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天啟之門 > 第三百六十二章 【女人的直覺】(二合一章節)

第三百六十二章 【女人的直覺】(二合一章節)

    (二合一章節)

    第三百六十二章 【女人的直覺】

    這一天中途又停下來休息了兩次,到了下午的時候,在一片水流很平緩的地帶,漢斯終于下令,全船隊都開動馬達,使用了機輪。

    這個命令讓所有人都松了口氣,因為大家早就已經筋疲力盡,無力為繼了。船隊的速度原本就已經降低到了最低。

    全員使用機輪后,船隊的速度陡然提升了一個檔次。

    到了天黑的時候,船隊停了下來休息。

    讓所有人松了口氣的是,這一天并沒有叛軍的追兵,每個人臉上都漸漸的露出了一絲劫后余生的松快。哪怕是一些原本眼神麻木的人,目光里也多了幾分活氣,和叫做希望的東西。

    船隊停在了河道兩岸。漢斯并沒有阻止大家這么做,這一段河灘比較狹窄,一邊的河灘并無法停泊下所有的船只。

    讓人輕松的是,這位的河灘都是濕土,河流穿過了一片茂密的樹林。這個地方應該遠離道路,叛軍就算派出軍隊來掃蕩,也不會來到這種地方吧。

    沒有茂盛的草叢,就不用太過擔心獅子這類猛獸的出沒,在非洲,草原是獅子的領地,但是很少有獅群會深入樹林之中活動。

    蘭德爾等人在東岸設下了警戒圈,然后就任憑大家自由活動了。

    陳小練在岸邊支起來了一口鍋來,用礦泉水燒了開水飲用……他可不會喝那臟兮兮的河水。

    一旁其他的難民,只能眼巴巴的看著陳小練這里,他們自己也弄了枯草和柴火,生了火,可惜淡水缺乏……上路的時候,船上空間有限,哪里有太多的地方帶清水?

    一口破鍋架在了篝火上,里面是一鍋從河里滔上來的河水,一群人就蹲在篝火旁眼巴巴的看著。

    陳小練拿出了一根能量棒在手里。一口一口的嚼著——沒有人再來打他的主意,陳小練故意就把黃金沙鷹放在了自己的手旁地上。

    暗處雖然有一些眼紅的目光,陳小練也只當是空氣了。

    因為一路都是用了機輪,柴油耗費了很多。但是林樂顏明顯恢復了不少體力。

    白天的時候,她甚至一度睡著,雖然只是靠在陳小練的身上,短短的打了個盹,不過精力總算是稍微充沛了一些。

    陳小練的晚餐是方便面加火腿腸。

    林樂顏對于從陳小練層出不窮的變戲法一樣變東西的本事已經幾乎麻木了。雖然老壇酸菜面很可口。林樂顏也也吃了一碗。陳小練給了她一塊巧克力,林樂顏卻悄悄的塞給了在旁邊盯著自己的幾個黑人兒童。

    陳小練看在眼里,沒有阻止,只是輕輕嘆了口氣。

    其他的難民也在吃晚飯,他們攜帶的食物不多,但是總算還不會餓肚子就是了。

    倒是看見陳小練這里又是面又是火腿腸的,有些人眼饞,只是礙于白天的時候那幾個踢了鐵板的黑人青年的下場,沒有人敢來自討苦吃了。

    不過,當林樂顏拿著巧克力分給孩子的時候。終于還是有人按耐不住了。

    雖然不能明搶,但是總有人覺得自己頭腦聰明的。

    一個黑人女子走了過來。

    陳小練分辨不出這些黑人準確的年紀,只是憑感覺,覺得對方年紀不會太大。而且……一看就是富人。

    在克穆比亞,分辨窮人富人的標準非常簡單。

    窮人瘦,富人胖。

    在一個連溫飽線都達到的窮逼國家里,基本上這就是硬標準了。

    這個黑人女子有些胖,但是還算勻稱……甚至看上去平日里應該還是有鍛煉的習慣的。

    這就不簡單了!

    這個國家里,糧食都還缺乏,大家都還在為吃飽肚子。多弄油水而發愁。在這種地方,卻已經開始考慮肥胖的問題,而要健身的,絕對都是富貴人家。

    “有事?”陳小練看著走過來的這個黑人女子。對方臉上的那種略帶矜持,卻隱隱的高高在上的表情,讓陳小練略有幾分不喜歡。

    “想和你做一個交易。”

    “沒興趣。”陳小練直接搖頭。

    黑人女子愣了一下,她深深吸了口氣,緩緩道:“我白天的時候,看見你這里有肉干。那種脫水的肉干。”

    陳小練瞇起眼睛,抬起頭來,玩味的看著這個女人。

    “我沒有惡意。”黑人女子淡淡一笑,略帶驕傲的樣子:“我可以和你交換,而且絕不占你便宜。”

    陳小練笑了:“你打算給我什么?克穆比亞貨幣?”

