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三國之召喚猛將 > 八百九十 朱元璋的賭注

八百九十 朱元璋的賭注

    當陽縣,長坂坡。

    尸橫遍野,血流滿坡。

    自昨夜凌晨交鋒以來,兩軍在這片廣袤的山坡上廝殺了一天一夜,朱元璋率領十二萬大軍來勢洶洶,卻遭到了楊再興兩萬人馬的頑強阻擊,戰事之慘烈空前絕后。長坂坡的每一寸土地幾乎都被鮮血染紅,長坂坡的每一棵青草幾乎都被馬蹄踏過。

    臨時扎下的帥帳之內,朱元璋在一干將領的陪同下,抬頭向南眺望。掩映的火把照耀之下滿坡尸體,至少躺下了一萬五千左右的東漢將士,但也憑借著居高臨下的地勢,讓朱元璋率領的西漢軍付出了更加慘重的代價,兵力傷亡超過了兩萬。

    這一刻,朱元璋忍不住落淚:“這楊再興就是個瘋子,徹頭徹尾的瘋子!”

    “誰說不是呢?我還從來沒有見過這般不要命的戰術!”獨眼龍李廣雙臂抱在胸前,發出一聲嘆息,望著遍地的尸體心頭有些發憷。

    張定邊蹙眉道:“必須要救援呂布么?照這個勢頭打下去,要想通過當陽橋,至少還得付出萬余人的傷亡。不只是這楊再興不要命,他手下的部曲也全都是瘋子!”

    朱元璋轉身回到帥案后面坐定,李廣、楊大眼、張定邊、朱升等人亦步亦趨,跟著進了帥帳,分列兩旁。

    朱元璋攤開地圖,嘶聲說道:“呂布不聽調遣,擅自進攻江陵,中了漢軍的‘關門打狗’之計,自然是罪不可赦。但對我軍來說,若是能夠將計就計,與呂布里應外合,反殲了關羽、霍去疾在江陵城外的兵馬,便可以扭轉局勢,變被動為主動!”

    “朱公的分析有道理!”旁邊的朱升撫須插話,“襄陽城高墻厚,又有漢水天險,乃是天下第一雄城。攻城難度巨大。若是能夠利用呂布的失誤將計就計,真正掌控了江陵,便可以切斷荊州南北之間的聯系,控制長江咽喉。西控巴蜀,東懾金陵。其軍事意義不在襄陽之下!”

    話鋒一轉,繼續說道:“但下官擔憂的是,現在無法刺探到江陵的消息,不知道那邊戰況如何?就怕呂布已經支撐不住。丟失了江陵,我們再繼續廝殺下去便是無用之功啊!”

    長坂坡地勢南高北低,這使得西漢軍必須從低處向高處進攻,造成的直接結果就是傷亡大增。而當陽橋就是長坂坡的制高點,過了當陽橋之后,便是一路下坡。只要能夠攻占當陽橋,西漢軍便可以一路披靡,直低江陵城下。這也是朱元璋鐵了心一定要拿下當陽橋的原因。

    有一條大河名喚“沮水”,由西向東,浩浩淼淼。穿過長坂坡,把當陽縣與江陵城分隔在大河南北。

    這“沮水”水流豐沛,更何況現在是雨水充沛的盛夏,最寬的地方達到十丈左右,最窄的地方也有三丈左右的寬度,就是楊再興死守的當陽橋,也是唯一連接當陽與江陵的道路。

    正是因為這條大河的存在,朱元璋率領的大軍要想抵達江陵,必須攻占當陽橋。遭到楊再興的死守之后,不僅西漢軍無法通行。就連斥候也無法刺探到江陵的情。只能繞道走宜城,一來二去,至少遠了三四百里左右,因此廝殺了一天一夜下來。朱元璋到現在還不知道江陵的戰況如何?

    朱元璋伸手觸摸著下巴上的痦子,肅聲道:“呂布雖然人品差了一點,但其武勇卻是整個洛陽朝廷轄下四十萬大軍中的翹楚,更何況其麾下的將士戰斗力強悍。高順率領的陷陣營以及并州狼騎都是名聞天下的虎狼之師,還有陳宮的輔佐,我不相信短短兩天就會丟掉江陵!”

    張定邊、朱升不知道呂布的驍勇。但楊大眼與李廣卻是心服口服,一起點頭:“朱公說的有道理,雖然呂布反復無常,但打起仗來那真叫一個勇猛!就算被誘敵深入,但霍去疾、關羽的兵馬聯合起來也不過八萬左右,想在短時間內殲滅呂布,絕對是不可能的事情!”

    朱升微微頷首:“但愿如此吧,此戰勝負的關鍵就在于呂溫侯能否守住江陵,支撐到援兵抵達城下。”

    朱元璋的手指挪向地圖:“所以我們要不惜一切代價攻占當陽橋,一鼓作氣的推進到江陵城下,與呂布內外夾攻,重創關羽、霍去疾。這樣一來,劉辯在荊州中部缺少兵力,我們向南可以橫掃荊南,向東可以直抵江夏、廬江,讓岳飛首尾難顧,讓東漢顧此失彼。對整個洛陽朝廷來說,這是一場決定性的戰役,希望呂布能夠支撐到援兵抵達城下!”

