最開始的時候,陳小練的狼狽,和越到后來他變得越強,這樣的古怪的轉變,就足以證明了一件事情:

    陳小練,使用出的那一招,很可能,是臨時發揮出來的。

    也就是說,靈光一閃?

    蒙出來的?

    天刀絕不肯相信這種事情存在。

    踢足球也好,打籃球也好。允許有靈光一閃。

    但是技能,就絕不會這樣!

    沒練過劍法的菜鳥,也許能偶爾靈光一閃的擋住一個武道大師的一次攻擊。

    但是……一千零四十六次?!

    所以天刀更傾向于另外一種猜測:陳小練擁有一個他自己并不熟練的技能,而自己成為了……而自己剛才的攻擊。幫他磨練了他技能的熟練度,最后,就施展出來了。

    和天刀的思緒復雜相比,陳小練的想法則更簡單。

    他懵了。

    剛才那華麗而強悍的一招,居然是從自己的手里施展出來的?!

    狂炫酷**并且華麗得掉渣的那一招!

    相比而言。天刀帶給他的震撼,雖然也有,但似乎一下就被蓋了過去。

    陳小練只是下意識的退后了幾步,盡量來開了和地上那把刀的距離。

    這個家伙雖然變成了一把刀,不能動彈了,還能施展出這樣強大的攻擊技能來。

    可是自己……到底在自己身上發生了什么?

    而偏偏就在這個時候,陳小練忽然眼神很隨意的往周圍一掃,臉色頓時變得古怪起來。

    那盞燈!

    那盞燈?!

    那燈臺上的火苗,在一點一點的暗了下去!

    雖然這個轉變很微弱,過程很緩慢。但是陳小練心中卻偏偏有一種奇怪的感覺。

    這盞燈……好像……

    要滅了!

    天刀沒等到陳小練說話,忍不住又問了一句:“你不知道?小子,你居然說你不知道?”

    “等,等一等!”陳小練一擺手:“你先等一下……好像有點不對勁!”

    陳小練忽然邁步就朝著房間里的那個燈臺大步走了過去。

    天刀哼了一聲。

    在這里困了漫長的歲月,天刀有足夠的耐心——而且反正大家都在這個屋子里,他也不擔心陳小練跑掉。

    陳小練走到了燈臺旁,緩緩的蹲了下去,盯著這燈火。

    然后,他仿佛聽見了一個聲音。

    “你做到了。”

    ……

    “你做到了。”

    傘先生盤膝坐在桌前,看著桌上的那盞孤燈。

    燈火之中。隱隱的出現了一團影子,那是陳小練的臉龐。

    傘先生微微一笑,如是說。

    ……

    陳小練立刻臉色就變了,眉毛一挑。剛要說話,就又聽見了那個聲音:“莫言語。”

    陳小練的一句“傘先生”到了喉嚨,終于被他吞了回去。

    ……

    傘先生看著火苗之中陳小練的古怪表情,輕輕一笑。

    “你現在一定心中有很多問題想問我。只是現在卻還不是說話的好時機。這盞燈很快就要熄滅了。在熄滅之前我們剩下的時間不多,所以我說,你聽著就好。明白的話。你就點點頭。”

    ……

    陳小練默默點了兩下腦袋。

    ……

    “你現在所在的地方,是屬于我的。當然了,那把刀受是神仙洞府,倒也沒錯。

    只是,這個洞府,并不是我邀請他進來的,所以,貿然闖進來,自然會受到我留下禁制的侵襲,他變成了一把刀。這就是闖進我家中的該受到的懲罰。

    也許這個天刀是無意之中得到了我留在零城里的那幅畫,但懲罰就是懲罰,我也無法再幫助他復原,所以,這就算是他的命吧。

    至于你,你則讓我驚喜,陳小練。”

    ……

    陳小練的心中開始砰砰亂跳。

    ……

    “那天在倫敦,我說了送你一套劍術,又把仙音的魂魄注入了石中劍內。我告訴過你,只有在適當的時候,你才能真正的激活這份禮物。除非你有能力將仙音救活,否則的話,那套劍術你是得不到的。

