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天啟之門 > 第兩百三十七章 【來自森林的怪人】

第兩百三十七章 【來自森林的怪人】

    readx;    第兩百三十七章

    “這東西可真次。”

    輪胎一邊將一套鏈甲套在身上,活動了一下身體,皺眉道:“這玩意兒防御力也太差了,我徒手就能撕爛它。”

    “得了吧老大。”備胎懶洋洋道:“這畢竟只是中世紀的冶鐵技術。”

    “不過,我覺得那個威廉人還不錯。”輪胎探頭到帳篷外看了一眼,確定沒有人,回過身來摸出一包香煙,抽出一支,扔給了備胎一支。

    點燃吸了一口,輪胎緩緩道:“有點王者的氣度。而且也挺慷慨的。”

    備胎也笑道:“不錯,我看他挺順眼的。幸好系統任務是要求我們保他,如果系統任務讓我們干掉他的話,我還真有點下不去手。”

    陳小練在一旁聽到這里,噗嗤一笑。

    “團長,你笑什么?”備胎扭過頭疑惑的問道。

    陳小練嘆了口氣,看著備胎,語氣很認真:“你真覺得威廉這個人很好?”

    “呃,還不錯吧。”

    輪胎皺眉:“這個人……有問題么?”

    陳小練想了想:“我這么說吧。既然是一個歷史事件的副本,那么我們的優勢之一,就是熟知歷史人物的真正面目。比如威廉。我只能說,他可絕不是一個什么讓人喜歡的好人。

    你們想想,他幾乎是空手套白狼,就召集了這么一支軍隊為他效力,帶著千軍萬馬,漂洋過海從法國打到英格蘭來搶奪王位,而歷史上的記載,他還搞定了很多人。

    比如說,他搞定了教皇,就連教會都暗中支持他來搶奪王位。

    他搞定了神圣羅馬帝國的皇帝。

    他還搞定了挪威人,收買了挪威人和他一起出兵,從戰略角度來說,迫使他的對手哈羅德國王不得不分兵去北方對抗挪威人。

    而歷史上。最后威廉能在戰爭之中擊敗哈羅德,有很大程度上,是因為挪威人削弱了哈羅德軍隊的戰斗力。

    這么一個人,外交手段如此狡詐聰明。就絕不會是一個好人。”

    輪胎備胎都有了興趣:“還有么?這個威廉還做過什么?”

    陳小練想了想:“有一個記載是這么寫的。

    在威廉剛帶著軍隊登陸英格蘭的時候,他從船上走下來的時候,不小心摔了一跤,摔在了沙灘上。

    那個時候,周圍眾目睽睽。手下的將士們都看著。這種舉動,無疑是會降低王者的威嚴的。

    而這個威廉非常聰明,他并沒有立刻爬起來,而是干脆順勢一跪,跪在地上,雙手插進沙土里,大聲叫喊出來‘看啊!這就是英格蘭的土體!是上帝賜予我的土地!’,說完,他還抓起了沙土湊到嘴邊去親吻。

    結果,手下人非但沒有嘲笑他。反而更覺得他值得擁戴和效忠!”

    陳小練說到這里,微微一笑:“你們覺不覺得這個橋段很熟悉?”

    輪胎愣了一下。

    陳小練繼續道:“如果比照我們國家的歷史的話,倒是有一個人,和這個威廉有幾分相似。”

    “誰?”

    “魏武帝,曹操!”

    曹操!

    這個名字當然再熟悉不過了。

    你可以說曹操雄才大略,但絕不可能說曹操是一個老好人。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外面傳來了一聲呼喊。

    陳小練三人從帳篷里走出來,看見外面站著幾個諾曼軍團的士兵,其中一個手里舉著雙獅徽章的盾牌,盯著陳小練深深的看了一眼:“跟我們走。有貴人要見你們。”

    “貴人?哪一位?”

