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三國之召喚猛將 > 七百七十三 猛虎出籠

七百七十三 猛虎出籠

    又是一天的攻守,雙方互有傷亡。『,

    天黑之后,李唐主力大軍退回營寨,王伯當故技重施,繼續率領弓弩兵以及白天養精蓄銳的人馬圍攻薊縣,用車輪戰的方法消耗守軍的精神和斗志。

    就在薊縣城下血肉橫飛之際,李靖率領的人馬也已經與李存孝、高昂的先鋒部隊會合,面對著慕容恪率領的近五萬異族騎兵,外加祖大壽兩萬據險死守的唐軍,漢軍試探著發起了幾次進攻,俱都無功而返。

    “兄長,小弟愿拼死沖鋒,沖開一條血路!”幾次小規模的試探性進攻讓李存孝非常的不過癮,當下主動向李靖求戰,“愿立下軍令狀,沖不開道路,甘受軍法處置!”

    李靖無奈的搖搖頭:“我軍若戮力死戰,殺開一條道路并不難。但如果不能擊潰正面的敵軍,貿然前進反而會遭到前后夾擊,陷入絕境。”

    固安有重兵把守,安次那邊有李牧坐鎮,通往薊縣的兩條道路全部被堵死。而衛青、太史慈在潞縣遭到了李如松的阻擊,又探得李光弼率領三萬人馬鎮守北平郡,圍魏救趙的計劃也胎死腹中。

    別無良策,李靖只能調衛青、太史慈的四萬人馬回師,以及馬超、秦良玉率領的騎兵一起向固安靠攏,在局部地區集結優勢兵力,爭取正面擊潰把守固安要塞的唐軍與元軍鐵騎,沒了后顧之憂后再向薊縣進軍,給公孫瓚解圍。

    “公孫瓚能否獲救,就看他守住薊縣多久了?”李靖望著落日的余暉。喃喃自語,對于這樣的豬隊友。自己實在帶不動。

    王伯當率兵又騷擾了一夜,天色拂曉之際。引兵退去。

    薊縣的攻防戰已經持續了兩天兩夜,唐軍在城墻腳下填上了近萬條性命,而公孫瓚麾下的將士也折損了兩千余人。更糟糕的是,在唐軍晝夜車輪戰之下,城頭上的三萬多公孫軍寢食難安,精神越來越疲倦,望著城下密密麻麻的唐軍,斗志正在逐漸衰弱。

    而且兩萬多百姓抵觸情緒嚴重,一直都在敷衍了事。搬運起滾石擂木來磨磨蹭蹭,走一步望一望,一副磨洋工的架勢。公孫瓚生怕惹起百姓倒戈,也不敢表現的太強勢,只能軟硬兼施,連哄帶嚇的逼迫百姓們出力。

    天色剛亮,李嗣業率領著六萬多唐軍吹響號角,擂響戰鼓,邁著整齊劃一的步伐。扛著云梯,推著攻城車,漫山遍野的擁向薊縣城下。

    “都督,我都斗了兩天的蛐蛐了?今天是不是該本王出馬了?”李元霸拎著一對擂鼓甕金錘。求戰心切的跟在李績馬后央求。

    李績笑道:“王爺不要急,你先養精蓄銳,我保證今天遲早會讓你出馬攻城!”

    “那就好。本王等都督的命令,我先斗會蛐蛐再說。”

    聽說今天終于要派自己出馬了。李元霸喜出望外,找了棵大樹倚靠在下面玩耍了起來。只等李績一聲令下,就會催馬攻城。

    薊縣城頭殺聲震天,李嗣業率領著唐軍向城池發起了猛烈的進攻,攻勢比起前兩天兇猛了許多。數萬唐軍扛著盾牌,架著云梯,猶如過江之鯽般跨過護城河,把云梯紛紛搭在城墻上,冒著箭雨滾石,不顧生死的向上攀登。

    面對著唐軍兇猛的攻勢,公孫瓚不敢大意,急忙傳令把剛剛下了城墻休息的一萬人馬調上城頭來死守,包括羅成、田豫等武將全部登城,暫時顧不得休息了,能支撐一天算一天!

    就在羅成、田豫率領剛剛填飽肚子的一萬人馬登城增援之時,唐軍大營寨門大開,一身白衣的王伯當率領著昨夜騷擾的近三萬將士潮水般涌出大營,吶喊著殺向薊縣。

    敵軍驟增,薊縣城頭的壓力也隨著加大,不時的有唐軍先登死士扛著盾牌,踩著云梯攀上了城頭,惹得城上的百姓大駭,紛紛奔走。幸虧有冉閔、羅成兩員大將坐鎮,才能勉強守住,殺退了唐軍一波又一波的猛攻。

    王伯當策馬越過護城河,在城下來回馳騁,看到城墻上的冉閔驍勇威猛,遂悄悄彎弓搭箭,奔著冉閔就是一記冷箭。

    為將者眼觀六路,耳聽八方,冉閔忽聽得背后風聲襲來,急忙側身閃避,王伯當的冷箭擦著臉頰飛過,兇險萬分。待冉閔想要彎弓回射,王伯當卻已經策馬遠去,消失在蟻群一般的唐軍士兵之中。

    王伯當縱馬馳騁,從東門轉到北門,再從北門轉到西門,看到城頭的公孫范正指揮士兵奮力防守,遂翻身下馬,夾雜在盾牌兵身后向前摸去。待挨到城墻近了,便拉得弓弦如滿月,奔著公孫范又是一記冷箭。

