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三國之召喚猛將 > 五百六十二 勝利會師,皆大歡喜!

五百六十二 勝利會師,皆大歡喜!

    衛青率軍向北窮追六十里路,接到斥候稟報說朱儁、周亞夫兩路來援,相距不過百十里路,看看天色遲暮,衛青唯恐有失,便傳令鳴金收兵。

    調頭朝上洛方向走了二十里路,便與趙云、馬超的大軍撞個正著,兩軍的大將一起下馬相見,執手寒暄,互道仰慕。

    馬超率西涼軍眾將校一起朝衛青、薛仁貴等人作揖施禮:“為了救援我西涼將士,害得諸位將軍辛苦了,請受馬超一拜!”

    衛青與薛仁貴慌忙扶住:“孟起將軍多禮了,將軍威名震懾西域,我大漢朝廷得西涼鐵騎輔佐,如虎添翼。況且從今以后,我等便是同僚,自當全力接應孟起將軍,何謝之有?”

    馬超又把妻子秦良玉、堂弟馬岱、未婚妻王異介紹給衛青與薛禮、楊再興等人認識,眾將一起豎起大拇指夸贊秦良玉:“早就聽說秦夫人能文能武,巾幗不讓須眉,一直是孟起將軍的左膀右臂,今日一見果真名不虛傳。”

    “諸位將軍見笑了,西涼兒女多時粗獷之人,不懂的繡花引線,只好舞刀弄槍了。”秦良玉莞爾一笑,半是自嘲半是謙虛。

    馬超又鄭重的把龍且介紹給眾將:“這位壯士乃是天水豪杰,姓龍名駒,武藝過人,手中這口大刀有萬夫不當之勇,武藝不在馬超之下,這一路能夠突破重圍,多虧了他的幫助!”

    龍且急忙拱手施禮,豪爽的笑道:“早就聽聞大漢天子麾下猛將云集,今日有幸一睹眾位尊榮,龍某三生有幸也!”

    衛青與薛禮等一起笑著還禮:“龍壯士過獎了,看你氣度不凡,就知道武勇過人。陛下求賢若渴,見到龍壯士之后必然不吝封賞。”

    薛仁貴又把目光轉向馬云騄:“不知這位姑娘卻是何人?”

    “哦……此乃舍妹云騄,今年十八歲。”

    馬超這才想起忘了介紹自己的妹子,這個向來豪爽的妹妹這段時間一直黏在趙云身邊,心中所想自然逃不過馬超的眼睛。就在眾將寒暄之時。這丫頭竟然又躲到了趙云的身后,以至于自己介紹的時候把她遺忘了。

    馬云騄這才從趙云身后站出來與眾將見禮:“小女馬云騄這廂有禮了!”

    “可曾許配人家?”薛仁貴隨口問了一句。

    馬云騄雖然在沙場上驍勇善戰,但一提到兒女私事,便羞怯的霞飛雙頰。低著頭羞羞答答的說不出話來。

    馬超接過話茬道:“呵呵……回薛將軍的話,舍妹一向心高氣傲,尋常男兒入不了她的法眼。不過這一路行來,我已經看到了讓舍妹動心的人選。”

    “哦……這是一樁好事啊,說來聽聽!不知道誰這么幸運。能夠得到馬姑娘的垂青?”薛仁貴撫須笑問。

    馬超還未開口,龍且就搶著說道:“還用問么,我這樣的粗人自然入不了馬姑娘的法眼。除了白馬銀槍,英氣勃發的子龍將軍還有誰?”

    龍且一邊說笑,一邊猛地把趙云向前推了一步:“還不快快參拜兄長與兩位嫂嫂!”

    馬云騄的臉羞得更加通紅,恨不能把頭埋進胸前的兩座山巒中間,雙手不停的擺弄著衣襟,一顆心砰砰直跳。

    “這、這龍壯士你怎么把我扯上了?”在眾目睽睽之下遭到調侃,趙云也是一臉不好意思。

    馬超向趙云拱手道:“長兄如父,父親大人已經不在世上。我這個兄長就該為舍妹的婚事操心。女大當嫁男大當婚,云騄今年已經十八歲,早就到了當嫁之年,卻一直不曾遇到稱心如意的郎君。而子龍兄膽色過人,智勇雙全,心懷磊落,宅心仁厚,這一路對舍妹照顧有加,而且還是她的救命恩人。所以馬超在此斗膽,想把舍妹許配給子龍兄。不知意下如何?”

    “這是好事一樁啊!”薛仁貴擊掌叫好。

    衛青也是拱手稱賀:“佳偶天成,天作之合!”

    圍成一團的其他將校一起哄笑:“大喜事一樁啊,今晚就入洞房好了,我等正好可以找個借口痛飲一宿!”

    這一路行來。趙云也感受到了馬云騄的愛意,但沒想到馬超竟然如此開門見山,心中有些始料未及,沉吟道:“孟起將軍的心意,趙云心領了!可是趙云家中已有正妻蔡氏,況且已經年屆而立。只怕耽誤了令妹的青春,卻是不敢答應!”

    馬超朗聲道:“無妨……大丈夫三妻四妾再正常不過的事情,我相信舍妹既然愛慕子龍,自然不會計較名分,便是做個妾氏也是無妨!”

