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三國之召喚猛將 > 九百五十 守株待王

九百五十 守株待王

    安息帝國,大夏。

    比起剛剛走出嚴冬,乍暖還寒的大漢帝國來說,位于地中海東部的安息帝國已經春暖花開。田野里綠草氤氳,花開芬芳。

    大夏國君主項羽橫空出世,拜以呂望之名重生的姜尚為亞父,在大夏國境內推出了許多招攬百姓,改善民生的策略,引得各地百姓紛紛前來投奔。

    姜尚率領百姓廣開農田,發給種子、農具,甚至還有耕牛,與百姓之間達成協議,收獲的糧食與官府五五對開,各自一半。這使得大夏國的百姓熱情高漲,每日都在田地里辛勤耕作,樂此不疲,短短兩年的時間下來,使得大夏國稻谷滿倉,國力日漸強盛。

    仰慕項羽之名前來投奔的百姓不僅僅來自安息境內,還有來自貴霜、匈奴的難民,甚至還有數千漢人跋涉數千里,自雍涼地區來投,一時間人頭攢動,絡繹不絕的難民自八方匯集。

    項羽采納呂望的建議,修蓋了大批居民房,供給這些前來投奔的難民居住。并分給土地,讓他們代為耕種,收獲的糧食與官府對分,幾乎與本地百姓享受一樣的待遇。

    天長日久,項羽厚待難民的名聲傳遍世界各地,更是有大量飽受戰火摧殘的貴霜、匈奴等地的百姓前來投奔。從雍涼地區前來投靠的漢人、羌人、羯人加起來總數也突破了三萬,使得大夏國的百姓迅速膨脹,短短一年多的時間,就吸納了三十多萬人口,使得大夏國逐漸成為了安息境內最強的諸侯國。

    而對于項羽來說,更高興的是除了從新吸納的百姓中招募了三萬精壯充軍之外,還先后提拔了漢人先軫與薛萬徹擔任手下大將,使得大夏國的軍事實力更上一層樓。

    大夏國都,木鹿城外。

    隨著天氣轉暖,水草逐漸豐茂起來,在山野間活動的動物也越來越多。每天都有野豬、麋鹿、狍子、灰狼在田野里亂竄。甚至還有大型的西亞虎出來獵食。

    習武之人崇尚射獵,更何況是項羽這種擁有蓋世神力的曠世奇才,自然是每日縱馬挽弓,在木鹿城的郊外射獵。

    武勇之人向來自負。譬如小霸王孫策,外出打獵從來不像紈绔公子那樣飛鷹走狗,前呼后擁,而是單騎匹馬,獨來獨往。就連小霸王孫策都時常這樣干。身負蓋世之勇,自認為霸王轉世的項羽對此道也是情有獨鐘,時常天色未亮,便一個人策馬出城,在木鹿城郊外的山野上射獵。

    項羽單騎出城的次數多了,逐漸世人皆知,呂望多次勸諫:“大王身為君主,須當注意防范刺客,不應以身涉險!”

    “哈哈……亞父多慮了,我能單手舉鼎。雙手推開城門。什么樣的刺客能傷得了我?而且一個人在野外行走,更能鍛煉我眼觀六路耳聽八方的能力,難道亞父不覺得這兩年來我的武藝又精進了許多?”

    對于呂望的勸諫,項羽朗聲大笑,雖然語氣溫和,卻也不以為然。

    天色未明,星辰寂寥,北風吹來,空氣中帶著濃濃的草腥味。

    呂玲綺與呂智在一處崎嶇不平的山坡上翹首企盼,不時的朝木鹿城方向眺望。搜尋項羽的蹤影。

    “駒娥,這天色都快亮了,項羽今天不會不出來射獵了吧?”呂玲綺站在高處,一次次的眺望換來的都是失望。逐漸意興闌珊起來。

    苦等了一個時辰的呂智正背靠著一顆松樹打盹,聽了姐姐的話,迷迷糊糊的回應道:“我已經觀察好了,項羽逢三、六、九一定會出城射獵,咱們盡管耐心的等候便是!”

    呂玲綺打著呵欠從山坡上走了下來,在呂智旁邊盤膝而坐。閉目養神:“我就不明白了,咱們已經到了大夏三個多月,直接去求見項羽多好!為何出此下策,跑到荒山野嶺之中等候項羽?”

    呂智揉.搓了下惺忪的睡眼,坐直了身軀,向姐姐解釋道:“阿姐為何又問這個問題?我不是告訴你了么,通過我的調查,得知項羽有一個愛姬,同樣姓虞,名喚虞婉白。生的肌膚如雪,貌美傾國,我在王府旁邊守候了半月總算見到了這虞婉白的真容,唉,咱們姐妹比不了啊!”

    “比不了就比不了吧,相貌都是天生的,怨天尤人有什么用?”呂玲綺瞪了呂智一眼,告誡道。

    呂智抬手指了指腦門:“阿姐哪里看到我怨天尤人了?我的意思是既然咱們姐妹的相貌比不了那虞姬,就要多動動腦子。”

    摸起身邊的水壺,滋潤了下喉嚨,繼續解釋:“你想啊,咱們的美貌既然比不上虞姬,就這樣去見項羽,肯定不會引起他的注意。就算你我姊妹二人主動投懷送抱,也不見得這項羽能夠看上我們。”

    呂玲綺冷哼:“他看不上我,我還不見得會看上他呢!他又不是真正的西楚霸王,只是項藉的后裔罷了。我們的父親還是九原虓虎,大漢帝國屈指可數的猛將呢!”

