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三國之召喚猛將 > 一千五百五十六 金蟬脫殼

一千五百五十六 金蟬脫殼

    一千五百五十六 金蟬脫殼

    聽了劉恪的辯解,劉辯冷哼一聲,拍案叱喝:“我大漢以孝治國,先德后才。 若是德行欠缺,縱然你聰睿機敏,長大之后必然也是奸詐陰險之徒。你逼死母親,氣死祖母,天理不容,朕決定削去你的王位,賜你三尺白綾,到九泉之下去給你母親、祖母賠罪去吧!”

    在返回金陵之前劉辯已經在心中做好了打算,決定將劉恪削去王爵,貶為庶民逐出京城,讓他自生自滅。

    無論如何,畢竟都是劉辯自己的親生骨肉,而且今年不過才十三歲,按照穿越之前的《未成年保護法》還不到負刑事責任的時候,就因為篡改書信之事結束了他的性命未免過于殘忍。

    但勢態的發展卻大大出乎劉辯的預料,先是馮蘅因為懼怕再次被打入冷宮,竟然服毒自盡;劉恪又大鬧太極殿,生生氣死了便宜母親何太后。

    現在又咬住武如意是幕后主謀,劉辯倘若再從輕發落未免說不過去,只能把心一橫將劉恪賜死,在給滿朝文武及天子子民一個交代的同時也給所有的子女一個警示,如果誰敢骨肉相殘,劉恪就是他們的下場!

    “不必那么浪費,留著白綾給父皇做軍費好了,一把匕首就可以解決,擦干了血漬還能再用!”

    劉恪的兇殘與囂張有些出乎劉辯的預料,只見他突然從靴子里拔出匕首,毫不留情的刺進了自己的胸膛,猶如刺進敵人的身體一般冷酷無情,連眼睛都不眨一下。

    鮮血從劉恪的胸膛汩汩流出,旋即把胸前染得一片殷紅,劉恪面對著劉辯露出一抹叵測的詭笑,緩緩倒在地上,嘴里喃喃自語道:“父皇……你選了劉齊做皇帝,遲早有一天……會后悔!”

    望著再也不動一動的劉恪,劉辯既郁悶又心痛,吩咐一聲:“三保,找人把這個逆子抬到鐘山上埋了。”

    鄭和手捧拂塵,小心翼翼的道:“是以王侯之禮下葬,還是以尋常百姓的身份下葬?”

    劉辯煩躁的揮揮手:“朕方才說的話你難道沒聽見么?削去劉恪的王爵,我們劉家沒有這樣的不肖子孫。隨便找個地方把他埋了就行,連墓碑都不必豎!”

    “奴婢遵旨!”鄭和答應一聲,就要上前親自把劉恪的尸體抬下太極殿。

    旁邊的黃門令陳鈞急忙搶先一步:“不勞鄭公公動手,此事交給小的就行。”

    在陳鈞的指揮下,三個小太監一起上前,七手八腳的將滿身血漬,一動不動的劉恪抬出了太極殿,找了一副草席匆匆包裹了,扔在馬車上出了乾陽宮前往鐘山埋葬。

    事情發生的太突然,先是馮淑儀服毒自盡,接著是太后當朝氣死,再之后就是北海王揮刀自盡,滿朝文武都被這節奏弄得有些發懵,各自站在原地不敢亂動也不敢擅自發言,以免惹火燒身。

    短時間內連續死了姬妾、母親、兒子,任誰都會壓抑郁悶,萬一這時候觸了天子的逆鱗怕是吃不了也兜不了,所以還是老老實實的裝愣賣傻才是上策。

    太極殿的氣氛有些壓抑,所有人屏住了呼吸,大殿里寂靜的甚至能夠聽花開的聲音。

    劉辯一直盯著劉恪自殺后留下的那灘血漬,不言不語,目光不停的變幻,若有所思。

    良久之后,劉辯方才把目光從那灘血漬上挪到了武如意的臉上,一字一頓的問道:“武氏,劉恪死前咬定此事乃是你幕后指使,你有什么要辯解的么?”

    武如意急忙跪倒在地,痛心疾首的道:“陛下,臣妾跟了你十幾年,不說同生共死,卻也曾經替陛下擋刀。知道陛下的江山來之不易,作為母親,我自然想讓治兒做上太子之位。可作為陛下的妻子,臣妾又豈敢胡作非為,算計太子?若是如此,我怎么能對得住陛下的厚愛,對得住唐后的在天之靈?”

    劉辯手撫胡須,不置可否,用深不可測的眼神向武如意施加壓力。

    武如意繼續道:“當然,我比較寵愛劉恪這個孩子,時常讓治兒約他到景寧宮來談心。作為皇后,我也算治兒的半個母親,雖然篡改書信之事與臣妾無關,但臣妾卻難逃管教不嚴之罪……”

    武如意說著話緩緩從頭上摘下皇后冠,高高捧過頭頂:“因此臣妾不配母儀天下,不配做天下的表率,在此懇請陛下褫奪臣妾的西宮皇后之位,貶為美人甚至是逐出乾陽宮,廢黜為庶人!”

