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天啟之門 > 第七百章 【會在乎么?】

第七百章 【會在乎么?】

    陳小練和羅迪一起,將多多從度假村送到了羅迪老爹的公司。

    雖然年紀還小,但多多卻有著遠超同齡孩子的沉穩和懂事。或許和之前跟著趙云在世界盡頭里生活了一段時間有關,在陳小練跟他說了自己一行人要出遠門,將他托付給羅迪的父親照顧之后,沒花什么力氣解釋,多多就乖巧地點頭答應了。

    一切終于都準備完畢,正要登機飛往任務區域,當陽長板時,陳小練卻突然重重拍了一下腦袋:“等等!我們好像……忘了件事!”

    “什么事?”羅迪皺眉想了想:“該安置的都已經安置好了,所有物資也都準備齊全了。就算有什么遺漏,也可以再臨時兌換。”

    “你忘了我們還有一個俘虜了么?”陳小練嘆了口氣:“那個叫夢魘的中二小子。”

    “該死!忘了一干凈!”

    輪胎重重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

    ……

    “我還以為你們打算殺了我呢!!”

    當打開門時,那個名叫趙鐵柱的少年一臉涕淚交加地跪在地上,抱住陳小練的大腿就哭了起來。

    自從被陳小練俘虜之后,夢魘就被帶回了度假村,關了起來。

    除了那個略顯奇葩的天賦技能之外,夢魘的身體素質并沒有得到什么強化,而被俘虜之后,又被繳獲了所有的裝備。相比于普通人雖然算得上很能打,但也強不了太多。

    為了關押他,輪胎指揮那臺叫亞當的小機器人特意在度假村里將一個房間改建成了囚室,四面墻和天花板地板都用上了特種合金鋼,加上三層電子控制的門閘,每天給他送上一次飯菜。

    陳小練順利地從世界盡頭回來之后,這個倒霉的,沒有存在感的俘虜,竟然被所有人都忘了個干凈。

    現在離送飯的點已經過去了大半天,這家伙不但餓得快要發昏,心里也快被嚇壞了。

    和其他所有人一樣,他也同樣接到了系統的提示。但明知自己現在是俘虜的身份,心里自然忐忑不安。

    被關押了那么久,到現在也不知道自己將會被怎么處置,每天心中都惶惶然。在接到了通知之后,過了那么久也沒見人來,更是眼前一黑。

    如果被丟下在這里沒人管,就算不餓死渴死,三天的時限一到,沒法趕到副本區域,也一定會被立刻抹殺。

    輪胎看了看抱著陳小練大腿,哭得稀里嘩啦的夢魘,用眼神詢問陳小練該怎么辦。

    “算了,放了吧。”陳小練想了想,嘆了口氣:“我們不可能帶著他一起行動,但把他繼續關在這兒,和殺了他也沒什么區別。時間還有兩天多,夠他自己抵達目標區域了。”

    “但……”輪胎微微皺了皺眉,還沒來得及說話,身前的夢魘已經哭喪著臉嚷了起來:“放了我吧幾位大哥!我保證!絕對不會泄露你們的任何秘密!”

    “不用擔心,他不會的。”陳小練微笑著搖了搖頭,對輪胎道。同時,他也在團隊頻道里對夏小雷說了幾句話,轉去了一筆點數。

    很快,夏小雷的手上就出現了一枚碧油油的,彈珠大小的圓球。

    陳小練接過那圓球,掏出一柄小刀,在手指上輕輕劃了一刀,擠出一滴鮮血滴在了圓球上。

    那圓球的表面看起來光滑如鏡,但那滴鮮血滴上去之后,卻像是滴在了海綿上一般,轉瞬間就被吸了進去,一點痕跡都再也看不出來,只是在表面上留下了一絲淺淺的血痕。

    “好了,吃下去。”陳小練兩根手指捏著圓球,送到了夢魘的面前。

    “這……這是……”夢魘苦著臉,有些猶豫。

    “你覺得,自己現在還有詢問和選擇的余地么?”陳小練的臉上掛著和煦的微笑:“給你十秒的時間。”

    還沒等陳小練開始計數,夢魘已經飛快地一把抄起了那顆圓球,塞進嘴里吞了下去。

    “懂事。”陳小練滿意地點了點頭。

    “現在……能告訴我這是什么了吧……”夢魘哭喪著臉問道。

    陳小練蹲下身,臉上的笑容人畜無害:“你有沒有聽說過……三尸腦神丹?”

