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三國之召喚猛將 > 九百七十八 人各有志不可強求

九百七十八 人各有志不可強求

    此刻擺在石達開及部曲面前的道路只有兩條,第一向東漢投降,第二就地解散,各回各家各找各媽,沒媽就找娘。

    至于繼續跟著劉備混下去,不提也罷,所有人都明白劉備現在已經是窮途末路,秋后的螞蚱沒幾天可蹦跶的了。無論西漢與東漢誰贏誰輸,劉備政權都將會土崩瓦解,不復存在,那么以后的出路還是會在這兩條中選擇。

    若沒有剛才的這一番沖突,或許石達開遲早會歸順東漢。但無緣無故的遭受劉備猜忌,這讓石達開感到憤怒悲傷,心中的那口氣讓他發出了此生誓不投降東漢的宣言。

    大丈夫在世,頭可斷血可流,但絕不能讓人看扁了!所以石達開寧可去死,也絕不會再走投降東漢這條路。

    可是解散部隊,回家種地耕田,過著隱姓埋名的生活這又讓石達開不甘心,所以他打算再尋找第三條出路。

    在一干心腹將校的簇擁下,石達開緩緩攤開地形圖,尋找第三條出路。而參軍李恢則一言不發的坐在旁邊,做著自己的打算。

    現在的局勢已經不像幾年以前那樣遍地諸侯,隨隨便便都能有幾條出路,隨著袁紹、劉表、孫策、袁術、公孫瓚、陶謙、士燮等各路諸侯的紛紛滅亡,隨著劉裕、趙匡胤依附于洛陽政權,整個華夏大地只剩下了東漢、西漢、曹操三大勢力。如果石達開拒絕投降東漢,那就只剩下歸順西漢或者曹操兩條出路。

    而劉備之所以落到今天這般落魄的田地,完全是由西漢聯盟一手造成的,如果石達開棄東漢投西漢,不僅不明智,而且性質更加惡劣。而如果要去投奔曹操,相距千山萬水,隔著東漢層層關卡,即便插上翅膀怕是也飛不過去。

    石達開嘆息一聲,目光從洛陽和曹操的土地上離開:“洛陽朝廷我是決計不會歸順的。而曹公雖然是某最為敬佩的梟雄,但千里迢迢,卻也是無緣投奔,只能再另謀出路。”

    “要不去投奔嬴政或者項羽吧?”人群中有一員校尉插嘴提出了建議。“雖然他們現在都是異族,可祖上都是炎黃子孫,那嬴政說是秦王的后人,而大夏國的君主項羽更是自稱西楚霸王項藉的后裔。咱們去投奔他們,也不算丟人!”

    聽了這名校尉的話。人群頓時聒噪起來:“好好……去投奔嬴政,聽說漢人在貴霜非常吃香,甚至高人一等,咱們還是向南去投奔嬴政去吧?”

    “我看還是去投靠項羽比較好,畢竟西楚霸王才是真正的英雄,想來他的子孫也是豪杰。而且聽說項羽正在招攬四方人才,已經有許多羌人,甚至是雍涼的漢人紛紛前往大夏投奔去了。”又有一名軍司馬提出了截然不同的反調。

    一直沒有開口的兀突骨一拳砸在桌案上,高聲道:“某支持去投奔項羽,聽說他前些日子剛剛徒手降服了四只猛虎。其中還是一個百年難得一遇的虎王。放著這樣的大英雄不去投奔,為何去投奔嬴政?”

    人群中一陣吵嚷,最后支持去投奔項羽的占了五成,投奔嬴政的只有兩成,剩下的則默不作聲,靜觀其變。

    石達開緩緩從懷中掏出一封書信,對眾人道:“項王手下大將薛萬徹與我曾經有數面之緣,算得上薄有交情,去年派人給我修了一封書信敘舊。既然今日我等走投無路,諸位跟著我去大夏投奔項王如何?”

    “愿聽將軍調遣!”人群中一陣鼎沸。十幾個偏將、校尉、軍司馬紛紛舉手支持石達開的決定。

    他們這些人大部分都是劉備從青州前來巴蜀的時候收編的黃巾殘部,都曾經跟著張角兄弟攻打過官府,殺過朝廷的官吏,對于歸順東漢有種本能的恐懼。擔心會被秋后算賬。

    再加上這些人早就沒了家眷,過得是一個人吃飽全家不餓的日子,而且石達開平日里比較注重與將士搞好關系,堪稱愛兵如子,時常對將士們噓寒問暖,甚至是親自煎藥。親手給傷員包扎傷口,這也讓石達開在軍中威望頗高,許多士卒愿意為他賣命。

    但世間萬物相生相克,有陰就有陽,有支持石達開的就有反對的,譬如一言不發的李恢,在眾人即將達成協議之前站了出來。

    “達開將軍,請恕李恢斗膽問一句,去大夏少說也有七八千里路程,將軍有何把握安然抵達?”李恢手撫胡須,肅聲問道。

    石達開指著地圖,胸有成竹的道:“若是擱在以前,想要抵達大夏,自然是難如登天。但現在正是天賜良機,我軍從南安向西避開成都,走漢嘉、馬爾敢,一路北上可抵達西平。”