    雖然說這席話的時候武如意心如刀絞,自己費勁九牛二虎之力得來的皇后之位就這樣被劉恪這個乳臭未干的小子給攪黃了。但在跳進黃河洗不清的情況之下,也只有以退為進才能保住自己的地位,留住東山再起的機會。

    見武如意恰到好處的揣摩到了自己的圣意,劉辯方才微微頷首,肅聲道:“你跟了朕十余年,除了當年的救駕擋刀之功外,在后宮也是兢兢業業,親善親為,贏得舉國褒揚。朕也相信你不會做出此等通敵叛國之事,但你說自己管教無方卻也難辭其咎,朕決定免去你的西宮皇后之位,改授……德妃!”

    聽了劉辯的話,武如意懸著的一顆心方才落地,急忙叩首謝恩:“臣妾多謝陛下從輕發落,日后定當以此為戒,好生管教兒女。”

    劉辯這才悵然起身,對坐在旁邊的東宮皇后甄宓,以及站在鑾臺下面所有的嬪妃沉聲道:“你們既然都嫁入了皇室,便是一家人,朕希望你們日后姊妹和睦,兄弟齊心,讓大漢國泰民安,海晏河清。諸子當以劉恪今日所行之事為誡,互相扶持,兄弟齊心,其利斷金。切莫爭權奪利,相互算計,否則朕絕不寬赦!”

    在東宮皇后甄宓以及太子劉齊的帶領之下,所有的嬪妃、王子、宮女一起施禮領諾:“臣妾(孩兒)等一定謹記陛下(父皇)今日之教誨,不敢有違!”

    劉辯這才頹然無力的揮手吩咐一聲:“罷朝,禮部馬上去籌備,三日之后為太后舉行國葬。傳檄各地武將,除了遠在安息的吳起、岳飛軍團之外,其他各軍團罷兵一月,祭奠太后!”

    “臣等遵旨!”

    眾文武百官一起長揖到地,恭送皇帝與皇后及各位嬪妃、王子陸續離開了太極殿,這才小心翼翼的退出了乾陽宮。

    一駕馬車,一葦草席,這就是北海王劉恪的最終歸宿。

    馬車出了乾陽宮,離開金陵城,一直到了鐘山腳下,尋找了一塊無人之處,三個小太監便扛著鋤鎬上了山坡挖坑,準備埋葬草席里面的北海王。而作為黃門令的陳鈞則在樹蔭底下乘涼休息,順便看著劉恪的尸體。

    忽然間草席不停地動彈了起來,在太極殿上揮刀自殺的劉恪竟然鉆了出來,向陳鈞抱腕施禮道:“陳公公,我真沒看錯你啊,多謝救命之恩。若小王將來有東山再起之日,一定會報答你的大恩大德!”

    陳鈞笑道:“小王爺這兩年沒少照顧咱家,這次又給了大筆錢財。而且小人會看相,發現小王爺將來貴不可言,所以才冒險搭救王爺,還望你日后好自為之!”

    劉恪從懷里掏出提前準備好的一個血包,啐了一口吐沫:“幸虧小王足智多謀,想到了這么一個金蟬脫殼的機會。我今天的演技不錯吧,應該騙過父皇了吧?我這幾天把母嬪積攢的金銀珠寶全都轉移出了金陵城,足夠我下輩子吃喝的了,若是天命在我,將來定有東山再起之日,就此別過!”

    劉恪說著話把染血的長袍脫掉,丟給陳鈞,自己大踏步的揚長而去,消失在樹林陰翳之間。

    陳鈞從路邊抱起一塊長條形狀的大石頭,用染血的長袍包裹了重新塞進葦席之中。等到三個小太監挖完坑的時候,天色已近黃昏,到處影影綽綽,讓人忍不住有些毛骨悚然。

    “來,連席加人一塊抬上去掩埋了!”陳鈞彎腰抱住“劉恪的尸體”,招呼三個小太監過來幫忙。

    四個人抬著“尸體”深一腳淺一腳的上了山坡,有個小太監不解的問道:“為何北海王的尸體比抬出太極殿的時候沉了許多呢?”

    陳鈞冷哼一聲,叱喝道:“少說廢話,小心禍從口出!難道你沒聽說過有句話叫做死沉死沉的么?人死之后四肢僵硬,自然遠超活著的時候。閉上嘴巴沒人拿你當啞巴,把人埋了趕緊回京,要不然留你今晚在這里守墳!”

    當下四人一起動手,在黃昏中把劉恪的尸體扔進坑里,用黃土掩埋成一個土丘,這才慌慌張張的下了山,乘坐馬車返回京城向大太監鄭和復命而去。

    御書房里的燈光不停的跳躍,鄭和得到消息后來稟報劉辯:“啟奏陛下,陳鈞適才來報,已經把北海王掩埋在鐘山之上了!”

    “埋了么?”劉辯莫名其妙的問了一句,然后揮手示意鄭和退下,“你下去休息吧,朕在這里獨處一會!”

    窗外明月皎皎,御書房周圍鳥語花香,但劉辯的內心卻很難平靜,人類終究是貪婪的,爭權奪利總是人的天性,待自己百年之后這個由自己一手締造的超級帝國將會駛向后方?

    不知道,也沒有人會給劉辯答案!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公开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