    ……

    將夢魘在市郊的僻靜處丟了下來,潮汐戰機一個盤旋而起,向著西方飛去。

    呆呆地站在地上,過了一會,確認潮汐戰機已經離開了之后,夢魘才猛地跪下去,伸出兩根手指在嗓子里用力摳了起來。

    只是不管他摳得多用力,吐出來的也只是一些胃液而已。

    而之前吞下彈藥之后的提示,仍舊在他的腦子里回蕩。

    【系統提示:你已服用血控丹,毒性潛伏期開始計算。每隔180日需要服用控制者血液1毫升以上,否則毒性將會發作。服用一次血液之后,潛伏期將會重新計算。剩余時間:179日23小時59分。】

    夢魘沒有打算嘗試兌換解毒藥劑,只是在系統里查詢了一下血控丹的價格,就放棄了掙扎。這一粒丹藥,就需要一千點的點數,常規的解毒藥劑,連試都不用試。

    也就是說,他現在已經成為了陳小練的奴隸了。除非找到其他的解毒方法,否則,他不但不能違逆陳小練的命令,甚至還得祈禱陳小練不能因為其他原因而死去。

    否則,他最多也就只能比陳小練多活半年而已……

    ……

    “喂,小臉,你干嘛在這小子身上花那么多點數?”羅迪將潮汐戰機設定成了自動巡航模式,將座椅靠背調平,躺了下來,轉臉望著陳小練疑惑道:“就算有夏小雷的打折卡技能,那玩意也得八百點一顆。用在這種廢柴身上,太浪費了吧?”

    “是啊。”備胎也從后面探過頭來:“就算你心軟,不愿意殺了他,我們也有其他的辦法可以控制他。最不濟,我們把他綁起來,全程帶著一起行動不就好了?”

    “是不是浪費,以后你們就知道了。”陳小練微微一笑:“辰消失之后,荊棘花團陷入了分裂。如果我們能在他們當中打下一顆釘子,這八百點的價值,你們覺得花得還冤么?”

    “就憑這小子?!荊棘花團?!”羅迪瞪大了眼睛:“你想多了吧小臉!”

    “凡事不去試試,怎么知道結果如何?”陳小練也放平了座椅:“好了,讓我休息一會。已經好久沒睡覺了。”

    沒等羅迪再說話,陳小練已經閉上了眼睛。

    ……

    陳小練沒機會睡上太久,潮汐戰機已經抵達了目的地。

    長坂坡古戰場就在一座縣城的郊外,但這次的副本地點坐標,卻是在縣城的城區中心。

    趁著夜色,羅迪將潮汐戰機降落在了郊外。

    從儲物空間中取出了兩輛越野車,一行人向著城區的方向開去。

    現在是晚上十點多鐘,雖然還算不得太晚,但小縣城的生活總是比較簡單一些,街道上的店鋪已經關得差不多了,只零星還有一些宵夜鋪子還開著。

    兩輛車在城里仔細兜了幾圈,陳小練終于選定了一家小旅館。

    這旅館的正面是縣城的主干道,背后則是待改造一片舊房,一條條小巷穿插在其中。如果碰見了什么危險情況,可以從大路全速逃離,也可以從小巷分散隱蔽。

    幸好,陳小練一行人到達得還算早,看起來到達這縣城的覺醒者還不算太多,這旅館里空房間不少。

    陳小練要了二樓的三個連在一起的房間。羅迪和陳小練一間,旗木西和秀秀一間,至于夏小雷,則被塞進了輪胎備胎兩人的房間里。

    第二天一早醒來,幾人下樓簡單地吃了些早餐,便回到了房間。陳小練交待輪胎備胎兩人留守,讓夏小雷和旗木西也都待在他們的房間里,不要隨意離開,便帶著羅迪和秀秀兩人離開了旅館。

