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三國之召喚猛將 > 八百五十五 佛道爭鳴

八百五十五 佛道爭鳴

    消耗了一百個仇恨點召喚出來的人物,而且擁有98智力,95政治的完美屬性,一直被后世拿來與劉伯溫一較長短,劉辯實在不想暴殄天珍,埋沒了姚廣孝這個人才。

    “朕是真的欣賞法師的才華,怎樣才能不負如來不負卿,想個兩全其美的法子呢?”劉辯背負雙手,在含元殿中來回踱步。

    道衍和尚雙手合什,一臉平靜:“若陛下真的信任貧僧,我在佛門中一樣可以為大漢與陛下效力啊!”

    “朕倒是不在乎法師的身份,但就怕滿朝文武不肯接受與僧人同朝為官。”劉辯搖搖頭,把自己的擔憂道來。

    道衍和尚微笑道:“陛下,自笮融大興佛教以來,整個江東以及朝廷治下等地的廟宇如同雨后春筍,至今恐怕已不下千余。這些寺廟少則數十人,多則數百人,全部計算起來怕是將近十萬。”

    “去掉老幼,這些僧侶中體格健壯者將近一半,估計在五萬左右。若是能把這些僧人利用起來,組成一支僧兵,嚴加訓練;由于他們沒有家室,沒有后顧之憂,在沙場上作戰之時,定然會一往無前。若陛下信得過貧僧,我愿為陛下操勞,奔波于各地的寺廟之中,為陛下組建一支勇往直前的僧侶隊伍。”

    笮融掌管廣陵等地時,○⌒,..大興土木,在長江兩岸建造了上百座廟宇,并規定剃發為僧者免除兵役,赦免罪責,百姓們信奉佛教者免除徭役。不收賦稅,導致長江兩岸的百姓大規模信奉佛教。

    不管真心還是假意。只要信佛就有好處,在這兵荒馬亂的年代。百姓們自然趨之若鶩。發展了幾年之后,徐州、揚州佛教盛行,雖然笮融早被劉辯所誅,但一些無家可歸的人仍然選擇出家為僧,投靠在寺廟中混一口飯吃。

    而且在歷史上,諸侯使用僧兵的記錄屢見不鮮,從南北朝時期開始,到隋唐的時候發展到鼎盛。唐代詩人杜牧的“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臺煙雨中”。就描繪出了南朝時期佛教興盛,而十三棍僧救唐王的故事也在后來傳為佳話。

    “好,此計甚好!”聽了姚廣孝的話,劉辯擊掌稱贊,“朕加封你為國僧,管理大漢境內的所有寺廟,以白馬寺為國寺,由你兼任主持。由朝廷撥給款項擴建寺廟,修筑演武場。訓練僧兵。”

    “阿彌陀佛,善哉、善哉!”道衍和尚高宣一聲佛號,喜悅之情溢于言表,“陛下如此器重貧僧。我一定會竭盡所能訓練出一支僧兵,幫助陛下掃平諸侯,還天下百姓一個太平盛世。”

    劉辯當即召李元芳與鄭和進來。命李元芳帶領錦衣衛陪著道衍去白馬寺、棲霞寺、雷音寺等金陵附近較大的寺廟去下達圣旨,即日起由道衍擔任大漢國僧。兼任白馬寺主持,管理天下所有的僧人。敢有不服從者,一律以謀反罪論處。

    又命鄭和去戶部傳旨給糜竺,撥一千萬株錢幣到白馬寺,由道衍擴建寺廟。再去工部傳旨給何珅,調撥一些工匠去白馬寺聽候姚廣孝的吩咐,按照要求修建白馬寺,最起碼要達到能夠容納近萬名僧侶的規模。

    棲霞山西麓,白馬寺內。

    成功攆走了道衍的慧真志得意滿,帶著十幾個徒弟在大殿前集合了全寺兩百多僧人,耀武揚威的訓斥,輕則辱罵,重責以寺規處罰,棍棒齊下。

    正訓斥的過癮,忽然看到道衍后面跟著一幫錦衣衛去而復返,頓時勃然大怒。黑著臉迎上前去,吩咐左右道:“來呀,把這個犯了色戒的敗類給我拿下!”

    “是!”

    七八個身強力壯的僧人答應一聲,挽起袖子,攥起拳頭就要上前捉拿道衍和尚。

    慧真前倨后恭,對道衍使完了淫威,又向李元芳賠罪:“哈哈……這位大人一定是惱怒我們輕易放了這個孽徒,所以又把他抓回來交給貧僧處置吧?大人盡管放心,貧僧這次絕對不會輕饒這個孽徒,一定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哈哈……”

    李元芳不由得仰天大笑,把手里的圣旨展開,高聲道:“白馬寺全體僧侶接旨,圣上口諭:自即日起,由道衍法師擔任大漢國僧,管轄朝廷境內所有寺廟,悉數僧侶全憑差遣,若有人敢抗命不遵,以謀反罪論處。以白馬寺為國寺,由道衍兼任主持,由朝廷撥給款項,派遣工匠,擴建廟宇。”

    “啊……這、這……這怎么可能?”慧真大吃一驚,結巴的說不出話來,一跤跌倒在地。

    “萬歲萬歲萬萬歲!”