    “去了就知道。”

    這個士兵的態度很冷漠。

    陳小練并不意外這種態度。

    古今中外,軍隊里都是比較排外的,陳小練三人貿然被提拔進諾曼軍團,在他們展現出足夠的實力。并且在戰場上贏得足夠的信任之前,同僚對他們的態度冷漠,是理所當然的。

    “是一起去么?”

    “一起!都去!”

    這個士兵說完之后就沒興趣再和陳小練廢話了,掉頭就走。

    陳小練三人互相看了一眼,緊緊跟了上去。

    ……

    諾曼軍團的營地在木寨的正中央偏后的位置,這是整個木寨里位置最好的地方。地形最高,而且在兩邊側翼的保護之中。

    來到了一個巨大的帳篷旁,陳小練注意到,周圍的帳篷里,士兵都已經正在列隊,而且很顯然,在做著戰斗的準備。

    士兵們互相幫助的穿戴鎧甲,擦拭刀劍,檢查裝備。

    還有一些騎兵抱著自己的馬鞍匆匆離去。

    “里面,進去吧。”

    帶路的士兵指著那頂最大的帳篷,然后掉頭離開。

    陳小練看了看輪胎備胎:“走吧,你們跟著我后面。小心一點。”

    這帳篷一看就是貴人居住的,可奇怪的是,外面卻居然沒有任何守衛。

    甚至連個通報的人都沒有。

    陳小練猶豫了一下,在門外咳嗽了一聲,然后挑開簾子,大不走了進去。

    第一個感覺,這個帳篷里比想象之中的要更大一些。

    也許是因為這里的擺設太過簡單吧。

    陳小練只看到了一個簡單的床鋪,此外就幾乎沒有任何東西。

    角落里放著一套鎧甲,中間倒是有一塊地圖,掛在那兒。這是用一整張羊皮硝制出來的,看得出來這地圖很簡略,不過依然可以辨認出來,這是英格蘭的地圖。

    除此之外,這個帳篷里的擺設,簡單得近乎簡陋。

    絲毫沒有貴族的氣息。

    而就在這個時候,陳小練聽到了一個聲音。

    “來了?隨便找個地方坐下吧,如果不想坐,站著也行。”

    聽到這個聲音,陳小練才發現,有一個人,就坐在帳篷里的那個床鋪旁。

    陳小練忽然生出了一股奇怪的感覺!

    這個人……仿佛先前都被自己忽視掉了。

    他明明就坐在這里,可是偏偏……自己剛才打量帳篷里的時候,仿佛有意無意的,就將這個人忽視掉了。

    他明明就在眼前!

    可直到聽見他說話的聲音。陳小練仿佛才終于看見了他!

    這感覺,就十分詭異!

    這是一個中年人。

    他緩緩的站了起來,身材瘦高,相貌清癯。留著長胡須。

    這么說吧,他給人的感覺,頗有幾分像是指環王里的甘多夫的那種氣質和裝束。

    “先生們。啊,我應該稱呼三位……來自德瑪西亞的蓋倫,嘉文。以及菊花之信?”

    陳小練和備胎不動聲色,輪胎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不過顧全大局,輪胎沒有吭聲。

    “請問您是……”陳小練小心翼翼的打量著對方。

    “你們應該對我行李。不過考慮到你們并不懂得禮儀,那就算了吧。”

    這個中年人有著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睛,被這種眼神盯著,陳小練不由得生出了一種頗不自在的感覺。

    “那么,請問這位老爺,召喚我們前來……”

    “根據王的命令,你們暫時歸我調遣了……嗯。只是暫時的。”

    這個中年人微微一笑。

    陳小練皺眉:“可是……王說了,我們是他的親衛,今晚還賜予我們為他守夜的榮耀。”

    “那份榮耀以后會給你們的。不過今晚,有更重要的榮耀。”中年人的笑容帶著一絲狡猾和詭異的樣子。

    他緩緩走到了中間的那張羊皮地圖旁,摸了摸自己的胡子,盯著上面看了會兒:“我剛才發現你在看地圖,蓋倫?你看得懂地圖?”

