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三國之召喚猛將 > 一千四百九十七 大唐風云

一千四百九十七 大唐風云

    唐都,全羅王府,長孫無垢居住的院落。

    自從趙王府被毀之后,為了與李隆基合謀,長孫無垢就與李元霸在李隆基的王府暫時住了下來,雖然知道李隆基狼子野心,但為了向李世民復仇,長孫無垢不得不與狼共舞。

    盡管李隆基居心叵測,但手握著李元霸這個大殺器,一句話就可以置李隆基于死地,所以長孫無垢也不害怕李隆基算計自己。只要他李隆基膽敢輕舉妄動,自己就能讓李隆基先死一步!

    但李元霸的突然失蹤卻徹底打亂了長孫無垢的計劃,讓她變得無依無靠,不得不在李隆基面前委曲求全。

    長孫無垢相信李元霸的自我保護能力,就憑李隆基麾下的這些蝦兵蟹將要想暗算他何異于癡人說夢?誰知李元霸卻突然撇下自己不辭而別,原因可能只有一個,那就是李隆基從中作梗,不知道向李元霸說了自己什么壞話,才氣得李元霸不告而別。

    長孫無垢也想過放棄復仇,甚至懸梁自盡,自己一個弱女子,無依無靠,憑什么想要和兩個皇帝斗?拿什么向兩個皇帝復仇?

    但仇恨卻讓長孫無垢堅持了下來,不斷的在內心安慰自己:“我已經有了七個月的身孕,李元霸雖傻,但用情卻是至深,我相信他一定會回來找我的!”

    再退一步說,如果李元霸撇下自己不管,就別怪自己倒向李隆基。反正都是為了向李世民復仇,讓他為放棄自己付出代價,那么借助李隆基的力量與借助李元霸的力量有什么區別?

    一念通達,長孫無垢就鎮靜了下來,每日在全羅王府看看書,種種花,沒事的時候去京城外面的寺廟上柱香,慢慢等著李元霸歸來,日子倒也過的其樂融融。

    就在七八天之前,長孫無垢在丫鬟的陪同下出城上香,在路上遇見了一個準備賣女兒的蘇姓中年男子,因為輸光了家產所以出來賣女兒。

    長孫無垢仔細觀察這個女孩,只見約莫十六七歲年齡,雖然衣衫襤褸,蓬頭垢面,但卻掩飾不住俊俏的面龐,當即毫不猶豫的出了高價買下了這個少女。

    經過詢問得知,這個少女名喚蘇妲己,除了賭棍父親之外,家里還有母親以及一個兄長,一弟一妹,全部對賭棍父親的惡行敢怒不敢言。

    “承蒙夫人搭救,小女子無以為報,從今以后我就是你的人了,但憑夫人驅使。”蘇妲己感激涕零,跪地拜謝。

    長孫無垢暫時不想把蘇妲己帶回府中,單論美貌這個女子竟然不輸嫦娥,回去還能逃過李隆基這個好色之徒的魔掌?長孫無垢要把蘇妲己當做一枚棋子,將來用在刀刃上。

    于是蘇妲己在京城買了一座四合院,讓蘇妲己把母親與兄弟姐妹接過來一起居住,隨時等候自己的吩咐,并給予錢財幫助。

    等蘇家人來到京城之后,長孫無垢才驚喜的發現蘇妲己的哥哥名叫蘇全忠,年方十八,自幼以打獵為生,不僅有百步穿楊的射術,而且弓馬嫻熟,武藝精湛。

    “唉呀……蘇公子身負這般武藝,為何家境淪落至此?”長孫無垢詫異不已。

    蘇全忠郁悶的道:“我父親本來也是一方商賈,早年曾經販馬販鹽,只是后來沉溺于賭博,輸得傾家蕩產,輸光了田地宅院不說,就連丫鬟仆人也全都賣光了,現在正準備賣兩個女兒和妻子呢!”

    除了蘇全忠之外,蘇妲己還有一個叫做蘇帝辛的兄弟,年方十五,雖然武藝略遜兄長,但卻身負千鈞之力,小小年紀就曾經徒手搏野豬,震動鄉鄰,四方驚詫。

    長孫無垢驚訝不已:“嘖嘖……想不到我們唐國山野之間竟然有你們這樣的奇才,為何不從軍報國?”

    蘇全忠郁悶的道:“我弟弟年幼,父親不讓他出仕,我倒是報名參軍了,不知何故,后來被秦檜秦大人給刷了下來,說我出自賭徒之家,耳濡目染惡習,會影響軍紀,不準從軍!”

    “竟然還有這樣的事情?”

    長孫無垢又驚又喜,索性挑明身份,“我是西府趙王的王妃,正打算招募人手,成就一番大事。既然你們兄弟武勇過人,懷才不遇,便為我效力如何?”

    蘇全忠、蘇帝辛兄弟二人喜出望外,齊刷刷跪倒在地:“我們久聞趙王大名,視他為心目中的英雄,想不到竟然有緣與王妃相識。如果王妃不嫌棄,我們兄弟愿為王妃奔波效力,萬死不辭!”

