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三國之召喚猛將 > 六百四十二 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六百四十二 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聽聞孫堅的家眷被俘,黃蓋與韓當大驚失色,立即向孫權請求率兵回援。

    “留的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漢軍勢大,士氣高昂,掉頭回去不但救不出人來,弄不好還要白白喪命,兩位將軍千萬不可以身犯險!”孫權一副大公無私的表情,勒令黃蓋、韓當不許救人。

    “可兩位夫人以及兩位公子還有伯符將軍的遺孀都落到了漢軍手中,就這樣棄她們而去,我等在九泉之下有何面目見主公與伯符?”黃蓋與韓當摘下戰盔,跪地苦諫。

    孫權抹淚哭泣:“兩位將軍,我的親娘被漢軍抓了,難道我就不心急么?可我又豈能因為搭救親人而白白失陷兩員大將,我的黃公履將軍,我的韓義公將軍,你們可千萬莫要犯糊涂啊!”

    黃蓋與韓當對視一眼,只能仰天嘆息一聲,一起朝孫堅墳墓所在的方向磕頭:“主公,我等無能,以至于失陷了兩位夫人,此罪百死莫贖。但我二人還需要留著性命輔佐少主,還望主公在九泉之下莫怪!”

    正說話間,周瑜帶著張昭趕到,聽聞孫堅的家眷被俘,俱都束手無策。商量一番之后,最終還是同意了孫權的建議,舍棄了兩位夫人向南奔蒼梧方向撤退。

    孫權軍與貴霜殘部會合成為一支,由黃蓋、韓當前面開路,孫權、周瑜、孫翊、張昭等人護著蘇醒過來的裴元慶居中,由周侗、伍云召、周德威三大猛將率精銳殿后,向南方一百里之外的蒼梧撤退。

    在黎明之前的一個時辰,孫權大營遭到霍去病、吳起南北夾擊的同時,姜松與楊七郎奉了吳起的命令,率軍星夜疾馳,在半夜寅時抵達了蒼梧城下。

    去年冬天的時候,周瑜趁著徐晃主力大軍進入南越的時候,命程普、呂岱率領一萬人夜襲蒼梧,殺了郡守。打開了南下交趾的門戶。然后調程普回貴陽,留下呂岱與桓階在此據守。

    因為蒼梧的治所廣信只是一個擁有三萬人的中等縣城,而且也算不上險峻,再加上貴霜大軍壓境。徐晃的重心都在南方,因此一直未能抽出機會攻打蒼梧,所以被呂岱一直盤踞到今日。

    姜松讓楊七郎帶著主力大軍隱藏在遠處的叢林里,自己帶了千余名精銳,打扮的丟盔棄甲。扛著狼狽不堪的旗幟來到城門底下詐門,待誆開城門之后舉火為號,到時候楊七郎便率主力從樹林中殺出。

    “開門,速速開門!”

    “快開門啊,我等護送主公的家眷提前趕往蒼梧,在半路遭到了漢軍的伏擊,丟失了兩位夫人,還請呂定公將軍出城救援,奪回夫人!”

    姜松率部借著夜色的掩護在城門底下齊聲鼓噪,大聲叫門。守門城門的校尉喊一聲稍等。隨即飛快的稟報呂岱、桓階去了。

    近來一直夜不能寐的呂岱剛剛打了個盹,聽了守城校尉的稟報大驚失色,慌忙派人去召喚桓階了共商對策:“兩位夫人在來蒼梧避難的路上遇到了漢軍的埋伏,被俘虜了過去,你我該如何是好?”

    “情況未明,不可輕信,且去城頭上看看再說!”桓階手撫胡須,略作沉吟便有了主意。

    桓階與呂岱一起登上城樓,冷靜的問道:“主公既然提前送兩位夫人過來,為何只派了你們這些人馬?而且不派遣大將護送?”

    姜松在城下拱手答道:“回兩位大人的話。主公派韓當將軍率領五千人馬護送兩位夫人提前來蒼梧,估計是走漏了風聲,半路里遭到了近萬漢軍的猛攻。我軍損失慘重,韓當將軍已經戰死。我等拼命突圍,方才僥幸逃脫……”

    “可有憑證?”桓階依舊不肯輕信。

    姜松沉著的應對道:“我等拼命搶回了韓當將軍的尸體,不知算不算憑證?”

    呂岱與韓當私交甚篤,聽聞韓當戰死,心痛不已:“來呀,快快放下吊橋。讓他們把韓義公將軍的遺軀送進來!”

    “且慢!”桓階高聲阻止,又對城下的姜松道:“漢軍壓境,為防有詐,我與呂將軍不得不小心謹慎,你們只能派兩個人抬著韓將軍的尸體進城。待我與呂定公驗明正身后便放你們進城!”

    “愿從兩位大人吩咐!”

    姜松拱手答應,隨即招呼了一名猛士與自己抬著一個偽裝成了死者的偏將走向護城河,待城上放下吊橋之后迅速的穿過。然后在城門“吱呀呀”敞開的聲音中,走到了城門底下。

    “呂將軍有令,請兩位把韓將軍的尸體抬上城樓!”一名校尉過來拱手搭話。

    “遵命!”

