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天啟之門 > 第三百六十六章 【你是誰?】

第三百六十六章 【你是誰?】

    第三百六十六章 【你是誰?】

    本能的,漢斯很抗拒這個辦法。但是偏偏他很清楚,這應該是目前唯一一個可行的方案了。

    看著漢斯眼神里的掙扎,陳小練哼了一聲:“我不是征求你的意見,我這還是告訴你我打算這么做——不管你同意不同意,我都會這么做。”

    “陳……”

    不等漢斯說完,陳小練就已經硬邦邦的說道:“漢斯,別忘了我之前和你說的話,我們都不是上帝!”

    漢斯吐了口氣,他掙扎了一下,忽然大聲道:“好!我們分頭跑……分兩組!誰和我一隊?”

    幾個志愿者立刻站到了漢斯的身邊。

    漢斯用復雜的眼神看了身邊的同伴一眼:“好!那么……陳,其他人都和你一隊!”

    陳小練立刻明白了這個德國人要做什么了!

    他……是想自己去當炮灰!

    雖然不認同漢斯的很多做法,但是陳小練不得不承認,漢斯是一個值得叫人欽佩的人,至少,他是真正的無私高尚,而不是那種只會慷他人之慨的嘴炮黨和圣母女表。

    林樂顏的眼神很復雜,她低聲道:“我也和漢斯一組。”

    “不!林,你和陳一組。”漢斯盯著林樂顏,低聲道:“就這么決定了!”

    林樂顏試圖抗辯,漢斯則用德語飛快的說了一句話,這句話讓林樂顏不啃聲了。

    漢斯說的是:“你還不明白么?陳他只會優先保護你!如果你不在他身邊,我擔心他不會盡力去保護其他難民!”

    不得不說,漢斯說的很準。

    漢斯將槍握緊在手里,吐了口氣,低聲道:“陳!其他人,就拜托你了!我們會盡量給你們爭取……時間!”

    眼看漢斯就要轉身離開,陳小練卻一把按住了漢斯的肩膀。

    他用復雜的眼神看著漢斯,低聲道:“你確定你要這么做?”

    漢斯用堅定的眼神看著陳小練。

    陳小練咬了咬牙:“說實話,如果讓我選,我覺得你們比這些家伙應該活下去!”

    說著。他毫不顧忌的指著那幾個難民。

    陳小練說的是德語,漢斯搖頭:“陳,我們有我們的信仰。我們帶著他們跑出來的……現在已經死了很多人了!”

    說完,漢斯堅定的把陳小練按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抓開。

    陳小練目送著漢斯和幾個年輕的志愿者大步走進樹林里。

    臨別之前。溫斯坦居然還走了過來,站在林樂顏的面前。

    這個吊著膀子,還瘸了一條腿的澳洲大男孩,看著林樂顏的眼睛。

    “林,我知道你喜歡的是他……但是。我想我還是要告訴你,我……很愛你!”

    澳洲大男孩似乎還有一絲羞澀:“嗯……其實也沒什么,我只是覺得,我該把我的心意說出來,這樣就沒有遺憾了。”

    說完,這個澳洲男孩掉頭就走,他步履蹣跚,卻走得毅然決然!

    林樂顏淚流滿面。

    ……

    幾分鐘后,樹林里的深處傳來了槍聲!

    那乒乒乓乓的槍聲落在耳朵里,卻仿佛在狠狠敲打陳小練的心。

    密集的槍聲還在移動。大概是漢斯等人與搜林的叛軍交火之后,還在移動,盡量的吸引叛軍的火力和注意力,朝著一邊跑動,盡量的給陳小練這一組人制造更多的時間和更大的空間。

    陳小練看著身邊的人,那些難民的眼睛里只有惶恐和畏懼,以及膽怯。

    他嘆了口氣,然后用力揉搓了一下自己的臉頰。

    “我只說一遍,跟著我走,不許亂跑。不許亂叫!如果身邊的人掉隊,要伸手幫忙!否則的話,我會親手踢出隊伍!”陳小練惡狠狠的看著這些難民。

    不過……那個黑人女子的眼神明顯很冷漠,她身邊有三五個青壯男子。也都神態冷漠。

    陳小練懶得理會這些人。

    白人女孩的腳臨時包扎了一下,陳小練扔給了她一根樹棍做拐杖,告訴她“跟不上就自己死。”

    做完了這些,陳小練只把林樂顏拽到了自己的身邊,就帶著人上路了。

    他選擇的方向,是和漢斯等人相反的方向。

    遠處的槍聲一直牽動陳小練的心。

    槍聲從最初的密集。到漸漸稀疏,但終究,雖然零零散散,卻一直不曾停息下來。

    仿佛槍聲還在,似乎希望就還在!