    長孫無垢正苦于無人幫助,一下子得了這么一家子幫手,心里簡直樂開了花,當即認了蘇妲己的母親杜氏為干娘,并和蘇妲己義結金蘭,認作義妹。

    杜氏感激涕零,拉著長孫無垢的手道:“多謝王妃救濟,要不是你,我女兒還不知道會淪落到什么下場呢!”

    “干娘你這是說哪里話,我與妲己一見如故,命中注定我們要做姐妹。你們盡管在這里安心住著,錢糧自會有女兒供應,我每天都會來探望你們。”長孫無垢挽著杜氏的手,猶如對待自己的母親一樣恭敬。

    蘇全忠兄弟一起發誓:“自今日起,王妃便是我們的親姐姐,但有吩咐,我們兄弟一定會赴湯蹈火,萬死不辭。”

    籠絡了兩個得力幫手之后,長孫無垢心情大好,自此每日借著出門上香之際悄悄來這座四合院探望蘇妲己一家,聯絡感情。

    除了蘇氏一家之外,長孫無垢的另外一張牌就是李建成、李元吉兄弟。

    畢竟是李淵的親生兒子,李世民一奶同胞的兄弟,迫于民間輿論壓力,李世民只好冊封十二歲的李建成為秦王,十一歲的李元吉為齊王,并在京城里為他們修建了府邸。

    兩人年幼無知,現在還只是學武習文,閑暇之余飛鷹走狗,所以也沒人太重視這對兄弟。但內閣大臣國舅丘神通卻非常同情這兩個外甥,閑暇之余,暗中照顧,倒也讓這兄弟二人衣食無憂,悠閑自在。

    被困在金陵的時候,這兄弟二人就與長孫無垢熟識,重返唐國之后更是完全依靠這個嫂嫂照顧飲食起居,所以在這兄弟二人心里把長孫無垢幾乎當成了母親。

    雖然大嫂變成了二嫂,但對于這對兄弟來說無所謂,反正都是親嫂嫂,老嫂比母,所以這兄弟二人在唐國最信任的人就是長孫無垢。

    雖然李建成與李元吉都是王爺身份,但苦于無人撐腰,少年無知,再加上李世民有意壓制,所以也沒什么權力,能夠調動的人手也就是家里上百名家丁以及侍女。

    但長孫無垢獨在異鄉,無依無靠,蚊子肉也是肉,就算李建成、李元吉力量再薄弱,也必須拉攏過來為己所用。因此更是關懷備至,時常悄悄向這對兄弟灌輸對李世民的仇恨,告訴他們李世民如何自私自利,權利熏心,把他們和李淵扔在江東不聞不問!

    “嫂嫂請放心,等我們兄弟長大成人了,一定會找個機會除掉李世民這個不忠不孝之徒,迎回父皇!”李建成和李元吉用稚嫩的聲音向長孫無垢打著包票。

    總算有了一點自己的勢力,長孫無垢心中稍稍高興了一些,總算看到了復仇成功的希望,接下來便安心等待李元霸的歸來。

    此刻已是四月時節,桃紅柳綠,鳥語花香,天空漂浮著楊柳的絲絮,李世民戰死青州的消息還未傳回國內,唐都王儉城內一片其樂融融的景象。

    這日晌午長孫無垢正在房間里午休,準備下午去見蘇妲己一家,聯絡感情,忽聽“砰”的一聲,房門被撞開。

    臉上帶著酒色的李隆基醉醺醺的闖了進來,色瞇瞇的看著長孫無垢:“唉呀……王嫂一個人睡么?孤枕難眠,多么寂寞,就讓小弟來慰籍一下嫂嫂吧?”

    長孫無垢吃了一驚,又不便發作,急忙坐起來撫摸著已經懷胎七個月的肚子,笑道:“叔叔休要開玩笑,你看嫂嫂肚子這么大了,可不能和我信口雌黃!”

    李隆基大步流星的走到床榻邊在長孫無垢的身邊坐了,抬手攬住她的肩膀就要襲/胸:“呵呵……這段時間,小弟照顧的嫂嫂算是無微不至吧?我傻子二哥不知所蹤,是死是活也不知道,嫂嫂何必獨守空房?”

    “呵呵……王叔休要胡說,你二哥可能去青州找你皇兄去了吧?”長孫無垢想要掰開李隆基的胳膊,只是紋絲不動,“再說嫂嫂我挺著個大肚子,你也不能胡來啊?”

    李隆基大笑:“哈哈……都是過來人,王嫂何必害羞?你和一個不懂風月的傻子行房,有何快樂可言?小弟我也算風流倜儻,保證讓嫂子快活似神仙!”

    長孫無垢大急,又不敢和李隆基翻臉:“王叔……莫要胡來,萬一讓你王兄知道了,還不得把你砸成肉餅了?”

    李隆基卻是不依,一把將長孫無垢推倒在床上,就要霸王硬上弓:“嘿嘿……我會怕那個傻子?我略施小計就能哄得他賣了妻兒!我這輩子染指的女人不可計數,還沒嘗過孕婦的滋味呢,嫂嫂當初答應把嫦娥許配給我,現在不知所蹤,我只好把嫂子要了!”

    本書最快更新網站請百度搜索:uc書盟,或者直接訪問網站www.ivcgjk.tw

    |

    |

    |

    |

    |

    |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公开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