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三國之召喚猛將 > 四百九十七 渾身是膽!

四百九十七 渾身是膽!

    呂布咆哮一聲,方天畫戟以雷霆之勢當頭劈下。

    許褚左腿負傷,眼見已無招架之力。

    電光火石間,趙云出手了!

    白馬銀槍騰空躍出,在風雪之中猶如鬼魅般刺出一槍,伴隨著四濺的火花,硬生生的挑開了呂布這必殺的一戟。

    “人中呂布,馬中絕影!擋我者死!”

    連續兩次必殺之勢被人擋住,讓兩顆到手的上將首級飛走,呂布不由得暴跳如雷。猶如暴怒的百獸之王,反手一戟掃向趙云,“不要搶,你們四個的人頭我呂奉先全收了,剛才那倆也逃不掉,因為我胯下有神駒絕影!”

    “叮咚……呂布鬼神屬性爆發,怒氣連升兩格,武力+6,基礎武力102,絕影+1,方天畫戟+1,當前武力值已上升至110!”

    “嘶……大半夜的呂布的屬性也突然爆發出來,難不成這廝也到長坂坡插了一腳?”劉辯倒吸一口冷氣,忍不住為自己手下的大將擔憂起來。

    許褚踉踉蹌蹌的退到一旁止血包扎,竟然還不忘和呂布斗嘴:“我呸,你這認爹求榮的匹夫真是好生不要臉,這明明是曹公的馬匹?不知何時落到了你的手上?”

    趙云長槍如電,如影隨形,緊緊纏著呂布,讓他無暇分神與許褚斗嘴。只是當呂布的怒氣上升之后,趙云的形勢便逐漸落在了下風,當下便策馬游走,以變化多端的槍術從側面迂回攻擊呂布,不與他手中那霸道的方天畫戟正面硬拼。

    長坂坡的風雪之中,兩將槍來戟往,酣戰了六七十回合。直踩踏的腳下積雪消融,泥漿四濺,而呂布卻僅僅只能略占上風,根本無法獲得壓倒性優勢,這讓呂布怒火滔滔,暴跳如雷。手中的方天畫戟猛砍猛劈,攻勢更加兇猛凌厲。

    “叮咚……呂布鬼神爆發,怒氣再升一格,當前武力上升至113!”遠在金陵的劉辯再次收到了提示。

    “呂布匹夫以逸待勞,暗中偷襲算什么英雄好漢?天水姜松來會會你!”姜松催馬向前,單臂挺槍與趙云雙戰呂布。

    “叮咚……姜松因肩傷導致基礎武力下降7點,激發遇強則強屬性,武力增加11點,八寶玲瓏槍+1,當前武力值變化為107!”

    北風呼嘯,雪花紛飛。

    三匹戰馬在冰天雪地中猶如走馬燈一般廝殺,兩條長槍彼此配合,左右夾攻,你進我退,配合的天衣無縫,縱然呂布使出渾身解數,一時間也難以占到便宜。

    “氣死我也,我天下無雙的飛將若是連你們這些雜魚都殺不掉,還有何面目自稱人中呂布?”呂布咆哮一聲,斗志熊熊,攻勢更盛。

    “叮咚……呂布鬼神屬性再次爆發,怒氣升至滿格,武力+3,當前武力上升至116!”

    姜松到底是有傷在身,只能使用單手持槍,時間久了難免手指麻木。猝不及防之下長槍與呂布的方天畫戟碰撞在一起,拿捏不住,登時脫手飛出。

    “哈哈……受死吧!”

    呂布一擊得手,發出一聲得意的怪笑,挺起方天畫戟直刺姜松的前胸。

    趙云被呂布擋在一側,想要替姜松招架遮擋已是不可能了,眼見得天上地下,姜松已是無路可逃!

    “叮咚……趙云屬性‘絕境’爆發,武力+5,當前武力上升至112!(上一章計算錯了,忘了算馬)”

    “看槍!”

    危急之中,趙云一聲叱咤,長槍破空,閃電般刺向呂布的咽喉。

    呂布的畫戟足夠快,完全可以將失去了武器的姜松刺于馬下。但趙云的長槍卻也如影隨形,如毒蛇般直取呂布的咽喉。

    圍魏救趙!

    千鈞一發之際,趙云將兵法用到了武藝之中,既然無法替姜松招架,那么就送呂布一槍。若是呂布不肯撤回畫戟招架,結果只能是與姜松一起共赴黃泉!

    要么一起死,要么一起生,是生是死,全都由呂布做主!

    螻蟻尚且有貪生之念,更何況是人,要不然呂布也不會在白門樓上委曲求全,向曹操搖尾乞憐的求饒。敵將的首級沒能拿下可以留待將來,自己的人頭掉了卻不能重生,緊急關頭還是保命要緊!

    “哇呀呀……氣死我也!”

    呂布又氣又怒,危急之中硬生生的把刺向姜松的方天畫戟畫個弧形向后遮擋,堪堪將趙云的龍膽槍蕩開,避免了與姜松同歸于盡的局面。

    “啊呀……痛死我也!”