    林樂顏已經哭成了一個淚人,卻一直死死的咬著嘴唇跟著陳小練前進,她的嘴唇已經咬出了鮮血。

    這一路似乎沒有任何阻礙,大約十多分鐘后,走到了林子的邊緣,卻依然沒有再看到叛軍的阻攔。

    大約所有的叛軍都被漢斯他們吸引過去了吧。

    遠處的槍聲依然零星傳來。

    陳小練帶著人在林子邊緣還有十多米的地方俯下了身子。

    樹林外的路邊,停著兩輛叛軍的軍用卡車。

    卡車旁還有四個叛軍扛著槍,其中兩個大約是司機,手里夾著香煙在嘻嘻哈哈的說著什么。

    陳小練正要打算摸上去,忽然心中一動。

    他對隊伍里的那個頗有權勢的女黑人招了招手。

    女黑人皺眉,彎腰來到他身邊。

    陳小練也不和她商量,直接告訴了他自己的主意:“你看見那四個人了么?”

    “嗯。”

    “我對付其中兩個,另外兩個,交給你的人來做,我不管你們用什么辦法,總之你們負責。”

    女黑人皺眉看著陳小練。

    陳小練冷冷道:“我不是和你商量。”

    “……好。”女黑人吐了口氣。

    她很快回到了自己人身邊,和他們低聲嘀咕了幾句。

    三個黑人青年貓著腰來到了陳小練的身邊,陳小練注意到,他們貓著腰奔跑的姿態,非常的職業化!

    為首的一個黑人冷冷道:“左邊的兩個我們對付……不過我們沒有武器。”

    陳小練想了想,摸出插在腰間的一把匕首。

    黑人看著陳小練的眼睛:“對方有槍。”

    “要不要隨你。”陳小練懶得和他們啰嗦。

    黑人眼神里閃過一絲隱怒,不過還是接過了匕首。

    “盡量別弄出動靜來,否則的話槍聲會吸引叛軍。”

    陳小練交代了一句。

    黑人點了點頭。

    ……

    陳小練從草叢里爬出去的時候,距離最近的一個叛軍士兵已經不足五步!

    這個家伙應該是司機,身上沒有扛槍。而是夾著香煙。

    陳小練忽然暴起,從草叢里跳出來,撲倒他身邊,咔嚓一聲就擰斷了對方的脖子!

    而同時。他手里一甩,一塊石子就射了出去!

    站在汽車旁的一個扛槍的叛軍,原本戴著帽子,卻正在低頭揉搓著掛在自己脖子上的一條金鏈子。被石子砸在了腦袋上,頓時腦袋就破出一個血窟窿。哼都沒哼一聲就倒了下去!

    陳小練出手非常快,瞬間放倒了兩個家伙,他回頭看去的時候,讓他意外的是,那邊的速度居然也不慢!

    一個黑人正用陳小練給的匕首插進了司機的脖子里,而另外兩個黑人已經把一個哨兵按在了地上,一個按腿,一個按住了雙手!

    那個哨兵大聲吼叫,卻被殺死了司機的黑人走上來,用匕首插進了他的嘴巴里!

    干掉了看守卡車的幾個叛軍。林子里的人紛紛跑了出來。

    那個女黑人走到陳小練的面前。

    她的神色明顯比剛才倨傲了幾分——她的手下已經從被殺死的叛軍的手里,拿過了兩把槍!

    “這里有兩輛卡車,我要一輛,我帶我的人!另外一輛可以給你。”女黑人冷冷的對陳小練說。

    很顯然這也不是商量的語氣。

    很顯然,搶到了槍之后,這個女黑人似乎認為自己有資格和陳小練談條件了。

    陳小練盯著這個女黑人的眼睛,對方毫不客氣的和他對視。

    陳小練忽然心中一動,冷笑道:“我明白了!那些叛軍,是追著你來的,對不對?你到底是什么人?”

