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天啟之門 > 第六百五十五章 【那個身影】

第六百五十五章 【那個身影】

    趙云手中的長槍不住抖出點點銀芒,將所有的攻擊都攔在了身外。

    盡管身邊有七八個漏洞者圍攻,地面上還有無數的遠程支援,但趙云卻還是能夠勉強支撐,甚至還有余力觀察著下方的情形。

    從藍海與陳小練出現,跑上廣場之時,趙云就第一時間注意到了他們。甚至就連藍海舉起手臂,對她射出生體熱線炮,她也在第一時間就反應了過來。

    待到看著藍海與陳小練順利地穿過廣場上的漏洞者,跑向萬神殿,趙云才輕輕松了一口氣。

    只是空中自己這里,卻是有些麻煩。

    方才打破白起禁制所消耗的力量,比她原先預估的更大。如今她殘余的實力,已經下降到了完好狀態的一半以下。

    圍攻她的這些漏洞者,實力確實都不弱。那個紫面大漢的實力比起之前的塞巴斯塔還要略強一些。再加上飄在外圍的那個白袍法師,其余的幾名漏洞者,以及地面上的火力,已經讓趙云感覺到了吃力。

    在趙云的估算之中,若是自己全力出手,拼著付出重傷的代價,倒也不是沒有把握將這些漏洞者全部斬殺。

    但她卻遲遲沒有這么做。

    因為在整個山巔之上,始終有著一股更為強大的氣息籠罩著,但卻不是現在正在出手的任何一人。

    原本她的計劃,是視情況而動,如果可以的話,就干脆殺光奧林匹亞山上的所有漏洞者,然后施施然帶走陳小練要找的人。

    而如今正是因為有著那股氣息的存在,才讓趙云始終留著三分余力與心神,時刻準備應對著可能出現的攻擊。

    現在,既然陳小練和藍海已經順利地執行了他們那一方面的計劃,趙云也就干脆不再出手攻擊,而是將全部心神都放在了防守上,盡可能地保存住體力。

    長槍雖然舞動不休,但卻幾乎全部用在了護住自身上。盡管那紫面大漢的方天畫戟威勢兇猛,白袍法師的冰火法術也層出不窮,卻始終攻不破趙云的防御網。

    接下來,只要等他們順利地救出人,逃出來,那就可以了。

    ……

    盡管早就在山腳下遠遠見到了這座萬神殿,但當真正站到了它的面前時,陳小練仍舊被它的高大宏偉所震驚。

    十二根立柱支撐著前方的門廊,每一根都足足有近五米的直徑,高高撐起了上方的巨型拱頂。

    透過拱頂向內看,則是四排方形的立柱,一路向內延伸過去,深遠悠長,幾乎有兩個足球場那么大。

    但即便如此,主殿之內卻絲毫不顯得陰暗。大殿的頂部經過了精心的設計,遍布的小孔將頭頂天空中的光均勻地散布在了地面上,每一處角落都有足夠的光線照明。

    在兩側的立柱之間,是一排排神像的底座,只是上面的神像早已被平平削去,只留下底座本身。而盡頭原本應該擺放著十二個主神像的位置,則是連下方的底座都被徹底鏟平。

    而取而代之的,則是一個巨大的石質座椅。

    很顯然,做出這一切的,是白起。

    在他的眼里,這個世界不存在神。

    而在這黃泉之中,沒有神的位置,而只有王的王位。

    陳小練對大殿里的陳設只是匆匆一瞥,不敢多看,生怕面前那個漏洞者察覺到什么異狀,只是緊緊跟在他的身后。

    在進入了大殿之后,那個漏洞者原本的奔跑也放緩了下來,改為了快步行走。走了數十步之后,他沒有回頭,突然問道:“你們兩個,臉很生嘛,以前似乎沒見過你們。叫什么名字?”

    “前輩,我叫藍海,他叫小臉。我是五個刷新周期之前進來的,他是四個。因為資歷差不多,所以就混到了一起去。”藍海一面快步行走,淡定自若地回答道。

    “然后你們也被分配到了同一個副本里?”那個漏洞者仍舊背對著兩人:“那倒是不錯。是哪個副本?”

    “一個小鎮副本,我們也不清楚名字。”藍海立刻答道:“離奧林匹亞山很遠,我們都沒有交通工具,所以花了很久才處理完。”

    “哦,是這樣。”那個漏洞者回頭看了一眼兩人,臉上微微露出了一絲不滿的神色:“阿貝托尼先生身為盟約的發起者和領導人,確實有些不公正了。我還聽說,很多被分配到大型城市副本的清理人,都沒有得到生命探測裝備的配發?”

