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三國之召喚猛將 > 一千三百零八 帝王大作戰

一千三百零八 帝王大作戰

    金陵,帝牢。

    經過劉辯麾下各軍團持之以恒的努力,這座位于乾陽宮不遠處的秘密牢獄近年來又添貴賓,秦始皇嬴政、宋太祖趙匡胤、隋文帝楊堅、凱撒大帝先后入住,更是使得帝牢空前熱鬧起來。

    “唐苑”住著李淵,“宋閣”住著趙匡胤、趙光義兄弟,“元窟”住著窩闊臺,“明樓”住著朱元璋,“隋堂”住著楊堅,“秦邸”住著嬴政,“清舍”住著皇太極和多爾袞。

    這里面自我感覺最冤枉的當屬多爾袞,本來自己是主動投降的徐達,卻被錦衣衛秘密抓進了帝牢,與皇太極關在了一起,怎么想怎么憋屈,當初早知如此還不如拼死突圍呢!

    除此之外,“宋居”里面還住著被閹了的劉寄奴,“西院”里面住著從孔雀王國抓回的凱撒,“日窩”里面住著半男半女的上杉謙信。

    對于居處被命名“日窩”,上杉謙信如鯁在喉,深感奇恥大辱。只是手無寸鐵,每日站在被做成窯洞的居所前仰望,卻無法將頭頂上的“日窩”這兩個篆體大字抹去,只能日復一日的住在“日窩”里受辱。

    “帝牢”一開始對外的名義被稱作“地牢”,因為除了李淵還有趙光義、窩闊臺這些前世是皇帝現在不是皇帝的人被關了進來,所以劉辯需要掩人耳目,不至于讓人浮想聯翩。

    但隨著嬴政、凱撒、楊堅、朱元璋、上杉謙信這些做過皇帝或者做過王的大人物被陸續關了進來,大家忽然發現這分明就是一座專門囚禁君主的牢獄,稱呼“帝牢”似乎比“地牢”更合適。被關在里面的除了皇帝、國王就是割據自立的諸侯,最次的也是部落領袖的兒子,譬如闊闊臺、皇太極、多爾袞等等。

    此外,帝牢并沒有建在地下,因此也不應該稱作地牢。不僅沒有建在地下,而且還建造的清雅幽靜,廊亭軒榭,假山流水,青松翠竹,應有盡有。與其說是一座牢獄,倒不如說是一座失去自由的別墅。

    帝牢里的居所各不相同,最華麗的當屬李淵的“唐苑”,擁有房屋數十間,涼亭花園一應俱全。而且作為最早入住的貴賓,李淵還享受著妻妾成群的待遇,被從唐都俘虜來的嬪妃,除了十幾個年輕的不堪忍受囚禁之苦,主動要求離開之外,其他與李淵有點感情的七八個嬪妃都被允許留下來伺候李淵,由朝廷按時供給衣食及日用物資。

    李淵的待遇讓許多“獄友”很是眼紅,其中最忿忿不平的當屬趙光義,看到李淵每日紅光滿面,左擁右抱,在牢獄里面還不耽誤生孩子,恨不能把李淵亂拳打死。只是每座名字不同的牢獄都被單獨隔開,平日里有錦衣衛來回巡邏,趙光義也就是意淫一番罷了。

    除了李淵之外,待遇較好的還有朱元璋、楊堅、嬴政等三人,除了居所寬敞明亮之外,每人還被贈送了兩個婢女,負責伺候他們的飲食起居,以及解決生理需求。

    待遇最差的除了“日窩”里面的上杉謙信之外,宋閣里面的趙匡胤兄弟、清舍里面的皇太極、多爾袞兄弟,以及元窟里的窩闊臺也是僅有一些桌椅床榻之類的必須品,吃飯只能果腹,穿衣僅能蔽體。

    站在乾陽宮的北城樓上極目遠眺,便能將帝牢的一舉一動盡收眼底,劉辯沒事的時候經常會上城樓上逛逛,順便欣賞一下各位帝王的百態。

    “倒不是朕玩惡趣味故意羞辱這些歷史上的開國帝王,只是系統說了,集齊歷朝歷代的開國皇帝有驚天大獎,所以朕只能這樣做了。”劉辯站在乾陽宮的城樓上,頂著凜冽的北風喃喃自語。

    再者說了,好死不如賴活著,這些被關押起來的階下之囚待遇還算不錯,除失去了自由之外,每天還可以在屬于自己的院子里打拳練劍,寫詩作賦,彈琴弄箏,種花作畫,不愁吃不愁喝,與世無爭,也算是別有一種愜意。

    對于囚禁之人來說,最可怕的是寂寞,因此劉辯規定每隔三天可以集體放風,給這些各朝各代的皇帝一個聚在一起吹牛逼的機會,也算是尊重人權。

    當然,待遇最好的李淵是決計不會去的,反正有三妻四妾陪著,膝下兒女成群,所以李淵也不怕寂寞,根本不需要和這些**/絲交流。

    其他待遇較好的人里面,朱元璋、楊堅、嬴政倒是經常出去和別人寒暄一番,但總會被趙光義、多爾袞這兩個光棍無緣無故的挑釁。起了沖突之后,憑嬴政和朱元璋的身手還能自保,只是可憐了年近五十的楊堅連續兩次被揍的鼻青臉腫,卻是無論如何再也不肯走出“隋堂”了。