    只聽“噗”的一聲響,王伯當的羽箭不偏不倚,正中公孫范頸部,自前項射入脖頸透出,當即慘叫一聲,跌下城頭,摔得腦漿迸流,當場斃命。

    聽聞堂弟公孫范被射死,公孫瓚又驚又怒,急忙派田豫前往西城墻坐鎮指揮,拼了性命也要扛住唐軍這波猛烈的進攻。

    鏖戰從清晨一直持續到上午,唐軍在城下填上了七千多條性命,而公孫瓚的將士也死了兩千五百多人,一時間城下尸積如山,血流成河。

    晌午時分,城墻上的公孫軍減少了許多,箭矢也稀疏了起來,李績猜測可能是部分持續鏖戰的將士支撐不住,下城墻充饑飲水去了,是時候讓李元霸攻城了!

    “傳本督命令,讓西府趙王攻城!”

    李績扭頭瞥了一眼相隔數百丈的李元霸,正在一顆樹葉飄零的楊樹下面斗蛐蛐,玩的津津有味,遂派遣親兵去催促李元霸攻城。

    清晨的時候李元霸急的抓耳撓腮,恨不能馬上攻城,李績現在請他出馬了,李元霸倒磨蹭了起來。在大樹底下盤膝而坐,不疾不徐的道:“莫急,莫急,待本王斗完這一局再說!”

    面對著心智不全的李元霸,李績也沒有更好的辦法,只能耐著性子等候。

    大約一盞茶的時間之后,李元霸忽然站起身來,把裝著蛐蛐的盒子塞進懷里,提起一對三百六十斤的擂鼓甕金錘,翻身跨上矯健雄壯的千里一盞燈,吆喝一聲:“看本王破城!”

    隨著一聲雷霆般的叱咤,雪白的千里一盞燈猶如一道閃電,馱著李元霸很快的就來到李績面前,大聲詢問:“都督,該本王出馬了么?”

    “王爺,巨盾在此,請砸開城門!”李績揮揮手,喝令唐軍把李元霸的專用巨盾抬出來。

    在五六個士兵的齊心合力之下,唐國工匠專門為李元霸打造的攻城盾牌被抬了出來。

    只見這是一個直徑大約一丈半的巨盾,厚度大約一尺五寸,由堅木混合鑌鐵鑄造而成,重達六百斤,也只有李元霸逆天的神力才能把它扛起來。

    也虧著李元霸胯下的千里一盞燈乃是絕世良駒,肩高身長,四肢粗壯有力,才能把四百多斤重的李元霸,三百六十斤的擂鼓甕金錘,再加上這張六百斤的巨盾馱在身上,行走如飛。若是換了普通的戰馬,只怕早就壓趴在地上了。

    “小的們讓開,看本王的厲害!”

    李元霸頭頂巨盾,將擂鼓甕金錘拖在地面上,卷起一溜煙塵,猶如離弦之箭般殺向薊縣城東門。

    被李元霸的兇猛嚇了一跳,城頭上的守軍大驚失色,紛紛叫喊:“不得了啦,李元霸來攻城了!”

    看到天神下凡般的李元霸在千軍萬馬中猶如猛虎出籠,公孫瓚心驚膽戰,急忙指揮身后的弓弩兵放箭:“給我集中箭矢射他,射死他,射死這個怪胎!”

    “嗖嗖嗖……”

    一時間城頭上萬箭齊發,猶如夏天的暴雨,夾雜著滾石擂木,鋪天蓋地的朝李元霸頭頂招呼了過去。

    “李元霸在此,鼠輩還不早降?”

    李元霸來到護城河邊翻身下馬,踩著云梯沖過了護城河,把巨盾扛在頭頂,迅速的靠近了薊縣東門。密集的箭雨滾石俱都被盾牌遮擋,傷不得李元霸分毫。

    “吃我一錘!”

    李元霸集中全力,發出一聲咆哮,右手舉起一百六十斤的擂鼓甕金錘奔著城門狠狠的砸了下去。

    只聽“咚”的一聲巨響,震得城墻上下的千軍萬馬耳膜嗡嗡作響,有幾個守軍猝不及防,震驚之下站立不穩,從五丈多高的城墻上跌了下來,當場斃命。

    “再來一錘!”

    李元霸奔著城門又是一錘,地動山搖,城門上的灰塵撲簌簌落下,在空中飛舞。

    “吼嗬!”

    “吼吼!”

    李元霸連聲咆哮,單手舉著盾牌保護自己,單手舉起大錘猛砸城門,在連續砸了十三錘之后,薊縣城門轟然倒下,李元霸扔掉盾牌,揮舞起雙錘猶如猛虎下山般沖了進去,所到之處,皆為肉餅。

    “城門破了,陌刀兵隨我沖鋒!”

    看到李元霸依舊如從前般兇猛,輕而易舉的敲開了薊縣城門,唐軍士氣高漲,千軍萬馬齊聲歡呼,聲震寰宇。李嗣業提著大刀引領著數千陌刀兵跟著李元霸的步伐沖進了薊縣城內,大肆收割著公孫軍人頭。

    “唉……堅守了兩天兩夜,終究還是被唐寇攻破了!”冉閔搖頭嘆息一聲,招呼公孫瓚,“大勢已去,伯圭兄隨我從南門突圍吧?”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公开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