    頓了一頓,苦笑道:“沒想到堂堂大漢朝廷卻要把勝利的希望寄托在呂布這個反復無常的小人身上,說來也是一種諷刺。但這次我選擇重注押在呂布身上,希望他不要讓我失望!”

    不過朱元璋也不是只有強攻當陽這一條路,因為他還有后手,那就是徐達、朱溫率領的三萬人馬,正朝宜城方向進發。

    “宜城那邊情況如何?”朱元璋扭頭,詢問負責搜集情報的心腹武將。

    武將拱手答道:“回朱公的話,岳云已經率部離開宜城,向當陽方向移動。朱溫、徐達兩位將軍趁機率兵通過了宜城,正沿著驛道向江陵進軍!”

    在向江陵進軍之前,朱元璋的斥候就已經探得楊再興率兩萬兵力扼守長坂坡,岳云率三萬人馬據守宜城。因此朱元璋選擇重兵猛攻長坂坡,猜測岳云得到情報之后便會馳援當陽,到時候一直悄悄進軍的徐達、朱溫便可以兵不血刃的穿過宜城,快速的抵達江陵城下。

    走當陽縣境內到江陵路途比較崎嶇,但卻比宜城近了一百二十里,權衡之后,朱元璋還是選擇了走長坂坡。在朱元璋看來,以六倍的兵力猛攻楊再興,最多一天的時間便可以將之擊潰,但沒想到楊再興率領的隊伍竟然如此頑強,幾乎到了寸土必爭的地步,這讓朱元璋難以理解甚至感到悲哀!

    “倘若我軍能夠如此悍不畏死,何愁天下不定?楊再興到底如何練就的這般虎狼之師,讓人震撼啊!”當日落之前望著長坂坡滿山遍野的尸體之時,朱元璋在心底感嘆道。

    “嗚嗚……”

    帥帳外面再次響起號角的嗚咽聲,震天動地的顰鼓聲傳來,這次是魏文通、韓遂集結了兵力準備強攻。

    由于當陽橋附近的地面狹小,雖然西漢軍依然擁有十萬左右的兵力,但能夠投入廝殺的人數最多只有一萬左右,其他人只能在山坡下面擂鼓助威,虛張聲勢。

    楊再興率領著兩萬人,從當陽橋北面十里開始死守,且戰且退。每一寸土地都付出了鮮血和生命,但由于十幾萬西漢軍席卷而來,在殺敵一萬的同時自損八千,付出了慘重的傷亡。

    隨著楊再興的步步撤退,這塊山坡以“扇形”收縮,越靠近當陽橋越狹窄。從一開始的十幾萬漢軍同時參戰,再后退一段距離之后,西漢軍只能投入五萬參戰。再后退一段距離,西漢軍只能投入三萬參戰,當楊再興撤退到當陽橋附近的時候,地形已經只能容納一萬西漢軍參與廝殺。

    既然不能一擁而上,憑借著兵力優勢取勝,朱元璋便采取車輪戰的戰術。命韓遂、魏文通、楊大眼、張定邊、李廣等五員大將各自挑選一萬精銳士卒,在當陽橋的北坡下列陣集結,輪流向死守長坂坡的漢軍發起猛攻。

    韓遂被任命為第一隊,魏文通被任命為第二隊,此刻兩人正在當陽橋下面列隊廝殺,所以沒有出現在朱元璋的帥帳。而剛剛響起的號角嗚咽聲,正是韓遂率領的第一波人馬準備進攻。

    西風獵獵,旌旗招展。

    一身血污的楊再興正立馬橫槍,督率著僅剩的兵馬死死的扼守著當陽橋。一天一夜的廝殺下來,死在楊再興槍下的西漢士卒已經超過了一千人,偏將、牙將十三人,校尉、軍司馬二十余人,渾身已經被血漬染透。

    千軍萬馬的廝殺之中,楊再興的左臂中了一箭,右肩中了一槍,腿部中了一箭,背部被撕裂了一道血口,慶幸都是皮外傷,并無大礙。楊再興照樣可以生龍活虎的廝殺,紅著雙眼,立馬橫槍的據守橋頭。

    “將士們,還有多少人?”聽到山坡下號角嗚咽,楊再興知道西漢軍馬上就要再次發起強攻,扭頭喝問。

    “回將軍的話,還有四千九百三十七人!”傳令兵大聲喊話。

    楊再興長槍朝北一指:“看那山坡下面,漫山遍野都是我們的兄弟,他們為了保衛疆土,捍衛桑梓,付出了性命。現在只剩下當陽橋最后一條路,若是被朱元璋突破了,便會兵臨江陵城下,讓大漢陷入萬劫不復的局面,所以我們必須死守當陽橋,戰至最后一人!”

    頓了一頓,朗聲道:“當然,廝殺到最后可能需要兄弟們付出生命的代價,所以我不強求你們!當陽橋還在,想走的大可以扭頭離去,留下來的請隨我浴血死戰!”(未完待續。)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公开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