    為了避免這些階下之囚拉幫結派,甚至暗中策劃越獄之事,劉辯又制定了一個策略:規定每月中旬舉行一次“武考”,月底進行一次“文考”,獲勝者可以享用由錦衣衛提供的“江東名妓”一夜。名義上是為了解決這些失敗者的生理需求,本質上是為了挑起他們的沖突,避免出現團伙。

    當然,這些歷史上的帝王哪個不是雄才大略,見慣了大風大浪,自然不會因為一個小小的名妓而爭風吃醋。但耐不住寂寞還有趙光義、多爾袞這樣的好色之徒,以及窩闊臺、皇太極這些來自異族,缺少儒家文化熏陶,又血氣方剛的年輕人。所以每次“武考”尤以這幾個人最為踴躍,幾乎次次拼的鼻青臉腫,怒目相向。

    蕭瑟的北風之中,劉辯站在乾陽宮城樓上掰著手指頭暗自計算:“秦始皇、隋文帝、唐高祖、宋太祖、明太祖、清太宗,嘖嘖……這些大一統的皇帝幾乎被抓了三分之二,掐指算算就剩下漢高祖劉邦、晉武帝司馬炎以及元世祖忽必烈了!”

    系統說了,只計算大一統的王朝,因此魏、蜀、吳以及南北朝那些割據皇帝統統不算,而元朝的真正開國皇帝并非鐵木真而是忽必烈,同樣的道理晉朝的開國皇帝也不是司馬懿而是司馬炎,清朝的開國皇帝不是努爾哈赤而是皇太極,只要再抓住劉邦、忽必烈、司馬炎,集齊各大一統王朝開國皇帝的任務就算達成。

    “只是這忽必烈遲遲沒有出世,司馬炎還在娘胎之中,這該如何是好?”劉辯雙眉微蹙,暗自沉吟一聲。

    “好戲馬上要開始了!”鄭和手中拂塵朝帝牢一指,提醒劉辯。

    原來今天是十一月中旬的“武考”,由錦衣衛統領李元芳帶來了秦淮河名妓李香香犒勞今天的武考獲勝者,所以劉辯這才特意來到城樓上看熱鬧。

    “能夠欣賞一下歷代皇帝爭風吃醋,也是人生一大快事啊!”

    劉辯在心中大笑一聲,裹了裹裘皮大氅,在太師椅上正襟端坐,靜靜的欣賞帝牢中的這場“帝王大作戰”。

    因為之前提供的“戰利品”姿色一般,所以嬴政、趙匡胤、朱元璋、凱撒這些人都提不起性趣來,只有趙光義、窩闊臺、多爾袞等好色之徒搶的不亦樂乎,所以這次李元芳高價聘請了江東名妓李香香前來慰勞,果然引得眾帝王趨之若鶩。

    自從李香香要來帝牢慰/安的消息公布之后,趙光義、多爾袞就摩拳擦掌,今日牢門甫一打開,更是早早來到較武場等候,對于江東名妓志在必得。

    兩百名頭戴范陽笠,身穿飛魚服,腰懸繡春刀,足踏描金靴的錦衣衛五步一哨,十步一崗,如臨大敵,不敢有絲毫懈怠。

    除了趙匡義、多爾袞、皇太極、窩闊臺等四人早早到來之外,其他的嬴政、趙匡胤、朱元璋、凱撒等人也慕名而來,甚至就連妻妾成群的李淵,半男半女的上杉謙信,以及被閹了的劉裕也出現在了較武場上,只有屢遭欺負的楊堅沒來湊這個熱鬧。

    李元芳帶著十幾名腰懸佩刀的當頭、千戶,押送著一頂紅呢小轎來到較武場上吩咐一聲:“江東名妓李香香已到,速請各位囚犯前來比武,獲勝者獲得李香香侍寢一夜,還望爾等莫要辜負圣恩!”

    “先讓李香香下來看看到底是什么貨色,值不值得我等大打出手?”趙光義雙臂抱在胸前,痞氣十足的吆喝一聲。

    僅次于李淵的老人,趙光義一直把自己當成獄霸,特別是大哥趙匡胤到來之后,趙光義更是目空一切,囂張跋扈,每次放風之時都要找人欺負一番,證明一下自己的存在感。

    窩闊臺、皇太極等人紛紛舉起拳頭附和:“下來,下來,出來讓大爺們瞧瞧!”

    李元芳微笑著拍拍手,伸手掀開轎子門簾:“香香姑娘下來讓諸位曾經的大爺,現在的孫子瞧瞧!”

    (ps:很久沒ps了,今天解釋幾個問題吧,一個是總有人說為什么不讓魏徵去給太子刷屬性?請注意下設定,魏徵的屬性只對君主有效,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刷,有皇帝在的情況下,君主只能是劉辯而不是太子。

    其次關于劇情為何不能快速推進到戰場,因為前面的坑太多,必須一一填上,這樣才能順利的收尾。而唐僧師徒以及帝牢的故事都是在填坑,每本書到末尾基本都會這樣,后期不再繼續挖坑,所以缺少了期待感,顯得后期乏力,但光挖坑不填坑顯然是不行的,所以劍客只能按照自己的節奏寫。)

    ...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公开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