    “當然不是那種廢紙。”黑人女子搖頭:“我說的交換也不是什么錢財之類的。現在這種時候,就算我給你黃金,又有什么用?不能吃不能喝。”

    有點意思了,陳小練有些意外的看了這個女人一眼。

    “你打算用什么交換?”陳小練笑了:“肉干,我倒是還有一點。”

    黑人女子深深吸了口氣:“柴油。”

    陳小練愣了一下。

    柴油?!

    “我看見你們今天已經用了很多很多柴油,比別人耗費得更多,我猜,你們的存量已經不多了吧?明天你們的柴油肯定就不夠用了。”黑人女子壓低了聲音飛快道:“我有多余的柴油,可以和你交換一些食物。”

    陳小練皺眉:“你哪里里的?”

    黑人女子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回頭反手一指,指著某個放心:“那是我的隊伍。”

    陳小練看去,就看見一群青壯漢子聚攏坐在一起,而有三個黑人漢子則站在距離黑人女子不遠的地方,看似東張西望,其實眼睛里目光閃動。而且,陳小練注意到,他們的站位,頗有講究。

    好像是有點職業感覺啊。

    保鏢?護衛?

    陳小練審視著這個黑人女子——她是什么身份?

    “我的隊伍里勞力足夠,所以今天我們節省下了許多柴油。我們今天耗費的柴油,是船隊所有船只里最少的。”女人淡淡道:“我有一點富裕,可以用來和你交換。”

    這女人沒說實話,陳小練立刻判斷了出來。

    就算是他們勞力足夠。今天盡量用人力劃船,節省柴油,但是也不太會節省出太多來。

    肯定是……在碼頭分配的時候,這個女人一定想辦法多弄了一些!

    陳小練皺眉。

    他記得在碼頭分配柴油的時候。那個蘭德爾好像就做了一點手腳。

    “你認識蘭德爾?”陳小練干脆直接開口問道。

    “……”黑人女子一愣,她盯著陳小練看了一眼,猶豫了一下,低聲道:“我送了他一點小禮物。”

    “哦?克穆比亞國家貨幣?”

    “一塊黃金,不算很大……比你這把槍大一點。”女人伸出手指指著陳小練手邊的黃金沙鷹。

    這就他媽很大了好嗎!

    陳小練心中嘆了口氣。

    那個該死的蘭德爾。混蛋!

    “換不換?”女人皺眉:“我只是為了我之前的失誤買單,我們逃出來的時候,食物帶得不太多,而且,我的人……需要足夠的熱量,才能保持體力。在危險的時候,才有足夠的戰斗力保護我。”

    陳小練想了想,忽然大叫了一聲:“嘿!我的老朋友呢?”

    黑人部長這個家伙立刻不知道從哪個地方鉆了出來,滿臉堆笑,簡直就是一個職業狗腿子的風范:“我在這里。老朋友,找我有什么事情?”

    “你的鋼盔呢?”

    “呃?”黑人部長愣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立刻朝著自己屁股后摸了摸,那口鍋被他用繩子拴在了褲腰帶上。

    陳小練沒伸手接這個鍋,而是讓黑人部長遞給了那個女人。

    “用柴油把它裝滿。我給你500克脫水肉干。”陳小練淡淡道。

    500克脫水肉干相當于五倍左右重量的生肉做出來的。

    女人的隊伍人數剛好十個人,平均下來一人也有小半斤肉的分量了。絕對足夠他們補充熱量的。

    女人立刻點了頭:“好!一言為定!”

    一鍋柴油很快弄來了,陳小練把柴油倒進了自己的船油箱里,然后將一袋沒開包的脫水肉干扔給了女人。

    “合作愉快。”女人看了陳小練一眼:“也許路上,我們可以互相……”

    “我這個人不太喜歡做生意。下不為例。”陳小練搖頭,懶得和她廢話。

    這里的交易又引發了不少人的覬覦,陳小練一概不理。

    不過他又做了一件很過分的事情。

    晚上的時候,他一個人坐在河灘上……

    嗤…………

    這個聲音很快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然后。有人就心中差點痛罵起來了!

    這尼瑪也太氣人了吧!!

    我們都是難民逃難的,我們喝的是河水,吃的是弄熟的土豆和一些面包。

    你有面吃,有開水喝,有火腿腸吃,也就罷了。

    現在。現在……

    現在尼瑪坐在河邊上,喝可樂?!

    這就簡直叫人不能忍啊!!!

    喝可樂就算了!還伸著脖子打嗝?!

    林樂顏從后面走了過來,坐在了陳小練身邊,皺眉看著陳小練,看著他手里的那一瓶可口可樂。

    上面分明是中文標簽!

