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三國之召喚猛將 > 九百三十三 力挫李存孝

九百三十三 力挫李存孝

    “吾等拜見廬江王!”

    沒想到荒山野嶺,竟然遇上了年僅八歲的劉御,隨后趕來的李元芳、金臺等人一臉驚詫,齊齊躬身作揖。劉無忌雖然年幼,但身份在那里擺著,君臣之禮卻是不能少。

    劉辯咧嘴一笑:“嘿嘿……小王我在這里等你們一個多時辰了,來的可是真慢!”

    不等眾豪杰開口,姜氏卻是又驚又喜,急忙牽了辛憲英的手上前參拜:“哎呀,原來竟然是廬江王大駕,民婦有眼不識泰山,還望小王爺勿要怪罪!”

    劉辯小人不記大人過,笑呵呵扶起姜氏與甜美可人的辛憲英:“這位夫人不必多禮,不知者不罪!我說的話都是和你玩笑的,夫人也莫要怪罪。”

    姜氏連聲贊嘆:“陛下的王子真是人中龍鳳,小小年紀言談就這般得體。膽量與武藝更是匪夷所思,倘若不是小王爺在此,我們母女說不得就被強賊劫走了。說起來小王爺是我們母女的救命恩公,若是小王爺不棄,便把我女兒阿英許配給小王爺可好?也算是報答小王爺的救命之恩!”

    劉無忌抬手撓了撓頭皮,對著辛憲英憨笑一聲:“雖然阿英姑娘長得好看,但這種事情我不敢當家啊!你得托人去問我父皇,嘿嘿……”

    李元芳上前施禮問清了姜氏母女的身份,拱手道:“原來是辛別駕的夫人,失敬了。小王爺的婚姻大事可不是兒戲,既然夫人有意讓令嬡以身相許,這樁媒便委托在我李元芳身上了。待我處理完了公務,定然會向陛下奏請此事!”

    姜氏大喜過望,再三肅拜致謝:“多謝李統領,多謝諸位大人援手之恩!民婦在金陵城開了幾家店鋪賣茶葉、瓷器,待諸位大人歸來之時,一定派人送禮物至府上答謝。”

    李元芳立即吩咐隨行的三名錦衣衛,讓他們護送著姜氏母女,押解著被擒的幾個山賊連夜返回金陵城。交給金陵府府尹包拯大人問罪。

    “讓他們把小王爺一塊帶上,此去洛陽可不是游山玩水。”李存孝牽過劉無忌的馬匹,示意劉無忌上馬。

    劉無忌撇嘴:“小王才不回去,我好不容易才跑出來。怎么會輕易回去?你們要帶我便帶我,不帶小王我就自己趕路。”

    劉無忌說著話拍了拍馬鞍上的錢褡子,不無得意的道:“你們看,我把母妃的錢財偷……拿來了許多,足夠我這一路吃喝。不會讓你們破費的啦!”

    李存孝苦笑一聲:“小王爺莫要胡鬧,你可是萬金之軀,此去洛陽龍潭虎穴,萬一有個閃失,我等擔待不起。還是請小王爺跟著錦衣衛回京吧,免得陛下與賢妃娘娘擔憂。”

    劉無忌后退一步,倔強的道:“憑什么你們能去,不讓小王我去?”

    “小王爺,我們此行乃是去洛陽救人,可不是游玩賞光。你尚且年幼。萬萬不可跟著我等去冒險。”金臺上前一步,和顏悅色的勸說劉無忌。

    劉無忌指了指人群中的凌統:“他比我大不了幾歲,功夫還沒我好,你們為何帶著他卻不肯帶著本王?”

    “我……”凌統一臉委屈,欲辯無言,誰讓自己手底下不爭氣了呢!

    李存孝有意快刀斬亂麻,笑吟吟的道:“既然小王爺說自己功夫了得,那你我便過一招,你若是能在我手下支撐一個回合,我便帶你去洛陽。”

    “看刀!”

    李存孝話音剛落。劉無忌便左手揚起屠龍刀,右手提著倚天劍撲了上去,“廢話少說,手底下見個真章!”

    “啊呦……”

    伴隨著一聲稚嫩的驚叫。氣勢洶洶撲上來的劉無忌突然一腳跌倒,似乎是被路上的亂石絆倒。

    “小哥哥?”辛憲英驚呼一聲,小手捂住了嘴巴,牽掛之情溢于言表。

    “呵呵,小王爺這功夫還得好好磨練啊……”李存孝大笑一身,彎腰去扶劉無忌。“可千萬別摔……”

    話音未落,趴在地上的劉無忌突然一個翻身,用倚天劍頂住了李存孝的咽喉:“李將軍你輸了哦,母妃常說為將者在謀不在勇,我打不過你但不代表斗不過你哦!”

    “呃……”李存孝不僅啞口無言,唯有苦笑一聲。

    辛憲英高興的鼓掌跳躍:“哦也……小哥哥好聰明!”

    李元芳上前幫李存孝解圍:“小王爺別鬧了,我等有要事在身,容不得耽誤!你看英兒姑娘和你多投緣,還不趕緊陪著他回金陵,帶著她逛逛乾陽宮、玄武湖、秦淮河、棲霞山,可不要辜負了小美女的情義喲!”