    藍海微微一笑:“阿貝托尼先生的決定,我們這些小角色怎么敢隨意質疑?畢竟世界盡頭里的物資有限,好鋼總要用在刀刃上。”

    “刀刃上,哼哼。”那個漏洞者聽完藍海的話,只是淡淡哼了一聲,重新扭過了頭去。

    此時三人已經走過了主殿的一半。在主殿的左右兩側,各有一條通道,黑沉沉地看不出通往哪里。

    那個漏洞者轉了個方向,向著左側的通道中快步走去。

    藍海和陳小練對視了一眼,又看了看前方那個漏洞者的背影,都從雙方的眼神中讀出了同一個念頭——

    突襲,殺了他!

    這個漏洞者全身上下,只有背后背著的一桿能量狙擊步槍而已。在這種近戰的場合,只怕還不如一根燒火棍有用。

    而看他的口氣,自身也不像是什么資深的漏洞者。陳小練和藍海雖然不確定他的實力究竟有多強,但想來二人合力,又是偷襲,要殺了他想來也不會太難。

    這萬神殿光是主殿就那么巨大,其余的房間還不知有多少。如果一直跟隨著他走到了倉庫,也探明不了多少方位,反倒是拿到了裝備,也得重新跟著他回到廣場。

    既然遲早要殺掉他……

    那還不如早點動手!

    陳小練的手已經緩緩移向了腰間的石中劍,下一刻馬上就要斬殺這個可憐的倒霉鬼。

    但就在兩人將要出手的前一刻,那個漏洞者卻突然轉過身,眉頭微微皺起:“對了,你們知道前陣子被捉住的那個女孩吧?我真的不明白她在想什么。明明自己也是個漏洞者,卻寧可被阿貝托尼先生給關起來,也偏偏不肯參與我們的清理工作。難道我們大家現在做的工作,不是為了所有人么?”

    陳小練的心中猛然一跳,原本正要伸向石中劍的手不漏痕跡地挪動了一下方向,在腰間撓了幾下。

    他……說的莫非是喬喬?

    雖然之前根據各種線索,陳小練已經判斷出來,喬喬只要沒有被殺掉,大概率是被這群盟約的漏洞者給關押了起來,但畢竟這種推測還沒有真正地得到確認。

    事實上,陳小練心中并不是沒有想過,萬一到了他們口中的宮殿之后,卻發現喬喬仍然不在這里,他又該怎么辦。

    如今,這種推測的可靠性終于得到了部分的驗證。

    陳小練決定再繼續聽下去。

    “我倒是覺得,阿貝托尼先生的決定很奇怪。既然她不肯合作,為什么不殺了她,而是把她關起來?”藍海同樣也沒有動手,只是笑了一下:“前輩,你知道為什么么?”

    “我也不清楚。但阿貝托尼先生是盟約的領袖和發起人,他既然做出了決定,我們自然沒有什么好說的。”那個漏洞者干笑了一聲:“你們不會蠢到覺得……質疑一個s級強者的決定,是個好主意吧?”

    “當然不會。”藍海點了點頭,暗暗看了一眼陳小練,見到了一個確認的眼神。

    “行了,我們快到了。倉庫就在關那個女孩的囚室隔壁。不過真正的好東西,都在那些大佬的身上,這里堆著的都是他們不怎么看得上的破爛貨。你們要是能淘到合用的東西就罷,如果淘不到的話……”

    三人已經在左側的通道中走了不短的距離,能夠通道的盡頭有幾扇大門,只是門上沒有任何門板,只有黑洞洞的入口。那個漏洞者指著前方剛說了一半,身后突然勁風襲來,甚至還沒有來得及反應,便被斬成了四塊。

    陳小練將石中劍收回鞘內,看著藍海也縮回了雙拳上的骨刃,微微松了口氣,向著前方快步跑去。

    “抱歉,如果有機會,我也不打算殺你。”

    陳小練在心中暗暗對身后那漏洞者道。

    自從進入了世界盡頭之后,陳小練就始終處在一種矛盾的心情之中。

    雖然彼此為敵,但那只是因為立場不同而已。

    無論是兀牙也好,重錘特里也好,甚至包括了塞巴斯塔,陳小練都沒有辦法真正地否定他們的所作所為。

    為了保證自己的存活,重啟世界盡頭的刷新,又或者是為了回到現世,這些都是人之常情。

    甚至陳小練很懷疑,如果換了自己在他們的位置上,能不能做到堅守自己的本心,拒絕加入盟約,清理覺醒者。

    畢竟活下去的誘惑,實在是太大了。

    但現在陳小練可以確定的是,喬喬沒有這么做。

    而她現在……應該就在那幾個門洞之一里面!

    經歷了那么多的波折,終于距離找到喬喬只剩下最后一步。陳小練一面向前大步奔跑,一面心臟砰砰狂跳。

    第一個房間,是空的。

    第二個房間里,雜亂地堆著一些武器,但大都是以實彈槍械為主,寥寥無幾的一些能量武器,也都不是什么上乘的貨色。

    剛才,那個漏洞者說就在隔壁,那么……

    陳小練用自己所能做到的最快速度沖進了隔壁的房間。

    然后,他終于看見了那個自己已經找尋許久的身影。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公开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