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三國之召喚猛將 > 一千一百三十六 吳起的難關

一千一百三十六 吳起的難關

    殲滅了孔雀國的軍隊之后,黃飛虎、何元慶、張郃、盧象升奉命率部回援,恰好在白沙瓦西城門撞見突圍的嬴政。黃飛虎催馬挺杵,只一合便把嬴政生擒下馬,喝令隨從綁了。

    “大秦后裔,只有從容赴死的壯士,豈有貪生之輩?”

    嬴政就地打了一個滾,爬起來便去搶奪漢軍手中的兵器,企圖自盡。

    被黃飛虎用杵尾掃中背部,登時五臟翻滾,氣血逆流,踉踉蹌蹌的站立不穩。早有十幾個如狼似虎的漢軍士卒一擁而上,把嬴政給五花大綁的捆了個結結實實。任憑孔武有力的嬴政百般掙扎,卻是也無法掙脫。

    “這可是一條大魚,一樁天大的功勞,爾等把嬴政的嘴巴給我塞住,別讓他咬舌自盡了!”

    黃飛虎雖然相貌粗獷,但卻是粗中有細,“哧啦”一聲撕下了自己的戰袍,吩咐幾個親兵把嬴政的嘴巴給堵上。活著的大秦皇帝肯定比死了的有價值,有這一樁大功,足夠自己吃上半輩子了。

    嬴政被擒,周盤龍戰死,其他的武將都是一些二三流貨色,在黃飛虎、蘇烈、何元慶等人手下不過一合之敵,面對著將近二十萬漢軍的猛攻,兵敗如山倒,不過一個時辰便結束了戰斗。

    張郃率兵控制了白玉宮,把嬴政的妻妾二十多人,以及宮女、太監等近千人全部抓獲,而以李斯為首的十幾名文官也無一漏網,全部被生擒活捉。

    天亮的時候,戰斗結束,彌漫的硝煙逐漸散去,唯有血腥味在空中回蕩。

    吳起下令把凱撒、埃及艷后、嬴政、李斯等人全部囚禁在白玉宮,由展昭親自看押。命楊志率兵搜查大街小巷,抓捕嬴政的死黨;命內政能力出色,文武雙全的盧象升接掌白沙瓦的政權,出榜安民,安撫地方。

    又派遣蘇烈帶領姜松、楊七郎兩員大將,率領五萬騎兵,克日向南,以閃電戰的速度推進到孔雀國境內,清掃凱撒的殘余勢力,控制地方,使之完全掌握在大漢朝廷的治下。

    繼而派遣張郃、尚師徒、章邯三員大將各自提兵三萬,分頭向貴霜西部地區進攻,力爭以最快的速度掃平各州縣,把整個貴霜帝國完整無缺的納入大漢版圖。

    吳起親筆起草了一封奏折,將白沙瓦大捷之事上報朝廷,同時為自己先斬后奏,和凱撒決裂的事情做了辯護,請天子恕罪。又說隨著整個貴霜大陸被納入版圖,泰州刺史商鞅管轄的疆域已經越來越大,許多時候力有不逮,請天子在貴霜境內另外設置州郡,派遣封疆大吏前來治理地方。

    吳起最后又說自己將會在白沙瓦休整半年左右的時間,之后將會繼續向安息進軍,馬不停蹄的橫掃安息各路諸侯。將項羽、亞歷山大,以及貴霜皇帝沃洛吉斯五世生擒活捉,派人押送回金陵。

    隨著吳起的調兵遣將,各路大軍依計行事,旌旗招展,南來北往,戰馬嘶鳴,忙而不亂,不過兩天的功夫,就讓戰后的白沙瓦歸于寧靜。

    蘇烈率領五萬輕騎南下殺奔孔雀國境內,張郃、章邯、尚師徒三將提兵九萬向西吞噬貴霜殘余的領土,盧象升出榜安民,治理地方。楊志清剿白沙瓦城內的嬴政死黨,黃飛虎收編俘虜,眾將各司其職,有條不紊,將吳起全面的能力發揮的淋漓盡致。

    被分開囚禁在白玉宮中的凱撒和嬴政聽到城外人喊馬嘶,腳步轟鳴,遂各自向看守的漢軍士卒詢問漢軍動態:“聽城外人喊馬嘶,不知道漢軍又有什么大動作?吳起是如何安排的軍事?”

    “你們都做了階下之囚,還管什么天下大事?還是先設法保住自己的性命要緊!”看守的漢軍連聲訓斥,一臉嘲笑。

    “再說這是軍機大事,我等一介小卒,怎么敢泄露軍機?”分別看押兩名皇帝的士兵雖然隔著層層院落,回答的語氣卻是心有靈犀,驚人的相似。

    而凱撒與嬴政央求的說辭也是如出一轍:“我等爭霸天下不成,卻也想知道天下大勢。就如好酒之人喜歡品酒,愛棋之人喜歡論棋,再說我們已經成了階下囚,縱然有心也是無力,只是聽個熱鬧罷了!”