    而你做到這件事的速度超過了我的估算。

    我曾經想過,你也許有機會能迅速成長起來,進入零城里,有機會找到我在零城里留下的東西。

    但是我沒想到你會這么快就做到的。而且你找到的居然是這盞燈,而不是我原本預料的另外的東西。

    這些都超過了我的預計。

    不管如何,我也不知道這對你而言,是好事還是壞事。

    根據我當年的經驗,走得越快,說不定會死得越快。所以,你不用太興奮。

    我之前在你的石中劍里留下了一套劍術。其實我說的并不準確。

    準確的說,我只是在你的石中劍里留下了一把鑰匙,或者說是一個密碼。

    這個密碼,可以開啟我遺留在這個世界上的某幾樣東西的其中之一。

    就看你的運氣如何。先找到哪一樣了。

    我沒想到你會找到那幅畫,進入了這個地方。

    玉壁里我留下了一套劍術,所以你的密碼開啟了這個玉壁,得到了玉壁里的那套劍術。

    你不用太興奮,這套劍術雖然厲害。但并不是我原本真正希望你得到的那一套。

    但……也許這就是命運吧。

    現在,我需要你幫我做一件事情。所以你仔細聽好我下面的話。

    你面前的這盞燈,是一件很珍貴的神器。

    它的名字叫做‘長明燈’。

    它的來歷么……是很久很久以前,我們那些老家伙中的其中一個同伴隊友,留下的東西。

    這盞燈的功能,就是可以將兩個單獨開辟分割出來的空間進行疊加,這盞燈可以連接兩個空間,成為兩個空間的連接點。

    準確的來說,此刻當你看見這盞燈的時候,它并不在你所在的這個空間。

    當然。它其實也不在我的面前。

    它就像是一座橋。

    連接著兩個陸地。

    而兩個陸地的中間,則是虛無之海。

    它可以獨立存在于虛無空間之中。這就是它的神奇之處。

    當年它的主人,把它留在了這個地方,其實目的很簡單。

    它是一個我們這些東躲西藏的家伙,為自己弄的一個逃生門。

    當我們躲藏在那幅畫里的時候,這個逃生門可以讓我們瞬間從一個空間逃到另外一個空間。

    至于我們在逃避什么……我想,不用我說,你也明白。

    可惜的是,這盞燈的主人死掉了。

    所以,在那個家伙死掉之后。這盞燈,我們誰也無法再使用。它就只能一直擺放在那里。

    接下來,我會做一件事情,我會熄滅這盞燈。而熄滅之后,這盞燈,這件神器,也就算是徹底廢掉了。

    不過沒關系,反正玉壁里的東西你已經得到了,那么。那個畫里的空間也完成了它存在的使命。所以,這盞燈已經不需要繼續存在了。

    只是我需要你做的事情是。

    在我想辦法熄滅這盞燈的時候,你需要幫我做的事情是:

    燈滅之后,取下燈芯!

    記住,你只有很短很短的時間,也只能出手一次。

    取下燈芯,然后把它帶出去。

    等你做到這一點的時候,你記住,回去之后找一些蠟,把這燈芯方進去,然后點燃——讓它一直亮著,一直燃燒。

    至于燒到什么時候,我也不知道,總之就讓它這么繼續一直燒著就好。

    我想,相比我對你的饋贈,請你幫這么一點小忙,只是耗費一些蠟燭而已,這點小忙,相信你一定不會拒絕的。

    對吧?”

    ……

    陳小練再次點頭。

    取下燈芯,回去弄足夠的蠟來點燃它。

    這倒是不難。

    至于不知道要燒多久……無非就是耗費些蠟而已,哪怕是耗費一卡車,能值幾個錢?

    ……

    傘先生微笑,繼續道:“那么,我要開始熄滅這盞燈了,記住,你只有一次取燈芯的機會!”

    說完這句話后,傘先生深深吸了口氣,他凝視著面前的燈臺,然后緩緩的吹了一口氣。

    這口氣從他口中吐出的瞬間,就在他面前的空間壁障,陡然碎裂!!

    ……

    陳小練忽然瞪大了眼睛!

    他看見眼前,這盞燈,忽然一點一點的碎裂開來!

    這不是普通意義上的碎裂。

    而是這盞燈,就好像是一個……投影!

    一點一點的,這個投影,分散成了光點,開始慢慢的消散!

    燈苗忽然輕輕搖曳起來,晃動!

    陳小練瞪圓了眼睛!

    終于,當燈上的那一點火苗,陡然熄滅的時候……

    陳小練立刻閃電般的伸出了手去掐那一點燈芯!

    他的動作很快,但是當他的手指已經捏在了燈芯上的時候,正準備用力拔出來的時候……

    忽然之間,陳小練覺得不對了。

    燈臺下的碎裂,已經蔓延了上來!

    陳小練的一片袖口搭在了燈臺上,那蔓延而來的碎裂,到了袖口的地方,忽然無聲無息的,連著陳小練的袖口也碎裂掉了!

    陳小練嚇了一跳!

    他下意識的就想縮回手,但是腦海里頓時響起了傘先生的那句話。

    只有一次機會!

    他心中一橫,兩個手指捏著燈芯,用力的掐了起來。

    陳小練的手腕上,血肉已經開始碎裂!

    皮膚,肌肉,鮮血都變成了一個個的碎片消失!

    陳小練甚至感覺不到疼痛。

    但是他卻依然沒有縮回手,努力的將那仿佛重大千鈞的燈芯往上提!

    終于……

    仿佛他手里一輕,燈芯終于從燈臺上被陳小練拔了出來,而下一個瞬間,那燈臺已經土崩瓦解!

    陳小練縮回了手,當他的手離開了燈臺的范圍后,頓時手腕上那碎裂缺失掉的一塊,就變得血肉模糊起來,鮮血噴灑出來,陳小練頓時重新感覺到了劇烈的痛苦。

    他哼了一聲,先狠狠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唇,然后將燈芯塞進了自己的懷里,又拿出了一個辣條狠狠塞進了嘴巴里,嚼都沒來得及嚼就吞了下去。

    陳小練撕開了一個急救包,用繃帶狠狠將手腕裹了起來,鮮血流淌得染透了幾層繃帶,陳小練卻只是咬牙不發出半個字的痛呼。

    他做完了這些之后,感受到了辣條的藥力起了作用,手腕開始從痛變癢,才稍微松了口氣,噗通一下,坐在了地上。

    ……

    噗!!

    傘先生那一口氣吐盡,眼前的燈臺徹底消失的時候,他忽然一張口,口中一團血霧就噴了出來。

    傘先生雙手用力支撐在了桌子上,喘息了片刻,才面露釋懷的苦笑。

    小子,看看你的運氣,會不會比當年我們這些家伙更好吧……

    ……

    【繼續求推薦票!!!!!!!

    拜托大家幫忙啦!!!】

    ……

    …………(未完待續。)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公开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