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天啟之門 > 第六百四十章 【自投羅網?】

第六百四十章 【自投羅網?】

    “在哪兒?你說的那東西在哪兒?”

    輪胎打著哈欠,在屋子里四處看了兩眼,卻沒發現任何異狀。

    “我……我也不知道!剛剛還在的,現在突然就沒有了!”夏小雷發了瘋般地在屋子里來回走來走去,但剛才看到的那團馬賽克般的虛影,現在卻怎么也找不到了。

    “我看你是在做夢。蠟油添滿了沒?這大半夜的,添滿了就趕緊去睡吧。”輪胎揮了揮手:“我們又沒接到副本的提示,這里怎么可能出現什么妖魔鬼怪?”

    “輪胎大哥!你……相信我!”夏小雷用力搖頭,指著一旁的角落:“我是真看見了!剛才就在那里!那里!一團影子!”

    輪胎望著夏小雷:“它攻擊你了?”

    “沒……沒有。”

    “它跟你交流了?”

    “也沒有……”

    “它做了什么?”

    “什么都沒有做,就是坐在那里,一動不動……”

    “那你喊我過來,到底是看什么?”輪胎翻了個白眼。

    “可是……輪胎大哥,你不覺得那很奇怪么!小臉團長已經消失那么久了,到現在什么交待都沒有!羅迪大哥在團隊頻道里也只是含含糊糊的,只說讓我們安心等著,他們沒有危險,很快就會回來。我覺得……剛才那影子,好像和團長有點什么關系……”

    “那你就繼續在這里守著吧。等你什么時候又看到了,什么時候再來叫我。”輪胎嘆了口氣,轉頭離開了房間。    雖然輪胎只當自己是睡迷糊了,但夏小雷卻知道,自己剛才絕對沒有看錯。

    但現在的房間里,又確實是什么都沒有。除了……那盞燈!

    那盞燈?

    夏小雷的心突然一跳。

    那個影子……會不會和那盞燈……有關系?

    他連忙跑到墻角,搬了一個箱子過來,然后就一屁股坐在箱子上,雙眼緊緊盯著桌子上的燈火,開始看了起來。

    ……

    在聽見了陳小練的那句話話之后,云姨猛地扭頭,死死瞪著陳小練,目光中滿是不可置信:“你的?”

    “是的,它是我的。現在……應該是我的團隊成員在照顧,維持它的燃燒。”陳小練點了點頭:“但我不明白,它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據我所知,只有在現實世界中被摧毀的裝備,才會被送入世界盡頭。”

    云姨轉頭看了一眼多多:“在這里待著。”說完便快步走到了陳小練的身前,盯著他的雙眼。

    直到此刻,陳小練才與她近距離地面對面。

    的確如同陸雷亞所說的那樣,這個女人根本看不出年紀多大,似乎從十八歲到三十八歲,無論說是哪個年紀都會有人相信。

    她的皮膚晶瑩如玉,吹彈可破,五官完美得像是畫出來一般,但偏偏眼角眉梢里,卻帶著一股揮之不去的煞氣。

    “這根燈芯,怎么會到了你的手里?”云姨一雙眼睛直直望著陳小練,像是要將他看穿一般。

    “在一幅畫里找到的。”陳小練想了想,沒有撒謊,坦誠地回答道。

    “畫?你進過那幅畫?”云姨上下打量了一下陳小練,眼中有些懷疑:“你如果真的進過那幅畫,怎么可能自己出來?”

    “我的一個朋友教了我怎么離開。”

    “朋友?你的朋友叫什么名字?”

    “他叫……傘先生。”

    “你是說……簦?”云姨想了想:“那倒是也難怪了。”

    陳小練心中怦然一動。

    簦?!

    用這個名字稱呼傘先生的,陳小練只知道一個人。

    白起!

    而現在眼前這個女人,竟然和白起使用了同樣的稱呼。

    那么她難道……

    也是那群老怪物中的一個?!

    “那么,接下來該輪到我問你了。”陳小練心中翻江倒海,面色卻仍舊不變:“這盞燈,為什么現在會在你的手里?”

    陳小練記得兀牙曾說過,出現在世界盡頭的裝備,一定是在現實世界被摧毀了的。

    那么……這盞燈又是被誰所毀掉的?

    留守在家里的輪胎備胎夏小雷旗木西他們……現在又是怎樣的狀況?

    似乎看出了陳小練眼中的擔憂,云姨淡淡道:“用不著擔心,這盞燈并沒有被摧毀。它現在還好端端地在你原本放置的位置。”

    “那……”陳小練猶豫了一下,指了指她身后的多多:“他頭上的那一盞,又是怎么回事?”

    “簦讓你點燃了這盞燈,卻沒有告訴你,它叫什么名字,是做什么用的?”