    “看得懂一點。”

    “這么說,你居然認識字?這可不簡單啊。”中年人的語氣有些意味深長。

    陳小練心中一凜……自己是不是表現得有些過了?

    在中世紀,識字率可是一個非常非常低的數字!

    甚至在貴族之中,都有很多人不懂得讀寫。

    更何況……出身底層的傭兵?

    “好了。我無意打探你們的秘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不是么?”中年人仿佛笑了笑。

    他指著地圖上的一個位置:“看,這里是倫敦……而這里,是我們現在所在的地方!”

    然后。他在中間劃過一條線。

    “偽王哈羅德已經知道了我們在這里……嗯,這是我們故意放出的消息。就是問了讓他著急。而他,以我對他的猜測,以哈羅德的性格,他一定會以最快的速度聚集軍隊趕過來的。他是一個急性子的家伙。

    我們的斥候得到了消息,哈羅德的第一支軍隊已經從倫敦開拔出發。這是一支先鋒軍。

    他們已經在趕赴這里的路上。

    這只軍隊承擔了打前站的任務,他們將負責趕到這里來,挑選最好的駐扎地,然后監視我們,等待援軍,等待哈羅德的主力抵達,然后和我們進行一場決戰。

    哈羅德是一個心急的人,他希望用一場決戰徹底擊敗我們,解決麻煩。”

    陳小練一直不說話,等這個中年人說到這里,眼看他終于閉上了嘴巴,看向自己。

    陳小練才緩緩道:“這位老爺,您和我們說這些的意思是……”

    “我提出了一個計劃,而這個計劃已經被王和他的將軍們認可。計劃的內容是:組件一支突襲軍,立刻出發,趕在哈羅德的先鋒軍抵達之前,在半路上狙擊他們!殲滅他們!給予哈羅德重重的一個打擊,不但可以打擊他的士氣,提升我軍的士氣。此外,還可以大幅度的削弱哈羅德的有生力量。

    而這個計劃是昨天就已經決定的,泰勒佛去傭兵營召集人手,也是為了完成這個計劃。雖然那個只會拍馬屁的家伙,沒有召集到足夠的人手,只帶來了一百人。

    不過,其中有你們三個人的出現,倒是彌補了不足。

    我已經向王提出了要求,王派出了一支他的親衛隊,加入這支突襲軍隊——其中也包括了你們三位先生。

    而我,將是這支突襲軍隊的指揮官,也就是說,從現在開始,你們聽我指揮。”

    陳小練沉默了下來。

    這和他的計劃有些沖突。

    雖然幫助威廉的軍隊作戰并贏得勝利,也是任務之一。

    但是,更重要的是保護威廉的存活!

    陳小練很清楚,既然自己等人在這里,那么很可能在敵方陣營里,也有游戲參與者的存在!

    萬一對方來一個斬首行動,那可就糟糕了。

    比起去前線打仗,陳小練更關注威廉的安全。

    “王的命令不容更改,既然已經宣誓效忠,那就執行王的命令吧。”

    中年人用銳利的眼神看著陳小練,笑容意味深長。

    陳小練心中權衡了一下,很快做出了決斷。

    自己沒有辦法改變現狀了……如果強行要求留在威廉的身邊,恐怕反而會引起懷疑什么的。

    那么……打仗就打仗吧!

    “好吧,我們聽從您的指揮——既然這是王的意志。”

    陳小練說到這里,看著這個中年人:“請問指揮官先生,我們該怎么稱呼您呢?”

    中年人微微一笑,然后他說出了一個名字。

    這個名字,讓陳小練的臉色頓時變得異常精彩!

    “我叫梅林。他們都叫我‘來自森林中的怪人’。”

    梅,梅林!!

    亞瑟王身邊的梅林???

    ……

    ……

    …………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公开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