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三國之召喚猛將 > 七百七十一 虛實相間,兵不厭詐!

七百七十一 虛實相間,兵不厭詐!

    雖然李靖對公孫瓚卑鄙,甚至稱得上忘恩負義的行為咬牙切齒,但也只能以大局為重,設法救援困在薊縣城內的數萬將士。

    “為了救援公孫瓚,圣上出動了十六萬人馬,分別來自青州、宛城等地,輾轉數千里。自從去年初夏便開始用兵,到今日已接近一年半,靡費了多達二百萬石糧食,而公孫瓚竟然還吝嗇糧草,他對得住我們大漢死去的將士么?”李靖撫案叱罵,怒氣難消。

    許攸發出一聲鄙夷的哂笑:“我早就知道公孫瓚是個睚眥必報,斤斤計較的小人。在他心里臣服于朝廷是假,借朝廷之力保住他一方諸侯的身份才是真!”

    自己的主公做出這樣卑鄙的事情,羅貫中臉上無光,只能緘口不語,對曾經名震北方的白馬將軍深表失望。

    李靖平復了下憤怒的心情,最后道:“雖然公孫瓚死不足惜,但城內的將士卻是無辜的,而且這么多的輜重糧草倘若被唐軍獲得,更是讓敵軍如虎添翼,所以我們要嘗試下在唐軍攻破薊縣之前,突破固安防線,兵臨薊縣城下。哪怕讓城內的輜重糧草燒掉,也不能舍給唐寇!”

    打定主意,李靖留下許攸、魚俱羅鎮守方城大本營,自己帶著羅貫中提兵兩萬,星夜趕往固安,會合李存孝、陳登、高昂三人,看看在不用付出大量傷亡的情況下,能否度過固安直抵薊縣城下,把困在城內的公孫瓚兵馬拯救出來?

    隨著李靖一聲令下,漢軍大營人喊馬嘶。火把招展。兩萬人馬冒著蕭瑟的秋風,在深夜里出了大營。朝著相隔一百四十里的固安險隘跑步急行軍。

    天色拂曉,薊縣城內外。號角嗚咽,殺聲震天。

    這座城池已經有八百年的歷史,在春秋時期是薊國的都城,后來被強大的燕國吞并,并在此定都,繼續稱作薊縣。要問薊縣到底是哪里,其實就是劉辯穿越前的帝都。

    春秋戰國時期的薊縣與劉辯穿越前的繁華不可同日而語,由于地處北方,一直都是抵抗匈奴、北戎、鮮卑等異族的前沿重鎮。數百年以來烽火不斷。

    燕國定都薊縣四百年,至少遭到了異族大大小小數千次規模不等的進攻,直到公元前323年,匈奴中一支叫做北戎的部落集結了十五萬大軍猛攻薊縣,燕桓侯抵擋不住,被迫向南遷都。

    在此之后,薊縣一直是廣陽郡、廣陽國、燕國等郡國的治所,北方的政治、軍事、經濟中心,經過歷代諸侯郡守的修筑經營。薊縣城高墻厚,東西長十五里,南北十二里,城內居民十五萬。城外有三丈寬的護城河,可謂固若金湯,森嚴壁壘。

    當然。再固若金湯的城池也要看攻方的軍事實力,只要進攻的壓力足夠強大。便是一塊鐵疙瘩也會被碾成齏粉。

    自從李績制定攻城計劃之后,王伯當便率領一萬弓弩手連夜圍著薊縣放箭。不停的把帶著火苗的箭簇射進薊縣城中,并圍著薊縣吹響號角,一會在南一會在北,上半夜在西下半夜在東,不停的制造混亂,讓城內的守軍提心吊膽,一刻也不敢松懈,以此來消耗城內守軍的精神。

    面對著唐軍的騷擾,黑夜里看不清有多少人馬,城頭上的守軍紛紛彎弓搭箭,與城下的唐軍互射。只是這支唐軍卻不戀戰,射一波箭雨就開溜,正當公孫軍準備休養精神之際,這支隊伍卻又繞到了另外一堵城墻腳下,向城頭上攢射火箭。

    氣的城頭上的守軍怒不可遏,紛紛拉得弓弦如滿月,向城下的唐軍一陣爆射,卻發現對方已經溜得遠了,剛剛松一口氣,這支隊伍卻又出現在了另外的城墻腳下。

    就這樣整整大半個夜晚,王伯當率領著一萬弓弩手如同泥鰍一般圍著薊縣城繞來繞去,不停的騷擾城上的守軍,讓分布在東南西北四堵城墻上的兩萬守軍一直繃緊了神經,片刻不敢大意。

    直到拂曉時分,前來替換羅成的田豫才一語驚醒夢中人:“唐軍這分明是在騷擾我軍,消耗我軍的精神,使我們吃不好睡不好,精神疲倦,他好白天攻城。”

    “哎呀……中唐寇的詭計了!”得了田豫一聲提醒,羅成才醒悟過來。

    夜色茫茫,而且有薄霧彌漫,城下的唐軍也不用火把照明,因此讓羅成分不清城下到底有多少支唐軍在攻城,只能下令全軍戒備。現在得了田豫提醒,才恍然頓悟,今天晚上攻城的唐軍十有**只有一支,不停的繞著薊縣轉,意在消耗守軍的精力,以便白天攻城的時候取得最佳效果。

    看看距離天亮還有一段時間,羅成手提亮銀槍,皺眉道:“既然如此,那就留下一半人馬守城,撤下一萬人休息去吧,免得天亮之后唐軍發動猛攻,將士們沒有精神防御。”

    田豫點頭:“距離天亮還有一段時間,先撤下一萬人馬去休息也好,估計將士們這一晚被折騰的疲倦不堪。反正再有半個時辰主公與冉天王率領的另外兩萬將士就會登上城墻來防守,料無大礙!”