    由于用力過猛,今年七月被薛仁貴射中的箭傷傳來一陣鉆心的疼痛,讓呂布的胳膊險些抬不起來。生怕被趙云看出了端倪,當下強忍著疼痛,不露聲色。

    忽然間,南面四五里之遙的地方馬蹄聲大作,震天動地的腳步聲越來越近,火把照亮了夜空,看起來少說也有萬余人的樣子。呂布與趙云、姜松等人面色俱都一變,料知定然是孫策的兵馬到了。

    “姜永年你與展雄飛有傷在身,快快順著小道向東奔江夏而去!”趙云長槍一抖,朝姜松與展昭呵斥一聲。

    “我等先走一步,子龍休要戀戰!”姜松與展昭朝趙云點點頭,各自縱馬揚鞭,順著羊腸小道向東疾馳而去。

    看到姜松與展昭走了,呂布也撥馬向西,神色匆匆的道:“算你們命大,今日暫且放爾等一馬,改日撞見,定斬不赦!”

    呂布話音未落,催馬向西疾奔,頭也不回。

    看著剛才還威風凜凜的九原虓虎,一轉眼就變成了病貓,趙云不由得心生疑慮:“孫兵看起來還有四五里才能殺到的樣子,況且呂布有寶馬助陣,只怕萬余人也留不住他,此刻因何匆匆離去?記得薛仁貴在奏折上說過夏天時曾經射了呂布一箭,莫不是此刻箭傷復發,體力不支?我當追上去試探一番!”

    想到這里,趙云大喝一聲:“呂布匹夫休走,再來與我大戰三百回合!”

    呂布聽了登時喪膽,拼命的揮舞馬鞭,歇斯底里向北逃竄。

    趙云在后面看到呂布如此狼狽,更加堅信自己的猜測無疑,同樣縱馬揚鞭,驅趕坐騎尾隨其后,一路緊追不舍。

    眨眼之間,滿地狼藉的顧氏客棧周圍只剩下許褚一個活人,坐在雪地里不能起身,任憑風雪拂面,卻是叫天不應叫地不靈,只能眼看著南面的孫軍越來越近。

    孫立一馬當先,與邢道容引領著近萬名孫軍快速趕往長坂坡,本以為靠一些江湖手段就能輕松劫回孫尚香,沒想到劉辯竟然派出手下大將來劫人。這讓孫立焦躁不安,連呼失算,一路上不停地催促隊伍加快腳步。

    待萬余名孫軍席卷而過之后,程咬金才從一人高的枯草叢里跳了出來,懷抱昏迷不醒的孫尚香,大聲的吹口哨召喚戰馬回來,“嚇死程大爺了,幸虧我機靈,要不然就做俘虜了!”

    片刻功夫,得了召喚的坐騎頂著風雪撒著歡跑了過來,程咬金翻身上馬,挾帶著孫尚香直奔南方而去。天亮之時便可以抵達長江岸邊,那里會有自己手下的軍士接應。

    呂布的絕影跑的飛快,趙云的照夜玉麒麟也不遑多讓,兩將在風雪中一前一后的追逐。呂布惱怒不已,在馬上彎弓搭箭,連發數支。趙云見呂布弓箭了得,不敢再追,只能勒馬回頭,方才想起許褚還在長坂坡,而且已經不能動彈。

    “既然沒抓到孫尚香,那就把許褚帶回金陵算了,好歹也算是功勞一樁!”

    打定主意,趙云撥馬回頭,順著綿延起伏的長坂坡,踩踏著皚皚白雪,朝顧氏客棧飛奔而回。

    不消片刻功夫,趙云便返回了原地,只見這座在曠野中的客棧已被萬余名孫軍包圍,明晃晃的火把猶如雪地里的繁星,晃得人眼花繚亂。孫兵主力奉了孫立的命令,正在搜尋荒廢的村子,看看是否還有敵人?

    “縱千萬人吾往矣,有何懼哉?”

    趙云低吼一聲,催馬揚鞭,揮舞著龍膽槍沖殺進了孫軍之中。所到之處,盡皆披靡,每一槍刺出,必有一名士卒應聲倒下。轉瞬間就刺殺了百余人,在雪地上連綿成排,鮮血染紅了皚皚白雪,更加觸目驚心,余眾大驚,陣腳大亂。

    “可識得零陵邢道容?”

    看到趙云只有單槍匹馬,邢道容揮舞著大斧,引領了數百親兵前來圍剿。

    趙云目光睥睨,冷哼一聲:“你去地下問閻羅王吧!”

    話音未落,龍膽奪魂槍閃電般刺出,邢道容待要招架,卻為時已晚。銀槍裹挾著風聲正中邢道容頸部,頓時搠了一個透明窟窿,翻身跌下馬來,當場斃命。

    “不好了,邢將軍被刺死了!”

    邢道容既死,他的親兵陣腳大亂,胡亂的抵抗了一陣,被趙云又挑翻了百十人,剩下的倉惶奔逃,飛報率兵搜村的孫立去了。

    殺散了邢道容的部曲,恰好撞見被反綁了雙手的許褚,趙云在馬上如猿猱般俯身將許褚提了起來,橫放在馬鞍上:“你且隨我走一趟金陵,把今夜的事情向陛下說個明白!”

    照夜玉麒麟撒開四蹄疾馳如飛,趙云長槍飛舞,無人能擋,所到之處,孫兵盡皆閃避,稍微慢了定然命喪槍下。孫立得了消息,急忙提兵追趕,卻看到趙云仗著坐騎神駿,奔馳如飛,在茫茫白雪中越走越遠,逐漸消失的無影無蹤。(未完待續。)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公开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