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三國之召喚猛將 > 一千二百六十一 師徒重逢

一千二百六十一 師徒重逢

    齊王府周圍人山人海,曾經不可一世的世子楊廣被五花大綁了跪倒在朱漆門前,親生父親楊堅此刻正拿著一把凌遲專用的匕首怒視著給楊家帶來滅頂之災的兒子。

    “殺楊廣,誅暴徒!”

    “殺了楊廣這個惡徒!”

    “把這畜生千刀萬剮,凌遲處死!”

    聞風而至的百姓愈來愈多,將齊王府周圍兩三里的街巷圍堵的水泄不通,民房上、院墻上、樹梢上,但凡是能夠立足之處都站滿了人山人海的觀眾,前來一睹楊廣這個暴徒的下場。

    “快動手啊,楊堅老賊!”

    看到楊堅手握尖刀遲遲沒有動手,百姓們開始鼓噪吶喊,朝楊堅父子投擲雞蛋、豆腐、青菜等物品,以發泄心中的仇恨。若不是靠近刑場的方圓百丈之內有官兵搜身,他們就會用石頭、暗器、鐵蒺藜這些物品招呼這對父子了。

    比起被五花大綁的楊廣,手腳自由的楊堅本來可以躲閃,可是他并沒有這樣做,任憑雨點般的雜物傾灑到自己身上,雞蛋砸在頭上撒滿一身蛋黃蛋清,一塊塊豆腐呼在臉上,弄得鼻子耳朵全是豆腐渣,活脫脫準備下鍋的人肉大雜燴。

    在楊堅看來,這是失敗者應得的下場,所謂的成王敗寇便是如此。如果洛陽的軍隊攻克了金陵,那么此刻面臨這種下場的就是劉辯,既然自己輸了便是再大的羞辱與懲罰也要承受。

    楊堅手握匕首緩緩走到楊廣面前,面無表情的一刀下去,將耳朵割掉一只:“你這個不忠不孝,不仁不義的暴徒,枉我培育了你這么多年,你這一次幾乎將楊家的名聲敗盡,讓弘農楊氏墜入了萬丈深淵!”

    楊廣疼的呲牙咧嘴,卻是強忍著不肯發出一聲慘叫,“哈哈……那又如何?不能名垂青史,那就遺臭萬年,哪怕下去一千年一萬年,歷史也會記得我楊廣在這一天弒君稱帝,奸/淫太后皇后,哈哈……這普天之下除了我楊廣還有誰能做到?”

    “你這個孽畜,我這一刀是替陛下割的!”楊堅怒極,一刀下去又在楊廣的肩頭硬生生切下了一塊血淋淋的肉。

    “割吧,我這一身血肉全還給你!”楊廣仰天咆哮,面目猙獰。

    “這一刀是替太后割的!”

    “這一刀是替皇后割的!”

    “這一刀是替太妃割的!”

    “這一刀是替你母親割的!”

    “這一刀是替楊家的列祖列宗割的!”

    “……”

    隨著楊堅一刀刀下去,楊廣身上已是千瘡百孔,血肉模糊,腦袋逐漸耷拉了下去,瞳孔開始慢慢擴散。

    凌遲可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稍有不慎割的深了,切斷了大動脈就會因為失血過多而死,在楊堅連切十七刀之后,窮兇極惡的楊廣終于雙腿一蹬,氣絕身亡。

    楊堅手刃了楊廣之后緩緩轉身對人山人海的百姓稽首頓拜:“我楊堅教子無方,愧對楊家的列祖列宗。弘農楊氏深受朝廷恩典,世代忠良,想不到我楊堅卻教出了這么一個敗類,雖百死莫恕!我楊堅在這里以死謝罪,所有的罪責由我楊堅一人扛下,與弘農楊氏無關!”

    楊堅說著話摸起匕首就奔著自己的胸口扎了過去,旁邊的李存孝眼疾手快,抖手擲出一枚金錢鏢,正中楊堅手腕,只聽“叮當”一聲脆響,鋒利的匕首登時跌落在地。

    “陛下有旨,留著你楊堅的性命另有重用!”李存孝叱喝一聲,揮手吩咐親兵迅速的把楊堅攙扶下去。

    罪魁禍首楊廣伏誅,百姓們的怒火尤未散去,李靖又命陳登把捕獲的叛黨骨干,帶頭作惡的暴徒總計一千五百余人全部押解到菜市口,當著百姓們的面斬首示眾。直殺的尸積成堆,血流成河,百姓們這才散去心中的怨恨,一哄而上搶了叛軍的頭顱或者四肢拿回家中祭奠逝去的親人。

    兵貴神速,青州大戰一觸即發,片刻容不得耽誤。

    李靖點起本部人馬向岳飛及孫臏等人辭別:“前路漫漫,天下尚未平定,李靖就此別過,洛陽就全托付在岳元帥身上了!”

    岳飛拱手送別:“李元帥直管放心,洛陽有我在,定然固若金湯。只是此番青州戰場唐寇來勢洶洶,事關陛下的安危,就有勞李藥師多費心了!”

    “陛下尚且親自御國門,吾等臣子豈能落后?此去青州定然竭盡全力輔佐陛下將唐寇逐出青州!”李靖再次與岳飛握手告別,“或許下次相見便是天下太平之時,岳元帥保重!”