    當下羅成派人通知守衛北門和西門的公孫范、公孫續叔侄二人,從各個城墻撤下一半兵力下城吃飯睡覺,留下一半人繼續守城,直到公孫瓚、冉閔率領的兵馬登上城頭來接替之后,再下去休息。

    年輕的公孫續已經很久沒有夜戰了,這一夜熬的雙眼通紅,呵欠連天,當下大手一揮召喚麾下的將士們道:“我就說了嘛,唐軍今夜肯定不會攻城,留一萬人馬守城即可,其他人在城墻下面休息。羅成非說敵軍大舉壓境,不可輕敵,結果被人戲弄了一夜。走了,下城墻睡覺去了!”

    在公孫范、公孫續叔侄的引領下,每個城頭上的守軍撤下了一半,在炊事營周圍三五一堆,七八成群,喝著稀粥就著干糧、咸菜草草填飽肚子,然后鉆進營房一頭栽倒在床上,用被子蒙頭大睡,片刻功夫鼾聲大作,此起彼伏。

    “命令王伯當的弓弩營休息,留下兩萬人馬在寨柵前待命,李嗣業率領其余的七萬人馬向薊縣發起猛攻!”得知薊縣城墻上人聲嘈雜,腳步匆匆,李績就知道機會來了,當機立斷的下令向薊縣發起猛攻。

    唐軍昨夜早早入睡,四更起床穿戴甲胄,吃飯排泄,五更之后便悄悄集結在各個寨柵門前,隨著李績一聲令下,七萬將士人緘口馬摘鈴,悄無聲息的掩殺向薊縣。

    拂曉之際,天色將亮未亮,正是十二個時辰中最黑暗的一刻,而且秋天霧濃,直到七萬唐軍逼近護城河兩百丈的時候,城頭上的公孫軍才發現了偷襲的唐軍,急忙吹響號角,擂響戰鼓,召喚城下的將士登上城頭協助防守。

    “殺啊!”

    李嗣業手中青銅樸刀一揮,引領著三千陌刀兵當先沖鋒,把云梯橫架在三丈多的護城河上,當做橋梁搭在城墻上,頭頂扛著盾牌,向薊縣城頭發起了猛攻。

    一時之間,薊縣城下殺聲震天,箭雨紛飛,滾石如同冰雹一樣噼里啪啦的砸了下來。

    趁著城頭上的守軍稀疏之際,七萬唐軍一陣猛攻,將數百條云梯搭在城墻上,頂著盾牌,由先登死士負責沖鋒,數萬弓兵在城下仰射,給攀登的勇士減輕壓力。

    “殺啊!”

    李嗣業手下的陌刀兵裝備精良,訓練有素,戰斗力強悍,趁著守軍人少之際,一名校尉手提大斧當先登上了城墻,身后十余名陌刀兵魚貫而上。

    一時間,城高墻厚的薊縣竟然岌岌可危。

    “冉閔在此!”

    關鍵時刻,冉閔率領一支援軍殺到,手中一丈七的龍虎雙刃矛揮舞的如同潑天巨浪,將剛剛登上城頭的唐軍驅逐了下去,噼里啪啦的猶如餃子下鍋。

    “殺啊,殺唐寇!”

    正在吃早飯的公孫瓚也被突然爆發出來的廝殺聲震驚,知道唐軍這波進攻投入了大量兵力,絕不是試探性的進攻,當下心急火燎的提了一雙青銅鞭,率領著萬余名精兵登上城頭,協助羅成抵御唐軍的進攻。

    幸虧冉閔與公孫瓚率領援兵來得及時,才協助羅成頂住了唐軍的這波偷襲,雙方從清晨一直酣戰到中午,薊縣城下尸積如山,血流成溝,染紅了城墻腳下的護城河。

    李績粗略估計,這一上午的猛攻,唐軍至少填上了五六千性命,而城頭上的守軍憑借著薊縣城墻的雄偉,以及充足的箭支,傷亡率大約在一千五百左右,雙方的傷亡比大概在三比一左右。

    “都督,該本王出馬了吧?”

    李元霸手提擂鼓甕金錘,騎著高大矯健的千里一盞燈,看著唐軍的云梯不停的被守軍掀翻,看著一個個即將登上城墻的唐軍被砍死墜落,恨得咬牙切齒,耐不住性就想沖出去攻城。

    “再等等!”李績卻是泰然自若,八風不動,“王爺莫急,一切聽我的安排,我讓你攻城的時候再出馬不遲!”

    ps:最后推薦一本有創意的新書,書名叫做《地府預備役》,感興趣的兄弟可以在起點搜索一下,應該不會讓你們失望。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公开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