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三國之召喚猛將 > 九百七十九 絕地反擊

九百七十九 絕地反擊

    窗外風驟雨急,一夜吹落滿地花蕊,劉備大清早起來站在回廊下望著這幅凄涼的景色,眼神中滿滿的都是傷感。

    “呵呵……春風春雨愁煞人,或許用不了多久,孤的下場也會像這被風雨摧殘的花蕊一般吧?”

    劉備嘆息一聲,順著走廊來到了涼亭下面獨坐,被石凳上面的雨水濕透了衣衫卻渾然不覺。

    中間的大理石桌光滑如玉,倒映出劉備有些憔悴的面容,仔細凝視之下竟然發現了幾絲白發,讓劉備更是陡生一股傷感之意,“唉……老了,孤也不過剛剛到了不惑之年,竟然仿佛到了知天命的年紀!”

    春雨淅淅瀝瀝的下個不停,戰事暫時停歇了下來,巴蜀的君臣也可以忙里偷閑輕松一陣。但就算不停歇下來,又能如何?

    面對著劉裕、趙匡胤的近十萬大軍,面對著劉辯、諸葛亮兩路來勢洶洶的精銳之師,劉備已經失去了反抗的力量。打誰也打不過,誰贏對自己也沒有好處,只能緊閉城門,等著東西兩漢火并。如果拼個兩敗俱傷的話,或許劉備還有那么一絲生機,但石達開的出走又讓劉備雪上加霜,真可謂屋漏偏風連陰雨。

    “唉……聽天由命好了!”劉備彎腰撿起腳下被風雨吹落的花蕊,無可奈何的嘆息一聲。

    忽然長廊盡頭響起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守門的侍衛身穿蓑衣,頭戴笠帽大踏步的走了過來,彎腰施禮道:“啟稟大王,門外有一儒士求見,自稱蘇擒!”

    “蘇擒?”劉備一臉驚訝,“是來自洛陽的蘇擒么?”

    侍衛躬身道:“這位先生并沒有說自己是哪里人,只是胸有成竹的說大王聽到他的名字一定會召見他的!”

    “既然這樣說,那一定就是來自洛陽的蘇擒先生無疑了!”劉備咳嗽一聲,振奮精神,“帶他到后花園來見孤吧!”

    不消片刻功夫。一個身穿灰色長袍,撐著一把竹傘的儒生跟在侍衛的身后,大步流星的來到了劉備面前,收了雨傘拱手施禮道:“大王。別來無恙,蘇秦這廂有禮了!”

    劉備凝睛看去,不是蘇秦卻又是何人?

    微微拱手還禮道:“蘇先生真是好膽色,目前你們西漢的盟友打的劉備怎一個狼狽了得?想不到先生竟然還敢只身前來,劉備不得不佩服你的膽量啊!”

    “哈哈……大王這番話可是錯怪蘇某了。對大王步步緊逼之人并非我蘇擒,亦非洛陽朝廷指示,乃是劉裕、趙匡胤自己的抉擇。若是大王當初答應與我們西漢聯盟,想來也不會像今天這般窘迫吧?”蘇秦不疾不徐,談笑風生,看起來仿佛闊別多年的老友重逢。

    劉備目光如霜:“往事不提也罷,世上總沒有賣后悔藥的,蘇先生千里迢迢從洛陽跑到成都,是專門來取笑劉備的么?”

    蘇秦大笑一聲:“大王從織席販履之輩到如今的天下梟雄,一方霸主。豈是凡夫俗子所能相提并論?縱然借蘇秦一萬個膽子,卻也不敢取笑大王。只不過還是想問一句,連一杯茶水都不肯奉上,豈是待客之道?”

    劉備雙眸中的敵視之意緩緩散去,換上一副笑容道:“蘇先生這張伶牙俐齒果真了得,即便是蘇秦再世,怕是也自嘆不如吧?隨我到書房里來!”

    當下劉備在前引路,蘇秦隔著一丈之遙亦步亦趨的跟隨,一前一后朝書房走去。

    侍衛有些擔憂劉備的安全,跟在后面問道:“大王。可否增派侍衛?”

    劉備一臉從容的道:“不必了,孤好歹也是戎馬多年,從沙場上廝殺過來的。而且行刺孤對蘇先生也沒有任何好處,你們直管退下便是。沒有孤的召見,任何人不準入府!”

    “諾!”侍衛答應一聲,轉身而去。

    蘇秦大笑一聲:“知我者大王也,看來蘇擒這次成都之行來對了!”