    “他粗略地說過一些。”陳小練想了想:“他說過,這盞燈的名字,叫長明燈。它是一座橋梁,一扇逃生門。當年,他們那群人,在碰到自己也對付不了的危險時,可以通過這盞燈,從一個空間逃到另一個空間去。只是在它的原主人死后,他們余下的這些人,都無法再使用這盞燈了。”

    “他說的不對。或者說,并不完全。”云姨輕輕搖了搖頭:“不過,應該不是他故意想要騙你,畢竟對于這盞燈……就連簦自己也不夠了解。”

    “你難道……”陳小練想了想,還是問出了心中方才的疑惑:“就是他說的那個人?”

    “是。”云姨淡淡道:“我就是這盞燈的原主人。”

    盡管心頭已經有了**分的猜測,但聽見云姨親口說出時,陳小練還是被結結實實地嚇了一跳。

    當年那群老怪物……怎么一個兩個,都被自己給撞上過?

    傘先生,白起,古堡副本里的紅發女和朋克少年,再加上現在眼前這個云姨……

    這運氣,陳小練真不知道究竟該算是好還是差了。

    原本云姨已經拉著多多的手要離開,但現在卻似乎沒有了要走的意思,雙眼在陳小練的身上上下打量著。

    “云姨,那盞燈……”陳小練剛開口,就被云姨打斷:“姨什么姨?那是多多叫的。你,叫云姐。”

    “好吧,云姐。”陳小練無奈地苦笑了一下:“那盞燈,究竟是做什么用的?”

    女人終究是女人。即便明明是和傘先生他們一個輩分的老怪物,卻也不喜歡自己被叫得老了啊。

    “簦說的,倒也不算錯,只不過還不夠完整而已。這盞燈最重要的功效,其實是……讓一個人回到現實世界。而且,它真正的的名字也不是長明燈,而是接引燈。”

    陳小練微微一驚:“你是說,復活?”

    “是。”云姐的目光在陳小練臉上轉了轉:“你似乎并沒有太過驚訝。”

    陳小練點了點頭,望向多多:“這么說,現在世界盡頭的狀況,原來是你造成的?”

    “是。”云姐坦然點頭:“我用接引燈護住了多多之后,就能夠避過系統對世界盡頭的刷新。因為對他的刷新始終不成功,所以自動執行的機制就卡住了。”

    “但我還是不明白,你為什么要這么做。”陳小練輕輕搖頭:“連其他漏洞者都明白的事情,你難道會想不到么?繼續這么下去,這里的狀況遲早要被開發組發現。一旦執行了手動清空之后,這里所有的漏洞者都會湮滅,包括你在內!而你得到的結果,也不過是讓他在這里待著的時間多了那么一點點而已!”

    “我知道。但那又怎么樣?”云姐的表情依舊淡淡的:“若是真要湮滅……那就湮滅吧。至少在死之前,能多看他幾眼也是好的。”

    “你……就為了多看這小子幾眼,寧愿拖著整個世界盡頭跟你一起陪葬?!”陳小練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望著云姐:“你沒有瘋吧!”

    “沒有,至少現在沒有。因為我已經知道了,接引燈在你的手上,所以一切都改變了。”云姐搖了搖頭:“剛才你沒有驚訝,那么看來你是帶著生命贊歌樂譜進來的了。否則換了這里的其他漏洞者聽見可以回去這件事,只怕當場就要瘋掉。真想不到,那個紅頭發的家伙竟然還有這種閑心,會再出手幫忙修復這玩意。”

    “你怎么好像什么都知道……”陳小練苦笑。

    “在這里待得太久了,自然很多事情一眼就能看明白了。”云姐看了看陳小練:“既然你是帶著生命贊歌樂譜進來的,那么……你也是為了找人吧?”

    “是。”陳小練點頭。

    “看來我的運氣也算是不錯。”云姐笑了笑,可那笑容卻是一片蕭索:“既然你能夠回去,那……我希望你能夠幫我一個忙,用接引燈的本體,把多多帶回現世。這么一來,世界盡頭也能夠恢復刷新,一切都會回歸原樣。”

    “那也得先等我找到了人再說。”陳小練嘆了口氣:“你知道么?如果不是那兩個人被你殺掉了,我現在或許已經見到我要找的那個人了。”

    “故意自投羅網?那我看來該說聲抱歉了。”云姐嘴上雖然這么說,臉上卻仍舊是冷冰冰的。

    “道歉什么的就算了吧。不過……既然你希望我幫忙,那是不是也應該付出些對等的代價呢?”陳小練伸出拇指,點了點身后的那兩具尸體,轉頭看去:“畢竟我們原本的計劃,已經被你給打亂了。”

    但就在他回頭的那一瞬間,他的面色卻突然一變。

    一根拳頭粗細,手臂長短的尖刺剛剛從重錘的體內鉆出,下面十幾根細長的觸手蠕動著,搖搖晃晃地在他的身體上立穩了腳跟,猛地一彈,向著藍海飛了過來!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公开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