    他原本打算自己獨自行動,但秀秀卻執拗地非要跟在他身邊,不得已之下,陳小練只好再帶上了羅迪,讓他也能幫忙照拂一下秀秀。

    之前羅迪已經在網絡上和那個覺醒者團隊取得了聯系,對方除了發來一個地址之外,就再沒有別的內容了。在這不大的縣城里開了十幾分鐘,車已經到了一家酒店的樓下。

    雖然只是三星級的標準,但以中部縣城而論,已經是當地最好的一家了。

    “小臉,他們團隊這么大張旗鼓,真的好么?”下車之后,羅迪望著酒店的門臉,皺著眉頭對陳小練道:“雖說這次的副本是統一陣營的,但難保團隊之間沒有什么仇怨。在副本開始之前,讓那么多團隊都集中在一起……”

    “在零城的時候不也是一樣么?”陳小練笑笑:“零城的團隊數量,比這里將要出現的多多了吧。”

    “那能一樣么!”羅迪壓低嗓子,憤憤道:“零城有常駐團隊和天使軍團的壓制,這里有什么!”

    “至少我不太相信那個團隊的所有人都是傻子。你能想到的事情,他們沒道理想不到。”陳小練緩緩搖頭:“我們沒有和什么強力的覺醒者團隊結仇,不至于有太大的危險。先進去看看再說吧。”

    羅迪聳聳肩,跟在陳小練的身后走進了酒店大門。

    酒店大堂一側的休息區,坐著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戴著一副墨鏡,在陳小練三人走進大堂之后,他有一個微微抬起頭的動作,望了過來。

    在雙方目光交匯的那一刻,陳小練看見他舉起了右手湊到面前,一道火光突然亮起,點燃了嘴上的煙,又飛快地熄滅。

    而那火光的來源并不是打火機之類,而是憑空自他的指尖燃起的。

    很明顯,這是一個覺醒者。

    他的動作很隱蔽,靠著角度和身體的遮掩,使得只有陳小練這個角度才能看得見。

    陳小練微微點了點頭,走到了那男人的面前,在他對面的沙發上坐了下來。

    秀秀拉著陳小練的手,坐在了他的身旁,而羅迪卻沒有坐下,而是站在了沙發的旁邊,目光警惕地望著四周。

    “很緊張?”那個男人望著羅迪微笑了一下:“不用擔心,這里很安全,沒有什么埋伏。”

    “你說沒有就沒有?”羅迪冷哼一聲。

    “我成為覺醒者也很久了,但除了副本時間之外,還沒見過誰會在光天化日之下的市中心大打出手的。”那個男人彈了彈煙灰:“放輕松一點。”

    “他說的沒錯,羅迪,不需要太過緊張。”陳小練笑笑:“何況……就算是他們真的有什么惡意,我們也沒什么好怕的,不是么?”

    “看來你就是這個戰隊的隊長了?”那個男人沖陳小練隔著茶幾伸出了手:“僵龍,星落戰隊大中華區執事。”

    “星落戰隊?”陳小練不動聲色地重復了一遍對方報出的家門。

    看他的頭銜,這支名為星落的戰隊聽起來應該是個龐然大物,否則也不可能在下面的分支里還用上了大中華區這樣的字樣。但奇怪的是,無論是妮可還是藍海,都從來沒有跟他提及過這支戰隊的名字。

    “沒聽說過,很正常。因為我們戰隊成立還不到五天。準確來說,是我們以‘星落戰隊’這個名字作為自己的標識,還不到五天。”西裝男人僵龍笑了起來,見陳小練沒有和自己握手的意思,收回了手:“我們是一支新組建的團隊,但團隊里的人,卻早已并肩作戰了很久了。”

    “原來是這樣,那就難怪了。”陳小練點了點頭:“那么快你們就已經整合了起來,我倒是沒想到。如果是你們的話,那確實有這個底氣在這個副本開始前整合參與者。”

    “什么意思?”羅迪一臉摸不著頭腦。

    “你還沒明白么?他們是荊棘花團的人!或者說……”陳小練望著僵龍笑了笑:“我用叛徒這個詞,你不會有意見吧?”

    “當然沒有。”僵龍哈哈一笑:“既然已經達成了共識,做出了這樣的決定,我們當然不會再在意別人怎么看待我們。何況——”

    他突然坐直了身體,緩緩摘下了墨鏡,露出一雙閃著精光的瞳孔:“別的團隊就算對我們有什么意見,你覺得,我們會在乎么?”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公开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