    姜松答應一聲,忽然一個箭步上前奪過校尉的佩刀,在脖子上一抹,登時斃命。

    裝死的偏將與抬尸體的猛士也一起動手,各自抽出了腰間的佩刀,跟隨著姜松一陣猛砍猛劈,砍瓜切菜一般把城門底下還沒反應過來的幾十名士卒殺的人頭亂滾,哭爹喊娘,迅速的控制了城門。

    “果然中計了!”

    呂岱在城樓上大驚失色,一面下令拉起吊橋,彎弓搭箭嚴陣以待;一面親自提了樸刀,率領了千余名親兵殺下城樓,企圖奪回城門。

    看到姜松等三人控制了城門,在外面等候的千余名精銳一起吶喊,先舉起火把向楊七郎報信,然后揮舞著兵器,頂著盾牌冒著城墻上的箭矢強渡護城河。

    蒼梧的護城河不過三四丈的寬度,千余名漢軍精銳在付出了三百人的代價之后,剩下的將近七百人蜂擁殺進了城門底下,跟隨著姜松的腳步向城里沖鋒。

    “殺啊!”

    得到了信號的楊七郎長槍一招,匹馬當先,率領一萬四千漢軍從漫山遍野殺了出來,潮水一般涌向蒼梧,讓城頭上的守軍為之變色,士氣消沉。

    姜松手持長槍,當先沖鋒,所到之處,銀光霍霍,每一槍扎下去,必有一人喪命槍下。憑呂岱率領的千余士兵根本阻攔不住,廝殺之中,兩人狹路相逢,姜松長槍一抖,猶如風馳電掣,呂岱還沒反應過來就被刺透咽喉,當場斃命。

    “不好了,呂將軍戰死了!”

    看到呂岱戰死,守軍更加慌亂,許多人丟了兵器逃竄,或者跪地投降。姜松率領六七百精兵一口氣殺上了城樓,砍斷繩索放下吊橋,楊七郎隨后揮兵大進,一萬五千人馬蜂擁入城,席卷蒼梧城的大街小巷。

    桓階逃跑不及,被楊七郎的副將抓了,押來交給兩位主將處置。

    “我投靠孫堅之時,孫家尚未反叛,后來身不由己,實非本意,還請兩位將軍饒命,桓階愿降!”桓階跪地求饒,不愿意以身殉節。

    姜松命人把桓階暫時收押了,回頭交給吳起處置,然后下令關閉城門,出榜安民。同時又派人把攻占蒼梧的捷報派人通知吳起,并且派出斥候刺探孫權軍的行蹤。

    孫權與周瑜率軍向南撤退,憑借著伍云召與周德威、周侗三人拼命斷后,在晌午時分總算甩掉了漢軍,剛剛在曠野里生火做飯,就有斥候從蒼梧方向來報,“啟稟主公、都督,蒼梧失守,呂岱將軍戰死,桓階大人被俘!”

    周瑜撫膺嘆息:“唉……中土已無我們立足之地也,只能南下交趾投奔秦軍去了!”

    數萬大軍猶如驚弓之鳥,草草填飽肚子,然后改道奔交趾方向投奔蒙恬去了。又日夜兼程,向南逃竄了一百七十里地,確定漢軍沒有追來之后方才下令少歇,同時派人清點損失。

    這一戰,楊秀清率領的三萬太平軍全軍覆沒,而孫權軍也是損失慘重,戰死了將近兩萬人,被俘虜了萬余人,潰逃了四五千,八萬人馬只剩下四萬五千左右;而且折損了程普、沙摩柯、呂岱、桓階等文武,從長沙、桂陽運輸了一路的近二十萬石糧食也幾乎被焚燒殆盡,勉強搶救出來了兩萬石糧食。

    聽聞交趾失守,徐晃退守合浦,蒙恬揮兵大進。在情況不明的情況下,吳起與霍去病也不敢盲目追襲,遂率部抵達蒼梧城下,全軍就地休整,并且派人聯絡徐晃軍團,準備合力對抗入侵的秦軍。

    經過一夜的鏖戰,吳起的人馬損失了五千余人,霍去病的人馬傷亡了七千左右,高仙芝戰死,何元慶輕傷。但卻俘虜了一萬五千聯軍,殺死殺傷了總計四萬多孫軍、太平軍、貴霜軍,再加上被吳起遣散的一萬五千太平軍,這一夜直接解決了七萬多敵軍。

    再加上陣斬了太平道地公將軍楊秀清,以及程普、沙摩柯、呂岱等三員孫將,俘獲了桓階還有孫堅的全部家眷,攻占了蒼梧,堪稱一場彪炳史冊的大捷。

    吳起與霍去病命人修書一封,八百里加急送往金陵報喜,并為眾將邀功請賞,同時在蒼梧城內外設下筵席,犒賞三軍。

    自此一戰,吳起名聲鵲起,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天下皆知。而霍去疾也是威名日盛,名揚四海,諸侯談之色變!

    (Ps:本周好多歷史類強推,求一下推薦票保持名次,要是有月票獎勵自然更是歡喜,拜謝了!)(未完待續。)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公开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