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三國之召喚猛將 > 九百五十五 技驚四座

九百五十五 技驚四座

    木鹿城,大夏王宮,霸王殿。

    項羽居中高坐,召集了呂望、季布、鐘離昧、先軫等人來共商對策,究竟是應該對鐵木真趁火打劫,還是高抬貴手,放鐵木真率領的這支殘兵敗卒從邊陲過境?

    “此乃上天賜給大王成就霸業的良機,絕不能讓它從指間溜走,天予不取必受其咎。我軍正缺馬匹,除了匈奴人能夠提供數量這么龐大的馬匹之外,我們再也找不到第二個這樣的機會了。”

    呂望剛剛去下面的縣城巡視回來,聽說鐵木真率兵過境,立即高聲提出建議。別看他胡須已經泛出花白之色,但精神矍鑠,聲音洪亮,完全不輸壯年。作為大夏君主的“亞父”,呂望也享受上殿看座,下殿不參拜的尊崇待遇。

    “圍堵鐵木真,把匈奴百姓與戰馬全部收歸大夏!”季布、鐘離昧、先軫等武將紛紛舉起拳頭,響應呂望的提議。

    項羽抬了抬手,示意眾將稍安勿躁:“孤與鐵木真素無交情,而且孤對匈奴人燒殺劫掠的作風也很厭惡。孤所擔憂者只是我大夏與匈奴往日無冤近日無仇,趁機發難,會不會影響亞父苦心孤詣給孤樹立起來的仁義形象?”

    呂望撫須沉吟:“大王的擔憂也有道理,如今大王的威名已經傳遍安息各地,每日從各諸侯國,甚至是貴霜、漢國、羅馬等國家前來投奔的百姓將近千人,大王的確不能影響了自己的名聲。”

    “亞父可有兩全之策?”項羽蹙眉問道。

    呂望微微思忖,便計上心頭:“既然匈奴人天生愛劫掠,我們便投其所好,把一些百姓遷移到匈奴人的必經之路,多賜給一些錢糧布帛,牛羊牲畜,匈奴人必然動心,十有**會縱兵劫掠。如此一來,我們便師出有名!”

    “好……亞父這個策略好。就這么做了!”項羽擊掌叫好,果斷的拍板做了決定。

    商議一番之后,命薛萬徹先帶了五六百騎快馬趕往北方二百里的邊陲,那里是匈奴人西遷的必經之途。命令守衛地方的縣長打開庫府。把錢糧布帛,牛羊牲口賞賜給邊陲的百姓,使之作為誘餌,只要匈奴人膽敢劫掠,大夏的軍隊將會以泰山壓頂之勢把他們殲滅。

    而項羽則親自率領鐘離昧、先軫點起所有的騎兵。外加五萬步兵,連夜集合,準備離開木鹿城,星夜急行,尾隨著薛萬徹的步伐前往北方邊陲尋找險要的地形設伏。

    眾將正待動身,項羽挽留道:“孤今天搭救的兩個女子乃是漢將呂布之女,其中一個姑娘廚藝過人,正在后庭親自掌廚,諸位隨孤吃完這頓家鄉飯再出征不遲!”

    在座文武被系統植入的身份都是戰國末年各諸侯國的后裔,或者是慕項羽之名從雍涼地區來的漢人。都算的上是炎黃子孫。聽說有地道的家鄉菜可吃,俱都喜出望外,齊聲道:“既然如此,那我等可要飽飽口福了!”

    呂智的廚藝從前世承襲而來,的確不是蓋的,在幾個王宮大廚打下手伺候的情況下,麻利的做了一桌豐盛的筵席。以楚菜為主,夾雜著淮揚菜、魯菜等漢人的經典吃法,色香味俱全,讓人聞到香氣之后食指大動。

    當下項羽、虞姬居中。眾文武兩旁分坐,紛紛提箸動筷,推杯換盞,大快朵頤。一個個吃的口舌生香,對呂智的廚藝贊不絕口。

    項羽三杯酒下肚,感慨一聲:“唉……猶記得孤十七歲那年,跟著叔父大人回了一趟故土江東,吃了一頓家鄉飯,終生難忘!轉眼間已經過了十三年。孤終于再次吃上了地道的家鄉飯,可惜卻是在木鹿城,不是我的祖籍江東。”

    眾將齊聲勸慰:“大王勿憂,得了鐵木真的馬匹之后,我軍三年之內定然能夠橫掃安息。國內平定,南下可以進入貴霜,向東可以一路席卷,直抵長安。收復故土,遲早而已!”

    項羽把面前的一壺牛角酒舉起,仰起頭一口氣喝了個精光,拍案道:“諸位將軍吃飽喝足,待會兒跟著孤向北進軍,生擒鐵木真,將匈奴人從世上徹底抹去!”

    “干了!”

    除了呂望之外,其他眾將紛紛學著項羽的樣子,舉起手里的牛角酒壺,仰著頭朝脖子里灌。這情景有點不像君臣,而是像一幫性情相投的土匪大快朵頤,大碗吃肉。

    呂智自然不會放過這么一個露臉的機會,等所有的菜全部呈上來之后,便系著圍裙前來施禮,肅身道:“小女子的廚藝只能算是馬馬虎虎,大王與諸位將軍清多多包涵!”

