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天啟之門 > 第七百四十一章 【命令】

第七百四十一章 【命令】

    陳小練緩緩睜開眼,腦海中浮現出的第一個念頭是——我還活著?

    他飛快地坐起身,低下頭看著自己的身體。

    沒有任何缺胳膊少腿,就連石中劍也仍舊握在自己的手中。

    身下,是一片如茵的綠草,周圍是無盡的虛空。

    自己……又回到了零號房間?

    陳小練緩緩站起身,心中一片驚疑不定。

    杜維明明說過,啟動奇點的刷新,將會付出生命的代價!

    可現在,自己卻明明還活著。

    剛才經歷的一切……難道只是一場夢?

    “不用懷疑了,這不是夢。”

    身后響起杜維的聲音。

    陳小練猛地回過頭,看見了身后的杜維。

    只是他的面色,卻難看得很。

    之前哪怕是在白起出現了之后,杜維也只是微微有些急躁而已,但現在,之前那淡定自若的微笑卻已經消失了。

    “刷新……失敗了?”陳小練皺眉問道。

    “沒有。”杜維想了想,緩緩搖頭:“但也沒有完全成功。在最后的關頭,開發組察覺到了這次刷新,并且強行終止了它。你撿回了一條命。”

    “那零城里的人呢?他們怎么樣了!”陳小練打斷了杜維的話。

    “幾乎一切都已經恢復了原狀。白起造成的殺戮已經被從時間線上抹消,那些人都被重置,并且剛才那一段時間的記憶也不復存在。對于他們來說,一切都還處在系統剛剛停止響應的時間節點上。”杜維緩緩道:“至于白起,他現在應該已經重新變回了你的戰魂。”

    陳小練檢查了一下個人系統,白起確實又重新回到了自己的系統里,顯示為戰魂的狀態:“那他……以后會怎么樣?”

    “只要你不在這里再把它放出來就行。”杜維的回答讓陳小練心里一松:“零號房間是零城里最特殊的地方。如果說長生殿是零城的動力室的話,那么這里就是它的艦橋。雖然白起之前從沒有得到過零城的權限,但我們為他留下了一個位置。正是這讓他暫且擺脫了系統的束縛,恢復了神智,并且重新解放了自己的力量。嗯……一部分力量。我想你應該不會再犯蠢一次,把它在這里再放出來了吧。”

    陳小練思索了一下:“我明白了。既然一切都好,那是哪里出了問題?”

    “那個命令。”杜維重重嘆了口氣:“你下達的,打開所有對外通道的命令,它沒有被刷新回初始狀態。我想,在你打開通道的時候,開發組就已經注意到了零城的入口開放了吧。它們不關心其他的一切,但無論如何,也一定要保證零城被毀滅。”

    “那么現在……”

    “現在,我想電子衛士已經開始在集結了吧。還有那個男人……”杜維臉上的表情很奇怪,有點像是在笑,又有點像是無奈:“他不會錯過這個機會的。”

    “辰?”陳小練點點頭:“我記得你剛才和白起說過,你們放棄零城時,大家都想獨占奇點,但卻沒有人有能力獨占,所以就只能把它留在了零城之中。那么現在……”

    “你猜得沒錯。”杜維緩緩點頭:“他已經……有了獨占奇點的能力了。”

    “如果讓他得到奇點,會怎么樣?”陳小練皺著眉頭。

    “我不知道。”杜維搖了搖頭:“但有一點可以確定,他要的,和我們不一樣。我們最終的追求,只是能夠徹底逃離系統的束縛而已。但他……”

    杜維想了想:“他和我們,不是同一個……物種。”

    “我明白。”陳小練點頭:“不管漏洞者也好,覺醒者也好,都是屬于這個世界的人,想要的,無非是不做系統的奴隸而已。不過我卻想不明白,他身為一個玩家,想要的又會是什么?”

    杜維望著陳小練,過了一會,突然笑了起來:“不,他也不是玩家。”

    “你這是什么意思?”陳小練瞪大了眼睛,頭皮有些發麻。

    辰是荊棘花團的團長,這是所有覺醒者世界都知道的事情。

    一個玩家團隊的團長,怎么可能不是玩家?

    或者說……如果不是玩家的話,他……又會是什么?

