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天啟之門 > 第七百一十九章 【對著世界而言消失的喬喬】

第七百一十九章 【對著世界而言消失的喬喬】

    一道亮光閃過,潮汐戰機出現在了空中,仍舊保持著飛行的姿態。

    之前在副本中時,羅迪就一直保持著隱形裝置的開啟,現在雖然是突兀地出現,卻也不至于引起什么騷動。

    “順利完成!”羅迪哈哈大笑著在屏幕上鎖定了度假村的位置,調轉了方向,全速飛去。

    陳小練在脫離副本之前的倒計時剛開始,目光就一直沒有離開過喬喬。直到窗外的景色刷新之后,喬喬仍舊好端端地坐在原處,這才長長地出了一口氣。

    “怎么,怕我飛了?”喬喬翹著二郎腿,沖著陳小練挑了挑眉毛:“一個大男人,患得患失的。”

    這時候,她倒是忘了之前在副本里時,自己是怎么哭得梨花帶雨的。

    “嗯。怕你飛了。”陳小練倒是難得老老實實地沒有回嘴,眼睛一眨不眨地望著喬喬。

    “干嘛!”喬喬一開始還笑嘻嘻地和陳小練對視著,但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陳小練的目光卻仍舊沒有挪開,她終于有些坐不住了,低聲道:“喂,還有別人的!”

    “我看我女朋友,管有沒有別人呢。”陳小練不屑地哼了一聲:“誰有意見?有意見的站出來!”

    “沒有沒有!你是團長你說了算!”羅迪嘿嘿一笑,沒有回頭:“愛看多久看多久。別說是看了,就是再干點別的什么,我們也沒意見啊!”

    “死羅迪!”喬喬白生生的小腿抬起來,一腳踢在了羅迪的座椅靠背上:“別的什么是什么,你給我說清楚點!”

    “天可憐見!我怎么知道你平時跟小臉都干點什么!”羅迪帶著哭腔嚷了起來:“別亂踢啊!把我踢昏了,小心墜機!”

    “嘿!姑奶奶我還偏偏就不怕恐嚇!”喬喬摩拳擦掌站了起來:“你小子出息了啊羅迪!來,給我墜一個機試試看!”

    可喬喬剛站起身,就被陳小練伸出雙臂,摟在了懷里。

    溫暖的胸膛緊貼著自己纖細的背,甚至可以通過肌膚隔著衣服,感覺到背后的心跳聲傳來。

    剛剛還咋咋呼呼,揮著拳頭的喬大小姐,一下子就僵住了。

    “小臉……你……”

    “以后,再也不許離開我了。”陳小練將頭埋進喬喬的長發里,貪婪地呼吸著后頸處傳來的少女芬芳:“聽見沒?”

    “聽見了聽見了!你快給我放開!”喬喬一臉咬牙切齒,聲音卻小得像蚊子哼哼,暗暗伸出手,在陳小練的腰上狠狠掐著,但陳小練卻仍舊緊緊抱了半分鐘,才輕輕放開她。

    喬喬的臉已經紅成了一枚大蘋果。

    “云姐……”陳小練松開手,望向后排的趙云。目光剛一對視,就得到了答案:“你也已經恢復正常了。”

    “嗯。”趙云輕輕點頭,扭頭望了望一旁剛剛放著捆縛劉備的那個座位。

    現在,座位上已經是一片空蕩蕩的。

    “在副本里的記憶,你也保留著?”

