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三國之召喚猛將 > 六百八十二 好男兒視死如歸

六百八十二 好男兒視死如歸

    天將破曉,北風如刀。

    凜冽的寒風吹來,馬車的簾子幾乎遮掩不住,勁風從縫隙中鉆進馬車里吹得人臉頰生疼,但幾乎所有人都忘記了寒冷,忘了用手去揉.搓臉頰可以取暖,因為遠方轟隆隆的馬蹄聲越來越近,所有人都明白——曹軍的鐵騎追上來了!

    王彥章與夏魯奇率軍一路疾馳,走到半道的時候遇上了從甄家莊前來求援的曹兵,方才得知并非匈奴人來襲,而是幾十個東漢錦衣衛動手劫走了甄宓。

    “什么,區區幾十個錦衣衛就把你們兩千人馬殺的七零八落?”王彥章手中的大鐵槍狠狠地戳進凍得硬邦邦的土地,一臉憤慨。

    “其中有曾經力扛李元霸的文成都,一個用奇形怪狀兵器的家伙!”曹軍斥候囁嚅著解釋原因。

    第一波求援的斥候話未說完,第二波斥候就風風火火的趕了過來,還沒到跟前就滾下馬來,冰冷的頭盔跌落在地也顧不得去管,連滾帶爬的來到王、夏二人面前,帶著哭腔道:“將軍……將軍……”

    “混蛋……你爹死了還是娘死了?”性格粗獷的夏魯奇勃然大怒,手中馬鞭卷出去,抽在斥候的身上,“哭哭啼啼成何體統,你是來報喪的么?”

    “公子死了,公子死了,死在了文成都鏜下!”斥候也顧不得躲閃,任憑夏魯奇的馬鞭抽在身上,嗚咽著把噩耗道來。

    “啊……?”

    王彥章與夏魯奇聞言目瞪口呆,面面相覷,手中的馬鞭幾乎同時跌落在地,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誰?誰死了?”

    “公子,曹子桓!”看到夏、王二人的反應,斥候有點害怕。

    “狗日的,老子一槍戳死你!”夏魯奇勃然大怒,手中長槍作勢欲刺,“你們幾千人都護不住公子。竟讓他死在了文成都的鏜下?”

    曹操膝下目前有十幾個兒子,長子曹昂今年二十有余,為人熱血剛膽,嫉惡如仇。對待同僚謙遜溫和,對待士卒體恤寬厚,深受曹操手下的文武擁戴。其生母劉氏早亡,由曹操的正妻丁氏撫養成人。

    按照正常的歷史走向,也就是在幾年。曹操南征宛城,張繡不戰而降。得意忘形的曹操私納張繡的嬸子鄒氏,惹惱了張繡,指示胡車兒盜了典韋的雙戟,率軍夜襲曹營,不僅殺了典韋、曹安民,曹昂因為在亂軍之中把馬匹送給曹操,死在了張繡軍的亂箭之下。

    因為劉辯穿越的蝴蝶效應,曹昂在追襲殺了曹安民的武松叔嫂之時,被武松砍倒的大樹砸中。被曹軍搶救了回去,經過醫匠的救治,現在已經完全康復,目前正在戲志才、滿寵、文聘、曹純等人的輔佐下坐鎮曹操的老巢鄴城。

    除了曹昂之外,曹丕、曹彰、曹植等人都是曹操的妾氏卞夫人所生,歷史上的卞夫人是在曹昂死后才上位成了正妻。因為曹昂的死,丁夫人天天絮叨曹操,埋怨他貪色害死了曹昂,最終惹怒了曹操,才把丁夫人送回了娘家。

    曹操對待仇人心狠手辣。對待自己的妻妾卻是個好丈夫,送走丁夫人后心中愧疚,又親自登門去接丁夫人。而丁夫人性格剛烈,對曹操不理不睬。說什么也不肯跟著曹操回來,曹操無奈只能和丁夫人離婚,說起來也是一樁奇聞。

