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三國之召喚猛將 > 四百六十一 明升暗降

四百六十一 明升暗降

    一場秋雨一場寒。

    已是八月時節,這場連綿了將近半月的秋雨過后,氣溫驟降了許多。秋風蕭瑟,樹木凋零,天地間陡生一股凄涼的寒意。

    李元芳已經從武關趕回,不出劉辯所料的帶回了趙匡胤叛逃的消息,但出乎劉辯預料的是竟然把趙二給押解了回來,此刻正在乾陽宮門外等候發落。

    “此等忘恩負義的逆賊,請陛下降旨車裂,疆愿意去監斬!”

    衛疆現在已經不僅僅是劉辯的御林軍統領,而且兄憑妹榮,成為了當朝國舅之一。這讓衛疆對劉辯的忠誠更加堅定,聽了李元芳的稟奏之后,不由的火冒三丈,當即站出來請旨監斬趙光義。

    對于趙光義這個卑鄙無恥,只會欺辱孤兒寡母的家伙,劉辯完全沒有一絲好感。但趙光義現在名聲不顯,殺了也沒有多大的震懾作用,還是關起來慢慢收拾更加過癮一些。

    “這是繼李淵之后抓住的第二個皇帝了吧?哈哈……朕的囚龍計劃正式啟動!”

    劉辯心里暗爽不已,表面上卻不動聲色:“罪魁禍首是趙匡胤,這趙光義只是一個宵小之輩,殺之無益,暫時關進‘地牢’,等將來捉住了趙匡胤之后,再一并問罪不遲。”

    劉辯嘴里所說的“地牢”就是由何珅最近剛剛奉旨修筑完成,專門用來囚禁皇帝的監獄。劉辯本來打算取一個“囚龍窟”之類的拉風名字,但仔細一琢磨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自己知道關在里面的人都曾經做過皇帝,但大臣與百姓們不知道啊,該怎么向他們解釋這個名字的含義?

    再說了,龍是天子的象征,給一個囚禁犯人的監獄取名“囚龍窟”,豈不是意味著有朝一日要把自己也關進去?若是自己手下的大臣有魏征這類性格耿直的噴子,少不得會噴的自己滿臉吐沫。

    思前想后,劉辯最終給新修建的牢獄取名“地牢”,對應關押重刑罪犯的“天牢”,專門關押曾經做過皇帝的俘虜。“地牢”何解?帝牢也!囚禁皇帝的牢房,劉辯自己心知肚明,而且低調不會引人猜疑。

    得了天子吩咐,李元芳躬身領諾,命人把趙光義送進“地牢”關押起來。搶先已經過了下邳的李淵一步,成為了第一位“下榻帝牢”的貴賓。

    李元芳走后,劉辯又對衛疆道:“建業啊,岳飛大軍在襄陽受阻,呂布軍蠢蠢欲動,而且曹仁重兵駐扎在陳留、許昌一帶;趙匡胤叛逃之后,薛仁貴分兵駐守武關、宛城,兵微將寡,壓力巨大。故此,朕決定授予你平東將軍之位,命你前往宛城到薛仁貴麾下效力,不知建業意下如何?”

    平東將軍之前一直由常遇春擔任,位居四征、四鎮、四安之下,屬于高級將銜,衛疆自然是喜出望外。都說學得文武藝,賣于帝王家,做皇帝的保鏢頭子固然威風,但卻少了撈取功績的機會,比起御林軍統領來,衛疆更想去沙場建功立業。

    “多謝陛下提攜,疆即刻快馬出宮,前往宛城到薛將軍麾下聽候調遣!”衛疆滿臉喜悅的作揖謝恩,旋即告辭退出。

    望著衛疆遠去的背影,正襟危坐的劉辯嘴角微翹,露出了一抹難以察覺的笑容。

    之所以調衛疆去武關,并非劉辯真的認為武關缺少這么一個將領,事實上多衛疆一個不多,少衛疆一個不少。如果劉辯真認為薛仁貴手下缺武將了,京城的將領至少能抓出一大把,孟珙、戚繼光、趙云、姜松就不說了,其他可以調動還有尉遲恭、狄青、周泰,還有已經來到金陵半個月的馮國舅,明朝三號大將馮勝。

    要說這馮勝,知名度真是低的可憐,若不是系統的提示,劉辯完全不了解。仔細的查閱了他的資料之后,劉辯才知道這馮勝竟然是僅次于徐達、常遇春的明朝第三開國大將,戰功顯赫。曾經與傅友德、藍玉率領二十萬大軍北上伐元,一路所向披靡,徹底肅清了元朝的殘余勢力,因功被封為“宋國公”。

    在陰險狠辣的朱重八手下,馮勝也沒有善終,在藍玉伏誅之后的第二年,被朱元璋下旨賜死,剝奪爵位,不許子嗣繼承。而這一世的馮勝投了個好胎,成為了淑儀馮蘅的堂兄,在馮蘅的枕頭風之下被破格擢升為偏將軍,目前正在孟珙手下效力。