    “公事是公事,私事是私事,小丈夫豈能因私廢公?”劉無忌學著大人的語氣反駁李元芳。

    賴著李存孝不撒手:“大丈夫一言既出,多少馬也難追,你說小王在你手下能夠支撐一個回合,便帶我去洛陽。現在你都輸了,可不能出爾反爾,讓我們這些小孩看不起!”

    李存孝手撫下頜,思忖了片刻,沉聲道:“小王爺機智過人,說不定能幫上忙。便帶他一塊去洛陽好了,我橫豎拼了這條性命,也要保護小王爺毫發無損的出城。”

    劉無忌歡呼雀躍,拉著李存孝的手道:“還是李將軍豪爽,怪不得父皇讓我跟著你習武,自今日起我便拜你為師了。”

    金臺也頷首贊成:“小王爺雖然年幼,但天賦異稟,骨骼精奇,身手敏捷,機智過人。有他隨行說不定真能幫上忙,既然小王爺一心隨行,便帶他去見見世面也好。”

    計較停當,眾人就此分道揚鑣,三名錦衣衛護送著姜氏母子連夜進京,并把廬江王與眾人匯合的消息稟報給天子,另外再把山賊交給金陵府處置。大隊人馬則在李存孝、李元芳的帶領下繼續朝洛陽方向趕路。

    天色未黑之前劉辯就看到了兒子留下的便箋,安撫穆桂英道:“無忌他天賦過人,既然有心去闖蕩一番,便隨他好了。早日加以磨礪,將來定成棟梁之材。岳云十二歲就能上陣殺敵,我兒天賦猶在岳云之上,不能再繼續當做溫室花朵了。”

    及至亥時,錦衣衛來到乾陽宮把劉無忌的作為向劉辯及穆桂英稟報。包括搭救姜氏母女,耍詐賴贏李存孝等事情俱都繪聲繪色的描述了一番,穆桂英聽完這才放下心來。

    待錦衣衛退下之后,劉辯擊掌大笑:“我兒果真是青出于藍而勝于藍,這才八歲年紀竟然學會泡妞了?而且還是大名鼎鼎的才女辛憲英,真是要上天了!”

    “這叫有其父必有其子!”穆桂英嗔笑一聲,“對了,你怎么知道辛毗的女兒是才女?”

    為了分散穆桂英的質問,劉辯笑吟吟的攬了愛妃的酥腰就要為非作歹:“兒子長本事了,我這個做爹的更得加把勁了!若是輸給了兒子,豈不墮了顏面?”

    穆桂英把劉辯推開,一臉慈笑的輕撫小腹:“陛下不可亂來,無忌有弟弟或者妹妹了。”

    劉辯大喜過望,一把將穆桂英抱起放到床上:“哈哈……要是愛妃再給朕生一個武力105的兒子,那可就爽了!”

    “什么105?”穆桂英抿嘴微笑,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劉辯瞎扯搪塞:“朕是說希望無忌能夠活到105歲!”

    李元芳一行快馬加鞭,借著月色又趕了半夜路,疾馳了兩百里方才尋找了一座寺廟落腳。

    張三豐睡了兩個時辰便早早醒來,在寺廟里練習起了太極拳。正在物我兩忘之際,驀然感覺有人在隱蔽之處偷看自己,急忙收了身姿望去,才發現是廬江王在偷看自己。

    劉無忌也不避諱,跳出來道:“道長你這拳術好奇怪哦,好像沒睡醒一般。你就教教我如何?等小王睡不著的時候,練上幾遭,馬上就可以睡著了。”

    張三豐撫須大笑:“呵呵……小王爺倒是幽默,我這拳術是太極拳,看似緩慢,實則暗含變化,柔中帶剛,慢中帶快,陰陽相濟,千變萬化。可不要小覷了哦!”

    “那小王我試試,看看有這么神奇么?”

    劉無忌話音未落,便模仿著張三豐剛才的姿勢緩緩施展開來,一招一式竟然有鼻子有眼,直讓張三豐看的連聲稱贊。

    “嘖嘖……小王爺果然是習武的奇才啊,這才看了一遍貧道的太極拳,竟然有所領悟。你若是對著拳術有興趣,貧道便悉心傳授于你,將這太極拳發揚光大!”張三豐背負雙手,對劉辯連聲稱贊。

    天色微亮,一行十幾人翻身上馬,繼續向洛陽疾馳。

    一路上休息之余,劉無忌非但不見疲倦之色,反而一會纏著李存孝學習使用雙武器的心得,一會又去向張三豐討教太極拳的奧妙,當真是忙的不亦樂乎。

    次日傍晚,一行人抵達南陽,前往黃忠府邸尋訪黃飛鴻。

    年方十七歲的黃飛鴻穿著利落,英姿颯爽,看完書信后慨然允諾下來:“我這些日子親手煎藥,兄長的病情已經有所克制,但要徹底痊愈,尚需要三年五載的時間。我也聽聞了這陳公臺的事跡,佩服他的俠肝義膽,既然陛下有命,我黃飛鴻自然責無旁貸,這就隨諸位走一趟洛陽!”

    黃飛鴻給臥病在床的兄長開好了半個月的藥,便隨著李元芳、金臺一行上路,快馬加鞭,星夜疾馳,又用了兩天的時間抵達了洛陽城東三十里。刺探一番后得到消息,明日午時,陳宮將會被推到洛陽宮南門的御街上斬首示眾,以正朝綱。(未完待續。)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公开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