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三國之召喚猛將 > 五百一十九 鶴蚌相爭漁翁得利

五百一十九 鶴蚌相爭漁翁得利

    天水郡治所冀縣,趙匡胤的府邸。

    “啟稟主公,馬騰的大軍已經在街亭安營扎寨,馬騰、馬超父子帶了百余騎趕往新陽縣城拜訪韓遂去了,請主公定奪。”一大清早,趙匡胤的斥候就風塵仆仆的進了冀縣,向趙匡胤施禮稟報。

    “繼續嚴密監視!”趙匡胤點點頭,揮手示意斥候退下,同時下令召集常遇春、張魯以及其他文武速來共商對策。

    韓遂于去年隆冬,率領麾下的兩萬七千人馬,押送著三多萬石糧草,趁著天寒地凍之際離開了西平,從狄道、臨洮繞了個大圈子來投奔趙匡胤,受到了趙匡胤的熱誠歡迎。

    但趙匡胤又是何等人物,豈能看不透韓遂來投自己的真正目的,無非就是韓遂覺得自己兵微將寡,勢力薄弱,在得到自己庇護的情況下還能夠擁兵自重。若是韓遂去投了劉備、曹操甚至是匈奴鐵木真,最后肯定是被合并整編的命運,想來這是謀求自立的韓遂所不能接受的。

    不過趙匡胤也知道自己的處境不妙,把楊素、朱元璋耍了一遭,硬生生的玩了一出扮豬吃虎的把戲,從朱楊手底下搶了一塊地盤立足,洛陽朝廷能夠容得下自己才怪。若是沒有意外,朱楊滅掉了馬騰,肯定會轉過身來把矛頭對準自己,所以趙匡胤也需要借助韓遂的力量來抵御朱楊。抱團取暖,對雙方都有好處。

    正是由于抱著相同的目的,趙匡胤才接納了韓遂的投靠,并且讓他駐扎在距離天水八十里的新陽縣城,守衛自己的門戶。但在表面的和諧之下,二人卻是各懷鬼胎,趙匡胤無時不刻都不曾放棄吞并韓遂部曲的打算,但韓遂卻也是老奸巨猾之輩,對趙匡胤處處提防,讓他一時之間也找不到什么機會。

    既然暫時無法吞掉韓遂,趙匡胤便退而求其次。派閻圃到新陽借糧。韓遂手下的兵馬雖然只有兩萬七千人,但卻擁有將近三十萬石的糧食,這是他和馬騰在西涼稱霸多年積攢下來的家底,卻被韓遂毫不留情的卷到了新陽。

    經過多次招募。趙匡胤手下的兵馬現在已經達到了六萬人,控制著魏郡與天水兩地,這段時間以來糧草也有些緊張,所以趙匡胤的底線是至少向韓遂“借到”十萬石糧食。

    閻圃帶著趙匡胤的交代來到新陽拜見韓遂,好話說了一籮筐。向韓遂求借十萬石糧食。但韓遂卻是說人話不辦人事,嘴上說的比唱的好聽,就是以各種理由搪塞推辭,最后小氣吧唧的借給了趙匡胤三萬石糧食,多一斗也不肯再借!

    “韓遂匹夫果真是個氣量狹小的小人,怪不得能干出出賣自己兄弟的事情,某早晚除之!”趙匡胤聽了閻圃的匯報,不由氣的拍案怒罵。

    只是朱楊已經對馬騰取得決定性的勝利,隨時都有可能揮兵殺過來,趙匡胤也只好按捺下心頭的怒火。暫時與韓遂維系著臉皮。這幾日忽然得到馬騰放棄武威向東投奔劉辯的情報,而且要從天水過境,這讓趙匡胤馬上繃緊了神經,派出了大量斥候刺探馬家軍的行蹤。

    “馬家騎兵縱橫雍涼,就連匈奴人也不敢直攖其鋒,若是能夠吞并到麾下交給常遇春統率,何懼朱楊來犯?”

    眼看著馬騰離開涼州進入雍州,一路穿過隴西、南安進入天水境內,直讓趙匡胤忍不住垂涎三尺。但馬騰虎威猶在,雖然折損了一多半的兵力。麾下仍有三萬左右的騎兵,步兵近萬人,以趙匡胤現在的實力根本吃不下。張魯的五斗米新軍戰斗力有限,若是出城強行阻擊。弄不還會被反操,所以趙匡胤只好動起了歪腦筋。

    “明槍易躲暗箭難防,人過留名雁過留聲,無論如何趙某也得從你馬騰身上拔下幾根毛來!”

    不大會功夫,得了召喚的常遇春、趙普、呼延慶、呼延灼、閻圃、楊昂等人一起來到議事廳共商對策。而呼延贊、張魯、楊任等人則率兵兩萬駐扎在廣魏郡的治所臨渭,與天水互為犄角。自然就不能來參加軍議。

    施禮寒暄完畢,趙匡胤正襟危坐,直奔主題;“據斥候稟報,馬騰父子已經抵達了街亭,今天一大早帶領了百余騎前往新陽拜訪韓遂,諸位有何見解?”

    趙普聞言大喜過望,拱手出列道:“太好了,此乃天賜良機,我軍正可趁著鶴蚌相爭之際,漁翁得利!”