    岳飛大笑一聲:“但愿如此,待天下太平之時,你我解甲還鄉,把酒言歡,醉笑陪君三萬場!”

    李靖亦是大笑:“哈哈……我等著岳元帥!”

    岳飛又吩咐鄧艾,以及經過張須陀舉薦的義子孫禮:“青州大戰正是用人之時,你們就跟著李元帥去青州吧!”

    鄧艾拱手允諾:“末、末將謹遵岳云帥吩咐!”

    新領了一幅甲胄的孫禮意氣風發,義父張須陀已經跟著孫臏回到洛陽,張家被查封的財產已經全部歸還,丫鬟家丁也全都回來投靠,孫禮終于可以沒有后顧之憂的征戰沙場了。

    李靖也不推辭,拱手致謝:“既然如此,多謝岳兄的支持,李靖就帶著二將東征了!”

    隨著李靖一聲令下,悠揚的號角此起彼伏,獵獵的旌旗迎風招展,李靖率領著十五萬大軍離開洛陽,踏上了東征青州的路途。

    李靖與李存孝、花木蘭、陳登、鄧艾、孫禮等人統率中軍,命高昂、太史慈為先鋒在前面開路,命關勝、羅藝斷后,一路綿延十余里,朝著虎牢關方向進軍。

    這一次向東進入青州,會從曹操控制的兗州境內穿過,而背后的陳留、許昌已經成了東漢的領土,所以非常適合交換俘虜,因此李靖下令把卞夫人、環夫人、曹彬、夏魯奇、劉馥、朱靈等人全部帶上。而曹操的幾個兒子只放回劉辯指定的曹植,其他的曹昂、曹沖、曹雪芹等人則與楊堅都暫時囚禁在洛陽城中,另候發落。

    雖然西漢已經分崩離析,但黃河對岸就駐扎著十幾萬曹軍,東面五百里的譙郡還有曹操親自統率的十幾萬主力大軍,所以岳飛依然不敢有絲毫大意。

    岳飛召集眾將商議一番之后,命高長恭、馮勝各自率領兩萬人馬向西進攻弘農郡,向南進攻河南尹,將黃河南岸司州下轄的三十余座縣城悉數拿下,同時掃蕩函谷關,切斷西漢殘部由函谷關向河東郡逃竄的路線。

    又命孫臏親自坐鎮洛陽,治理地方,修葺遭到損壞的皇宮與民宅,留下岳云、張須陀二將率領四萬人馬輔佐孫臏,鎮守洛陽,提防黃河對岸的曹軍前來偷襲洛陽。

    岳飛部署完畢之后,親自帶著高寵、劉曄離開洛陽向陳留返程,與楊繼業、呂蒙、董襲、霍峻、于禁、夏侯蘭等人率領十萬兵馬駐扎在陳留,南控譙郡,北震鄴城,密切監視著曹軍的一舉一動,同時不讓曹操騰出手來插手青州戰場。

    李靖比岳飛早走了一天,大隊人馬行至官渡之時,忽然前面出現了一支五六千人的隊伍,打著東漢旗幟,急忙派遣斥候刺探。

    斥候還未動身,太史慈就飛馬來報:“啟稟元帥,對面來的這支隊伍竟然是廬江王率領的?”

    “哦……我倒是聽說過小王爺大鬧濡須口,生擒郭嘉,斬殺蔡瑁,幫助尉遲敬德拿下濡須城的事跡。還以為小王爺已經返回金陵了,沒想到竟然還呆在中原!”

    李靖驚訝不已,急忙帶著麾下的眾將策馬揚鞭,向前參拜廬江王。

    別看人家只是個乳臭未干的少年,可畢竟是皇帝的兒子,堂堂帝胄,就算李靖貴為東漢頭號大將,也要親自前去參拜。

    不消片刻功夫,李靖等人就追上了前鋒部隊,只見一個英姿勃發的少年,胯下騎著一匹高大神駿,身材修長,四肢粗壯,鬃毛飄逸灑脫,通體呈現煙霧色的寶馬,左手一把金光燦燦的屠龍刀,右手一把銀光閃閃的倚天劍,當真是英雄少年,氣吞萬里如虎!

    李靖除了小時候見過劉無忌,到現在已經七八年沒有再回過京城,見到英姿勃發的少年將軍有些不敢肯定,急忙詢問李存孝:“二弟,此人可是廬江王?”

    李存孝前年娶妻的時候曾經在金陵住過一個月,而且指導過劉無忌武藝,并讓劉無忌獲得了“雙絕”屬性,只是目前還未大成,只能發揮一半的實力,被系統定義為“弱雙絕”。

    “回兄長的話,這少年將軍正是廬江王!”

    重新見到算是半個弟子的劉無忌,李存孝心情大好,笑的合不攏嘴,“只是沒想到小王爺竟然長得如此神速,比前年的時候高了一頭多,只怕將來定是九尺以上的魁梧身軀!”

    劉無忌在遠處發現了李存孝,同樣歡呼雀躍,催馬提韁朝李存孝沖了過來:“李將軍別來無恙,我現在也有寶馬了,這是父皇賜給我的萬里煙云罩,你來看看腳力如何?”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公开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