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天啟之門 > 第六百三十九章 【骨氣】

第六百三十九章 【骨氣】

    “王?!”

    吉安娜驚呼了一聲:“世界盡頭里……每一個漏洞者都是獨自生存著的。如果不是這一次的自動清理機制出現了問題,我們甚至不可能建立起盟約。這種地方……怎么可能有什么王的存在!”

    “為什么不可能?只要……你夠強。”塞巴斯塔臉上掛著嘲諷的冷笑。

    “可……一個人就算再強,最多也不過是s級而已。那個時候的世界盡頭……難道只有他一個人是s級?”吉安娜喃喃道。

    塞巴斯塔搖了搖頭:“當然不是。現在整個世界盡頭的s級,只有三人而已。而在那時候,卻足足有五人之多。王一個人,卻生生壓制住了那五個……s級的強者!”

    “所以……”塞巴斯塔長嘆了一聲:“王靠著自己超越所有人的強橫,制定了規則與秩序,要求每一個人都按照他的指令去生活。禁止私斗,禁止無故殺戮覺醒者,所有刷新進來的物資都要在他的安排統一分配……那個時候的世界盡頭,簡直就像是一個……大軍營!”

    “五個s級……?”斷鋼駭然:“除了兀牙大人與雷狐大人之外,還有兩人現在去哪了?s級高手……難道也會為了裝備自相殘殺?”

    “兩個?”塞巴斯塔冷笑:“是五個!那時候的雷狐和兀牙,還只是聽見王的咳嗽都會被嚇到漏尿的小角色而已。那時的五個s級強者,都被王……殺了。”

    “為什么!”吉安娜不敢置信地看著塞巴斯塔。

    “因為……他們知道了王要離開。而在面對著離開世界盡頭這樣的誘惑時,就算是原本再大的恐懼,也會被貪婪所壓倒的。只不過……他們畢竟還是錯估了自己的實力。即便是五個人聯起手來,也依舊被王所斬殺。

    不僅僅是那五個s級……準確地說,是幾乎所有的漏洞者在知道了這個消息之后,都發了瘋一般地參加了那次的戰斗……不,應該叫戰爭,來搶奪那回到現實世界的機會!

    王一個人,對抗整個世界盡頭,而最后的結果,卻依舊是他贏了……

    那一天,他一個人,殺光了世界盡頭里幾乎所有的高手,而能夠活下來的,就只有我和兀牙雷狐這樣的膽小鬼,早早便脫離了戰場,或是干脆一開始就不敢去挑戰王的權威。在他離去之前,腳下堆積的尸體和鮮血已經堆積成了一座小山,而他……就獨自一個人站在山巔之上,冷冷地看著我們。”

    吉安娜怎么也沒有想到,強大的塞巴斯塔先生,在回憶起這段往事的時候,眼中竟然也會流露出那么深的恐懼。

    “所以……如果陳小練真的掌握了離開世界盡頭的辦法的話,他一定……是從王那里得知的,沒有別的可能。”塞巴斯塔從天空中收回目光,望向了陸雷亞:“現在,告訴我,陳小練在哪里。”

    “我……我……”陸雷亞面對著塞巴斯塔熾熱的目光,咬了咬牙,顫抖著身體,鼓足勇氣:“我也要走!我也要回去!除非你保證……你能帶走我,我才會告訴你陳小練在哪里!”

    “談條件?”塞巴斯塔笑了起來:“是什么給了你這樣的勇氣?”

    “我聽陳小練說過了!”陸雷亞用力挺起胸膛:“我們……這些人叫做覺醒者!你們漏洞者可以躲過世界盡頭的刷新,但我們會被清空掉!就算我們躲過了你們的追殺,最終也一樣逃不開死亡的命運!除非……除非你把我帶出去,我才能活!你如果不答應我,我就不會告訴你陳小練的去向!反正……大不了也就是個死而已!”

    “我明白了。既然這樣……”塞巴斯塔點了點頭,伸出了食指,橫在了陸雷亞的臉上:“那你就死吧。”

    陸雷亞的雙眼剛剛變作愕然,還沒來得及說話,就已經感覺到了一陣寒意從臉上傳來,隨后,是整個眼中的世界開始旋轉傾覆起來。

    塞巴斯塔微笑著收回手,看著陸雷亞被從中切開的半個腦袋滾落地上,將手指伸進嘴里舔了舔,又轉回頭望向了格蕾絲:“我想,你應該不會跟我談條件了吧。”

    “我……我……我……”格蕾絲已經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雙腿像是篩糠一樣抖動著,嘴里蹦不出一個完整的詞來。

    “如果不打算談條件的話,就告訴我。我喜歡聽話的女孩,明白么?”塞巴斯塔的手指已經被舔干凈,重新按在了格蕾絲的臉上。

    “陳小練和藍海說過,要去其他的副本找別的漏洞者,然后假裝成什么都不知道的新人,被帶去宮殿!這樣才能找到喬喬!只是……我不知道陳小練有回去的辦法!剛才真的……真的不是我故意沒有說!”格蕾絲雙腿蹬地,連連后退,一直退到了身后一座屋子的墻壁前。

    “方向呢?他們往哪里去了?”

