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天啟之門 > 第七百二十九章 【入侵者】

第七百二十九章 【入侵者】

    看見陳小練起身,余佳佳也立刻站了起來,低著頭跟在了他身后。

    陳小練推開隔壁的一扇門,門內是一個休息室,除了幾張沙發之外,旁邊還擺著一個酒柜,一臺小冰箱。

    看著余佳佳坐下,陳小練才走到她對面的沙發上,坐了下來:“來吧,我們聊會。”

    “我……想喝點東西。”余佳佳怯生生地看了一眼陳小練,小聲道:“可以么?”

    “好。”陳小練點頭,起身走到酒柜前,掃了一眼:“飲料就只有可樂和礦泉水了。要哪一種?”

    “沒有……酒么?”

    “……”陳小練猶豫了一下,點了點頭,取出兩個酒杯,在冰柜里加滿了冰塊,各自倒上了半杯威士忌,重新走回沙發面前,把其中一杯交給了余佳佳:“慢點喝,很烈。”

    余佳佳接過酒杯,一仰頭,就將那半杯酒喝得干干凈凈。她晃了晃杯子里的冰塊,伸手遞到了陳小練的面前:“我還要。”

    陳小練呆呆地看著余佳佳遞來的杯子,有些發愣。

    威士忌的杯子算不上特別大,里面裝滿了冰塊之后,半杯酒對于一個人來說也不能算很多的量。但余佳佳上來就這么一口氣喝完的架勢,卻簡直像是一個浸淫酒場多年的老酒鬼一般。

    “你……酒量那么好?”陳小練苦笑

    “我以前沒喝過酒。”余佳佳搖頭:“只是我聽說,如果能快點把自己弄醉的話,很多煩心的事情就會好接受一點了。”

    看見陳小練坐著不動,余佳佳干脆自己站起來,走到酒柜前,隨手提起一瓶酒,咕咚咕咚地加滿了杯子。

    陳小練掃了一眼,還好,這一次她拿起的是一瓶紅酒。

    重新坐回到沙發上,余佳佳這一次沒有一口喝干,而是小口地啜飲著。

    “那么,現在只有我們兩個人了。你想聊點什么呢?”陳小練打算不再去管她了,反正沒喝過酒的人,第一次喝酒總要經歷一次難受的。

    余佳佳的臉上已經有了些紅暈。剛才折騰了這么久,從早晨起來到現在還沒有吃什么東西,空腹的狀態下,酒精的攝入是翻倍的速度。

    她又喝了兩口,才放下了酒杯,望著陳小練,深吸了一口氣:“你說的……都是真的么?你的女朋友一直都是喬喬,從來都不是我?”

    “從來都不是你。”陳小練回答得非常干脆:“我們之間……認識,但也只是認識而已。”

    “連朋友……都不是?”余佳佳低聲道。

    “要說算的話……也算吧。”陳小練想了想,選擇了一個比較和緩的說法。

    “那……這些呢!”余佳佳從口袋里摸出手機,打開相冊,將屏幕轉向陳小練那一面,一張一張地翻著:“這些也都是假的么!”

    “都是。”陳小練只掃了兩眼,就點了點頭:“都是假的。”

    相冊里,是余佳佳和陳小練兩個人的合影,每一張里的動作都是親密的情侶模樣。

    余佳佳死死盯著陳小練,陳小練也沒有回避她的目光,和她對視著。

    “好吧。”余佳佳和陳小練對視了片刻,輕輕低下了頭。

    陳小練望來的眼神里,清澈見底,沒有任何男女之間的味道,更沒有躲閃回避。

    “既然我們只是普通的朋友……”余佳佳又喝了一大口:“那你……能跟我說說,我們之間實際上是怎樣的么?”

    “好。”陳小練點了點頭,開始說起自己是怎么和余佳佳認識,直到現在兩個人共同經歷過的事情。

    余佳佳干脆站起身,走到了酒柜之前,將那瓶紅酒拿到了茶幾上,放在了杯子一旁。

    陳小練講得并不算太詳細,很多事都只是匆匆一筆帶過。諸如余佳佳離家出走找上門來求收留,卻仍舊是一副大小姐做派的事,陳小練都略過沒有多提。

    “所以……羅迪他們把你帶回來的那一天,也就是一切被你們口中‘系統’篡改的日子對么?”聽陳小練講完,余佳佳又大口喝了一口酒:“我之前還一直在奇怪,為什么你那天突然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原來,變的那個人不是你,而是我……”

    “少喝點吧。你已經有點醉了。”

    “我想喝。”余佳佳搖搖頭:“既然你原來壓根就不是我的男朋友,那還管我做什么?”

    陳小練嘆了口氣:“好吧。現在,一切你都清楚了,我希望回去之后,你能告訴你的父親,你想留下來。”

    “為什么?”余佳佳放下酒杯,身體軟軟地靠在沙發上,望著陳小練的眼神已經有些迷離:“我為什么要留下來?”