    “可是父親大人死在了江陵,才害得我們千里迢迢跑到大夏借兵復仇。所以要不惜一切代價獲得項羽的青睞,這樣才有借兵入侵中原的機會。既然正常的手段無法引起項羽的注意,只好出此下策,讓項羽成為我們的救命恩人,這樣才有機會接近項羽,慢慢獲得他的寵愛。”呂智一邊喝水,一邊把計劃道來。

    正在不遠處靠著山坡打盹的十幾個雜耍藝人被姊妹二人的對話吵醒,紛紛圍攏了上來,吵嚷道:“喂……如果天色亮了,項王還不出城射獵,我們就走!”

    呂智語言天賦過人,在大夏待了不過三個多月的時間,就已經能夠與當地人對答如流,當下叉腰起身:“什么?你們收了我一百串銅錢,說要幫我演戲,這項王還沒來,你們就想離開?那剩下的一百串銅錢,一個也甭想拿走!”

    原來呂智見無法用姿色打動項羽,于是雇傭了一個雜耍班,讓他們到荒郊野外陪著自己姐妹演一場戲。等項羽出城射獵之際,假裝攔路劫色,項羽自然不會袖手旁觀,到時候救命之恩以身相許,就有借口接近項羽了。

    雖然呂智知道項羽不是個好色之人,未必會看上自己姊妹,但只要接近了項羽,就完成了第一步計劃,接下來只要慢慢下功夫,總有機會泡上項羽,女人只要肯動心機下功夫,還沒有勾引不上床的男人。

    雜耍班主雙眼一瞪,怒沖沖的威脅道:“咱們可是有言在先,等到天亮,不管項王來不來,我們的任務就算完成。項王不來是你判斷失誤,與我們無關,你要是想耍賴,那可別怪我們欺負女人!”

    旁邊的山羊胡附和道:“就是、就是,雖然讓我們陪你演戲,可別忘了面對的是號稱霸王再世的項羽啊,萬一演砸了,我們的小命都保不住!這簡直是在拿性命換錢,你若是不講道理,怕是面子上不好看吧?”

    “甭怕,項羽若是追殺你們,我會與姐姐擋住他,你們趁機逃散,絕不會有性命之憂。”呂智可不想前功盡棄,放低姿態安撫這幫雜耍藝人。

    雜耍班主道:“說好了陪你等到天亮,報酬是兩百串銅錢。天亮之后你若是不讓我們走,必須再加一倍的報酬。”

    “再加一倍,搶劫么?”呂智一臉不忿,“我們姊妹兩個弱女子,身上哪有這么多的錢財!”

    雜耍班主冷哼一聲:“沒有就算了,再等一炷香的功夫,項王不來,我們的任務就算完成。你支付剩下的一百串銅錢,我們兄弟走人,大家兩清!”

    呂智豈肯白白付出兩百串銅錢一無所獲,斬釘截鐵的道:“等不到項王出現,這場戲演不完,我一個銅板也不會付給你們!”

    山羊胡忽然發出一聲壞笑,向雜耍班主擠眉弄眼:“老大,既然這兩個小妞不講究,要不然咱們兄弟就在她姊妹身上找點樂子,一百串銅錢兩清了如何?”

    “這個法子好!”后面的十幾個雜耍藝人齊刷刷的盯著呂氏姊妹,紛紛起哄。

    “自討苦吃!”

    一直盤膝而坐的呂玲綺忽然從地上一躍而起,出手如風,拳打腳踢,瞬間就踢翻了三五個,紛紛抱著褲襠在地上哀嚎。

    呂智雙臂抱在胸前,得意洋洋的道:“哼……沒有金剛鉆,誰敢攬瓷器活?我們姐妹要是沒點本事,怎敢跟著你們這幫色鬼到這荒山野嶺里面來?都給我聽好了,若是等不到項王離開,誰想走先把頭顱留下!”

    忽然一陣陰風掠來,吹得樹葉颯颯作響,讓人不寒而栗。

    俗話說云從龍風從虎,眾雜耍藝人齊齊變色:“不好,有老虎來了,快逃!”

    “嗷嗚……”

    一陣振聾發聵的虎嘯之聲震徹云霄,只見樹林里躥出一支吊額赤睛白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撲進人群之中,一聲咆哮,登時撲倒一名藝人,瞬間咬斷了喉嚨。

    “快走!”

    呂玲綺大驚失色,牽了呂智的手就想離開。

    “嗷嗚……又是一聲呼嘯,斜刺里又躥出一支猛虎,攔住了姊妹二人的去路。

    “哇呀,兩只猛虎,快逃命啊!”眾藝人嚇得魂飛魄散,紛紛抱頭鼠竄。

    只是讓他們絕望的是,左右竟然還有兩只渾身色彩斑斕,眼睛發著綠油油光芒的大蟲攔住了他們的去路。四條猛虎,面對十幾個人,看起來幾乎是一場饕餮盛宴。(未完待續。)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公开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