    以曹操的奸詐,身為帶甲百萬的天下實際掌控者竟然能夠容忍一個女人對自己無禮,還讓丁氏和自己離婚改嫁,可見曹操絕非無情無義的屠夫。其肚量也非凡夫俗子所能相比。

    當然,丁夫人不肯改嫁,也沒人敢娶,在娘家呆了幾年之后郁郁寡歡,因病去世,曹操新任正妻卞夫人建議把丁夫人的靈樞運回來葬在曹氏祖墳。而因為劉辯穿越的蝴蝶效應,曹昂大難不死,卞夫人也就未能上位。

    卞夫人膝下有四子,長子曹丕,酒后亂性剛剛領了盒飯打道回府。次子曹彰驍勇過人,目前正隨夏侯淵鎮守平原一帶,三子曹植尚未弱冠,四子曹熊今年三歲。

    除掉卞夫人生的四子之外,其他比較得曹操喜愛的就是環夫人生的曹沖,今年六歲。其他的還有尹夫人、王姬、李姬等人生的曹據、曹林、曹宇等十幾個兒子,大的十三四歲,小的還未滿周歲。

    曹操所有的兒子之中最喜歡的是曹植,其次便是聰明睿智的曹沖,最器重的是成熟穩健的曹昂。至于次子曹丕馬馬虎虎,不是特別喜愛,但也認同他的才能,所以重點礪練,有心將他當做接班人之一進行考察,沒想到剛剛讓他獨掌兵權就自己作死,牡丹花沒采到,反而葬送了卿卿性命。

    雖然曹操兒子眾多,但手心手背都是肉,曹丕無論如何也是曹操的兒子,而且是還是王彥章與夏魯奇的主將,就這樣被人一鏜砸死,在五萬大軍的眼皮底下絕塵而去,絕對是他們這批人仕途上的污點。

    可以這么說,包括曹彬、王彥章、夏魯奇、單雄信等人在內,有一個算一個,仕途算是就此毀了。共太祖之子折于高麗半島,彭大都督鋃鐺下獄就是最好的證明,歷史總是相同的,這怎能不讓王彥章、夏魯奇兔死狐悲,如喪考妣,比死了親兒子還要難受?

    “事已至此,責怪他們這些小卒也是無用!”王彥章恨恨的阻止了夏魯奇的魯莽之舉,“當務之急還是先把文成都、甄宓等人抓回來,將功贖罪!”

    立即派出百余名斥候刺探文成都等人的去向,很快得知朝魏昌方向而去,目標似乎直奔幽州。

    “全軍追襲!”

    王彥章一馬當先,提槍狂追,在凜冽的寒風中歇斯底里追趕,恨不能插上一對翅膀。

    萬余曹軍鐵騎鋪天蓋地的尾隨馳騁,震動的大地震顫,山河嗚咽,所到之處塵土飛揚,寒冰融化。

    統率步兵在后的單雄信得到稟報同樣悲憤欲絕,想法與王彥章、夏魯奇大同小異,也知道因為曹丕的死在必將在自己的履歷中留下污點。當即把步兵交給副將統領,單騎追趕王彥章、夏魯奇去了。

    宇文成都等人護著甄氏兄妹一夜狂奔,向北奔馳了一百五十余里,一路上只是短暫的停歇了幾次。但路途顛簸,馬車終究不如馬匹跑得快。天將拂曉之際,在安熹縣境內被曹軍越追越近,耳聽得距離已經只剩五六里。

    “把馬車丟棄掉,每個錦衣衛攜帶一位小姐。兩人共乘一騎,棄車而行!”

    李元芳與展昭長于刺探,但對沙場廝殺卻是門外漢,面對著鋪天蓋地席卷而來的曹軍鐵騎頓時失去了分寸,危急關頭還是宇文成都站出來拿主意。

    甄氏五姐妹以及楊氏立即下車,在李元芳的安排下與騎術上乘的錦衣衛共乘一騎,甄儼心如刀絞的舍棄了財物,與兄弟甄堯各自從馬車上解下一匹戰馬,跟著錦衣衛向北繼續逃竄。

    北風呼嘯,天上飄下了雪花。雖然到了辰時,天色依舊沒有放亮。

    宇文成都一行又狂奔了二十余里,后面的曹軍越追越近,吶喊聲已經清晰可聞。

    甄宓在馬上抹淚:“諸位將軍,不能為了我一介弱女子害了你們,請把我交給曹軍。你們快馬逃命吧!”