    當然,所謂的枕頭風也只是劉辯順水推舟賣馮蘅一個人情而已,畢竟馮勝的能力很耀眼,95的統率,94的武力值,文武雙全,不加以重用實在是暴殄天珍,明珠暗投。

    話還得說到衛疆頭上,劉辯之所以把衛疆調走,收回了御林軍的兵權,就是因為衛梓夫的存在。在便宜母親何太后的主持下,在衛梓夫的苦心孤詣之下,被賞賜了美人封號的衛梓夫入宮之期定在了年末臘月。

    正是由于這個原因,所以劉辯一直在尋找調走衛疆的機會。劉辯要的是一支對自己忠心耿耿的御林軍,絕不能與嬪妃以及將來的諸王子之間產生任何瓜葛,免得埋藏下隱患。而隨著衛梓夫的出世,以及她主動謀求入宮,顯然衛疆已經不再適合擔任御林軍統領的職位了。

    “永年,建業走后,這御林軍統領的職位由你擔任。還望你好生操練掌管,保護好乾陽宮的安全。”劉辯的目光落在姜松的臉上,緩緩說道。

    “多謝陛下提攜,松一定誓死效忠!”姜松單膝跪地,抱拳謝恩。

    就在這時,兵部尚書劉伯溫前來含元殿求見:“啟奏陛下,有岳都督的奏折從襄陽八百里加急送上!”

    劉辯接在手中飛快的瀏覽了一遍,然后又交給劉伯溫觀看,最后問道:“劉卿以為岳鵬舉所奏如何?”

    劉伯溫拍掌稱贊:“劉子揚之計甚妙,襄陽堅固難下,與其揚湯止沸不如釜底抽薪。命韓世忠率水師溯江而上,直搗荊南,定然可以讓孫策首尾難顧,軍心大亂。”

    “朕說的是岳鵬舉保舉韓世忠做都督之事,劉卿怎么看?”

    劉伯溫略一猶豫,拱手道;“陛下,臣認為岳鵬舉的做法非常正確,目前的荊州軍團已經接近三十萬人。倘若再把韓世忠的水師撥給他,只恐……權大壓主,流言四起啊!韓世忠擅長水戰,屢破孫氏,讓他擔任水路都督也是上上之策。既然是岳都督主動請求,陛下便順水推舟吧!”

    劉辯目光如炬,緩緩搖頭:“不……朕不這樣認為!常言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朕既然選擇讓岳卿總督荊州兵馬,就絕對信任他,任何流言蜚語都不會讓朕對岳飛產生猜忌。更何況兩支兵馬各自為戰,將會削弱戰力,只有統一指揮,才能攥成一只拳頭,發揮出最大的力量!”

    “三寶,傳朕旨意,將韓世忠的水師劃歸岳飛調遣,由韓世忠擔任副都督,掌管原柴桑水師,以及歸降的蔡瑁、張允等水師,與岳飛齊心合力,爭取早日翦滅孫家!”

    隨著劉辯的一言九鼎,使者攜帶了圣旨,快馬加鞭飛馳出了乾陽宮,直奔襄陽方向而去。

    “兄長,你如此風風火火的收拾行囊,欲向哪里去?”

    衛梓夫去街上買女紅回來,突然發現二兄衛疆收拾了一個大包袱,看起來即將出門遠行的樣子,不由滿臉詫異的問道。

    衛疆笑笑:“呵呵……梓夫回來了,兄長一直在等你回來辭別呢!前線緊急,愚兄準備去宛城協助薛仁貴將軍鎮守邊關,我這就走了,梓夫你自己好生珍重!”

    聽說衛疆被從御林軍統領的職位上調離了,衛梓夫又氣又急,萬分懊惱的責怪兄長:“我的傻哥哥呀,梓夫還指望著你在宮中做靠山呢,你怎么能夠讓陛下把你調走呢?要不,梓夫陪你入宮,詐病臥床一段時間,不去邊關了,還是繼續做你的御林軍統領更好一些。”

    衛疆嚴厲的瞪了衛梓夫一眼:“大丈夫當以馬革裹尸為榮,豈能天天看門護院?戰死沙場乃愚兄之愿也!梓夫,我告訴你,當今圣上聰明睿智,你不要還沒進宮就動一些歪心思,免得招惹禍端。”

    “算了……你還是去邊關吧,就當梓夫什么也沒說!”衛梓夫討了個沒趣,只能跺跺腳催促衛疆出門。

    午飯之后,劉辯在含元殿演武廳練了一趟劍術,在消化食物的勇士還能夠強身健體。剛剛收劍歸鞘,腦海中忽然提起了系統的提示音:“叮咚……恭喜宿主獲得張居正愉悅點11個,目前擁有的愉悅點總數已經達到78個。且張居正的愉悅點已經造成爆表,宿主獲得可指定范圍的召喚特權一個。加上上次李存孝、完顏金彈子爆表之后的特權,宿主目前擁有三個特權,系統馬上為宿主提供爆表名單,請仔細聆聽。”

    劉辯當即把寶劍掛回兵器架,大步流星的走到御椅上,閉目凝神:“本宿主已經做好準備,把爆表名單提供詳細道來吧!”(未完待續。)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公开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