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三國之召喚猛將 > 六百三十九 當斷不斷反受其亂!

六百三十九 當斷不斷反受其亂!

    高仙芝率兵走后,吳起與何元慶一面率兵圍剿太平軍一面施展攻心之策。

    “諸位,大家都是漢家兒女,炎黃子孫,為何要跟著周瑜、楊秀清去與蠻夷同流合污?放下武器者一律免死,愿從軍者軍餉優待,不愿從軍者可返回故里,發給農田耕具,概不問罪!”吳起站在高處,大聲的勸導著黑壓壓的太平軍俘虜。

    這些太平軍多是交州的普通百姓,大部分都是被太平道強行裹挾作亂的,祖祖輩輩耕田種地,打魚狩獵,真正愿意作亂的沒有幾個。再加上這段時間被漢軍壓制的厲害,缺衣少糧,許多人思鄉心切,軍心已經處在崩潰的邊緣,楊秀清死后更是群龍無首,在漢軍的軟硬兼施之下紛紛繳械投降。

    “報!”

    一騎快馬從西面疾馳而來,未到吳起馬前,就已經滾落鞍下,“稟報將軍,高仙芝將軍戰死了!”

    吳起吃了一驚,手撫佩刀:“被何人所殺?”

    “一個來自貴霜國的猛將,手提一對銀錘,有萬夫不當之勇,高將軍交手不過一合,被擊斃戰馬,擊中背部當場陣亡!”斥候心有余悸的向吳起稟報。

    “我去會會這蠻夷!”何元慶聽了心中不忿,翻身上馬,唿哨一聲,引領了三千人馬向西而去。

    吳起在后面大聲叮囑:“元慶將軍休要輕敵,待我安置了這些俘虜后便去馳援!”

    吳起從江陵一路行來,初始帶了五千精兵,跋涉三千余里,耗時兩個多月,一路上招募了兩萬八千新軍,使得麾下的總兵力達到了三萬三千人。

    吳起一路進軍一路操練,期間不時的清剿山賊,以及那些死灰復燃的山越賊寇,以戰代練,提高麾下新軍的戰斗力。在抵達贛縣之后得到了襄陽城破。孫策身亡的消息,吳起敏銳的判斷出孫策余部很可能會南下蒼梧投靠貴霜,于是一面聯絡霍去病一面改道奔蒼梧方向抄截孫權前路。

    在三支軍隊齊頭并進了七八天之后,吳起率領的人馬終于抄到了孫權軍的前方。遂秘密差人聯絡霍去疾,約定今夜南北劫營,殺孫權軍一個措手不及。只是裴元慶的援軍突然殺到,倒是意料之外的一個變數。

    吳起做了兩手準備,親自率領何元慶、高仙芝從南面來劫孫權的營寨。同時命姜松、楊七郎率領一萬五千人馬打著孫權的旗號連夜急行軍,趕往七十里外的蒼梧,詐開城門,殺呂岱、桓范一個措手不及。

    分兵之后吳起的人馬只剩下一萬八千人,在與太平軍肉搏之后折損了兩千左右,數量更是下降到了一萬五千多。而太平軍的傷亡雖然三倍于吳起軍,但仍然還有兩萬三千左右,數目比吳起軍多出了將近一半。

    如何以劣勢兵力控制數量龐大的俘虜,這是一個讓人頭痛的難題。尤其現在戰場上局勢錯綜復雜,瞬息萬變。孫權軍雖然處在下風,但也不是毫無反抗之力的絕對劣勢。而裴元慶援軍的到來更讓勝負變得難以預料,所以如何處置這些太平軍俘虜變得至關重要。

    不要看這些太平軍暫時繳械投降,但他們的內心此時極不安定,稍微受到蠱惑便會改變初衷,誰也不敢保證他們在孫權軍重新奪回優勢的情況下再次倒戈反攻。在這種局勢下,將近兩萬四千人的太平軍俘虜就成為了危險的因素,稍微處置不好,便會滿盤皆輸,盡棄前功。

    吳起稍作思考之后便有了主意。站在高處大聲道:“孫權軍殺紅了眼,對你們投降的行為肯定恨之入骨,為了避免爾等無辜傷亡,故此本將決定遣散你們。有打算歸鄉者。立即放下武器,解除甲胄,各自返回故鄉去吧!”

    聽了吳起的話,許多思鄉心切的太平軍齊聲歡呼,跪地謝恩,紛紛卸除甲胄。各自落荒逃竄,不消片刻功夫就有近一萬五千人做了鳥獸散,但仍有九千左右規模的俘虜成群成堆的聚集在一起。

    “爾等做何打算?”

    吳起一邊試探這些人的意圖,一邊悄悄傳令下去,全軍做好屠殺準備,但凡這些俘虜有點不安分的苗頭,就要毫不猶豫的揮起屠刀。

    一部分精壯站出來道:“我等已經家破人亡,故鄉回不去了,而且大丈夫在世愿意求個功名。既然將軍說愿意收編我等,愿隨將軍死戰!”

    吳起頷首道:“既然爾等愿意為國效忠,將功贖罪,立即拿起武器,跟隨我軍向北進攻孫權!”