    “你是從哪里……”林樂顏問了一句,可問了一半,卻搖頭:“算了,我還是不問了,問了你也不肯說實話的。”

    陳小練聳聳肩膀。

    “我好奇的是,這些吃的喝的,你到底是藏在什么地方的?你那個背包,能裝得下多少東西?”

    陳小練依然聳肩。

    “難道你會魔法?還是仙術?”林樂顏問道。

    “你不會也看過網絡奇幻小說吧。”陳小練橫了她一眼。

    “別忘記了,我來自灣灣,你們內地的奇幻小說,第一代作家都是灣灣市場養起來的。我當然看過。”

    陳小練無語了。

    他畢竟本人就是一個網文作家,很清楚林樂顏說的是事實。

    中國如今網文奇幻小說大熱,一線作家們賺得盆滿缽滿的。

    但其實在十幾年前,中國第一代網文奇幻小說的作者,都是靠著臺灣市場養活的。

    當時大陸的網文網站還沒有成氣候,也沒有什么收費閱讀,網文作家寫東西。都是一邊在大陸網站上發賺人氣,然后再賣給灣灣的出版商,在灣灣出實體書。

    一本幾千塊,賺點生活費。

    可以說。第一代網文奇幻作家,都是灣灣市場養活的,才沒有讓大家餓死。

    “你怎么不猜我是機器貓?有一個二次元空間袋?”陳小練故意笑了笑。

    林樂顏嘆了口氣,收回了笑臉。

    陳小練把可樂瓶子遞給了林樂顏,她接過喝了一口。然后放下。

    “走,陪我……去別的地方一下。”

    “嗯?”

    林樂顏的臉有些漲紅:“我……我要去……方便。我一個人不敢。”

    陳小練嘆了口氣,站了起來。

    看著陳小練和林樂顏并肩朝著樹林深處走去,白人女孩原本側著躺在地上,忍不住低聲咒罵了一句。

    “你猜他們去干什么了?”旁邊黑人部長忽然低聲問道。

    “我怎么知道。”白人女孩哼了一聲。

    黑人部長笑得很猥瑣:“他們不會現在憋不住,想做那種事情吧?”

    白人女孩翻了個白眼,卻冷冷道:“把你的手拿開。”

    黑人部長訕訕一笑,把搭在白人女孩大腿上的手抽了回去,眼睛里卻閃過一絲惱怒。

    ……

    “夠遠了吧?”陳小練拿著一個戰術手電走在前面,晃了晃。看了看周圍,沒有什么危險的動靜——事實上,走進樹林的時候,陳小練就悄悄的將四眼戰貓放了出來。

    三只四眼戰貓在周圍的樹叢之中游走,確保陳小練不會遇到任何危險。

    身后距離河邊的營地已經很遠了,陳小練停下了腳步。

    “這個地方可以么?”陳小練看著林樂顏。

    林樂顏用力咬著嘴唇,雙手捏緊,盯著陳小練的眼睛。

    “你這么看著我干什么?”陳小練皺眉。

    忽然,林樂顏撲了上來。

    帶著一陣風,林樂顏撲進了陳小練的懷里。純粹會怕這個姑娘會一頭跌在地上,陳小練沒有躲閃。

    女孩入懷,陳小練的嘴唇立刻就被堵住了——被林樂顏的嘴。

    這是一個標準的熱吻。

    有那么幾秒種,陳小練真的懵了——不過他很快就反應了過來。用力推開了林樂顏。

    林樂顏喘著氣,用挑釁的眼神看著陳小練:“怎么?別告訴我你不喜歡女人。”

    “我挺喜歡你。”陳小練看著林樂顏:“但不是男人女人的那種喜歡。”

    林樂顏盯著陳小練:“我喜歡你,卻就是男人女人的那種喜歡。”

    陳小練皺眉,嘆了口氣:“你太沖動了吧今晚。”

    林樂顏面色漲紅,卻忽然伸手抓住了陳小練的手,然后飛快的按在了自己的胸膛上……順著她的外衣滑了進入。按在了T恤上。

    陳小練感覺到了運動胸罩——沒有鋼圈的那種,很柔軟,很有彈性,而且……尺寸很是驚人。

    林樂顏貼了上來,鼻息噴著熱氣,就噴在陳小練的臉上。

    “別告訴我你沒動心,也別告訴我你沒有反應,別告訴我你現在不想要。”林樂顏的聲音在顫抖:“我現在就可以把自己給你,現在,就在這里。”

    陳小練的手指感受到了熱力,溫暖,柔軟,彈性……

    他的心的確在亂跳!

    溫軟的身體貼在懷里,他能感覺到林樂顏因為緊張,而身體在顫抖的樣子。

    正是這種顫抖,才更讓男人格外心動!