    女黑人沒回答。緩步退后,同時呼哨了一聲,兩個拿著槍的黑人青年就站在了她的身前,冷冷的看著陳小練。

    陳小練看著左側的那個黑人:“我的匕首呢?還給我。”

    這個黑人一手握著槍。一手把玩著陳小練的匕首,用挑釁的眼神看著陳小練:“我很喜歡你的匕首。”

    陳小練笑了。

    如果是熟悉他的人在這里,比如說羅迪,看見這種笑容,一定會立刻躲得遠遠的。

    因為只有熟悉陳小練的人才回到,每當他露出這樣的笑容的時候。就是他真正生氣的時候!

    所謂怒氣反笑。

    陳小練的反應很直接!

    他出手了。

    ……

    陳小練的手閃電般伸出,一把就抓住了對方的槍口!

    那個黑人還沒來記得扣扳機,槍就已經脫手而出,落在了陳小練的手里!

    另外一個黑人還沒反應過來,陳小練已經貼了上來,蕩開他的槍口,身體貼在了對方的身上,同時這個黑人就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力量撞擊,身子砰的一聲就飛了出去!!

    陳小練撿起對方的槍,隨手就把槍管掰彎!

    這個舉動讓對方看得眼睛都瞪圓了!

    那個被奪了槍的家伙,手里還緊緊的捏著陳小練的匕首,陳小練瞇著眼睛看著他,也懶得廢話,直接就用黃金沙鷹指著對方。

    對方顯然有點懵。

    陳小練走過去,奪下了他的匕首,在槍口之下,對方沒有敢動彈。陳小練拿過匕首,掂量了一下,忽然一腳就踢在了對方的小腿上!

    咔嚓一聲!

    這聲音幾乎每個人都聽見了!

    這個黑人的小腿骨以古怪的角度折斷,頓時就慘叫跪在了地上!

    陳小練湊近了站在他身邊,冷冷道:“你說你喜歡我的匕首?那就送給你了。”

    說完,他把匕首直接插進了對方的肩膀上!

    這黑人慘叫著滾在了地上。

    “你!你住手!!!”

    陳小練回頭,就看見那個女黑人站在不遠處,手里居然握著一把手槍。

    一把小巧的女士手槍。

    讓陳小練意外的是……這把槍忽然也是……黃金的!

    陳小練挑了挑眉毛:“你居然藏了把槍在身上,隱藏得很深么。”

    女黑人看著自己的手下在地上慘叫打滾,其他的還有兩個家伙立刻跑到了她的身邊,緊張的盯著陳小練。

    女黑人咬著牙:“你……你別過來!”

    陳小練看著她手里的黃金槍,忽然冷冷道:“你是扎伊德的女兒,還是他的女人?”

    女黑人不說話。

    陳小練冷冷道:“你最好把你手里的那個破玩具收起來。如果你再用這個東西指著我,你一定會后悔的。如果你不信,你可以開槍試試看。”

    女黑人明顯越來越緊張,她握著槍的手在發抖。

    陳小練毫不客氣的一步步走了過去。

    女黑人的手指按在扳機上,卻遲遲不敢扣動。

    本能的,她心中仿佛有個聲音告誡自己:對方說的警告的話絕不是開玩笑!

    如果自己真的敢開槍,就一定死定了!

    眼看陳小練走過來,女黑人身邊的兩個家伙先后撲了上來,但是沒有人能擋住陳小練的一拳一腳,先后被放倒。

    而陳小練走到了女黑人的面前的時候,伸出手,握住了她的手槍,然后輕輕一拽,就把槍拿走了。

    女黑人的額頭上全是冷汗!

    她依然不敢動。

    當槍離手的瞬間,她仿佛才終于虛脫了一般的,噗通一下跪坐在了地上。

    陳小練站在她面前,冷冷看著她:“我真覺得,其他人死得不值。你才是這些人之中最該死的。”

    女黑人抬起頭來,顫聲說:“別,別殺我……我,我有很大的價值!帶著我離開這里!只要我能活下去!我可以給你好處!很多很多的好處!”

    “你到底是誰?”

    女黑人抬起頭來,看著陳小練,她猶豫了一下:“你……之前手里拿著的那把黃金沙鷹,是,是……是我哥哥的。”

    ……

    【求推薦票~】

    ……(未完待續。)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公开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