    站在秦良玉旁邊的王異聽了心花怒放,感覺到這話分明是馬超說給自己聽的。在這亂世之中,生死只在旦夕,能夠和自己心愛的人結為連理,就是最大的幸福,又何必去計較正妻還是妾氏?

    馬云騄低著頭,囁嚅的道一聲:“妹妹愿聽兄長安排!”

    龍且大笑道:“哈哈……子龍將軍你真是好福氣啊,人家云騄姑娘都這么痛快的答應了,你要是再推三阻四,可就有失大丈夫風范了!”

    趙云目光轉動,正與馬云騄期待而糾結的眼神撞個正著,便再也不忍推辭,只好拱手答應:“既然孟起將軍抬舉,云騄姑娘垂青……趙云又豈敢再推三阻四?只是如此怕是要委屈云騄姑娘了!”

    聽趙云答應了下來,馬云騄頓時心花怒放,喜上眉梢,再次把頭埋進懷里,羞怯怯的道:“云騄不在乎,只要能與將軍朝夕相處,我便已經滿足!”

    眾將紛紛哄笑:“好啊,郎情妾意,天作之合,今夜便洞房算了,我等開懷暢飲,喝個痛快!孟起將軍你還沒喝過金陵釀酒廠的純糧白酒呢,與前幾年的濁酒味道卻是天壤之別,今晚務必要喝個一醉方休!”

    趙云慌忙推辭:“諸位將軍休要玩笑,馬騰將軍新喪,我與云騄姑娘的婚事就算定下了也需要明年才能成婚。”

    眾將聽趙云這樣說,俱都正色頷首:“我大漢朝以孝道治世,自然該如此!我等只是隨口玩笑罷了,孟起將軍、云騄姑娘也切莫往心里去。”

    龍且一路走來和馬超已經成了知己之交,雙臂習慣性的抱在胸前,笑吟吟的道:“待馬將軍喪期滿一年之后,孟起將軍可與云騄小姐同日完婚。孟起兄迎娶王異,而云騄姑娘則嫁給子龍,將來必然傳為一段佳話。”

    成功的把妹妹許配給了趙云,馬超心情大好,憨笑一聲:“呵呵……龍兄休要再開玩笑,此事他日再議!”

    一直站在后面的張出塵忍不住跳了出來自我介紹:“我叫張出塵,還有一個名字叫做紅拂。”

    薛仁貴嘖嘖稱贊:“哎呀……想不到孟起將軍的隊伍中竟然藏著如此多美嬌娘,不知道張姑娘今年芳齡又是幾何?可曾許配人家?”

    張出塵向著薛仁貴正色一拜,喊了一聲:“姐夫!”

    “姐夫?”薛仁貴頓時一頭霧水,“我認識你嗎?本將就兩個妻子,一個姓劉一個姓柳,哪有姓張的?”

    趙云附在薛仁貴耳邊嘀咕一陣,薛仁貴頓時目瞪口呆,尷尬的朝眾將揮揮手:“大伙兒散了,散了吧!”

    眾將滿腹疑惑,悄悄詢問了趙云之后,方才知道原委,又紛紛拿著薛仁貴開涮:“哈哈……你這個姐夫可是不地道啊,也不怕公主知道了罰你跪搓衣板!”

    薛仁貴正色道:“都一邊去,本將何曾有過這般心思?我是在替仲青將軍尋覓一個佳偶,一時間看到西涼軍中美女如云,才順口問了一聲。諸位休要血口噴人!”

    “仲青將軍昨夜不是把呂布的女人給納了么?”楊再興昨夜睡得很熟,把衛青睡了鄒氏的傳言誤以為真。

    衛青憨笑一聲:“楊將軍休要誤會衛某,我豈是那樣的人?只是擔心呂布據守不戰,以此計激將而已,卻是不曾對鄒氏染指半寸。”

    聽了衛青的解釋,眾將方才恍然大悟,對于衛青的坐懷不亂欽佩不已,不由得紛紛豎起了大拇指。

    兩軍勝利會師,馬超軍歷經磨難,跋涉兩千七百里,大小歷經數十戰,終于從涼州加入了東漢軍麾下。只是當初的四萬五千人馬,到今日卻只剩下一萬兩千余人,馬家的長征可謂是用鮮血染紅,一步一滴血漬。

    不過總算逃出了西漢二十萬大軍的圍追堵截,為西涼鐵騎留下了火苗,也算是一件值得慶幸的事情。再加上馬超把馬云騄許配給趙云,讓眾將苦中作樂,開了一陣無傷大雅的玩笑,頓時讓數萬浴血奮戰的將士群情激昂,歡聲笑語漫山遍野。

    眾人皆樂,唯獨被五花大綁的張遼滿懷惆悵,在東漢軍的歡聲笑語中臉色如霜。

    衛青與薛仁貴聽聞張遼被擒,派人提到面前詢問:“久聞張文遠乃是呂布的左膀右臂,今日被俘,是否愿降?”

    “敗軍之將,要殺要剮,悉聽尊便!”張遼雙目緊閉,吐出了十二個字便再也不復多言。

    ps:月底最后一天,弟兄們檢查下手里還有沒有月票,千萬不要浪費了!(未完待續。)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公开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