    短短三天的時間,白馬寺的僧侶已經不堪忍受慧真的壓迫,此刻聽了李元芳宣讀的圣旨,頓時像爆發的火山一般群情激昂,振臂高呼。

    在眾僧侶羨慕的目光之中,年輕的道衍和尚站在大殿上,雙掌合什道:“諸位師叔、師伯、師兄、師弟,陛下乃是千古明君,又如此重視我們佛教,我等一定要好好報答朝廷。”

    “愿為陛下效力!”眾僧侶攥拳高呼,齊聲響應。

    道衍和尚最后把目光投向慧真:“慧真及其徒弟結黨營私,迫害同門。睚眥必報,心胸狹窄,無事生非,手段卑鄙,犯了無數佛門戒律……”

    “我認栽了,把我逐出寺廟吧!”慧真癱坐在地上,猶如斗敗的公雞。

    “那可不行!”道衍一口拒絕,“白馬寺準備大興土木,正是用人之際,你與你的徒弟都身強體壯,正好可以為修建寺廟出力。”

    “你敢讓貧僧當泥瓦匠?”慧真大怒。

    “諸位師兄弟,把他們師徒十幾個看押起來,不要被他們逃了,讓他們為白馬寺添磚加瓦,奉獻自己的力量。”道衍和尚僧袍一摔,大聲呵斥。

    幾十個僧人一擁向前,把慧真等人抓了起來,關進了小黑屋。這場更換主持的風波就此落下帷幕,白馬寺再次更換了新主持,道衍和尚一飛沖天,成了大漢國僧。

    當天下午,戶部調撥的第一批錢幣就送到了白馬寺門外,工部差遣的第一批一百五十多個匠人也奉命前來聽候差遣,在道衍和尚的指揮下,所有的僧侶以及匠人忙碌了起來。伐木平山,鑿巖開師,忙碌的熱火朝天。

    其他寺廟的主持陸續接到了圣旨,不管對道衍服氣不服氣,但圣旨煌煌,誰也不敢不從,俱都紛紛前來白馬寺參拜道衍。

    道衍以禮相待,命各寺廟抽調三分之二的僧人前來白馬寺協助建設,爭取把金陵附近的僧侶集中在一起,建設一座規模宏大的寺廟,這樣方便早日訓練出一支僧兵。

    劉辯在重用姚廣孝發展佛教的同時,也沒有冷落道教。

    已經在前幾天宣布袁天罡為大漢國師,并在紫金山北麓修建“朝天宮”,投入了大量的財力、物力、人力建設道觀,每天有千余名工匠在山上忙忙碌碌。天下各地的道人聽說這個消息之后紛紛前來金陵投奔袁天罡,一時間金陵城內僧侶與道人絡繹不絕,一派熱鬧景象。

    金陵附近的寺廟有幾十座聚集在棲霞山,包括棲霞寺、白馬寺、般若寺這樣的大型寺廟,所以劉辯決定以棲霞山為佛教根據地,由姚廣孝在白馬寺組建僧兵。

    紫金山上道觀數量與寺廟持平,所以劉辯下旨把紫金山上的寺廟全部拆除,僧侶搬到白馬寺統一居住。在紫金山上建造一座大型的道觀,叫做“朝天宮”,由國師袁天罡擔任主持,同時發展佛、道兩教,鞏固自己的統治。

    就在金陵城外熱鬧喧囂,佛道爭鳴之時,前往吳縣勘探象山風水的袁天罡策馬返回,前來乾陽宮麟德殿參拜天子。

    “啟奏陛下,貧道剛從吳縣象山歸來,發現了一些端倪。”袁天罡手持拂塵,躬身施禮。

    劉辯頷首:“有何端倪,國師說來聽聽?”

    袁天罡朗聲道:“這象山紫氣氤氳,有山有水,氣勢不凡。日間光照充足,夜間正對天狼星,光華齊聚,可謂一塊風水寶地。”

    這點劉辯倒不意外,不管士族還是寒門,埋葬長輩的時候肯定都會選擇風水寶地,以求后代繁榮昌盛,財運亨通。

    袁天罡繼續道:“若是這象山的風水長期維持下去,這陸家的運勢必然越來越旺,經商則財運亨通,八方進寶。傳后則人丁興旺,兒孫成群。仕官則節節高升,文可拜相,武可掛帥。更重要的是可讓大漢陰盛陽衰,保證陸家出現人中之鳳,甚至還能百尺竿頭更進一步!”

    “人中之鳳自然是武媚娘了!”

    劉辯面色微變,皺眉在心中沉吟,“百尺竿頭更進一步什么意思?進一步做皇帝?還要陰盛陽衰?果然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這武如意心底的野望一時半刻散不去啊!不過,陸家找的這個風水師厲害啊,究竟是何人給陸家選擇了這么一塊風水寶地?回頭得派人調查一番!”

    雙眸轉動,劉辯面色如炬,沉聲問道:“陸家的權勢已經足夠大,不能再讓他們繼續發展了。國師可有破解陸家風水的法子?”

    (很久沒求月票了,已經到了本月下旬,許多兄弟的月票應該下來了,有月票的兄弟請支持一下,拜謝了。最近更新的雖然晚了一點,但字數卻一點也沒少,忙完開年這幾天的工作,就可以加更了)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公开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