    此時此刻,如此夜色,在這僻靜的地方,一個深情的年輕女子,用眷戀的眼神凝視著自己,誘人而柔軟的身子貼著自己,握著自己的手,貼在她柔軟的胸膛之上,在自己耳畔說“我現在就可以把自己給你……”

    這樣的話……

    恐怕全天下的男人,十個有九個都會動搖吧。

    (也許我會為今天的決定而后悔的……)

    陳小練心中嘟囔。

    他用了很大的毅力,終于抽出了手,退后了半步。低頭看著林樂顏的眼睛。

    林樂顏的臉色一片灰敗!

    “我……就這么沒有魅力么?”她用力咬著嘴唇。

    陳小練深深吸了口氣,雙手扶住了林樂顏的肩膀——即不讓她跌倒,同時雙手用力,防止女孩再次貼上來。

    “我其實……很動心。”陳小練的語氣很誠懇:“說實話。真的動心。你身材很火辣,是個男人就會動心。但是動心,不代表一定要做什么。那只是動物的本能反應而已。”

    “我很干凈的,我說過了,我是處女。”

    “我知道。我也相信。”陳小練嘆了口氣,眼神很清澈,他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胸口,收回一只手指著自己的心:“可是,我這里……已經有別人了。”

    “……”林樂顏無言的看著陳小練。

    “這幾天你經歷了太多,太多,生死掙扎,而我救了你,一個女人很容易在這樣的情況下。把對安全感的需求,和對救助者的感激,錯認為是某種特殊的感情。”陳小練緩緩道。

    “我覺得和你走在一起很安全,很安心。”林樂顏低聲道:“我是真的喜歡你。”

    “我比你小好幾歲。”

    “那就當我老牛吃嫩草好了吧?”

    陳小練忍不住樂了。

    林樂顏垂著眼皮,身子顫抖得更厲害,不敢看陳小練的眼睛:“我要求的不多,就想……給你一次,就一次,把自己給你就好了。我不求什么長久,我已經想好了。我是不婚主義這,我這輩子都會在世界各地游走,做志愿者,也許一直會做到五十歲。做到我做不動了為止。真的,我不強求什么,我只想,把自己給你,給一個我心動喜歡的男人。”

    陳小練笑了笑:“那也不用現在吧?這個地方?這個時間?你可以仔細多想想。我一直不知道你居然這么膽大。”

    “我并不是膽大,而是……”林樂顏抬起眼皮來:“我有預感。”

    “什么?”

    女孩看著陳小練。沉聲道:“你別敷衍我,也別騙我,我很清楚……一旦我們離開這里,一旦我們安全的逃到剛果,安全了的時候,你就會立刻離開!這輩子我恐怕都不會再有機會見到你了。”

    “……”陳小練不說話了。

    林樂顏的猜測……

    很準!

    陳小練的確就是這么想的!

    ……

    陳小練和林樂顏回到營地的時候,兩人離開的時間,讓黑人部長和白人女孩都心中頗有遐想,尤其是林樂顏臉頰漲紅,衣衫也有些不整的樣子,更加叫人會想歪掉。

    陳小練卻心中坦然,自己反正什么都沒做。

    回到營地,陳小練正坐下準備休息,忽然就聽見不遠處傳來了幾聲爭吵和叫罵!!

    ……

    兩個黑人男孩正安靜的坐在篝火旁,他們的面前擺放著幾枚很大的某種動物的蛋。

    蛋已經被烤熟,黑人男孩撬開之后,立刻嗅到一股香氣。

    這時候,那個黑人女子干好在旁邊,忽然看見了兩個孩子面前的蛋,被這巨大尺寸吸引,看了一眼之后,黑人女子頓時臉色劇變!大聲叫罵了兩句,過去抓起一個孩子來:“你從哪里弄到的?!”

    孩子被嚇到了,趕緊指著一個方向:“那里……那里……我們從沙土里挖出來的!放開我!!”

    黑人女子臉色蒼白,驚恐的看著周圍。

    這時候,忽然營地之中傳來一聲慘叫,凄厲的慘叫!!

    同時,在營地前面的一個地方,幾個家伙手忙腳亂的跑了出來,連滾帶爬,還有人嘴巴里瘋狂的叫嚷著:“鱷魚!鱷魚!!!”

    ……

    【唉,看來真是不拉票不行啊!平時不拉推薦票,推薦榜就排在二十多名,這不,一拉票,立竿見影,推薦榜沖到第五了。

    看來還是要拉票,不開口求票的話,大家真的很多人都忘記投票的。

    也許對大家來說投一下票覺得是很小很小的事情。

    但是對我來說真的就很重要啊,上榜就能讓這本書有更好的成績,更高的人氣啊。

    所以,拜托大家,給本書投推薦票吧!謝謝各位!!】

    ……

    ……(未完待續。)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公开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