    吳起命一員偏將率領三千人將這些主動請纓的太平軍收編到隊伍中,只發給武器,不給甲胄,帶著他們向北面進攻孫權軍的后背,與霍去疾南北夾攻。

    一陣嘈雜吵嚷之后,剩下的九千太平軍里面有四千多人拿起武器,跟著漢軍反戈攻打孫權去了。但在太平軍營盤周圍尚有五千左右的精壯成群成堆的聚集在一起,或坐或蹲,或者交頭接耳,或者吵吵嚷嚷,既不肯離去,又不肯跟著漢軍反戈攻打孫權。

    “爾等既不肯接受遣散,又不肯將功贖罪,意欲何為?”吳起手按佩刀,不動聲色的喝問。

    十幾個核心骨干站出來施禮道:“歸鄉之路迢迢千里,將軍就這樣遣散我等,與趕盡殺絕又有何異?要讓我等返鄉也可,但不給一些遣散費,盤纏干糧,我等決計不走!”

    吳起陪笑道:“呵呵……你們說的也是,倒是本將考慮不周,爾等稍安勿躁,本將這就去給你們準備盤纏干糧!”

    聽了吳起的話,剩下的五千左右的太平軍紛紛擊掌歡慶,又得寸進尺的提出了條件,“這還差不多,但我們怕歸家的路上遇見山賊,還請將軍發給兵器防身!”

    “呵呵……送佛送到西,本將依你們!”吳起按捺著心頭的怒火,不動聲色的答應了下來。

    吳起退到一旁,召集部將道:“這些人多是一些地痞無賴,得寸進尺之人,其心冥頑不靈,收編有臨陣倒戈的危險,放回故鄉十有八九也會落草為寇,為患鄉鄰。給我全部彎弓搭箭,殺個一干二凈,斷絕后患!”

    一員偏將皺眉建議道:“將軍,非是小人多嘴,當今陛下以仁義治國,朝廷重臣非常反感屠殺俘虜。之前安西將軍常遇春就是因為殺了四千俘虜,遭到朝野一片參劾,一失足做了反賊。將軍今日行事可要慎重考慮,切勿重蹈覆轍!”

    吳起慨然道:“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此一時彼一時,怎可同日而語?常遇春以七萬人屠戮四千俘虜,是為殘暴。而今日我軍只有一萬五,俘虜有九千;對面尚有孫權七八萬人,而貴霜的援軍不知來了多少,我軍處在劣勢,誰敢孤注一擲?”

    頓了一頓,彎弓搭箭,悄悄瞄準了一名太平軍頭目,沉聲道:“為將者不可有夫人之仁,當斷不斷反受其亂!我吳起一心為大漢,何懼流言蜚語?若陛下要吳起死,我便獻上頭顱,死又何妨?今日之事,由我一人承擔,不干爾等之事!”

    話音落下,吳起一抖手,箭矢離弦飛出,正中一名太平軍頭目胸口,登時斃命。

    “你們要干什么?”剩下的近五千太平軍大驚失色,頓時如炸開了鍋一般,一片吵嚷。

    吳起面色如霜,沉聲下令:“給我殺,一個不留!”

    隨著吳起一聲令下,周遭的漢軍弓弩齊發,朝手無寸鐵的太平軍俘虜射出一陣箭雨,一時間慘叫聲此起彼伏,完全暴露在弓箭之下的俘虜只能像砧板上的魚肉一樣任憑宰割。

    漢軍一陣亂箭射過,然后無數刀斧手沖進人群里收割人頭,并給那些尚未咽氣的俘虜補刀,送他們上路。

    “把太平軍大營付之一炬,將這些死尸全部燒掉!”吳起朝副將吩咐一聲,佩刀一揮,“漢家武卒,隨我向西馳援何元慶!”

    得了吳起一聲吩咐,漢軍兵分兩路,留下千余人焚燒太平軍大營,處理屠殺的尸體。另外的隊伍則跟隨吳起向西馳援何元慶去了,由吳起從三萬軍隊里面精挑細選的兩千武卒前面開路,其他人馬隨后,向西面戰場蜂擁而去。

    暗夜之中,何元慶率領三千精兵左沖右突,與剛剛趕到的貴霜軍廝殺在一起,向西支援高仙芝的部曲。

    憑借著手中一對八寶亮銀錘,何元慶在亂軍中縱橫馳騁,在天將黎明之際撞見了一員使錘的敵將,遂大喝一聲:“呔,對面那蠻將報上命來,可是錘殺我漢將的夷賊?”

    裴元慶冷哼一聲,打量了一眼何元慶:“大爺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大秦先鋒官裴元慶是也,你是何人?也敢用錘?”

    “我呸!你們大秦在四百年前早就灰飛煙滅了,憑你一個番邦蠻賊也敢叫元慶?老子大漢蕩寇將軍何元慶是也,快來馬前受死,給你個痛快!”何元慶怒斥一聲,拍馬揮錘直取裴元慶。

    裴元慶一臉鄙夷,手中各重一百斤的八棱梅花亮銀錘揮舞的虎虎生風:“來來來,休要逞口舌之利,手底下見個真章,你要是能夠接我三錘,我便承認你配得上何元慶這名字,否則不要玷污了‘元慶’這倆字!”(未完待續。)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公开1