    “呂姑娘這話謙虛了,孤不愛聽。在我們大夏,論廚藝你要是自稱第二,沒有人敢夸口第一!自今日起,你就是我大夏王宮的首席御廚。”項羽一邊品味美酒佳肴,一邊贊不絕口。

    虞姬也是露出微笑,夸贊道:“妹妹的廚藝真是沒的說,我來到安息這些年,從來沒有吃過這么可口的飯菜。”

    眾將也紛紛稱贊:“都說眾口難調,但呂姑娘這廚藝真是沒得挑剔,我等今日算是飽了口福啦!”

    呂智連連肅拜致謝:“多謝大王與王后姐姐盛贊,只要大王與王后姐姐喜歡,駒娥愿意留在大夏給你們掌一輩子廚。也多謝諸位將軍的贊揚,日后哪位將軍想吃漢菜了,小女子一定不辭辛苦!”

    酒足飯飽之后,項羽霍然起身,對呂望與季布道:“我與諸位將軍離開木鹿城之后,有勞亞父與季將軍鎮守木鹿城,提防諸侯國心懷叵測。”

    季布用竹簽剔著牙縫道:“大王盡管放心,整個安息境內,除了巴比倫的亞歷山大之外,其他諸侯國不用大王出馬,我季布兩根手指頭就能捏死他們!”

    就在這時,一個英姿颯爽,身材高挑,披盔掛甲的女將走進了宴客廳,朝項羽施禮參拜:“項王,聽說你要率兵圍剿匈奴殘兵敗卒,請容許玲綺隨軍出征!我的故鄉在并州九原,這些年來飽受匈奴人摧殘,不知道多少鄉親葬身在匈奴人的鐵蹄之下,請大王容許我隨軍出征,替桑梓鄉親報這血海深仇!”

    項羽及眾將紛紛大笑:“哈哈……呂姑娘莫要開玩笑,我大夏國雖然缺兵少將,卻從來沒有讓女子上戰場的習慣。”

    呂玲綺抱拳施禮,倔強的道:“大王休要輕視女子,巾幗英雄也能建功!想來大王也知道大漢皇帝有個妃子叫做穆桂英吧?她就經常統率三軍征戰沙場。除了穆桂英之外,大漢還有許多女將,譬如樊梨花、花木蘭、秦良玉、梁紅玉等等,哦……還有一個來自西方的女將,好像名喚貞德。”

    不等項羽開口,季布扔掉手里的牙簽,大踏步走了出來:“休要啰嗦,你能在我劍下走十個回合,便讓你追隨大王出征!”

    “既然如此,那就得罪了!”

    不等別人阻止,呂玲綺突然拔劍出鞘,奔著季布當胸刺來。

    季布吃了一驚,沒想到呂玲綺的劍術竟然如此了得,當下不敢大意,急忙揮劍格擋。施展渾身解數,與呂玲綺游斗起來。

    一時間劍光霍霍,劍擊之聲不絕于耳,兩把寶劍撞擊的火花四濺。一男一女,閃轉騰挪,你來我往,酣戰了十個回合,勝負難分。

    整整十招拆過,季布飄然后退,朝項羽拱手道:“大王,我輸了,十個回合沒有沾到一點便宜,大王就帶呂姑娘上沙場吧!”

    項羽撫須大笑:“看來你季布是學定了先祖手下大將季布的處世之道,要把‘得黃金百斤,不如得季布一諾’發揚到底了!”

    季布撓著頭皮憨笑一聲:“嘿嘿……既然末將取了季布這個名字,就不能辱沒于他!”

    項羽朗聲下令:“難得呂玲綺姑娘沒有忘記桑梓之恨,孤便成全你,隨軍出征吧,讓我看看你的本事!”

    項羽跨上烏騅馬,手提破城升龍戟,與先軫、鐘離昧率領了一萬多騎兵,五萬步兵向北星夜急行,尋找合適的地點伏擊匈奴。而呂玲綺則跨上絕影戰馬,手提一桿向項羽討要的單刃畫戟,隨軍出征。

    項羽率大軍離開木鹿城的第二天,呂智多方打探知道季布最愛吃楚國的甜食,便做了一包角粽,其實就是劉辯穿越前的粽子。又做了一些糯米制作的“龍鳳喜餅”,找了個理由離開了大夏王宮前往季布的府邸拜訪。

    “聽聞季將軍最愛吃楚國的甜食,小女子便給你做了一些。”呂智大大方方的把盛著美食的竹籃放到了季布的桌子上。

    季布拍著胸膛道:“呂姑娘費心了,難得你如此有心。日后在木鹿城里誰敢欺負你,我季布一定第一個站出來給你撐腰。”

    呂智笑呵呵的道:“怪不得都說得黃金百斤,不如得季布一諾呢!有季哥哥照顧,肯定不會有人敢欺負我的。若是兄長喜歡吃,駒娥改日再來給你送便是了。”

    與季布相談甚歡,呂智愉快的返回了大夏王宮。抬頭看看天空,晴空萬里,艷陽高照,是那么燦爛美好,預示著自己將有一個光明的前程。(未完待續。)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公开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