    看守的士兵經不住兩個皇帝的央求,便把吳起的部署大致描述了一下,最后不無驕傲的反問:“你覺得我們都督的用兵能力如何?其疾如風,其徐如林,侵略如山,不動如山。此乃孫子兵法中的描述,寫的就是我們的吳啟大都督!”

    聽了士兵的介紹,得知吳起應付自如,從調兵遣將,到運籌帷幄,瓦解勢力,攻占地方,安撫民心,簡直就是一個全能的奇才。這讓嬴政和凱撒如遭重擊,面色如土,心中殘存的最后一絲翻盤希望也隨之破滅!

    “罷了,罷了……輸給吳起這樣的全才,無話可說!”

    兩個歷史上舉足輕重的皇帝被關押在不同的房間,卻發出了相同的感嘆。

    比起心如死灰的凱撒,被孔雀國的百姓稱作克利奧的埃及艷后卻沒有放棄希望,一直向展昭吵鬧著要去見吳起。

    這日傍晚,埃及艷后又在房間里大發雷霆,拍門敲窗,摔盤砸碗,吵嚷著求見吳起:“展昭,展雄飛,展護衛,請不要把我當成俘虜。我是你們皇帝的女人,你們是我的臣子,我要見吳啟!”

    看守的衛兵經不住埃及艷后的折騰,只得去請示負責白玉宮安全,監押重要俘虜的展昭:“展護衛,克利奧公主一直吵嚷著求見都督,在房間內大發雷霆,不知該如何處置?”

    展昭露出無奈的笑容,親自來到埃及艷后的房間:“按照你們孔雀國的稱謂,我應該稱呼你為克利奧公主。按照我們大漢皇帝的冊封,我應該稱呼你為柯麗奧美人。你看我派遣了四名宮女伺候你,吃的喝的一概不缺,你還有什么不滿意的呢?”

    埃及艷后指著展昭的鼻子訓斥道:“你也知道我是你們皇帝的美人,你是皇帝派來保護我的侍衛,怎能限制我的自由?難道我見你們都督的權力都沒有嗎?”

    “柯美人言重了,展昭豈敢囚禁你,只是奉命護衛你的安全。而吳啟都督也并非不見你,只是他這兩日公務繁忙。實在抽不出空閑。既然柯美人執意求見,我便去見一下都督,代為通傳,都督是否肯見你,那就看你的運氣了。”展昭被埃及艷后糾纏的沒有辦法,只好答應征求一下吳起的意思。

    “呵呵,有希望了!”

    展昭前腳剛走,埃及艷后就露出了迷人的笑容。

    因為居住的是嬴政妃子的房間,所以化妝的脂粉,漂亮的衣衫,精美的飾品一應俱全。在四個宮女的伺候之下,埃及艷后飛快的梳妝打扮,不多時就變得風情萬種,妖嬈迷人,在燭光的照耀之下更是光彩奪目,動人心魄。

    就連幾個幫著梳妝的小宮女都忍不住連聲贊嘆:““公主你真的太迷人了,我想這世上任何男人都會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吧?

    埃及艷后的臉上先是浮現出驕傲的表情,但想起漢尼拔的時候卻又惱羞成怒,狠狠的瞪了幾個宮女一眼,訓斥道:“要你們多嘴,全都給我滾下去!”

    一炷香的功夫之后,展昭去而復返,在門外稟報道:“回柯美人的話,吳起都督正在書房批閱來自各地的文書,讓我帶你去書房見他。”

    埃及艷后努力克制著悸動的心情,跟著展昭走出房間,直奔吳起所在的書房。

    “這克利奧公主打的什么主意?”看到埃及艷后濃妝艷抹,風情萬種,展昭就情不自禁的在心中嘀咕一聲,“這騷女人不會想要****吳啟吧?陛下派我來監視她,這可如何是好?”

    就在展昭左右為難之際,兩個人已經來到了吳起所在的書房,并由埃及艷后親自敲響了房門。

    “進來!”

    吳起正在批閱來自摩羅城的文書,對如何治理地方做出批示,聽到敲門聲,也不抬頭,中氣十足的吩咐一聲。

    房門“吱呀”一聲打開,妖嬈迷人的埃及艷后就站在了書房門外,風情萬種的嗔怪一聲:“都督……我為了見你煞費苦心,而你卻端坐不動,難道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么?”

    吳起猛然抬頭,就看到了濃妝艷抹的孔雀國公主,此刻換了一身性感服飾,將魔鬼身材展現的一覽無余,端的是風情萬種,我見猶憐。與那日在孔雀大營中廝殺之時別有不同的韻味,不由得露出驚訝的表情:“呃……公主找吳啟有何貴干?”

    埃及艷后露出風騷的笑容,輕抬**邁過門檻走進了書房,用**的聲音問道“難道沒有貴干……就不能來探望一下都督嗎?”

    埃及艷后說著話反手掩上了房門,把展昭擋在了門外,并且順手插上了門閂:“展護衛啊,我有重要的事情和都督商議,你該干嘛干嘛去,就不要在這里影響我和都督談論人生了……”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公开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