    “對。”趙云輕聲道,目光仍舊望著那個座椅,深遠悠長,像是穿過了無盡的時空,到達了曾經的那段歲月。

    陳小練在心中輕輕嘆息了一聲。

    “抱歉,輪胎備胎。”趙云抬起頭來,望著兩人。備胎在被灌下了獸血之后,已經從昏迷中醒來,只是身體還仍然有些虛弱。

    陳小練看著備胎的模樣,眉頭微微一皺。

    他的空氣鎖技能雖然算是個不錯的輔助技能,但缺點也同樣明顯。一旦碰上實力遠強于自己的對手,空氣鎖被打破的話,自己就要面臨反噬。

    尤其是對手的實力越強,對空氣鎖造成的破壞越大,備胎本體受到的反噬也就越猛烈。

    ——也該盡早給備胎升級一下技能了。

    輪胎望了一眼趙云,點了點頭,算是禮貌上接受了道歉,但臉色卻仍舊不怎么好看。

    “行了,輪胎,事情過去也就過去了。”陳小練湊到輪胎身邊:“畢竟是被洗去了記憶的狀態下,不能用我們的思維去要求她。如果換了你戰死,被刷新成了普通人,你能親手殺掉備胎么?哪怕在知道他是副本里的npc的情況下?”

    “你說得對。”輪胎想了想,長長出了一口氣,點了點頭。

    趙云看了一眼陳小練,目光里流露出了一絲謝意。

    “云姐,你……接下來打算怎么樣?”陳小練看了一眼趙云。

    趙云想了想:“其實,有沒有復活,似乎也沒什么太大差別。不過既然回到了陽世,那就……去找找那幾個老朋友吧。過去了這么久,也不知道他們各自都在做什么。對了,多多呢?”

    “我們照顧著。不過你也知道,他已經死過了一次,沒辦法回到自己家里了。我們把他交給了朋友照顧。”陳小練笑笑:“你先跟我們回度假村吧。”

    “行。”趙云干脆地點頭。

    飛行了不多時,潮汐戰機降落在了度假村。

    這一次的副本完成得算是相當順利了。除了在江陵擒獲劉備之外,甚至幾乎沒有發生什么戰斗。陳小練給趙云安排了一個房間,又讓羅迪打了一個電話。

    有錢有關系,就是好辦事。多多的身份證和戶口還沒有完全落實,但是羅迪的爸爸已經安排好了一所私人小學,把多多送了進去開始聽課,手續延后再補。

    銀杏湖離城區不算很近,多多要是仍舊住在度假村里,每天上學也不太方便。羅迪考慮了一下,干脆就讓自己的老爺子暫時繼續照顧著。

    羅老爺子聽了這話,倒是笑逐顏開。多多雖然年紀不大,但卻離奇的懂事。羅老爺子四十歲上才生下羅迪,算是老來得子,身邊年紀差不多的朋友幾乎都抱上了孫子孫女,自己早有些著急。如今突然多了個小孩子照顧,倒算是提前享受了一下含飴弄孫的快樂。

    而夢魘因為坐標的原因,在脫離副本時也同樣留在了潮汐戰機上。下了飛機之后,陳小練就將他打發走了。星落戰隊和其他的團隊不同,是一個松散的組織,成員平日里各自行動。夢魘現在在團隊里已經成了邊緣人物,加上被陳小練下了慢性毒藥,就算放走他,也不會擔心有什么亂來的舉動。

    雖然這一次的副本沒有任何點數和道具獲得,但至少喬喬歸隊了,隊伍里的氣氛仍舊很熱烈。歡慶的酒宴之后,大家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間沉沉睡去,而喬喬卻拉著陳小練,在屋子里又纏綿了一整夜。

    第二天,日上三竿,陳小練才從沉沉的睡眠中被電話鈴聲吵醒。

    “誰呀?大清早的……”身旁的喬喬一條光潔白嫩的腿正蹺在陳小練的大腿上,睡夢中迷迷糊糊不耐煩地問道。

    陳小練皺著眉頭,閉著眼睛,在枕頭邊摸索了幾下才找到手機,半睜開眼一看,是個陌生的號碼。

    “喂。”陳小練接通電話,沒好聲氣地應了一聲。

    “陳小練,你在哪?我是喬逸峰。”

    電話那頭的聲音仍舊像以前一樣,威嚴渾厚,但語氣中卻帶了幾分焦急。

    反應了半秒,陳小練的腦子里一激,一骨碌從床上坐了起來:“在金陵。”

    “我需要跟你見一面。你現在就到東郊來,紫陽山莊,一個人。到了之后,再打這個號碼。”喬逸峰話音剛落,電話已經被掛掉了。

    陳小練緩緩放下電話,轉過頭,就看見旁邊的喬喬也完全醒了過來,一雙眼睛睜得大大的,正凝視著自己:“是……我爸爸?”