    石達開說的這條道路雖然崎嶇坎坷,但終究是一條出路,一千七百年后的紅軍兩萬五千里長征就曾經走過這條路線,走四川西部的甘孜、阿壩一路北上,可以最終抵達甘肅、寧夏境內,也就是石達開現在所說的雍涼地區。

    看到李恢不說話,石達開繼續侃侃而談:“鎮守雍涼的朱元璋、朱棣父子,一個全軍覆滅,一個正在坐鎮漢中,雍涼境內十分空虛。就連重鎮武威也僅僅只有兩千郡兵駐守,我軍進了雍涼地區,可以來去自如,根本不需要考慮遭到攔截。而匈奴、羌人剛剛遭受重創,已經被逐出草原,整個西部地區一片空白,我軍可以直抵玉門關,順著絲綢之路一路向西,直抵大夏。”

    看到石達開把整條路線詳細的分析了出來,營帳中的將校紛紛支持:“石將軍說得好,我等愿以將軍馬首是瞻,將軍說去哪里,我們便跟著去哪里!”

    李恢撫須道:“將軍說的這條道路的確可以走的通,但山路崎嶇,沿途人煙荒蕪,我軍的糧食該如何補充?”

    石達開略作思忖就有了對策:“像匈奴人那樣一邊走一邊殺馬匹,實在不行的話到了雍涼地區劫掠幾個縣城,憑我們兩萬多人的部隊到了哪里都可以任意縱橫。西漢、東漢、劉備現在殺的難解難分,各路諸侯的目光都盯著成都,根本抽不出兵力來追襲,我軍定然能夠暢通無阻的踏上絲綢之路!”

    “既然石將軍心意已決,李恢不再勸阻,但人各有志,某是不打算背井離鄉的,不知道石將軍能夠放我一馬?”李恢也不隱瞞,向石達開抱拳道明本意。

    “殺了他,不能讓他走!”聽完李恢的話,石達開的嫡系將校紛紛起哄,拔刀在手,欲殺李恢。

    石達開略作思忖之后嘆息一聲:“算了,人各有志不可強求。既然李德昂不愿意背井離鄉,我們也不必為難于他。傳我命令,愿意跟隨本將前往大夏的馬上收拾行裝,準備動身,不愿意離開的任憑去留。”

    “多謝達開將軍高抬貴手!”

    李恢向石達開施禮拜謝,帶了幾個心腹離開南安縣城,向南投奔諸葛亮去了。

    石達開的命令傳下去之后,有兩萬人愿意跟隨著前往大夏投奔項羽,其中或許有人并非心甘情愿,但被上司裹挾著也只能隨波逐流。

    另外一些手握兵權的偏將、校尉拒不跟隨,石達開也不勉強,任憑他們自尋出路。下令把南安縣城里面的糧草全部裝車,星夜向西奔漢嘉郡而去,打算一路向西進入馬爾敢,再掉頭北上進入空虛的雍涼地區,順著絲綢之路前往大夏投奔項羽。

    石達開率主力大軍走后,剩下的人群龍無首,兩千余人北上尋找劉備去了,一部分人干脆落草為寇。李恢去而復返,憑借著自己的影響力說服了幾名校尉,帶領著五千余人據守南安縣城,并派出使者向諸葛亮請降。

    幾天之后,石達開率部出走的消息傳開,天下震驚。劉辯驚訝的是石達開竟然重走歷史的老路,而諸葛亮則急忙派遣了程咬金率領一萬人馬趕往南安,接受這座沿途重鎮,徹底控制北上成都的道路。

    而劉備得到消息后,在文武面前嚎啕大哭:“石達開果然懷有疑心,竟然與大夏國的異族有勾結,強迫了兩萬將士跟隨他長途跋涉,背井離鄉的投靠項羽。為了一己之私,幾乎泯滅了人性,孤對不住這些將士們啊!”

    張飛心煩氣躁的叱喝道:“好了,大哥整日哭哭啼啼的有個屁用?你是能把石達開哭死啊,還是能把石達開哭病?如若不然,撥給俺兩萬人馬追上石達開,砍了他的腦袋回來給兄長出氣好了!”

    房玄齡搖頭道:“此刻劉裕、趙匡胤大軍正在城外虎視眈眈,整個成都城中兵馬已經不足五萬,哪里還能再分出兵馬來?如若不是大王猜忌石達開將軍,也不會有今日這種事情發生。石達開寧肯遠走異域,也不跟歸順東漢或者西漢,說起來也算是條漢子,就放他離去吧!”

    “都是孤的錯,干脆孤懸梁自盡,你們都去投奔劉辯,換來榮華富貴多好?”遭到房玄齡的指責,劉備新中極為不爽,半是譏諷半是自嘲的說道。

    “大王何出此言,臣愿與大王同生共死,只是希望大王能夠吸取教訓,勿要再重蹈覆轍。”房玄齡急忙躬身賠罪。

    議會不歡而散,每個人的心頭都極為壓抑,一起辭別劉備各自返回府邸,就這樣放石達開一條去路。只是所有人都知道,石達開找到了出路,那么自己的路又在何方?(未完待續。)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公开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