    不消片刻功夫,兩人一前一后來到了書房,劉備命下人奉上茶水。分賓主落座。

    蘇秦呷了一口茶,便直接開門見山:“當初大王拒絕蘇擒的聯盟提議,是想要在劉辯大軍平定交州之前掃蕩劉裕、趙匡胤,所以才讓我白跑了一趟。”

    “不錯!”劉備輕撫胡須,嘆息一聲,“但讓孤沒想到的是,是我小看劉德輿與趙匡胤了,打了將近三年的仗,孤非但沒有平定叛軍,反而被劉趙二賊得寸進尺,占據了巴蜀一多半的土地。”

    蘇秦放下茶杯訕笑一聲:“哈哈……勝敗乃兵家常事,大王也不必耿耿于懷。當然,劉、趙二人的用兵能力的確讓人刮目相看,就連楊堅、楊素、朱元璋等人都贊不絕口,大王敗給二人也不是什么丟臉的事情。”

    劉備端起茶杯品了一口,聽蘇秦繼續說下去,想來他千里迢迢跑到成都絕不是為了諷刺挖苦自己。

    “其實大王失敗的最根本原因在于留下了劉璋父子的性命,若不是棋差這一招,大王也不至于落到這般窘迫的田地。”蘇秦正襟危坐,一臉誠懇的給劉備分析深層次原因。

    每當聽人提起這一招臭棋,劉備的內心就一陣絞痛,早知今日,就算身背萬世罵名,也要把劉璋父子除掉。只可惜世上沒有賣后悔藥的,自己一著不慎終于導致滿盤皆輸,現在說什么也晚了。

    蘇秦悠然自得的品一口茶,繼續說道:“大王成也靠著仁義之名,輸也是被仁義之名所拖累!如果當初一刀殺掉劉璋父子,也不會有今日的敗局。正所謂吃一塹長一智,我想大王以后應該不會再處處顧及自己的羽毛,而埋下禍根吧?”

    劉備面色如霜,冷冷的道:“蘇先生盡管嘲笑好了,誰讓劉備犯下如此昏庸的錯誤!”

    “呵呵……大王言重了,蘇秦豈敢嘲笑大王?此來巴蜀實乃為大王謀一條出路而來,助大王力挽狂瀾,扭轉敗局!”蘇秦起身施禮,一臉誠懇。

    劉備坐在椅子上一動不動:“如今劉裕、趙匡胤已經拿下雒縣,十萬大軍兵臨城下。而劉辯一路勢如破竹,大軍已經攻克江州,距離成都不過七八天的路程。而南方諸葛亮的先鋒部隊已經屯兵成都門外,石達開率部出走,從云南來的漢軍用不了十天半月也可以抵達成都,孤已經無力回天,談何力挽狂瀾?”

    蘇秦露出詭譎的笑容:“大王,咱們明人面前不說暗話,你心理打的算盤,蘇擒心知肚明,一清二楚。”

    劉備并沒爭辯,因為他知道自己的目的并不復雜深奧,稍微有些頭腦的智謀之士都可以看穿,無非是想要坐山觀虎斗,等到東西兩漢拼的兩敗俱傷之際坐收漁翁之利。

    “但我必須要提醒大王的是,你們的這個算盤遲早都要落空。”蘇秦端起茶杯再次呷了一口,毫不猶豫的給劉備當頭潑了一盆冷水。

    劉備臉頰微微一動,想要說什么,終究沒有開口,繼續聆聽下去。

    蘇秦繼續說道:“縱觀劉裕、趙匡胤的用兵,能夠看得出來,這二人非常穩重狡猾,絕不會打無把握之仗。之前猛攻雒縣,為的就是搶先劉辯一步拿下成都,而現在諸葛亮的先鋒部隊已經兵臨成都門外,劉裕、趙匡胤怎么還會與劉辯硬拼?定然會選擇退出成都平原,據守雒縣、綿竹、劍閣等險關要塞,到時候把大王撇給劉辯,大王又何來漁翁之利?”

    聽了蘇秦的分析,劉備不由得額頭見汗,面如土色:“如此看來,劉備只能坐以待斃了。”

    “呵呵……若是大王只能坐以待斃的話,蘇擒也不會千里迢迢從洛陽跑到成都來!”蘇秦微微一笑,循序漸進的把目的道來。

    劉備起身拱手道:“劉備實在不甘心失去現在擁有的這一切,還望蘇先生指點迷津,若是能助劉備走出泥潭,此生必然不忘大恩!”

    “大王不必激動,蘇擒的確有個雕蟲小技,若是大王愿意冒險,不妨試試。”蘇秦拱手還禮,示意劉備坐下說話。

    “洗耳恭聽!”劉備一臉恭敬,仿佛一個學生般虔誠。

    蘇秦咳嗽一聲,清了清嗓子,把目的娓娓道來:“我讓劉裕、趙匡胤先與劉辯打一仗,詐敗撤走,退回雒縣。大王可以向劉辯投降,邀請劉辯進入成都安民,設宴殺之,如此東漢軍定然大亂。”

    “劉辯手下智囊云集,肯定不會這么輕易中計。”劉備并不贊成蘇秦的建議。

    蘇秦繼續道:“那大王就準備美酒出城犒賞三軍,向劉辯表達感激之情,我想憑大王的演技……”

    “演技?”劉備露出不滿的神色,覺得蘇秦這話是在譏諷自己。

    “呵呵……在下失言了,我想憑大王的表演,肯定能取得劉辯的信任,在美酒中摻了毒藥,毒死劉辯,如此則東漢群龍無首。我再撮合大王與劉裕、趙匡胤聯軍追殺,定然能夠把東漢軍逐出巴蜀,到時候縱然不能稱霸天下,但至少可以割據一方,不知大王意下如何?”蘇秦把茶碗里的茶喝個精光,笑吟吟的問道。

    劉備臉頰微微抽搐,最后緩緩吐出了一句話:“要不然就試試?除了這一步,似乎無路可走了啊!”(未完待續。)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公开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