    宇文成都手中鎦金鏜一橫,勒馬帶韁,高聲道:“我來斷后,請李、展兩位統領保護好諸位娘子!”

    “保重!”

    李元芳與展昭一起向宇文成都拱手致敬,沒有多說什么。

    以單騎拒萬人。希望渺茫,但卻也別無他路可走,宇文成都留下來有極大的可能會戰死,但若是沒有人阻擋一下來勢洶洶的曹家鐵騎。結果只能是所有人被俘,已經無路可走,只能活馬當作死馬醫。

    “河流,前面有河流!”沖在最前面的錦衣衛最先發現了一條寬五丈左右的河流,登時絕處逢生般發出吶喊。

    這條河流是冀州北方較大的河流,名曰滱水。附近有一鄉鎮叫做石佛鄉,此橋乃是鄉民所建,故取名“石佛橋”。

    “太好了,天無絕人之路,快走,我來守橋!”宇文成都喜出望外,大聲的催促著李元芳等人過橋。

    石佛橋寬一丈左右,最多僅能容納兩匹戰馬并排通過。而此刻剛剛十月底,還沒有達到冰凍三尺的地步,河面上的冰層并不能承載大軍通過,如果能夠阻擋住曹軍一時半刻,李元芳等人便能逃出冀州進入幽州境內。

    馬蹄聲得得,李元芳等人縱馬過了橋,只剩下宇文成單人單騎據守在河南,向李元芳等人拱手作別:“速走,曹軍要想過河,需要先從成都的身上踏過!”

    望著寒風吹得宇文成都披風獵獵作響,一臉的視死如歸,李元芳與展昭及眾錦衣衛一起拱手致敬,甄氏姐妹一起抹淚,感激涕零。

    “將軍!”

    一聲悲咽,甄蓉從馬上掙扎著跳下來,快步跑過石佛橋,將手里的水壺遞給宇文成都,“請將軍喝口水潤潤喉嚨。”

    盡管她的嘴唇已經干涸的裂了幾道口子,還是義無反顧的遞給了宇文成都。如果沒有這個男人的出手,今夜自己已是殘花敗柳。

    宇文成都面帶微笑的接過甄蓉遞來的水壺,卻只喝了一口便還了回去:“前路還長,拿好!”

    甄蓉淚如雨下:“將軍你一定要回來,蓉兒還未報答你的恩情!”

    宇文成都揮手示意甄蓉快走,目光中滿滿的都是自信,笑容仿佛能夠融化寒冰的春風。

    甄蓉剛剛退到石佛橋北岸,就聽到耳后轟隆一聲,卻是宇文成都揮動一百一十斤的鳳翅鎦金镋截斷了石橋。

    “速走,今日我文成都縱然喋血橋頭,也不放曹軍一兵一卒過河!”

    宇文成都緩緩調轉馬頭,立馬橫鏜,獨守河岸。面對著席卷而來的曹軍鐵騎視若無睹,任憑北風吹得戰袍獵獵作響,生又何歡死有何懼?

    望著視死如歸的宇文成都,甄蓉哭的梨花帶雨,忍不住跪在橋頭,哽咽道:“將軍,你一定不能死,小女等你回來。若將軍不嫌棄,蓉兒愿持帚侍奉,報答你的大恩大德!”

    “快走!”

    李元芳知道現在不是兒女情長的時候,策馬向前把甄蓉拉上戰馬,轉身招呼了大隊人馬,絕塵而去。

    馬蹄聲得得,一行二十多騎迎著寒風向北而去,身后只留下宇文成都一人一騎據守橋頭。

    (二更送上,今日繼續三更,月票榜位置尚未穩固,繼續求支持,劍客拼了!)(未完待續。)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公开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