    “……嗯。”陳小練點點頭。

    “他為什么突然找你?是因為知道我回來了?”喬喬說到這里,才突然反應過來:“對了,他知道我死過么?你……應該沒有告訴過他吧?”

    “……”陳小練苦笑了起來,不知道該怎么回答喬喬。

    “到底說了沒有!”喬喬有些著急了。

    “沒說……”陳小練翻身起來,開始往身上飛快地套衣服:“我去見他一面。”

    “哎!等等我!”喬喬瞪大了眼睛望著陳小練:“你一個人去?不帶我?”

    “嗯……你爸讓我一個人去見他。”陳小練轉過頭,不敢迎上喬喬的目光。

    “一個人?我是他的女兒,他卻讓你一個人去見他?”喬喬的眉頭皺了起來:“陳小練,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這件事很復雜……你可能不能馬上接受。”陳小練嘆了口氣:“喬喬,聽我說,你等我回來再跟你解釋,可以么?你爸爸他……剛才的口氣很急。”

    “小臉!”喬喬從床上站了下地,表情嚴肅了起來:“那是我的父親。不管他出了什么事,我都有權知道真相,也有權見到他。就算是他之前知道我死去的事情,現在我已經復活了,我當然得去見他,告訴他。”

    “……好吧。”陳小練咬了咬牙,伸手將喬喬攬進了懷里:“你慢慢聽我說,不要激動。喬逸峰……已經不再是你爸爸了。”

    “什么意思?”喬喬一頭霧水,仰起頭要看陳小練,卻被陳小練抱得更緊了。

    “你是漏洞者。你戰死之后,系統為了抹掉你曾經存在這個世界上的痕跡,自動改動了時間線。在喬逸峰的記憶里,已經沒有你這個女兒了。”

    “你……在說什么啊?小臉?”喬喬強笑著:“你們不是還記得我么?你,羅迪,輪胎……每個人都記得我啊!”

    “僅限于普通人。”陳小練搖了搖頭:“覺醒者和漏洞者不會被系統更改記憶,但是所有普通人……都已經不記得你的存在了。”

    喬喬身子一軟,險些要跌倒在地,卻被陳小練趕緊抱在懷里。

    “沒……沒關系。”喬喬深呼吸兩下:“我們可以讓他重新想起來這件事,就像他刀山火海里那些戰友所做的一樣。我從小到大留下了那么多照片,只要讓他看看跟我的合照他就會明白了。”

    “不,不一樣的……”陳小練輕嘆一聲:“被殺死的覺醒者被系統重新刷新身份之后,他本身仍舊存在,只是記憶被改變了而已。但漏洞者死后,我們所有在這個世界上生存過的痕跡都會被更改。我和你一起的合影……里面的你也消失了。”

    “你的意思是……我沒有任何證據,來對他證明我是她的女兒了?”喬喬從陳小練的懷里掙脫,向后踉蹌了兩步,坐在了沙發上,一臉茫然。

    “……是這樣。”陳小練痛苦地點頭。

    喬喬的雙眼失去了焦距,茫然地望著陳小練,卻不知在看著什么。

    “我……先去見他。”陳小練在團隊頻道里叫了一聲羅迪,讓他照看一下喬喬,隨后走上前,捧住了喬喬的臉:“自從零城毀滅之后,你爸爸也突然消失了。直到剛才,是他第一次聯系我。我必須馬上去找他,問清楚現在的情形。你在這里等著,等我回來,好么。”

    說完,陳小練便向著門口走去。

    “等等!”

    陳小練回頭,卻看見喬喬艱難地站了起來,深深呼吸了兩口,閉上了眼睛。再睜開時,表情已經恢復了自然。

    “我和你一起去。就算他已經不記得我的存在了,我也要……再見他一面。”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公开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