    “當年的他,可是我們的同伴之一。如果他真的是玩家的話,我們怎么可能和他一起建立零城?”杜維冷笑了一下:“那時的我們,一直都以為他是一個漏洞者。而他,也始終表現得像是一個漏洞者。比如……他在殺死了玩家或是覺醒者之后,也會掉落金屬球。他做得很好,以至于當時的我們沒有人意識到,他其實是一個異類。”

    “所以……他到底是什么!”陳小練捏緊了拳頭。

    “他是……gm。”杜維望著陳小練,低聲道:“第一代的,和后面所有每一個gm都不同的gm。”

    “不同?”陳小練皺眉:“這是什么意思?”

    “我倒是不介意告訴你。不過,你真的有時間去聽么?”杜維搖搖頭。

    “該死!”陳小練重重拍了一下大腿,這才反應了過來。

    剛才的刷新被開發組阻止了,雖然自己活了下來,但那個開啟對外通道的命令卻仍舊存在著,并且無法再被撤銷。

    “現在已經沒有辦法阻止即將到來的入侵了。”杜維苦笑:“按照我的猜測,系統現在應該已經發布了任務,組織玩家攻占零城吧。而辰……也一定在準備入侵的路上了。我們剛才所做的一切,看來都是一場無用功。”

    “不……不是無用功。”陳小練咬著牙:“至少他們還是復活了!只要活著,就還有希望!在入侵者抵達之前,逃離零城就可以了。”

    “你真的認為,他們有可能聽你的么?”杜維挑了挑眉毛:“這么多年來,那些團隊在零城之中得到了多少好處,現在只憑你空口白牙的一句話,就讓他們放棄?你覺得,你有這個威望么?”

    陳小練沉默了。

    “另外,剛才發生的一切記憶,你不能繼續保留著。”杜維的下一句話,讓陳小練全身一震。

    “為什么?”

    “因為……你不能讓辰知道,你得到了權限。否則,他一定會試圖從你手中得到它。如果辰想要抓住你,那么你就一定會被他抓住。除非……他覺得你是一個不重要的,可以被忽視的目標。”杜維的表情很嚴肅:“而要阻止一個人泄露秘密,最好的辦法,就是讓他自己也徹底忘記。”

    “為什么他要從我的身上得到權限?”陳小練一頭霧水:“他是零城的創始人之一,應該早就具備了這個權限才對!”

    “他的權限已經被刪除了。雖然座位仍舊保留著。”杜維轉過頭,看了一眼身后的石板和座位:“否則,你以為他怎么會那么多年來,一直被擋在零城的外面?”

    看陳小練還想要問下去的樣子,杜維搖搖頭:“如果你真的打算再救一次零城里的那些人的話,那么你就不該在這里繼續跟我閑聊了。”

    “最后一件事。”陳小練咬了咬牙:“你之前說過,如果是正常死亡的話,我是可以見到死去的漏洞者的,對吧?”

    “是的。”杜維點頭:“不過你不希望只買一張單程車票,對吧?”

    “那如果我想要把人帶回來,需要怎么做?”

    杜維笑笑:“就算我現在告訴了你,你能記得么?”

    不過他緊接著又道:“放心吧。如果你真的能從零城中逃出去,我會讓別的你信任的人來告訴你該怎么做的。”

    “誰?”

    “傘先生。”

    “好吧。”陳小練點頭:“我該怎么刪除自己的記憶?”

    “零會幫你做到,你要做的只是對他發布命令就行。”杜維閉上眼睛,片刻之后又睜開:“我保證,我們再見面時,我會告訴你想知道的事情的。”

    “一切?”

    “一切。”杜維點頭:“現在,命令零城刪除你的記憶,然后去試著拯救零城里的人吧。然后……就看你的運氣了。如果你能夠從辰的手里逃脫,那么,我們還會有見面的一天。”

    “好吧。”陳小練嘆了口氣:“希望這一切,你沒有在騙我,也希望你能夠遵守你的諾言。

    零城!把我從找到自己的位置之后,所有的記憶全部刪除!然后送回我原來所在的房間。還有……

    盡一切可能,阻止辰得到你的權限!”

    “接受命令,正在執行中。”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公开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