    常遇春是趙匡胤手下唯一一個可以享受坐著待遇的人,聽了趙普的話,一雙兇橫的目光便泛出了騰騰的殺氣:“怎么個得利法,仔細的說來聽聽!”

    趙普朝常遇春一拱手,恭敬的道:“伯仁將軍莫急,且聽我道來!朱楊大軍對馬騰虎視眈眈,馬家軍不晝夜趕路逃命,馬騰父子卻把兵馬駐扎在街亭,然后輕騎簡從趕往新陽拜訪韓遂,所為何來?”

    “借糧!”

    趙普話音剛落,閻圃便第一個搶著回答,“韓遂把西涼軍的糧草全部卷跑了,估計馬騰此刻嚴重缺糧,他們父子輕騎簡從去拜訪韓遂,十有八九就是去借糧。”

    趙普向閻圃豎起了大拇指,笑著夸贊:“閻兄所言極是,這馬騰去拜訪韓遂自然是為了借糧,肯定不是去喝茶敘舊的;更不是去討回公道的,否則他們父子不會不帶兵。”

    頓了一頓,趙普接著提出問題:“那么,諸位以為韓遂會看在往日的情分上借給馬騰糧食么?”

    “哼,韓遂這人氣量狹小如鼠,是個占便宜沒夠的人,想讓他把吃進去的東西吐出來,除非太陽從西邊出來!”趙匡胤拍案怒斥,毫不掩飾對韓遂的厭惡之情。

    趙普一臉微笑:“這不就對了嘛,馬騰父子借糧,韓遂不肯借,這矛盾不就出來了么?”

    “你的意思是韓遂會與馬騰爆發沖突?”常遇春撫摸著唇角的濃須,饒有興趣的問道。

    “何止是沖突,只怕韓遂會向馬騰動手!”趙普胸有成竹的做出了分析,“韓遂勢單力薄,兵力不足三萬,做夢都想擴充自己的實力。而馬騰父子孤身入虎穴,韓遂怎么會放過這個除掉馬騰,繼而壯大自己實力的機會?”

    “嗯,則平所言極是!”趙匡胤頷首贊同趙普的分析,但還有點不解,“又是什么原因敢讓馬騰父子進入韓遂的狼窩冒險的?”

    閻圃是雍涼人士,故此對西域的狀況比較了解,拱手道:“馬騰與韓遂交往多年,就差結拜了了,估計馬騰認為韓遂不會加害自己。而且馬騰的長子馬超有萬夫不當之勇,更是羌胡、匈奴等人眼中的戰神,據說武藝不在呂布之下,想來肯定就是這兩個原因才讓馬騰敢冒險進入韓遂巢穴。”

    趙普微笑道:“這馬騰就是太實誠了,所以才會總是上韓遂的的當。縱然馬超武藝過人,可是雙拳難敵四手,好漢架不住人多,馬騰父子這次進入新陽縣城,只怕進得去出不來!”

    咳嗽一聲繼續分析:“若是韓遂殺掉了馬騰,我軍就以替馬騰父子報仇雪恨為名,把馬家軍拉攏過來。若是馬超一劍砍了韓遂,咱們也可以把韓遂的部曲收編了,再堵住城門將馬騰父子除掉。若是馬韓兩敗俱傷,那更是再好不過了,咱們可以不費一兵一卒的撿一個大便宜!”

    “若是韓遂不肯向馬騰動手呢?”一直沉默不語的呼延灼抱拳施禮,提出了自己的疑問。

    趙普微笑道:“我們可以火上澆油,請伯仁將軍即刻出兵,繞個圈子從街亭方向奔新陽進軍,并且大張旗鼓的打著馬家軍旗號,虛張聲勢的攻打新陽。若如此做,韓遂定然與馬騰翻臉,我軍正好趁著馬韓火并之際,坐收漁翁之利!”

    趙匡胤與常遇春一起擊掌稱贊:“則平之計甚妙,我軍便依計行事!”

    計議停當,常遇春便與呼延慶、呼延灼點起五千騎兵,一萬步兵打著馬騰的旗號,自天水東門出城,在土著向導的引領下抄小路奔街亭方向而去,走到半途再繞個圈子殺奔新陽。

    天水離涼州雖然有七八百里的路程,但風沙依然很大,尤其是春天的季節。風沙席卷而來,幾乎吹得人睜不開眼睛。

    眼看著糧食越來越少,憂心忡忡的馬騰下令在街亭安營扎寨,命秦良玉、馬岱統領,自己帶了馬超,率領了百十名隨從出了大營,前往南面七十里的新陽城向韓遂借糧。

    臨行之前,秦良玉苦苦勸諫,說韓遂是一個狼子野心的人,向其借糧無異于與虎謀皮。但馬騰認為本方的糧食越來越少,萬一不能按計劃抵達武關,缺糧之后就會軍心崩潰,陷入萬劫不復的地步。

    但馬騰認為自己與韓遂相交幾十年,或許韓遂不會這么絕情,更何況他手中的糧食本來就有自己的一半,說不定韓遂能夠看在往日的情分上還給自己一些糧食,那樣將會讓本方人馬的日子好過許多。

    秦良玉又建議馬騰多帶兵馬,但馬騰認為這樣會引起韓遂的猜忌,適得其反,所以堅持只帶馬超去拜訪韓遂。秦良玉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也只能答應下來,一再叮囑馬超要提高警惕,不可輕信韓遂之言。(未完待續。)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公开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