    “他們開了一架飛機,往……有雨林的那個副本方向去了!”格蕾絲快要哭出來了:“饒了我!別殺我!我……我不要回現實世界了!就讓我在這里活著吧!能多活一天都好!只要你別殺我!”

    “謝謝你。你的確是個聽話的女孩。”塞巴斯塔微笑著伸出手,輕輕撫摸了一下格蕾絲的金發:“而且,你的頭發也很漂亮,和我的一樣。”

    然后,他按著格蕾絲的腦袋,溫柔地擰斷了她的脖子。

    “塞巴斯塔先生……不,塞巴斯塔大人,這么快就殺了她……會不會不太好?萬一還有什么沒有問出來的……”斷鋼的臉色有點難看,小心翼翼地問道,同時更換了稱呼。

    “沒什么需要問的了。”塞巴斯塔搖了搖頭,笑得很開心:“我現在的時間并不多,必須趕在陳小練抵達宮殿之前找到他,絕不能讓盟約里的其他人知道這個秘密。否則……上一次那樣的血腥戰爭……只怕又要再次上演了。畢竟回去的名額只有一個,而又有誰不想回去呢?”

    “塞巴斯塔先生,你說名額……”吉安娜不敢置信地看著塞巴斯塔:“只有一個?”

    斷鋼卻只是緩緩向后退了兩步,壓低了嗓子:“塞巴斯塔大人,我不敢和您爭回去的機會,只想為您效勞。請您無論如何,帶上我同行……”

    “斷鋼,你的額角,怎么開始流汗了?你很熱么?”塞巴斯塔玩味地看著后退了兩步的斷鋼:“奇怪,你的手為什么按住了光劍?”

    “塞巴斯塔大人……請相信我的忠誠……”斷鋼咬緊了牙關,臉色一片蒼白:“我……我宣誓向您效忠……”

    “你知道么,斷鋼?”塞巴斯塔悠然一聲輕嘆:“在知道能夠回去的消息之前,世界盡頭中的臣民,沒有一個人沒對王宣誓過效忠。而最后的結局,你已經知道了。你覺得,我可以相信你么?”

    吉安娜這才猛地反應了過來,尖叫一聲,已經踩上了飛行滑板,向后激射而出。

    “白癡!”看到吉安娜逃跑,斷鋼也發出了一聲暴喝,右手握緊了光劍,向著塞巴斯塔猛沖了過去。

    雙刃光劍在斷鋼手中揮舞成了一個圓形,劈向了塞巴斯塔,然而只劈到了一半,卻硬生生地被架在了半空中。

    塞巴斯塔只用食中二指,就捏住了斷鋼的手腕,臉上仍舊帶著微笑。

    “抱歉,斷鋼。以前的你也不是我的對手,更何況……”

    他的兩指輕輕一夾,就將斷鋼的手腕捏碎。

    光劍失去了能量供應,兩頭的光刃消失,只剩下一個空蕩蕩的握柄落在了地上。

    “在殺了兀牙之后,我現在,也是s級了。”

    不顧斷鋼臉上驚愕的表情,塞巴斯塔已經溫柔地將他擁到了自己的懷中,一口咬了下去。

    當塞巴斯塔放下手中已經被吸干的斷鋼尸體時,抬起頭來,天空中恰好爆出了一道絢爛的煙火。

    那是吉安娜踩著滑板,撞在法陣邊緣上時觸發的電光。

    “斷鋼說得沒錯,真是一個白癡。我明明已經提醒過你了,法陣可沒長眼睛啊。”塞巴斯塔搖了搖頭,低頭看向身后。

    丹尼爾表情慌亂,不住地在掙扎,卻怎么也掙脫不了血漿的包裹。而楊林卻只是靜靜地坐在地上,眼神平靜得像是湖水。

    “你叫什么名字?”塞巴斯塔深深與楊林對視了片刻,同時,粘稠的血漿也下滑了一些,放開了楊林的嘴。

    “楊林。”

    “我會記得你的名字的。你是個……有骨氣的人。”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公开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