    “之前干掉的那兩支團隊,未必就是全部。你父親是刀山火海世俗代理人的事情,如果被更多的覺醒者團隊知道,危險還會繼續接踵而至。”陳小練身體前傾,盯著余佳佳:“如果不是我和喬喬趕到,他們剛才就已經得手了。”

    “不就是……殺了我么?我……我又不怕死!”余佳佳已經開始有些口齒不清了,卻還是伸手去拿酒瓶。

    陳小練皺著眉頭,一把抄起了酒瓶,放在了自己腳邊的地上:“你以為,死就是最可怕的事情了么?”

    “那不然呢?”余佳佳嘟著嘴,站起身,隔著茶幾想要伸手去夠酒瓶,卻被陳小練將手按在了桌面上。

    “不然?”陳小練望著余佳佳冷笑:“一群男人想從你爹嘴里撬話的時候,手里還握著一個你,這群男人能做出什么事來,你真的想不到么?”

    他特意把男人兩個字吐得特別重。

    雖然已經醉醺醺的了,但余佳佳還是聽出了陳小練話里的意思,沉默了下去。

    “現在開始,不許喝了,聽我說。”陳小練將酒瓶又挪開了一些:“你父親的自尊心很強,現在這樣的狀況下,只怕很難讓他愿意留下來。但只要你開口,他也沒有拒絕的理由了。記住,你的一句話,就決定了你們兩人的命。”

    “留下來……然后每天都看著你和她……恩恩愛愛?”余佳佳沉默了一會,笑容里有些凄涼:“小臉,你知不知道這樣我會有多痛苦?”

    余佳佳突然站了起來,繞過茶幾,走到了陳小練的沙發面前。

    “你是我的男朋友!不管這份記憶從哪里來,但在我的記憶里,你就是我的男朋友!”余佳佳走到陳小練面前后,干脆一屁股坐在了茶幾上,瞪著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凝望著陳小練:“我就算知道,也改變不了自己的記憶!如果我突然告訴你,你和喬喬的戀愛從來都沒有存在過,她是別的男人的女朋友,而你卻得天天看著她和那個男人恩愛地生活在一起,你……能做到么!小臉!”

    陳小練嘆了口氣,苦笑。

    余佳佳說的……似乎也沒有什么錯。

    如果真的換了自己,怕是也一樣做不到吧。

    余佳佳還在望著陳小練,雖然剛才說話時的語氣那么激動,但眼睛里的柔情卻是越來越滿溢,面龐也開始漸漸地湊近。

    陳小練連忙從沙發上站起來,向一側挪了挪,躲開了余佳佳靠向自己的嘴唇:“停下,余佳佳。”

    “就一次,可以么,小臉……”余佳佳凄婉地哀求著:“讓我再吻你一次,就像以前一樣……”

    “哪有什么再不再的。”陳小練皺眉正色,沉聲道:“我和你以前沒有接過吻,以后也不會接吻。我們之間,只是普通的朋友而已。”

    “有過的,我記得,有過的……”余佳佳輕輕搖了搖頭,眼里的凄婉混著熾熱,甚至伸出了雙手想要擁抱陳小練:“在海上,在湖邊,在雪山腳下……我們有過那么多的……”

    “夠了!”陳小練的面色已經變得鐵青,一聲厲吼止住了余佳佳繼續向下說。

    他本來只是為了讓氣氛緩和一些,讓余佳佳能夠在放松的狀態下接受自己的說服,這才沒有阻攔她喝酒。

    但他卻沒想到,余佳佳的酒量竟然會這么差,喝醉之后也竟然會那么容易失態。

    “就一次……只要讓我再吻你一次,我就留下來,好不好,小臉……”余佳佳腳步有些跌跌撞撞地向著陳小練走去,眼神迷離得更加厲害:“我好喜歡你,小臉……”

    “出來!”陳小練皺著眉頭,想要伸手去推開余佳佳,卻遲疑了一下,縮回了手,召喚出了三只四眼戰貓。

    四眼萌貓被召喚出來之后,沒有變成完整的戰斗形態,只長到了半米多長,縱躍上前,將余佳佳撲倒在了沙發上。

    “你就在這兒老老實實待著吧。”陳小練黑著臉,轉身就向著門口走去,不管余佳佳在身后的沙發上掙扎呼喊。

    既然余佳佳已經醉成了這樣,那陳小練也就干脆不跟她多說什么了。反正她和喬逸峰兩個人都不是覺醒者的身份,要把他們扣下強行囚禁起來也算不得什么難事,大不了自己和喬喬以后不在他們面前出現也就是了。

    畢竟就算讓喬逸峰再怎么恨自己,也比讓這兩人丟了性命的要好。

    現在外面太危險,只能先讓他們在這里待上一陣子,希望將來能夠早日找到刀山火海的剩余人員,再把喬逸峰兩人移交給他們了。

    “夏小雷,旗木西,你們兩人過來,把喬逸峰和余佳佳帶走關起來。”陳小練推開房門,剛在團隊頻道里發話,卻聽見羅迪急促的聲音響了起來:“小臉!島上有入侵者進入!”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公开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